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離開不喜歡的朋友,退休後要「為自己多活」一點!50歲後結交知己:送禮絕對不要找快遞

2019-12-31 15:48

我其實也知道自己被一兩個高中同學斷捨離了,這都是難免的事,但在第三人生,真的該為自己多活一些,覺得討厭的老朋友就不必費神去互動了。

我在前一篇文章《值得交的新朋友,就認真交;不值得交的老朋友,就斷捨離裡》,提到認真交新朋友的前三招,現在就要繼續來分享其他的三招:

 

四、送禮絕對不要找快遞

 

大導演李崗是我去年10月去古巴旅行時認識的新朋友。當時我就答應他,回國之後要把我唯一和電影有關的書《一張全票,靠走道》送給他。怎麼送呢?當然不可以花錢請快遞送,這樣真的太沒誠意了。

 

回國後不久,正巧碰到他的生日,我就跟他約生日當天送書去給他,當然也要帶個小蛋糕去。更巧的是我的生日是隔一天,所以我倆就在他辦公室一起過生日了。

 

再隔一兩個星期,我為了參加去年優良電影劇本獎甄選所寫的劇本已經印刷裝訂完成,所以當然也要送他一本請他指正。當場他就邀我去高雄看他監製的舞台劇《時光的手箱》,我正巧當晚沒事,就接受了他的邀請。

 

沒想到看完之後,已無高鐵班次可以回台北,只好在高雄睡一晚,隔天再回去了。他誠意相邀,我誠意相挺,這應該就是哥兒們的情誼吧?

 

五、找機會去請教他的專業

 

精通文史藝術的型男作家與主持人謝哲青,是因為上他主持的網路節目「下班經濟學」而認識的。能和他持續互動其實是因為我們住的很近,在附近常會不期而遇,所以後來也漸漸熟識起來。只是在路上點頭打招呼,是不可能成為真正朋友的。

 

我在台藝大的某一堂課需要寫一篇小論文,我挑了近來很夯的網紅現象做為主題,而謝哲青正是我最熟識的網紅,因此我就想請教他在這方面的經驗與觀察,作為撰寫小論文的依據,便和他相約在我們住處附近的星巴克吃早餐。他其實通告、邀約、演講滿檔,但他還是撥出時間接受我的訪問,讓我們的友誼能踏出第一步。

 

去年10月的古巴之旅,其實就是由他擔任領隊。在這趟12天旅程的相處中,跟他的友誼應該又更堅實了。

 

六、和年輕朋友出去要主動請客

 

以上所提到的新朋友,年紀都與我差不多,但和我一起在念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的同學卻都很年輕,甚至有同學的父母還小我幾歲。我們在一年級有很多科目都是一起上課,但到了二年級,因為系上能選的課已經不多了,所以我們必須去其他系修課,就有可能再也碰不到面了。

 

我真的很喜歡和這些年輕同學做朋友,因此我就建議一年級最後一堂課上完後,由我作東請大家吃飯。席間我提議,以後每三個月,大家輪流找餐廳聚餐,但由大家分攤吃飯的費用,不再由主辦人買單。

 

這個方式其實就是仿效前一篇提到在北海道旅行時認識的許大哥的做法,到我寫這篇文章之前,又有兩位同學做過主辦了。我們不可能會同時畢業,但透過這個方法,希望能讓這份難得的同學情誼永續下去。

 

最後,我要來談第三人生與老朋友的相處之道。老朋友不外乎兩大類,一是各階段的同學,二是職場上認識的同事、同業與客戶。前者的友誼比較容易持續下去,後者或許會因為退休而沒有機會再往來。

 

同學們經過幾十年不同的人生經歷,很難沒有一些改變,不論是人生觀、價值觀、宗教信仰、政治立場,都可能漸行漸遠,如果又在同一個Line群組裡,常常就會有看法不同的留言出現,輕則打起筆戰,重則退出群組。不過,我建議不要輕言退出,因為這樣也會失去了與其他絕大多數同學聯絡的機會。

 

我有位大學同學曾在群組裡說我很投機,結果還有勞其他同學替我仗義執言,這時我就決定「斷捨離」他了。

 

在同學會場合,或許不得不跟他客套打招呼,但也僅只於此了。我其實也知道自己被一兩個高中同學斷捨離了,這都是難免的事,但在第三人生,真的該為自己多活一些,覺得討厭的老朋友就不必費神去互動了。

 

此外,看到朋友發表與我政治立場不同且非常偏激的言論,甚至有一個老朋友在我臉書的留言,不論什麼主題,他永遠都能扯上政治,我雖不會與他們爭辯,但我會直接將他們列入「拒絕往來戶」。換句話說,宗教和政治的留言真的是破壞友誼的最大亂源,務必謹慎為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愛自己的人際關係「斷捨離」!「這9種人」會傷害你,合不來就說再見,勇敢離開!

2019-10-15

沒有所謂「完美的人生」,50歲後該自由了!面對不良關係,我們勇敢放手

2019-10-08

變老是「變化」不是退化!岸見一郎新照護關係10大守則:正向看待變老,才能共享快樂第二人生

2019-09-25

當你擁有舒服的關係,你就不會需要父母—40歲後想擁有幸福快樂,不為母親的眼淚負責

2019-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