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善用在宅醫療+本人主體 日本長野世界最長壽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
2018-04-12
幸福熟齡

善用在宅醫療+本人主體 日本長野世界最長壽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
2018-04-12
善用在宅醫療+本人主體 日本長野世界最長壽
幸福熟齡

講到日本最長壽的縣市,一定會提到長野縣,這裡的女性平均壽命高達 87.12 歲、男性則是 80.88 歲,是全世界平均壽命最長的地區。長野縣不只壽命長,長輩更活得健康、自在,相較於台灣死前平均臥床 7 年,長野縣只有 2 年。

 

口譯/五十嵐祐紀子 文、攝影/李宜芸

 

他們怎麼做到的?佐久綜合醫院診療部部長北澤彰浩表示:關鍵在於 1950 年代由佐久綜合醫院若月俊一醫師為社區打下「本人主體」的意識與「在宅醫療」。

 

本人主體:讓居民主動思考自己要的是什麼

 

 

 

 

▲ 北澤彰浩醫師受邀於台東參與台東新港教會、晃晃書店的在宅沙龍活動,以及宜蘭醫師公會、陽明大學演講。他談到,長野縣長壽的祕密就在「本人主體」,讓民眾主動思考、判斷自己的需求。

 

長野縣位於日本中心,過去因為農村醫學之父若月俊一在當地扎根,主動出擊走出醫院進入農村、坐馬車去看病人,在田裡量血壓、到民眾家裡看病,甚至透過醫護人員在社區演講、粉墨登場演戲(許多農民無法唸書不識字,透過演戲能傳達知識)、舉辦「病院祭」開放醫院參觀等,來做好衛生教育,翻轉民眾過去有病才能到醫院、醫院氛圍總是很可怕的印象,轉變為原來身體健康也能來醫院,從醫護身上能學習、了解許多疾病的預防。

 

除了醫護人員的主動宣導外,佐久綜合醫院更培養了許多「衛生指導員」,找出社區中有意願的民眾,訓練他們,再回到社區教導村民正確的健康知識。

 

還設計出農民操,時間一到就要農民放下手中的鋤頭,一起來動動筋骨。

 

在當時沒太多娛樂活動的時代背景下,醫院每次從早到晚的戲劇演出、演講總是吸引高達兩萬名的農民一起參加。沒有錢回饋醫護的農民,能做的就是結束後,請這些餓壞的醫護人員吃吃飯、喝喝酒。

 

在家滴酒不沾的若月醫師,為了跟農民打成一片,喝酒唱歌通通來,就是希望民眾將自己當成是朋友,可以開玩笑拍肩,遇到困難也能掏心掏肺向醫師述說心事,甚至佐久綜合醫院還被民眾取諧音「喝酒喧鬧醫院(與「佐久綜合醫院」音似)」。

 

佐久綜合醫院與當地社區、醫師與居民的親密互動,也可從此次北澤醫師的演講中可見一斑。

 

北澤醫師生動活潑的表情、動作,幽默的話語,時常逗得台下的聽眾哈哈大笑,讓人打從心裡喜歡北澤醫師,似乎真的能跟他分享一切。北澤醫師還提到,「我堅持,訪問病人時一定要讓他笑一次。」

 

 

 

 

▲ 北澤彰浩醫師豐富的肢體動作、親切的演講內容,讓聽眾不禁大笑。

 

而若月俊一的核心概念是「本人主體」:一般人遇到醫療問題,習慣把決定權交給專家,但若月俊一認為,居民要自己思考、判斷自己要的是什麼,積極舉手發表意見、問問題,甚至主動企劃社區大小事務,讓居民變成主體。

 

藉由這些活動,讓居民主動思考自己的健康、關心身旁的朋友,社區與醫院緊密凝聚,彼此成為最重要的夥伴。

 

佐久綜合醫院多年努力下來發現,預防疾病、主動照顧社區長輩,可以有效節省醫療支出。

 

北澤醫師舉八千穗村的資料為例,最初該區的老人保健醫療費用比全國平均醫療支出高,經過十年,有效降低了八千穗村的醫療支出,「這是醫院促使民眾思考健康、關心自己身體的結果。」

 

敘事醫療:了解病家的生活、病人的人生

 

而在這些環節之中,「在宅醫療」的功勞也不可少。

 

要讓社區民眾在社區內生活到最後、完備社區整體照顧的基礎,「是每個人的選擇、家屬的心態,更重要的事是病人本身的想法。」也因此醫生需要了解的,不是只有疾病,還有病患的生活與人生。

 

這需要一次次到病患家中探訪,一次次觀察、聊天得來。「醫生只看病是不足的,要了解病人心裡話,並營造輕鬆氛圍,因此溝通能力跟笑容相當重要。」

 

比如,當北澤醫師到家訪問時,他能從病人被放置的位置可以觀察出家人的重視程度;從每次病家親手做的料理,可以了解到這個家庭的口味,是不是太甜、太鹹,「疾病不是從天上掉下來,而是每天的生活所造成的。」

 

而北澤醫師也從病人家中的獎狀、照片,來了解病人以前是個什麼樣的人。

 

「醫師熟悉EBM(實證醫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但近年日本愈來愈重視NBM(敘事醫學,narrative-based medicine),我們重視病人的人生故事,了解後再思考,他是這樣過來,做出什麼醫療決定,這對他的人生有什麼意義。」

 

這樣的醫療,尊重每個人的主體與選擇,更有人味。

 

一位 66 歲胰臟癌的女性,在醫院只是病人,但她回家後,她是小孫女的阿嬤、是 92 歲媽媽的女兒。她在醫院頻頻喊痛,在家不喊了;原本要靠安眠藥才入眠,回到熟悉的房間舒服又自在地睡著了;在醫院無法以口進食,回到家,媽媽為她準備餐點,她一口口吃進肚子;每天看到孫女,她也出現了在醫院中不曾出現的笑容。

 

「這個治療與藥方是醫院做不到、開不出來的,而這個治療叫做『家』。」北澤醫師懇切地說。

 

為了支援病人在家生活,佐久綜合醫院與開業醫合作,讓重症病人交給醫學中心照顧,輕微病人交由開業醫,不只住院天數大幅縮短,轉診、逆轉診率都在八成左右;同時也與其他不同專業的工作者,包括醫院院長、該地的醫師公會、藥師公會的理事長等,每兩個月定期聚會,提出問題、討論解決方案。

 

「在宅醫療絕對不只是醫院、醫師的事,是大家的事。」北澤醫師說。

 

在這個最長壽的縣市,長野縣不怕銀髮海嘯,利用社區力量,一同守護每一個居民,打造出日本公認最宜居的城市。

 

 

▲ 北澤彰浩醫師演講後與參與台東在宅下午茶的居民互動。

 

延伸閱讀:

若月俊一 。日本農村醫學之父傳奇 (上)(余尚儒)

若月俊一 。日本農村醫學之父傳奇 (下)(余尚儒)

 

(本文獲「台灣在宅醫療學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老人認知能力退化 早期社區介入可改善

最新的研究發現,針對身心功能推話具有高風險的老人,運用社區的力量,進行慢性疾病的衛教及諮詢,並針對推理能力,及運動能力進行教學與訓練,在老人行動力及認知能力上都有明顯改善。

小診所並不小 他串起堅強社區醫療網

北投執業30年,耳鼻喉科醫師洪德仁發起的社區醫療群,遍及士林、石牌、蘆洲、八里等地區,由45位醫師,服務逾四萬名民眾,不但是全台歷史最悠久醫療群,也是分級醫療的一盞明燈。

出院銜接長照服務 減輕病人家屬負擔

蔡爺爺和蔡奶奶在台北市獨立生活,日前,88歲的蔡爺爺因腸胃道問題住院,沒想到出院後,蔡爺爺日夜不分、吞嚥困難,擾亂了夫妻倆原本平靜的生活。而住在桃園市的兒子,背負著照顧父母和自己家庭的責任,負擔很重,日常生活也被打亂。

長照機構也能很幸福 爺爺奶奶訴說生命故事

一般人對養老院、長照機構的刻板印象,大多是氣氛沉悶、缺乏活力。事實上,現在已有不少機構致力於打造友善、歡樂的環境,不只照顧長輩的身體狀況,更豐富他們的心靈世界。

25歲巷弄長照站副站長 打造阿公阿嬤的社區遊樂園

二月底的某天午後,多雲時陰,空氣濕濕涼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