在今天看見明天

當野火熄滅 龍應台

鄭淳予

名人專欄

2013-07-15 09:28

過去的龍應台健筆如飛、深居簡出,現在她是馬政府中曝光率最高的政治明星。入閣以來,她熬過托腮、穿球鞋的批評,踢到公視鐵板之後,慢慢學會只做自己的事、講不得罪人的話,這正是她的政治之書。

二○一二年年底,在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的一場預算決審會上,龍應台對在野黨立委疾呼:「請各位幫忙,給公務人員發揮的空間!讓公僕們有拓寬視野的機會!」原來,「龍部長」在為地方生活美學館館長爭取出國考察經費,鏗鏘有力的發言,聽得坐在她身後的文化部官員,幾乎要振臂歡呼。但當立委問:「到內蒙古考察,要怎麼提升地方文化教育的推廣?」龍應台回答不出來,最後,這筆預算被凍結,「龍部長」還要回去交代下屬,事後寫一份專案報告交給立委諸公審閱。

儘管「龍部長」始終站在第一線捍衛文化部的預算,但是卻缺乏實質的政策論述,一個下午的會議,她始終沉著臉。「搞不清楚預算」、「看預算書望文生義」、「行政能力欠佳」──朝野立委都看得出她的局限。

一九八四年,一個學外文的女子在報社專欄,直指人們漠視環境腐化,要大家把對現實的不滿、憤怒都說出來。文章引起廣大回響,隔年,《野火》成書上市,短短二十一天再版二十四次,四個月後破十萬本大關。

「龍應台」三個字,成了推動社會說真話的能量來源,也是很多人反抗權威的記憶。

二十八年後,當年滿腔熱血的年輕女子,依然理直氣壯,陳述自己的理念想法,不過,她的位置改變了,從在野走進官僚體系,恍若在二十一世紀,播放著懷舊的黑白畫面,令人無所適從。走進權力機構的她,面不改色地說:「我現在不是作家,要有『全方位的思惟』」,「作家應該有『勇』,現在我必須同時有『謀』」,「不應該把個人立場置入國家機器中,一定要區隔個人意見與國家政策制定者的角色。」

野火熄滅了。從社會批判者到政治人物,龍應台認真地學習,從她三次宴請立委吃飯可以看出轉變。

第一次,過「德國人時間」的龍應台準時赴宴,但等了半小時才等到一位委員,她才知道,中午委員都還在跑場,不但很難準時,來了也是匆匆離去。第二次,她設宴一個「很有氣氛的地點」||華山藝文園區。豈料,委員們一坐下來,卻要聽文化部各司司長在現場做簡報,又因聯繫不周,讓有些前來的委員在偌大的園區迷路,但她馬上誠懇道歉,大家也接受了。第三次,沒有繁文縟節,沒有業務簡報,就在市長官邸輕鬆地聊天。眾家立委都發現到她的「進步」。

放眼馬英九的內閣團隊,龍應台無異是從文化界挖來的明星,她唯一必須向「高層」交代的,就是完成兩岸交流文化政策,而她正學著用美學、文化、教育,來回應所有政治的語言。德國知名法學家兼政治思想家卡爾.施密特(Carl Schmitt)曾說:「把政治講成非政治,才是最高明的政治手段。」這句話對於二度從政的龍應台來說,或許是最高的境界。

延伸閱讀

散戶小確幸!股票股利改季配息省下這一筆

2019-01-19

暫別演藝圈只為照顧中風母!楊貴媚:期待媽媽有站起來的一天

2019-04-15

這4種食物可能害你乳癌!臨床統計3大惡習,快看你中了幾項

2019-07-19

證實結束9年婚姻》梁靜茹:走到人生這個階段...失戀時可以難過,但要相信自己依舊有勇氣

2019-08-1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