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一聽到孩子要離開就生病!該怎麼應對「依賴型父母」?

橡實文化
2018-06-25
幸福熟齡
達志

一聽到孩子要離開就生病!該怎麼應對「依賴型父母」?

橡實文化
2018-06-25
一聽到孩子要離開就生病!該怎麼應對「依賴型父母」?
幸福熟齡
達志

「好難受啊!我很不舒服,頭痛得好厲害!你什麼時候過來呢?我好孤單啊!」 「我晚一點會過去,媽。我先請護士過去看你。」

文/葛瑞絲・雷堡,芭芭拉・肯恩

 

媽媽充耳不聞,不斷喃喃重複道:「好難受啊……」,宛如唱片跳針。

 

摩頓的母親蘿絲,住在鄰近兒子家的一間安養中心。老伴喬十五年前過世是她至今仍走不出來的嚴重打擊,原本就不明朗的世界變得更為灰暗,但她努力撐住孤單一人的日子。

 

住在附近的女兒們是她唯一的朋友,來往頻繁,每天聯絡,直到其中兩個女兒先後去世,最後一個女兒得到絕症。蘿絲的健康狀況也愈來愈糟,寸步難行之外,飽受慢性胃病折騰,眼睛更在白內障手術後不停流淚,還有其他大小病痛讓她成天抱怨個不停。

 

老伴離開後,唯一的兒子摩頓和媳婦葛莉塔雖然住在千里之外,但他們很照顧她,每年數度飛來探視之餘,也會邀她過去住上幾日,並幫她處理財務,安撫被她沒完沒了的索求和抱怨惹毛的房東。

 

最後他們發現蘿絲實在無法獨自生活,經過多次探訪與痛苦的溝通,終於讓她接受現實,同意搬去他們那個城市。

 

問題是,她要住哪兒?他們知道母親很想住進他們家,雖然從不明說,卻曾多方暗示,但他們明白這萬萬不可。沒有事情能讓她開心,他們的日子將變得很悲慘。

 

夫妻倆婉轉地解釋說,儘管很想邀她入住,但臥房全在二樓,她的狀況恐怕無法應付上下樓梯的折騰。這個事實讓他們得以閃過真正的原因,但夫妻倆心裡仍不好受。

 

最後,他們終於說服蘿絲住進不遠處的安養中心。就她的狀況來說,裡面一應俱全。

 

蘿絲雖然了解樓梯問題確實無法克服,但還是跟護理人員埋怨兒子和那個「女巫」媳婦不讓她同住,說自己根本不該離開原來的住處,會變成這樣還不都是「被他們逼的」。

 

她覺得在這裡好孤單,其他住戶冷淡又不友善。她的胃痛變得愈加難受與頻繁,而一有任何不適,她從不找中心值班護理人員,而是打電話給摩頓。

 

問題是,她的狀況實在多到讓人無法區分是真是假。摩頓氣媽媽常用假病使喚他,但若發現她確實不舒服,便又自責不已。

 

 

蘿絲最近一次來電是在一個週日上午十一點。摩頓和葛莉塔馬上要動身前往機場,準備去加勒比海度假一個星期。

 

他致電安養中心,請護士看看他母親今天情況如何。電話剛剛放下,那如同跳針唱片的抱怨電話便響起了。

 

「媽,護士馬上就到,你放心,她一定有辦法讓你舒服點的。我每天都會打電話給你。你沒事的。」

 

回話千篇一律,「好難受啊!我好不舒服啊!」

 

改變回應父母的方式

 

後來呢?摩頓夫妻倆順利去度假了嗎?還是不得不取消原定計畫?不難理解,這種情形經常發生,有時他們懷著滿腔罪惡動身,有時則取消全盤計畫,心中又氣又惱。

 

這回便屬於後者。只是摩頓積怨已滿,終於決定求助。

 

摩頓解釋他們實在受不了了,每次要去哪裡,母親就開始不舒服;一聽他們不去了,病痛馬上神奇消失。

 

他們相信她根本是在裝病。兩人曾試著給她多點時間做好心理準備,情況卻只有更糟:愈早聽到他們要離開一陣子,她身體的不適就拖得愈久且愈厲害。

 

 

經過諮商,摩頓了解原來那是母親面對壓力的反應。例如她六十幾歲時動了白內障手術,讓她陷入嚴重低潮,一口咬定醫師敲她竹槓;術後多年,她不停流淚,口中念念有詞:「一隻眼睛要六百塊美金……」搞得老公完全束手無策。

 

蘿絲的生命歷程顯示,她有過度依賴的問題,因此給艾爾夫妻的建議也同樣適用於此。

 

為自己爭取喘息的空間

 

你的父母或許也有雷同之處,讓你也和她們的孩子一樣有類似反應。且來看看此例會如何解決,或許對你所面臨的情況有所幫助。

 

  • 譴責無益。規劃好的假期被破壞,摩頓不免對母親心生怨懟,或是罵自己老是上當。如前所述,千萬別讓自己掉進指責的漩渦,那於事無補。
  • 照顧好自己的需求。摩頓當然曉得自己需要適時休假,問題在如何辦到,而不傷害自己與母親的感情。
  • 理解勝過一切。我們說過,包容父母的行為,進而調整自己應對的方式,乃是改善這種狀況的上策,而首要之務是了解造成父母行為的根源。這點太重要了,所以我們會在整本書中不斷強調。那把解決摩頓休假問題之鑰,對你亦然。這一點也是諮商幫助到摩頓夫妻的關鍵。我們讓他們認識到母親的內在狀況—她一直處在何種恐懼之中,以致得確定兒子隨時會救她。

 

一旦了解母親的問題出在依附人格,摩頓恍然明白,勸她多走入人群參加活動或與人為善是沒用的,因為她已經認定唯有兒子能撫平她的焦慮。

 

所以,摩頓要做的是鼓勵和支持,讓母親知道兒子曉得她的寂寞,並且對她得同時適應大環境與新家的艱難表示同情,誠懇地希望她能慢慢調整,漸漸融入新的社交圈。

 

當然,摩頓所處困境的根源,出自於他對母親身體不適的態度,那讓他感覺窒息,影響日常生活,連休假都要提心吊膽。我們讓他意識到,母親並不是裝病,她是真的覺得不舒服。

 

請正視:當父母表現出不適而喚你到他們身邊,那並非偽裝,而是他們真的難受。

 

不能因為夾雜著情緒因素,就認定母親身體不適是偽裝的。

 

當你告訴媽媽你要出門一週,即便她理智上明知過幾天就會見到你,內心深處卻不免響起警鐘,認定你不回來了,因而陷入恐慌,出現不適的症狀。而情緒性的胃痛,可能不下於生理性胃痛。

 

一旦了解這點,當你下次規劃假期時,即可採取某些措施。如果時間很短,比如一個長週末,你不妨什麼都別說,就在度假時打通電話說你生病或太累在家休息。

 

沒人想要撒謊,尤其更不想對父母撒謊,但這麼做能保護父母不受自己情緒所傷害,也能讓你適時獲得喘息。

 

緩解父母的焦慮,讓自己能安心度個假,這是辦得到的。

 

 

 

(本文節錄自《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如何陪伴他們走過晚年,而不再彼此傷害?》,橡實文化 ,葛瑞絲・雷堡、芭芭拉・肯恩著)

 

延伸閱讀

面對成年子女,父母真的能完全放手嗎?

日前我因為一杯很多年輕人愛喝的春水堂珍珠奶茶,居然要價160元,而在臉書上感嘆,怪不得年輕人存不了錢。這篇文章被《今周刊》網站轉載後,遭到許多年輕人留言幹醮,甚至把我封為「第二個徐重仁」。

照顧父母也需要喘息 面對生命無常「沒把握,就好好把握」

最近參與了家總(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辦的「喘息星期四」讀書會,看到許多長輩一起來談書,聊照顧人的生活,感受非常多樣,唯一缺的是冷淡。

台灣父母的老技倆:用房子綁架孩子,用房貸逼孩子努力

如果有一棟透天庴,價值1,450萬元,賣你550萬元,你買不買?你一定買!

父母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

「爸爸媽媽從來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我心裡的爸爸媽媽就只有爺爺奶奶,為什麼哥哥姊姊明明和爸爸媽媽比較好,卻是我要照顧他們?」家庭治療師稱玲君這種現象為「假性孤兒」。

照顧最多是我,被父母抱怨也是我!手足不管事怎麼辦?

「兄弟姐妹裡面只有我是照顧者」這種困境,經常會因為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而變得更加嚴重。造成身份落差的因素,包括有經濟能力、社會地位,有無自己的婚姻或家庭。另一個因素,則是父母在孩子年幼的時候,對待孩子的不同方式,也可能間接導致這樣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