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如果可以重來 希望記憶永遠停留在快樂鍵

口述:許玉秀 整理:林鳳琪
2018-08-16
幸福熟齡
1130期
陳弘岱 攝影

如果可以重來 希望記憶永遠停留在快樂鍵

口述:許玉秀 整理:林鳳琪
2018-08-16
如果可以重來 希望記憶永遠停留在快樂鍵
幸福熟齡
陳弘岱 攝影

那是十二年前的事了。那一天,我在樓上跟同事講電話,媽媽一直催促我下樓吃飯,最後竟拿起樓下電話叫我。下樓後,我跟媽媽抗議:「妳這樣讓我很沒面子。」沒想到她居然說:「我今天早上連電話都沒碰到!」爭執了一、二分鐘,突然間,她愣住了,那個表情,讓我警覺一下。

一周後,我帶媽媽去神經內科掛號,醫生說有一點危險傾向,但沒確診是失智,開了類似銀杏藥品給她吃。但媽媽說:「我又沒有神經病!」之後拒絕看醫生,也不吃藥,我只能持續買銀杏讓她服用。

 

那是我的疏忽,短短三個月,我從歐洲出差回來,她狀況一下子就惡化了!

 

我很懊惱,我一直忙於工作,疏忽她,沒早點發現。我心想,還能照顧她多久?不行,我要好好把握最後這段時間,讓記憶停留在快樂鍵。

 

以前,媽媽很省,不買衣服、不上館子,我帶她去好一點館子,她會生氣,說擺什麼派頭?她以前捨不得做的,現在我全部都讓她做。SOGO開幕(台北復興館),我馬上帶她衝去購物;去五星級飯店用餐,我必須坦白說,為什麼去五星級飯店,因為廁所是乾淨的,對我來說,照顧壓力比較小。

 

以前,我上班後,她就窩在家裡,白天看股票,晚上看政論節目,但人家不是都說要多多社交,才能延緩退化嗎?現在我乾脆去哪都帶著她。

 

我演講、開會時,她就在一旁抄經書;跟朋友吃飯、聚餐時,她也一起參與聊天。我不怕讓朋友知道。

 

與其說,我照顧她,不如說是她陪我,讓我重拾生活的能力。以前我不懂生活,下班、假日就是在家看書、寫報告。媽媽生病後,現在一放假,我就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帶她出門,朋友都誇她很美。

 

二○一二年,媽媽中度失智,我帶她去國家音樂廳,我一轉頭,媽媽跑去跟別人聊天,結果聊得很開心,對方完全沒發現她是有狀況的人。媽媽的中度,維持了很久一段時間。

 

去音樂會時,我會做好萬全準備,好比說,選擇靠走道與逃生門的位置,媽媽一有狀況,可以立即處理,但偶爾也有失算的時候。有一次,誤信售票員建議,買了中間「難以逃生」的位置,當媽媽因躁動而發出聲響,我試圖解釋,卻被白眼飆罵:「失智妳還帶出來……。」我只能一邊低頭不斷道歉,一邊拉著媽媽倉皇而逃。

延伸閱讀

摔東西、情緒失控、活在自己世界?他們用愛包容,見證長照「奇蹟」!

談起長期照顧,一般都會想到老年人,可是有些民眾,比如出生時就帶有先天性疾病的人,其實從更年輕的時候就需要長期照顧,而他們的長照需求恐怕比老年人更大,需要長照時間也更久。

才60歲也會失智?出現這些症狀,恐是年輕型失智症

日前媒體報導,罹患失智症的60歲劉姓台商流落街頭,2016年時遇到前公司員工王女士,因感念他過去的知遇之恩,主動協助打理生活。經過兩年的悉心照料,劉姓台商今年終於返回台灣。

82歲吧台手煮咖啡還拉花!

周四中午,四位加起來年紀超過三百歲的阿嬤,在台南市府前路的「鵪鶉鹹派」店裡忙進忙出,切蘿蔔、豬肉、洗豆芽菜,準備料理台南道地小吃「魯麵」;當今年六十八歲、承襲總鋪師母親手藝的郭珠珍,依循家傳料理食譜,將風乾過的扁魚下鍋時,四溢香氣引起一旁學著做的店長Claire吳瑋卿和成大拍攝的學生,連聲發出讚嘆。

每天增加三十八人

本期封面故事探討失智症,在編輯部的討論過程中,坦白說,這個題目曾被幾度擱置。

種花、玩桌遊、學下棋 社交休閒可喚起被遺忘的記憶

失智沒藥醫?面對本世紀最嚴重的「疾病」,多數家屬與患者有著深深的無力感:一旦醫師確診為失智症後,伴隨各種認知障礙、妄想、嫉妒,甚至攻擊症狀,卻束手無策,只能每日以淚洗面? 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伊佳奇建議,善用非藥物性治療,也可延緩退化,並減輕照顧者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