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像照顧家人一樣!65歲瓊琬姐 做居服員找到自信

戚海倫
2018-04-02
幸福熟齡
戚海倫攝影

像照顧家人一樣!65歲瓊琬姐 做居服員找到自信

戚海倫
2018-04-02
像照顧家人一樣!65歲瓊琬姐 做居服員找到自信
幸福熟齡
戚海倫攝影

「自從成為照顧服務員之後,我覺得自己開朗多了,也更有自信了!」現年65歲的張瓊琬,回想過去9年多、投入照服員工作,臉上滿是笑容。如今樂在居家服務的她笑著說:「可以的話,我會繼續做下去!」

這天、趁著前往居家服務的空檔,張瓊琬騎著機車、從板橋來到位在永和區的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辦公室,接受《幸福熟齡》專訪。她戴著護腰、護膝,全身上下散發一種「溫暖」的氣息。基金會工作人員看到「瓊琬姐」來了,和她噓寒問暖,宛如家人相見一般。

 

「二度就業很不容易。而我真的很幸運,能在這份照服工作中,找到工作和生活的第二春。」張瓊琬說。

 

張瓊琬回憶,多年前,她原本一直在家裡,協助丈夫的事業,同時也照顧生病的婆婆,家庭是生活唯一的重心。「我是長媳,那時婆婆因為糖尿病引發併發症,蜂窩性組織炎、血糖高……到後來,看醫生的次數變得很頻繁。」照顧病榻上的婆婆,張瓊琬從來沒有怨言;直到婆婆過世、而先生的事業陷入低潮,喪親之痛與經濟壓力襲來,讓張瓊琬煩心不已,「我天天翻報紙、想找一份工作,但是看到的徵人廣告,要的全都是限45歲以下,我到底該怎麼辦?」彷彿走進時光隧道的張瓊琬,想起當時的苦,眉頭皺了起來。

 

曾為錢煩心 55歲二度就業新契機

 

育有一女兩男共三個孩子的張瓊琬,當年看著先生「軋三點半」、家裡還有房貸壓力,她很想出外賺錢,卻因「超齡」苦無工作機會,幾乎天天愁眉不展,「為了錢,真的很煩」,就在一籌莫展的當下,「有個照顧人的工作有缺人,想試試看嗎?」老同學的一通電話,讓張瓊琬的困境出現一絲光明!

 

經過同學介紹,也經過上課、實習,張瓊琬就此踏進了「居服」的工作圈。剛開始,孩子心疼她、怕媽媽太勞累;娘家的哥哥也不贊成,家人對她要去「當看護」幾乎都投反對票,但張瓊琬覺得,既然孩子都大了,她決心給自己一個機會,也很珍惜這個賺錢的機會。

 

最初投入居家服務這領域,張瓊琬進入了位於台北市的一家私立機構服務,服務對象大多是重症、癌末患者。工作內容包括洗澡、備餐、清理環境等等,時薪兩百多元,但交通費須自理,機構要抽走三分之一的費用。扣除機構抽成、算算每個月她大約能賺一萬三千多元。這些工作對張瓊琬來說都不是難事,但機構抽成比例實在偏高。

 

▲張瓊琬居家服務,為案家備餐。(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提供)

 

工作約一年後、張瓊琬又在同學介紹下,轉往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在這裡,案子更多、抽成較少,福利比過去的私人機構更好。算算張瓊琬投入新北市居家服務工作,已經邁入第九個年頭。

 

「現在我什麼(照服技巧)都會了,只可惜,婆婆卻已經不在了。」想起婆婆病痛辭世、張瓊琬先是眼眶泛紅,情緒湧上心頭,即使事隔多年,她的淚珠仍忍不住滑落。如今她將這份對自己婆婆的孝心,轉化成服務其他長輩或病患的實際行動,現在每個月她服務14個案家,有的案家和別的居服員共案、一周只去一次。「我到每個案家去服務,即使是一兩個小時,也能讓他們的家人有機會喘口氣。」張瓊琬深深了解家屬的心情,秉持著將心比心的「同理心」從事居服工作。

 

樂在居服,對張瓊琬來說,不但自己的經濟壓力、因為擁有這份工作而紓緩了,還能服務、幫助別的家庭,「居服員工作讓我的心都開了。」她破涕為笑說。

 

▲張瓊琬樂在服務,在新北市獲頒獎項、深受肯定。(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提供)

 

陪長輩談心 樂在居服工作

 

在廚房裡切切煮煮、為長輩準備愛心餐點;灑掃客廳、臥室,為長輩清理居家環境,這些工作對張瓊琬來說,再熟悉也不過;而她還有個重要的工作,張瓊琬樂於「陪伴」長輩。

 

曾經有個她服務家庭,受日式教育的阿公、阿嬤在家時,一人看一台電視,平常幾乎不太交談,但因為張瓊琬的到來,長輩的生活也變得不一樣,長輩變得愛找張瓊琬聊天,阿嬤都說,「有妳來,阿公話都變多了啊!」。

 

▲張瓊琬從事居家服務,為案家備餐。(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提供)

 

最初找工作,張瓊琬的年齡是她的「致命傷」,但在居服工作的領域裡,張瓊琬5、60歲的「年齡」卻成為「優勢」,因為生活體驗與人生歷練,她常能和長輩無話不談,甚至如朋友般地閒聊;她也曾成為獨居阿嬤與住在海外孩子的最佳橋樑,只要她前去居家服務的時間,阿嬤的孩子就打越洋電話、透過張瓊琬的幫忙來關心阿嬤。

 

服務的家庭愈多、眼見每個家庭都有著不同的故事,張瓊琬就愈加感受到「長照」政策的重要,也盼望政府對於「居服員」的待遇、能加以重視與調高。「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像我這樣能在中年以後二度就業,沒什麼不好。」張瓊琬也鼓勵和她一樣的「中年族群」走出來開創人生工作的第二春,「時間可以調配、得到不一樣的快樂。」

 

張瓊琬強調,這是個「養兒也未必能防老」的年代,藉由照顧不同狀況的長輩,看到不一樣的人生風景,「從工作中得到的開朗、自信,對我來說就像最好的化妝品,這幾年我也開始更注意自己的保養,因為照顧好自己、也能照顧別人的感覺,真的很好!」看看手錶、戴起口罩,張瓊琬準備騎機車、前往這天的居家服務案家,「老人家還在等我呢!」她笑說。

 

65歲的張瓊琬樂在居家服務工作,從中找到自信。(圖/戚海倫攝)

 

延伸閱讀

阿嬤服務阿嬤 當「佈老志工」會讓人變年輕

週二下午,獨居在板橋、82歲的陳奶奶家中,不時傳出歡笑聲。58歲的張美玲和60歲的徐美貝,和陳奶奶一起坐在客廳裡,邊看電視邊「抬槓」。張美玲和徐美貝都是新北市的「佈老志工」,她們的出現,讓陳奶奶臉上洋溢幸福笑容,三人都很享受這一周一次相聚的美好時光。

把長輩當朋友 25歲男性照服員收服阿嬤的心

你以為,協助老年人如廁、洗澡、換尿布的照顧服務員,一定是中年婦女嗎?在台北三峽,一位年僅25歲的男性照服員打破了大家的想像。這位大學畢業就踏入安養院擔任第一線照服員,而且是生物相關科系出身的大男孩,是機構中多位長輩天天依賴的「小暘」。

壞情緒不帶到下一家 45歲單身女子的照護人生

「心態如果不調整,這工作是做不久的。」才45歲的陳若瑀,投入不同型態的照顧服務工作已達10年,在圈子中相當少見。單身的她,當年想進入這個行業,曾遭到母親反對,「妳還沒結婚,就要去幫人家把屎把尿?」不過,陳若瑀認為,現在「居家服務員」的工作性質多樣化又具挑戰性,很適合自己的個性,從中能得到不少成就感!

別讓長輩覺得一無是處:丹麥照服員的溝通課

我在丹麥居服中心見習時,來了一位照服學校 (SOSU) 的老師,名叫德瑞。她在簡報時談到居家服務品質,特別強調溝通的重要性,以及相關課程的重點內容。

25歲巷弄長照站副站長 打造阿公阿嬤的社區遊樂園

二月底的某天午後,多雲時陰,空氣濕濕涼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