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他人已死,親屬卻不簽死亡證明...竟因財產還沒轉移完!4例子警惕我們:如果病人是你的家人,你該怎麼辦?

柯文哲

幸福熟齡

2019-09-26 16:14

編按:柯醫師曾說過,社會只教人們如何當醫生,卻沒有說過如何醫死;如同身而為人的我們,只告訴我們生命怎麼出生,卻缺乏幫助我們面對死亡。生死議題總是被我們拋在腦後,卻是你我遲早會碰到的問題。本文透過4個不同面向的例子,除了給予醫師們省思之外,更提醒我們,當病人已死,因為財產等各種問題,無法善終,如果病人是你的家人,或躺在病床上的是你,你該怎麼辦?

當醫生的常常要做各種決定。要不要拆掉這個病人的葉克膜?要不要讓他走?每當在最困難、最棘手、最無解的時候,我就自問:「如果眼前這個人是我的兒子,我會怎麼處置?」如此考慮出來的結果,照著做應該沒錯。

 

當醫生的經常會遇到兩難的狀況,譬如有的人拒絕接受治療。好比耶和華見證會的信徒,他們的宗教教義規定不准輸血,可是人如果受到嚴重外傷,不輸血會死。所以遇到嚴重外傷又拒絕輸血的病人,醫生要怎麼辦? 難道我們能眼睜睜看著病患死亡嗎? 還是把他綁起來,強行為他輸血?

 

還有一種病人,因為沒有錢,拒絕接受治療。

 

我在台大當醫生時,曾經碰過心臟移植的病人不聽從醫囑, 我們給他安排了治療、檢驗,他都不肯來。我氣得直接對他說:「好不容易做了心臟移植,你怎麼不來?下午要門診,早上你得先過來抽血,這樣我們才能測試血液中抗排斥藥的濃度,調量給藥。如果你不注意這些事,不管自己死活,我為什麼要這麼辛苦救你?」

 

我把他痛罵了一頓後才知道, 原來這一切都是貧賤夫妻百事哀啊!那個病人生病之後,夫妻就離了婚,太太走了,留下小孩子讓他一個人照顧。他開早餐店,每天忙著經營、送孩子上學,哪有什麼時間來抽血、做檢查,他不工作就沒辦法賺錢,沒有錢怎麼照顧小孩,更談不上治療了。

 

如果病人是你的家人,你會怎麼做?

 

還有一種病人是治療以後,拒絕停止治療。

 

我碰過那種裝著葉克膜的病人, 治療到最後心電圖停掉了, 意思就是說人已經死了,可是葉克膜還在跑,家屬拒絕我們拆掉葉克膜,拖到最後人都發黑,開始有屍臭了,還不准拆。我也遇過家屬說病人財產尚未轉移完畢,不可以簽發死亡證明書。

 

碰到這種狀況,做醫師的要怎麼辦?還是要硬著頭皮處理啊。在醫療環境裡, 處處是醫生的試煉。絕大多數醫師碰到那種裝上葉克膜不會死,但也沒有機會活下去的病例,都不願意去為病人關掉葉克膜。因為大家都想要當好人,在治療成功時接受歡呼,誰想要在病人不行的時候為他關機,當壞人呢?

 

後來我也覺得, 類似這種狀況頻繁發生, 是因為我們雖然知道什麼時候要裝葉克膜,但並沒有什麼時候該停掉葉克膜的標準。關於標準的設定,我想了很久,始終沒有明確的答案。關不關機、什麼時候關機,都是問號。

 

譬如說, 顱內出血,確定會成為植物人的病人, 要不要關機? 肺臟壞掉,但沒有機會接受肺臟移植,只是拖延死亡時間的病人,要不要關機?

 

還有一種狀況, 碰到VIP的時候, 該怎麼辦? 有VIP病人因為主動脈剝離陷入昏迷,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經過一番搶救,硬裝上葉克膜,又拖了兩天。我的學生打電話叫我去看看。我說:「拜託,你們在台大都受過完整的訓練,這一看就知道已經死掉了,如果病人已經不行了,就宣布死亡。」

 

可是學生說:「老師, 我們知道啊, 但他是VIP。拜託你來看一下好不好?」這時我就明白了,沒有人敢宣布VIP死亡,醫院碰上VIP,連簽發死亡證明書都會引發整個單位的焦慮。我回說:「好吧,那我過去看看好了。」其實,他們把我叫過去,只是找一個大咖醫師去幫忙分擔主治醫師宣布VIP病患死亡的壓力罷了。

 

我也見過有心臟外科醫生, 每次開刀的方式都很奇特, 因為他很喜歡做實驗,常常忍不住想要試試新的開刀方法。

 

有一次我問他:「你這個開刀方式怎麼那麼奇怪?跟一般傳統教科書的開法不一樣。」

 

他解釋一大堆理由,說什麼在哪本醫療期刊上看到、美國最頂尖的醫學雜誌如何介紹......我聽到後來有點不耐煩,就問說:「那如果躺在手術台上的這個病人是你兒子的話,你會怎麼開?」檢驗一個醫生的道德, 最簡單的方法, 就是問他: 如果這個病人是你兒子、你太太、你爸爸,你會怎麼開刀?你會怎麼治療?

 

很多事情沒有對錯,怎麼安心就怎麼去做

 

回到原點, 我當醫生的時候, 常常要做各種決定, 比如在急救時,三十秒內決定要不要裝葉克膜?或者決定要不要拆掉這個病人的葉克膜?要不要讓他走?每當在最困難、最棘手、最無解的時候,我就自問:「如果眼前這個人是我的兒子,我會怎麼處置?」如此考慮出來的結果,照著做應該沒錯。

 

當然, 醫生是人不是神, 不是每一次診斷都對, 不過如果能把病人當成是自己的親人,至少可以解除道德上的困境。

 

孔子說過一句話「汝心安則為之」,很多事情沒有什麼對錯,怎麼安心,就怎麼去做。

 

但是醫生不只是自己做決定,也要面對病人家屬, 還得協助他們做決定。每當我碰到需要病人家屬來做決定,但家屬也是一臉茫然的時候,我會先分析治療以後可能發生的幾種後果,如果對方難以做出抉擇,我就說:「我們這樣想吧,假使五年、十年後,你回過頭來看今天發生的事情,你覺得現在做怎樣的決定比較不後悔,就照那個方法去做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生死之間︰柯文哲從醫療現場到政治戰場的修練​》,商周出版,柯文哲著)

 

延伸閱讀

家屬希望隱瞞病情、搶救到底...醫師:如果要讓病人苦不堪言,醫護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性

2019-09-20

擠進加護病房多住幾天,等於失去8條人命…家屬:醫師,我幫媽媽讓出床位,能多救一個人

2019-08-12

腦傷病患救成植物人,死亡後家屬磕頭謝謝…安寧醫:我放該放的手,但心底,為何無盡哀傷?

2019-08-12

「開診斷書,順便請他看傷口也要收錢?」...醫嘆:我是醫師!我看診時不順便也不隨便

2019-07-25

急救過後,對家屬來說是數十年遺憾...醫嘆:我們沒時間一起哀傷,下一個病人在等待

2019-07-2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