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不懂閩南語卻愛看鄉土劇?打開電視,只想感覺身邊還有人...

愛長照
2018-07-16
幸福熟齡
達志

不懂閩南語卻愛看鄉土劇?打開電視,只想感覺身邊還有人...

愛長照
2018-07-16
不懂閩南語卻愛看鄉土劇?打開電視,只想感覺身邊還有人...
幸福熟齡
達志

一個不能完全聽懂閩南語的外省老太太,只是靠著字幕,就能長達數年的追著鄉土劇。每次我回臺南,看到電視裡上演的都是哭哭啼啼的恩怨情仇。

 文/心靈輔導老師 王漪

 

今天,我想跟大家聊聊「電視」這個東西在家庭裡扮演的角色。當然,在有了智慧型手機之後,電視的角色有了很大的改變,對年輕人而言,它已經不再那麼受寵了,它已經被更吸睛的3C產品取代了,但是,對年長者而言,狀況並未改變多少。
 
臺灣在1962年進入電視時代,那時我還在念小學,看到電視機裡面有人說話、唱歌,我以為那是一群「小人國」的人,只不過住在叫做「電視機」的盒子裡。
 

陪伴在身邊的是電視機?還是家人?


每天一開機,他們就會出來表演,等晚上國歌唱完後,那些小人物就要回去熄燈睡覺了。我當時以為電視機是個「活的東西 」,它有自主性,也懂得表達自己。
 
慢慢幾年過去之後,我的知識越來越多,我知道那些唱歌跳舞的人,其實不住在那盒子裡,又過了若干年,電視收播也不再唱國歌了。不過,即使過了半個多世紀,而且我自己也曾經有20年的時間是「廣播電視從業人員」,了解很多製播節目的來龍去脈,但我依然覺得「電視是個活的東西」,它的背後有無數人在操作,它擁有能力,對人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我父母親的家通常只有他們兩個人在,我偶爾回家時算三個,但始終保持三臺電視,意思是「一人一機」,父親在家的時候只看新聞、政論節目,絕不看任何戲劇節目;母親只看戲劇、做菜和保健節目;而我,大部分的時間在看動物星球。
 
從中午到晚上家裡通常只有三臺電視機各自發出聲響,三個人之間卻很少交談,彷彿這些人真正的伴侶是電視機。人,只是室友而已。
 
我母親在七十多歲時,很愛看鄉土劇,那是一個很耐人尋味的狀態。

 

不懂閩南語的外省老太太,為什麼愛上鄉土劇?

一個不能完全聽懂閩南語的外省老太太,只是靠著字幕,就能長達數年的追著鄉土劇。每次我回臺南,看到電視裡上演的都是哭哭啼啼的恩怨情仇。

我問母親:「你看了不煩嗎?人生已經夠多苦惱,看個電視,本來是為了休閒,何必每天都是呼天嗆地的呢?」
 
我媽說:「唉呀,看戲裡的人過得那麼慘,就會覺得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啦!」
 
有段時間,我弟媳也跟著母親看那些戲,每天晚餐後,兩人備好手帕,開始煲劇,終於有一天,我弟弟很正式的跟他老婆說:「不要再跟媽一起看那些戲了!」
 
弟弟的理由是,鄉土劇中有一個很主要的議題,就是「婆媳糾紛」,還有妯娌小姑之間的明爭暗鬥。我弟弟總覺得:「本來我們家婆媳之間相處很好的,但那種戲看多了,人都變得複雜起來了,沒事找事,影響家庭和諧! 」之後,母親還是持續看了一兩年,直到自己覺得膩了才停止。
 
在那幾年的時間裡,我有注意到家人之間的互動顯露出一些獨特的訊息。父親最討厭看人哭,他每次要去洗手間,都會經過母親的電視機,對於那些哭哭鬧鬧的劇情,他不掩飾地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而其他的人,也沒興趣,都是匆匆經過,鮮少有人願意停留一下。
 
我想母親對於沒人有興趣與她一起「眾樂樂」,心情上是感到孤寂的。
 
當我看她癡迷的盯著電視,我想那種「窺視別人的悲劇來紓解自己的壓力」,對當時的她來說,誘惑力是難以抵擋的。

 

就像父親能夠從某種政治傾向的名嘴口中,聽到他討厭的政黨被痛貶,心中對政局的不滿就能得到紓解,兩個人的道理其實都是一樣的:人可以從「看似非常不愉快」的場面裡得到某種快感,壓力得以略為釋放。
 
電視機在家庭中的地位從來不只是一個機器而已,電視機裡沒有住著人,但是螢光幕後面有非常龐大的人數,透過各種節目設計來影響,來操控著我們,只是大多數人不想深究而已。
 

電視是老人與外界連結的窗口
 

2012年,對我的家庭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年,我家的「電視版圖」也產生了影響長遠的改變。
 
那一年,一向是健康寶寶的父親突然中風,面容行動未受影響,但他傷到語言中樞,罹患失語症,加上他原來就有的重聽,讓他陷入一種近乎聾啞的局面。
 
他無法再看最愛的政論節目,於是開始反覆看一些大陸製作的清宮戲DVD,但他花最多時間看的是我們社區的閉路電視,因為那裡可以觀看人進人出,病後的他不再輕易出門,坐在自家客廳看閉路電視成了他跟外界連結的唯一窗口。
 
同樣這一年的3月20日,大陸的宮廷大戲《後宮甄嬛傳》在華視首播,在那之後,一直到今年初(2017),我每次回家都看到我母親在看《後宮甄嬛傳》,前前後後有五年的時間,母親都在反覆的看同一齣戲。

 

這個局面有時讓我感覺我們家滿「清朝」的,父親的房間傳出《康熙王朝》或是《雍正王朝》,母親的房間則傳出《後宮甄嬛傳》的聲音:朕阿朕的,不絕於耳......

我在家的時候,會陪母親看甄嬛傳,其實真的挺好看的,我相當佩服那些編劇可以把那麼複雜的人物和情節處理得那樣精彩耐看。有一天,母親問我:「天天看這些女人勾心鬥角,使壞,會不會對我們有不好的影響啊? 」

我說:「媽,你都87歲了,不太可能再變壞了啦!」,她對我的回答感到很滿意。
 
2015年,父親因為身體需要專業照顧,住到護理之家,母親白天有弟妹和弟媳照顧,晚上他們都回自己家(住在同一社區),電視機更加成為母親的重要伴侶。 


打開電視機,只是想感覺「身邊還有人」

 
隨著年齡老化,母親的視力變差,耳朵也有重聽現象,當我再次回家時,她跟我說:「現在啊,看也看不清,聽也聽不清……電視啊,就是讓自己身邊有個聲音,好像顯得人多一點。」

其實,我認識好多好多的人,也是這樣想的,電視嘛,也沒啥好看的,就是讓家裡有個聲音吧!有時,老人身邊也不是沒人,但是那些人如果都是「滑世代」,他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就算在身邊,也像是沒有伴。
 
今年四月份,我回過一次臺南,很巧合的,母親愛看的《後宮甄嬛傳》、《武媚娘》、《芈月傳》都播完了,讓她無戲可看,我沒有太留意她如何打發時間。

有一天,她跟我說:「我也在看你愛看的動物星球,也滿好看的,可以長點知識!」我莞爾一笑,原來,她要的「有個聲音」條件放寬了,除了那些皇上娘娘,連獅子,河馬,猩猩的聲音也可以啦!
 
既然她也接受動物星球,我就可以有更多機會跟他一起看電視啦,到底是電視陪人度過歲月?還是人陪人?這二者真有那麼大區別嗎?終究,還是人吧。不同的只是看我們選擇乾隆或是豬哥亮來陪自己而已,有被陪伴到,就好。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這家咖啡店不一樣 百圓咖啡拉近獨居長輩的心

在日本神戶市的巷弄間,一戶看起來像是民宅的外頭,寫著「暮らしの保健室(生活保健室)」,走進客廳,陽光從一旁的落地窗灑落,兩旁放滿書,另一端是開放式廚房,中間擺著兩張大桌子、十張椅子,這是黒田しづえ女士的家,也是「なごみカフェ」,意思是「和諧咖啡店」,一個很難用台灣既有的制度來定義的「咖啡店」。

獨居不寂寞!荷蘭「阿嬤餐廳」溫暖上菜

餐廳的創辦人Hendriks說:「獨居長輩比你想得還寂寞。」他自己的阿嬤每天看似生活無拘無束,卻仍會因為沒有人陪伴感到失落。因此他決心打造一個,「既可以排遣老人寂寞,同時也可以讓兩代關係有所互動的地方。」

借鏡德國 青銀共居助長者走出孤獨

台灣在今年3月正式邁入「高齡社會」,但只要提到銀髮,總讓人聯想到長期照顧與生病醫療等沈重問題,長年旅居歐美的文化評論家王瑜君博士建議,面對退休族的人生下半場,首要解決的問題是「走出孤獨」,因為現在幸福快樂的退休族不再只是在家受人侍奉,而是該勇於追夢、學習享受自己的新人生。

怕孤獨死去…就保持跟人聯絡或向外求助吧!

人過了五十歲,就要更加鍛鍊自己面對孤獨的能力、要學會獨處,是我常常放在嘴上的話。畢竟到這個年紀之後,很多人的孩子長大了,開始步入空巢期,整天對孩子噓寒問暖或是行為指導,難免讓孩子生厭。倘若未婚,多少也會明白有一天可能孤獨老去。 每個人都是獨自來到這個世界,也獨自死去,老實說,也不必對「一個人孤獨死去」這件事感到太過焦慮。但是想到萬一死前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多少還是會有點難受吧?

屋頂開心農場 讓獨居長者不再宅在家

為了讓獨居長者走出家門、並找回生活樂趣與成就感,臺北市南港區健康服務中心運用區公所頂樓空間,提供長者們一畝田園耕種,並且結合椿萱農場師資及南港高工課程與長者互動。不僅成功將建物屋頂改造為田園城市據點,更讓都市菜園成為長者的開心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