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提心吊膽!為何長輩一直堅持要開車?

木馬文化
2018-05-10
幸福熟齡

提心吊膽!為何長輩一直堅持要開車?

木馬文化
2018-05-10
提心吊膽!為何長輩一直堅持要開車?
幸福熟齡

你父親開車嗎?你搭過他開的車嗎? 一般的回答應該都是「有的」,但如果你父親已經超過70歲了,恐怕你一次都不想搭他的車,就怕嚇出一身冷汗。 而且,或許你還會對父親說:「還是不要再開車了好嗎?」不過,你父親的反應可能會大為光火地回嗆:「說什麼傻話,我還很行啊!」或是一臉不悅吧!

文/佐藤真一

 

「我是有能力的」這種後設認知作祟

 

當老人家被勸說不要開車時,以上這種情形是標準反應,我和我老爸就有同樣的經驗。

 

明明一看就是叫人提心吊膽的事,到底為什麼老年人就是頑固地非要自己開車不可呢?原因就出在他本人根本沒意識到危險。

 

自己究竟如何看待自己,這在心理學上的專有名詞稱為「後設認識」或「後設認知」。老年人都有「我是有能力的」這種後設認知。

 

換句話說,就是「能力感很強」,他們會認為「我是沒有發生過事故、沒有違規紀錄的優良駕駛」、「我很會開車」、「我還沒老」、「我才不輸年輕人」……

 

根據警察白皮書(2005年),對於「家人已經超過七十歲了還在開車,你有什麼看法?」這個問題,結果是「很危險,希望他們不要開車」的比例占18.1%,「很危險,但是沒有其他交通方式,不得不開車」占28.4%,「目前還可以,要是體力衰退了,就希望不要再開車了」占48.4%,合計有近95%的人認為「老年人開車很危險」。

 

回過頭來看看老年人自己本身怎麼想。對於「是否考慮交回駕駛執照?」這個問題,回答「不考慮」的人高達85%。

 

再進一步詢問不想交回駕照的人「對於交回駕照有何看法?」(可以複選),結果有72.8%的人回答:「我還可以像平常那樣開車,沒必要交回。」這個答案占最多數。

 

另一方面,有人雖然想過要交回卻未交回,詢問之下,得到的答案(可以複選)包括「確實感覺到開車能力變差了,但還不到交回的地步。」占最多數,有57.4%,第二是「沒有替代的交通工具,而且也不方便。」占46.3%。

 

即使曾經想過要交回駕照,結果卻沒交回去,原因大部分都不是因為代步工具這類生活上的問題,而是因為對自己的能力還深具信心。

 

由於參加高齡者講習(70歲以上),加上規定要去做認知功能檢查(75歲以上),使得自動交回駕照的人似乎有慢慢增加的趨勢,但繼續開車的老年人還是相當多,這點只要看看生活周遭便一目了然。

 

不過話說回來,能力感很強,這和正面思考一樣,都是老年人更容易度過餘生所必備的能力,所以這件事本身是不錯的。

 

老年人若是能力感薄弱,就會感到身體各方面在衰退中,以及生活上的種種不便,也就無法肯定自我的存在而活下去了。

 

因為上了年紀而自我肯定感增強、自尊心提高,也可以算是一種自我防衛功能,就是當身體或生活上變得不如意時,往往會傾向自我否定,而這個自我防衛功能正可以在此刻發揮提升心力的作用。

 

如果你對老人家說「不要開車比較好」,老人家會覺得自己的能力遭到否定;如果他接受這個建議,就等於是自我否定了。

 

交回駕駛執照,等於棄械投降

 

除了能力感很強之外,還有一大原因讓老年人不想放棄開車,就是「自我效能感」。

 

所謂效能,就是能發揮效果的能力,而「擁有自我效能感」,簡單說,就是「能夠隨心所欲過生活」。

 

年紀大了,腰力和腿力都變弱,體力也每況愈下,光是到稍遠的地方都有困難。

 

而且,想搭個電車,眼巴巴望著看也看不懂的自動售票機真不知如何是好,想請教站務人員,在市區的地下鐵又找不到人;想領錢卻不知如何操作提款機;在超市的收銀機前掏零錢掏個老半天,猛遭後面排隊人的白眼;不會使用電視遙控器,以致想轉到想看的頻道都做不到……

 

一旦上了年紀,在車站、銀行、商店,甚至是自己家裡,不管做什麼都經常力不從心而心浮氣躁起來。

 

但是,開車就不一樣了。開車時間很長的人,幾乎是不加思考就能自然開動車子,能隨心所欲地開,要去哪就去哪。

 

年紀大了,在日常生活中愈是感到焦急不耐,就愈能在開車這件事上放大「自我效能感」,這是極為珍貴且無可取代的感覺。

 

正因為如此,年輕世代絲毫感覺不到日常生活中有什麼不便,也就無法想像老人家會這麼執著於駕照了;而一旦交回駕照,豈不形同棄械投降?

 

縱然如此,若問用開車換得「自我效能感」,以及生命安全,哪一個重要?那就不得不說是生命重要了。

 

選擇「不曾考慮交回駕照」的人當中,回答「確實感覺到開車能力變差了,但還不到交回的地步」的人占30.8%,其實並非他們不擔心,而是他們對自己開車能力變差這件事,只有模模糊糊的感覺而已。

 

因此,如果你的父母屬於高齡者,你希望他們不要再開車的話,跟他們談起時,就務必要提到可能會發生車禍這類令他們感到不安的重點。

 

不過這個時候,千萬不要又責備又讓他們意識到自己能力變差,那真是雙重打擊了。

 

有人會因此反抗而更為頑固,也有人會變得鬱鬱寡歡。要重視他們的不安感,表達關心地說:「可不可以不要再開車了?」

 

讓他們自發性地朝不開車的方向思考,也鼓勵他們去參加有興趣的、正面的,像老人會之類能感到「自我效能感」的其他活動。

 

 

(本文節錄自《為什麼任性的父母更長壽?》,木馬文化,佐藤真一著)

 

延伸閱讀

日本治療師以親身經歷 分享「5個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當家人失智失能,需要你幫忙照護時,你知道可以怎麼辦嗎?過去21年來,曾任物理治療師的橋中今日子,必須一肩挑起照護三人的責任,協助罹患失智症的祖母、重度失能的母親與智能障礙的弟弟繼續生活。在日復一日的照護中,最後橋中明白,被照護者的笑容才是最寶貴的。在今(28)日今周刊舉辦的「臺日交流幸福熟齡論壇」上,橋中也特別和台灣的朋友分享五點「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關於長輩圖,你其實不用那麼糾結

「我開始後悔送我媽智慧型手機,你知道嗎?她學會用Line後,每天傳給我一堆長輩圖、奇怪的文章、笑話。什麼“全世界都驚呆了”、“商人不敢告訴你的事”、“醫生的良心告白”⋯⋯。她再繼續相信這些網路謠言,我就真的要去收驚了。」

照顧父母也需要喘息 面對生命無常「沒把握,就好好把握」

最近參與了家總(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辦的「喘息星期四」讀書會,看到許多長輩一起來談書,聊照顧人的生活,感受非常多樣,唯一缺的是冷淡。

六大退休形態 決定老後快樂的關鍵

美國心理學家南希.施洛斯伯格(Nancy K. Schlossberg)提醒,退休不是一個單純的「日期」, 乃是一連串的「轉變」,攻頂或淪陷,關鍵在於是否預先做好「退休專案規畫」,並逐步「刻意練習」。

別讓長輩覺得一無是處:丹麥照服員的溝通課

我在丹麥居服中心見習時,來了一位照服學校 (SOSU) 的老師,名叫德瑞。她在簡報時談到居家服務品質,特別強調溝通的重要性,以及相關課程的重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