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母親罵她又笨又醜、前夫外遇小三懷孕…40歲後終在美國找到真愛!「別擔心生活變故,未來一定會更好」

彭芃萱

幸福熟齡

溫怡芳提供

2019-12-17 21:00

51年次的溫怡芳從小家庭破碎,加上母親總是批評她「很笨、很醜、很不乖。」常年的負面情緒,讓她變成討好型人格。29歲赴美依親、30歲嫁給來自瑞士的白馬王子,就在她認為人生自此順遂之際,前夫外遇,遭逢另一個生命重挫。幸運的是,她遇見了現在的先生;樂觀、自信的他,讓她重拾起對人、對生命的信賴。

「我在40歲以前很自卑。」總是笑臉迎人的溫怡芳,卻是在不幸的家庭中長大,「小時候父母感情很不好,長期爭吵。」母親認為,她長得不漂亮又不優秀,經常對她酸言酸語,「年少時無力改變自己,只能任人擺布;當你沒有自信心看什麼事都負能量。」

 

踏入學校,偏偏又遇見很沒天良的英文老師和不友善的同學,自此,她痛恨台灣教育。不愛讀書,聯考失利,因想討好母親而選擇醫科,又為躲避父母的爭執,去念可以離家住校的醫專檢驗科。畢業後,她進入醫院當檢驗師,「這份工作要看血,我很怕血,工作3年就決定再去念大學。」

 

她說自己18歲就要自力更生,「我插班進入文化大學海洋生物系,但只存到夠讀2年的學費。」所以,大學時代都在打工,因而認識一位藝術家,交往期間兩人分分合合6~7次,「我年輕也幼稚,談戀愛是要被照顧、被保護的,他太浪漫,又很情緒化,在一起時很累、很恐怖。」

 

赴美生活空歡喜,只能住在母親家車庫

 

溫怡芳24歲到《科學雜誌》當小編,後來《首都早報》成立,朋友找她去跑科技、環保新聞。她的母親是數學老師,多年前被聘請到美國授課,「29歲那年,她要我去美國,我和她不合,很高興她想到我。」

 

背起行囊赴美,才發現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母親的簽證到期,她希望我到美國嫁人,她可以用依親身份留下來,因為她和父親不合,不想回台。」她笑道:「我實在很天真!」

 

然而,這一回,她不再當乖寶寶,「我在台灣當過記者,怎麼可能任她擺布。」起初,她住在母親家,「她買了一間很大的房子,但沒有我的房間,因為都租人了,她要我住在車庫,理由是,如果她對我太好,我會終生依賴她。」

 

她雖曾氣到想買張機票回台灣,又因想讓母親開心,而捨不得離開,「我心疼自己拿著皮箱走了,她又要一個人面對問題。」她強調:「我不恨她,只是不知道如何讓她快樂。」

 

喜嫁高富帥白馬王子,卻因老公外遇離婚

 

到美國後,她到教會做禮拜,認識了「高富帥」的前夫,「他是瑞士人,大我一歲,對我來說他就是白馬王子。」

 

兩人相識一年多後結婚。來自東方的她,對外國人家庭來說,很特別,「公婆很喜歡我,他們認為歐美人長得都差不多,我很優雅。」先生出身於富裕(wealthy)家庭,家族還有家徽。

 

「我以為自己嫁到很好的家庭,原本已在攻讀碩士學位,就決定放棄。」她去考財務規劃師執照,賣共同基金、股票投資、保險等,「我的業績很好,每年競賽都在爭第一名,因為我永遠在討好客人。」

 

對先生,她更是盡心盡力,「在朋友眼中,我們是俊男美女,很好的夫妻,我可以做20人份的菜宴客,上得了廳堂,進得了廚房。」沒想到,對外、對內她都做得周全,先生居然外遇!

 

外遇對象懷孕,找她談判,她選擇退讓,「我將房子留給他們住,淨身出戶。」她說:「我不恨他,因為他在我水深火熱時出現。」當時她想搬回娘家住,媽媽卻不同意。

 

那段時間,她過得極度不快樂,「有一次走在路上,我昏倒了,送到醫院,檢查後醫生說,妳這是心理問題;他分析我的人格後說:『妳是一個沒有自我的人。』」

 

那一年,她38歲,一生都在取悅別人。但,心理醫生告訴她:「恭喜妳,妳才38歲,有機會再創造一個新的人生。」

 

▲溫怡芳中年後從畫畫中找到自我療癒的方式。

 

認識現任美國丈夫,終於找回對人的信任感

 

「危機就是轉機!我要從自己的創傷中走出來,要學著療癒自己。」2年後她慢慢看開,「《聖經》裡講,忘掉過去,努力面前,我決定重新開始。」

 

40歲時,她想知道自己在婚姻市場裡有沒有價值,上網交友,遇到現在的先生Dale,「他是矽谷工程師,娶過2個太太,2人都背叛他。」相仿的人生經歷,兩人因此很投緣。

 

交往之初,為撫平她受傷的靈魂,Dale貼心安排一趟西班牙旅行,「我從來都不知道高第是誰,到巴塞隆納遇見他的150周年紀念日。」

 

她忽然很受感動,「我這麼認真的幫客戶投資,股票市場一不好,就接到他們的抱怨電話,藝術家不一樣,高第生前那麼不受重視,150年後大家都飛來看他的作品。」

 

她告訴Dale:「我不要工作了,我要當藝術家,我問他:『你願不願意養我,讓我專心當藝術家?』他說:『好啊!』」

 

「我們雖然都有不幸福的婚姻,但他從小在充滿愛的教會家庭中長大,他看事情不像我這麼悲觀,永遠都是很樂觀的。」

 

 

▲溫怡芳認識美籍先生Dale後,找回了生命中的自信和對人的信任。

 

從零開始變身藝術家,只畫美女自我療癒

 

儘管立志成為藝術家,溫怡芳對這行卻一無所知,「我連去那裡買顏料?用什麼顏料和筆都不知道。」後來,到大學修習,包括處理顏色等,「一點一點的學。」

 

一開始,她的畫很抽象,「後來我就畫女人,而且我畫畫不打草稿。」她筆下的女人一定是漂亮的,「可能因為從小父母都覺得我不漂亮,我就是毛毛蟲。所以,如果可以自主做自己的話,我希望我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我畫的女人眼睛都很大、鼻子很挺,濃眉大眼;當我覺得畫的女人不美時,就幫她戴上面具。」她在療癒,「畫女人一方面在尋找自我,一方面有一種彌補;我相信繪畫是藝術家用色彩在寫自己的日記、寫自己的人生。」

 

畫室就在車庫的一角,「剛開始一天畫12 小時,覺得時間過得好快,代表我在做對的事。」悶著頭創作,她沒想過能成為職業,只是見過作品的人都誇獎:「我不敢相信妳才剛開始畫畫,有一天妳的作品會有很多人買。」

 

於是,她開始參賽,「我將前5張畫之一拿去比賽,得到聖荷西現代美術館最佳創意新人獎。」此時,她決定要當個藝術家,「前3年,我大約畫了250張,有些畫我會捐給舞團、樂團公益拍賣;每年也會捐一張作品給台灣的基金會。」

 

▲溫怡芳作品裡的女人眼睛都很大、鼻子很挺。

 

夫妻生活安穩快樂,遇到對的人很重要

 

「我的人生很坎坷,但正面想很豐富。」10多年來,溫怡芳做了許多身心靈訓練,「一個人的性格要改變,要不斷的練習,要去改變自己的情緒和心靈。」

 

其中,最幸運的是,她遇到了Dale,讓她找到從來沒擁有過的信任感,「從小我就不相信任何東西,不相信婚姻、家庭、男人;他是可以讓我信任的人。」

 

「他不是有錢人,可是他很慷慨,他曾說過這世上有2種人— giver and taker,我們很幸運是給予者(giver),不是需要人家給予的人(taker)。」她誇獎道。

 

「以前的我是捧在手掌心去照顧一個人(前夫),現在用一根小指頭照顧他,他就感激得不得了。」她說:「因為我碰到了對的人,現在我們的生活穩定,不是大富大貴,但他讓我在美國有個很安全、安穩的生活。」

 

Dale還教會了她,只要有能力就多幫助別人,「我們一直在幫助朋友做一些計劃,他認為,如果計劃有賺錢,我們可以一起去旅行,如果不能,就當作是交朋友。我們做這些事,不是要揚名立萬、成為多了不起的人,他讓我覺得我們不需要用這些事來證明自己。」

 

「我們也不用名片交朋友,磁場對了、感覺對了,那就好了。」她形容過去的自己活在虛無裡,「以前的我,每天陪著有錢客戶,她買珠寶我也跟著買,車子也要買最好的,我開過保時捷,但這些都沒辦法彌補我心理的空洞。」

 

▲溫怡芳只畫漂亮的女人。

 

50歲展開第二人生,漸漸學會愛自己

 

在改變自己的那些年,她明白很多事需要時間,「不是說我想變好,我的人生就會變好;不是想做藝術,一切就會否極泰來,生活上還是有很多點點滴滴的不如意,很多事情也不是我努力就能達到,經歷過這些,現在的我看得很開。」

 

「我會問自己,為何要這麼累?我在追求什麼?我又沒小孩,我覺得應該對自己好,第一件事是健康,第二是開心,就是要練習,我常告訴自己,不能把開心的鑰匙交給別人。另外,不能生氣,一生氣我就沒有健康,我要克服情緒、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57歲的溫怡芳更發現,自己的人生在40歲以後慢慢轉變,「我常和年輕朋友說,你在30~40歲過的生活,會和50~60歲不同,上帝在50歲以後,會給你截然不同的預期;不要想太多,珍惜現在、此時此刻、多愛自己。」

 

現在的她,還學會了「斷捨離」。最近,他們搬到一個高爾夫球社區,「搬家時,家裡能賣的、能丟的、能給的,都清掉;我現在覺得生活裡面有愛、有信任,其實身外的東西都不需要。」

 

對於母親,她已經釋懷,「雖然當初她是以比較自私的動機要我來美國,今日我卻十分感激她,如果當年沒有來,我的人生境遇必然不同。」她強調:「永遠不要擔心生活的變故,未來一定會更好。」

 

▲透過繪畫藝術自我療癒,溫怡芳漸漸找回自我。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50歲後,「我的志願是一路玩到掛!」不只出國遊學、騎車環島,丁菱娟這樣玩出快樂第三人生

2019-09-06

退休後勇敢單飛,她跑去英國遊學!上英文課、住寄宿家庭好好玩「原來一個人出發,沒問題!」

2019-08-03

罹淋巴癌後更珍惜每一天!葉金川:不要為了生活,而忘了如何過生活

2019-06-11

葉金川/追求夢想,不分年齡!相信自己有改變世界的能力,讓第二人生精彩無限

2019-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