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陳由豪:減肥 不是流血大拍賣 P.26

陳由豪:減肥 不是流血大拍賣 P.26

東帝士集團在陳由豪大刀闊斧減肥下,正加速進行創業五十一年來最大規模的財務整頓計畫。

陳由豪說,接棒東帝士集團至今,去年是讓他最心力交瘁的一年,金融風暴更讓他深刻體會財務健全的重要性,現在他願意放棄任何成長的可能,一心一意只想搞好集團事業的財務,在資產負債比例未降低到不超過一比一之前,再好、再容易賺錢的投資案他都不做。他並且呼籲,不僅企業要減肥、要健全財務,政府更應該帶頭減肥、健全國家財務,否則台灣未來的經濟發展令人擔憂。以下為專訪摘要。


用六百億廠房設備換回三百億質押股票


《今周刊》問:在出售東榮電信股權及不動產後,董事長整頓東帝士集團的財務目標為何?

陳由豪答:我的目標是以各公司的資產負債比例不超過一比一為原則,再以資產負債二比一為努力目標。事實上,現在所屬事業的資產負債比例也只有東雲和東盟超過一比一,其他諸如東展、建台等公司的負債比都不超過五○%。而東雲在出售所擁有的三○%東榮電信股權之後,由於進帳二十幾億元,負債比例已經降低不少,投資人和股東也恢復對公司的信心,去年封關和今年開紅盤都以漲停收盤,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知道,大家都對我質押七十幾萬張東雲股票能否在今年底之前贖回有些懷疑,但我告訴大家,我手上有六百多億元的機器廠房擔保品,而目前東雲用股票質押的短期借款約三百三十億元,用六百億元擔保品打個六折去贖回質押股票絕對足足有餘,而且我也打算將這三百三十億元的短期借款改為中長期借款,雖然要付擔比較重的利息,但穩定多了,而且也不會再讓人家每天講我要跳票,去年光是澄清跳票就耗去不少精力,太痛苦了。

問:董事長一再表示在財務未顯著改善前,要暫停一切海內外投資,其中包括七輕嗎?


七輕不會獨資進行

答:所謂的暫停海內外投資要看投資效益而定,像東雲將舊機器整廠輸出到大陸翔鷲,不但生產效益高還賺錢,但在台灣就做得非常辛苦,這種情形就不能停止東雲在大陸的投資,而東豐今天之所以賺錢也是靠海外廠,所以暫停海外投資要以投資利益極大化來決定。至於七輕,老實講,目前東南亞各國在金融風暴效應下,甚至大陸也是一樣,短期內都已經不可能將七輕移往海外設廠,七輕如果蓋得起來,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政府核准在台南投資,但我們要分散風險,不會獨自集資,因為這樣壓力太大。

在這裡,我也要澄清一點,我所說的為了減肥,因此要結束營建部門,但指的並不是整個東帝士集團,而是東雲。因為東雲的本業是化纖,在加強核心事業下,本業以外的事業就不做,所以東雲要結束營建部門。至於像東華開發,它的本業就是營建業,怎麼會結束呢?

問:東帝士集團為因應財務危機,一直在處理資產,海外資產是否也會一併處理?

答:我在美國洛杉磯主要有兩個投資事業,一個是希爾頓飯店,一個是灣區的五百英畝土地。飯店部分每年都有近八百萬美元的獲利,由於獲利不錯,因此我打算最多出售五○%的股權;至於那五百英畝的土地,十年前是以一億美元投資買進,去年土地鑑價公司鑑價結果已經漲到三至五億美元,這一部分我可以全部賣掉,也可以只賣五○%,就看買方意願而定。

如果飯店股權順利賣出,但土地沒有賣掉,我打算用出售股權的錢自行開發成宅辦公大樓、研發大樓以及倉儲設備;萬一飯店也沒賣掉,沒錢有沒錢的辦法,變成我出地、別人出錢一齊開發。總之美國事業完全自給自足,不會受到台灣事業的影響,也不會舉債經營,完全是零負債。


三年前就看淡房地產

問:東帝士在六、七年之前曾經在房地產事業上拚命推案,而且一推就是超級大案,到了三年前就看淡市場停止推案,董事長對台灣房地產前景樂不樂觀?另外,政府提出的一千五百億元紓困方案,會對低迷的房地產市場發揮正面功效嗎?

答:三年前我是基於市場敏感性而停止推案,因為那個時候所有推案的預售率都不好,不停止不行。三年前就看淡,現在景氣比三年前更差,當然不覺得房地產未來前景看好;至於政府提出的一千五百億元紓困方案,我認為應該會對去化餘屋發揮正面效益,道理很簡單,初次購屋者在利息負擔減輕下,會提高進場購屋的意願,因此紓困方案在去化餘屋上的作用不久就會顯現。

問:建商公會理事長林堉璘希望全國建商能配合政府一齊降價,帶動房地產買氣,董事長認為房價還有下跌空間嗎?

答:大家要了解,建商能不能降價的關鍵因素是土地成本,因為在營建業的生態上,建商只不過是取得土地後的加工者而已,成本不降,售價如何降?加工成本大家都差不多,能夠賣得比別人便宜,一定是土地成本低,除非地主願意降價求售,否則我實在看不出來,房價還有什麼降價空間。

問:東帝士集團在幾年前曾經進行過一次人事減肥,當時將十八位副總經理扁平化降為協理,如今又要再進行一次比上次更大規模的減肥,兩次減肥的意義有何不同?


減肥是為了增加獲利

答:上次那一次是組織扁平化,同時將總管理處打散,別人在集團化,但我們是在反集團化,將各個公司獨立出來,資源集中。事實最後證明,扁平化的組織是正確的,許多企業都跟進精簡組織。而今年我們做的除了在扁平化外,還要既專且精,因為在大環境不佳下,只有專精才能抵抗外來壓力,什麼叫做專精?就是只做核心事業,像東雲的本業是化纖,營建事業就結束掉,各個公司專心於本業。

我在這裡要澄清一下減肥的定義,東帝士集團的減肥並不是流血大拍賣,不是虧本在出賣祖產。相反的,減肥是在增加利潤,減少支出,以出售東榮電信股權為例,表面上可實現利益是四一.三億元,但進帳的是六四.九億元,有了這六十五億元,我們就可以拿去還貸款,減少利息支出,所以可實現利益加上還款的潛在利益,是四一.三億元加上利息。而這一次除了財務減肥外,各公司人事也在進行精簡,未來一定可以發揮相乘效果。

問:東帝士集團在創業五十一年之際面臨財務危機,這次所遭遇到的困難和接棒創業時的挑戰,哪一個比較吃力?

答:創業時期的挑戰是靠鬥志,這次靠的是意志力。不瞞你說,這次要不是有一股不服輸的意志力在支撐著,恐怕我也無法擬妥因應策略面對問題,而且創業時期規模小,問題容易解決,可是現在整個集團事業的員工,海內外加起來將近一萬人,每個人都在看我怎麼解決問題,想逃都逃不掉。


三百億美元營業額目標已放棄了

問:董事長曾經說過,希望在公元二千零五年時將集團事業的營業規模推展到三百億元,然後交棒退休,現在這個計畫有改變嗎?

答:公元二千零五年,營業額三百億美元的目標肯定是達不成,說得明白一點,是根本已經放棄了。現在我只想趕快整頓財務,搞好財務後再交棒給專業經理人經營。這裡有一個關鍵點,為什麼要整頓好財務才交棒?原因是專業經理人和投資者對事業的切身感一定不同,投資者花的是自己的錢,工作起來的切身感較重,如果在財務還沒有健全之前就交棒,我就無法要求專業經理人達到高標準,因為他會以財務不佳為藉口,唯有搞好財務後才能讓專業經理人安心經營,我也才能要求高標準的經營績效,重點就是,重組工作還是要投資者來著手進行才能發揮作用。

至於退休時間,一定會提早,因為經過這次的風風雨雨,我真的是累了。我準備花三年時間整頓財務,一完成財務整頓立刻退休,目標是定在公元二千零二年。

問:從處理這次的財務危機中,董事長有什麼心得可以提供全國企業借鏡?

答:金融風暴所帶來的影響大家千萬不能小看,尤其是在大環境不佳的惡劣環境中,健全的財務比什麼都重要,台灣就是太斤斤計較數字,企業界計較,政府也計較。大家想想看,一個財務健全的公司,縱使業績成長率只有三、四個百分點,So What?現在的台灣, 光看表面數字,為了達到表面漂亮,拚命打腫臉充胖子。

其實政府也有責任,政府不應該老是在經濟成長率上面打轉,要趕緊做好扎根工作。什麼是扎根工作?很簡單,就是改善財務結構,減少赤字,企業和政府一齊減肥。大家想想看,如果全台灣每一家企業的財務結構都非常健全,台灣就不會在去年一年內發生那麼多的掏空公司資產事件,這是環環相扣,因果循環,我真的是感觸良多,所以在這裡我要奉勸所有企業,趕快整頓財務,進行企業減肥。


/BOX/
「一.五代」企業家的挑戰 撰文:陳敏郎

陳由豪在國內企業界中的地位相當「尷尬」,說他是第一代企業家也不算,因為集團事業是承接自父親手中,將他歸類於第二代接班者,又覺得太老了一點。於第一代和第二代之間,陳由豪身上有第一代的刻苦,也有第二代的肯拚和衝勁,這位「一.五代」企業家害怕富不過三代,在六十歲高齡還要一肩擔起整頓集團事業財務重任,挑戰雖然嚴苛,但總算踏出第一步。

東帝士集團主任祕書張祖安說,去年有多少企業發生財務危機,但敢坦然面對問題、提出解決之道,而且還付之行動、讓社會大眾讓股東看到具體成果的有幾家?沒有,只有陳由豪勇於面對問題,而且有辦法靠著處理資產和股權獲利度過財務危機。

在社會大眾眼中的東帝士集團,常給人過度「膨風」的負面印象。自有資金不多,更讓東帝士集團始終列名「準跳票集團」排行榜。不過對於外界「膨風」的評價,陳由豪最自豪的是他不炒股票、不向民間借貸,也從來沒有延遲給付貸款利息,為什麼「跳票」字眼老是如影隨形跟著他呢?某位企業家形容,陳由豪是「目標顯著,愛插花,東投資西投資」,這種情形就像愛買東西、愛刷卡的年輕漂亮小姐,卡有刷爆的一天,縱使付出最低應繳金額,也被沈重的循環利息給壓得透不過氣來。

陳由豪的政商關係明顯不如和信辜家,也不及力霸王家,但在國內企業界屬於「指標股」,政府不會放任其不支倒地。陳由豪了解自己的指標作用,人救也要救,坦然面對問題,解決問題,雖然過程辛苦,但起碼做得實在。重要的是,從陳由豪身上,給那些比他更「膨風」的人上了寶貴一課。


延伸閱讀

流感疫苗 不是人人都能打

2013-11-07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