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水車伯」許水德曾經幹過三天閣揆 P.40

「水車伯」許水德曾經幹過三天閣揆 P.40

一流

名人專欄

119期

1999-03-11 20:11

行政院長蕭萬長前陣子因為證交稅而演出請辭戲碼,最後雖然不了了之,但多位了解內情人士證實,在這件風波之前,李登輝總統就有換掉蕭萬長之意。

接替人選直指考試院長許水德,而許水德也接獲來自層峰的「暗示」,由祕書人員代為撥打數百通電話向立委「問好」,希望在「許院長」上任之後能夠讓立法、行政兩院的關係更加密切。


「許院長」政通人和

至於最後為何大轉彎,讓蕭萬長「留校察看」?了解內情人士說,因為當時外界普遍認為蕭萬長一定去職,許水德將接替入閣,但最後因為輿論對於府院不和的批評壓力太大,才在最後關頭批示老蕭留任,許水德的「行政院長」只幹了二、三天。

依目前政情觀察,多位立委皆認定蕭萬長的閣揆生命,恐怕不會超過今年八月,接替人選則以章孝嚴的呼聲最高,許水德在經過上回的「若有似無」波折後,政治行情雖有一點點滑落,但是觀察許水德近來言行,不但躍上檯面大力為李登輝辯護,更說自己知道連戰才是李登輝心中的最佳接班人,明白表態他非常了解李登輝內心深處真正想法,許水德談話充滿政治意味,是國民黨因總統大選而衍生的中生代卡位戰中,不可忽視的一匹「老黑馬」。

整個事情的發展是這樣的,去年年底行政院端出一千五百億元低利房貸後,蕭萬長在輿論強大壓力下,透過當時祕書長張有惠的安排,密集和各媒體在晶華酒店二十樓以「茶會」方式溝通,希望能夠減緩輿論所造成的下台壓力。而當時根本已經傳出許水德將接替蕭萬長入閣風聲,總統府雖然極力否認,但經查證,當時很多立委都接到許水德祕書人員的電話,強力暗示「水車」將入閣,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高層擋駕,蕭萬長一度見不到李登輝

之後,雖然李登輝還是留任蕭萬長,但了解內情人士表示,緊接著農曆年所發生的證交稅調降風波,由於李登輝不滿蕭萬長反應遲純,於是「總統府高層」連連放砲修理行政院,甚至蕭萬長想求見李登輝都被「有力人士」擋在門外,蕭萬長在求見無門下,心情惡劣到極點。
而此時,行政院祕書長已經由張有惠換成謝深山,謝深山在立法院歷練數十年,對政治運作簡直可以用老謀深算四個字來形容,眼見蕭萬長處境堪慮,謝深山立即「基於職責」向老蕭獻策。謝告訴蕭,「何不求救於二當家連戰,請連戰代為向李登輝說明一切」,聽完謝深山的建言後,老蕭深覺有理,二話不說隨即求見連戰。

據指出,蕭萬長在見到連戰後,有如受欺負的媳婦見到親生母親般的,一古腦的將入閣以來所受到的一切委屈全部向連戰傾訴,甚至也對所謂「總統府高層」,不但主動發布新聞修理行政院,還刻意阻擋他求見李登輝的「惡劣行為」非常不滿,希望連戰能夠為行政院主持公道。據指出,說到激動處,蕭萬長甚至眼眶泛紅,而在聽完老蕭的委屈後,為人相當厚道的連戰覺得有必要為蕭萬長說句公道話,於是要「總統府高層」安排晉見李登輝。


連戰為蕭萬長緩頰,撤換閣揆是為李登輝製造敵人

李連同在總統府辦公,見面相當容易,連戰見到李登輝後,不但代蕭萬長解釋行政院對證交稅政策的立場,也大大數落「總統府高層」的不是。連戰說,總統府和行政院凡事應該好好協商,怎麼可以老是在製造「府院不和」?

連戰還說,蕭內閣雖然表現不起眼,不過這批閣員,都已經有兩年的經驗,更重要的是對黨中央的政策認真貫徹執行,極為忠心,如果在此時此刻換掉閣揆,等於是在為自己製造敵人,而且在宋楚瑜回國敏感時刻,一切仍應以安定為原則。連戰在李登輝心中的分量畢竟不一樣,他說的話,李登輝聽得進去。

雖然連戰在李登輝面前好好數落「總統府高層」,不過對「傳聞」中的閣揆人選許水德,連戰倒是相當客氣,一句話也沒說,並沒有因為蕭萬長告狀而對許水德有所改變,這也難怪,許水德在三月八日席開十八桌宴請舊部屬時,公開呼籲要大家全力幫忙。

聽到許水德如此公開支持自己,連戰趕緊「回報」讚揚許水德是一位做事認真的人,雖然他沒有天天上報紙頭條,也沒有在電視上哇啦哇啦,但大家還是對他相當敬重。

當天連戰離開之後,李登輝把「總統府高層」叫進辦公室,發了一大頓脾氣,教訓「總統府高層」,要他以後飯可以多吃,但話少講一些,否則當心會將他調到黨營文化事業去當個「有名無權」的董事長,一輩子在那裡養老。「總統府高層」也很了解老闆的脾氣,雖然知道他是一時發飆,不會真的將他調離總統府,但從此以後封口,不再在報上修理行政院,府院關係才又慢慢恢復「正常化」。

另一方面,權威人士透露,「總統府高層」在證交稅口水戰的同時,也和許水德出現前所未有的「親密關係」,「總統府高層」更向許水德傳達李登輝心中的人事構想,由於有「總統府高層」的居中穿針引線,許水德才會由祕書人員代為撥打電話給包括立法委員在內的各級民意代表。


許水德最懂得李登輝、連戰的心?


據某無黨籍立委指出,他確實有接過許水德祕書的電話,雖然雙方講電話的時間不過短短五、六分鐘,但許水德祕書充分表達,「如果」許水德接任行政院長,會將兩院良好的互動關係擺在第一位的善意。最重要的是,雖然在修憲後,行政院長由總統直接任命,不必再經過立法院同意,但許水德仍然「相當尊重」立法委員,看得出經營人際關係的用心,為未來出路預先鋪路。

整個蕭萬長辭職風波,就在連戰居中協調下畫下休止符。而觀察許水德最近浮出檯面的一言一行,仍然可以強烈感受到「水車」的政治意涵,一下子說,李登輝心中的接班人絕對不是陳水扁,是連戰;一下子又說,李登輝看似霸道,其實民主,在在顯現出他極有可能在總統大選所引發的國民黨中生代卡位戰中不會缺席的強烈指標。

蕭萬長辭職雖然暫時落幕,但院長寶座大概也只能坐到七、八月。多位立委一致認為,在國民黨十五全之後,由於總統候選人已經產生,終極目標將是打贏選戰,而蕭萬長的弱勢閣揆形象,對國民黨選情將是一大負數,閣揆易人勢在必行,而章孝嚴在去年選戰中大勝的功勞,加上曾經擔任過副院長,極有可能更上層樓接掌行政院長。

尤其章孝嚴以蔣家後代身分入閣,更可讓外省籍重新找回經國先生擔任院長時的「記憶」。至於連戰競選總統的搭檔,雖然不出連宋配、連吳配和連胡配三種組合,但據了解,仍以連戰和吳伯雄搭檔最為各界所看好。至於宋楚瑜,連戰以甘迺迪和詹森搭檔「只是個故事」作為連宋配的回應,似乎隱約告訴大家,別再拿連宋配作文章了。



/BOX/
每次閣揆換人都有「水車伯」

/撰文/
陳敏郎

三年前,總統大選過後,閣揆異動,時任國民黨祕書長的許水德,一直被點名是行政院長熱門人選,當時政壇甚至還信誓旦旦的說,李登輝總統單獨約見許水德,商談有關接任閣揆事宜,結果答案一公布,雖然許水德從祕書長真的變成「院長」,不過是考試院長,不是行政院長。就這樣,在木柵一待就是三年過去。

三年後,蕭萬長因為立法院改組必須提出總辭,加上碰到一千五百億元低利房貸政策不當,輿論大譁,差點賠上院長這頂烏紗帽。而在老蕭能不能保住閣揆的同時,許水德又被傳言將接替蕭萬長入主行政院,雖然當時總統府否認,不過如今證實,許水德確實曾被告知將接任院長,祕書人員更展開「先期作業」,電話拜會立委,沒想到李登輝又來個大轉彎,讓許水德三年內連當了二次的「院長假想敵」,對六十八歲的人來說,這種刺激也未免殘忍了些。

生於民國二十年的許水德,號稱是國民黨中生代中的「老一代」,在政壇打滾三十幾年,一直以「水車哲學」面對人生的起起伏伏。「水車有一半在空中,是理想;有一半在水裡,是現實,理想與現實兼顧,水車才能發揮功能」。

許水德這輩子最重要的政治歷練有三:台北市長、高雄市長和國民黨祕書長。在北高兩市市長任內,許水德身為地方父母官,面對地方要求幾乎有求必應,因此而得了個「有求必應公」封號;在八十二年到八十五年的國民黨祕書長任內,一接任就被人家調侃是「末代祕書長」,對於這樣一個稱謂,許水德始終耿耿於懷,直到總統大選,李登輝以五四%的選票大勝後,他才吐了一口怨氣。不過仔細想想,總統選舉國民黨大勝,賣的還不是李登輝牌,許水德實在不應該以此居功。

由於許水德和李登輝都是留日,自然使得兩人「很有話說」,二年前大受歡迎的日本暢銷書《腦內革命》,就是由許水德推薦給李登輝,再經過李登輝這麼一讚揚,全國上下掀起一片「腦袋革命」,書商無所不用其極的一下子「右腦革命」,一會兒「左腦」,最後連「延腦」都出來。

李登輝三年前說許水德是做事情的人,交班前夕,「準接班人」連戰也說,他是個做事認真的人,李連的再三稱讚,會不會讓許水德在八月改組時,當個真正閣揆?答案很快就會揭曉。


延伸閱讀

深澳電廠會死灰復燃?賴清德強調:停止就是停止

2018-10-16

深澳停建火速拍板 三接替代上陣仍有變數?

2018-10-12

賴清德宣布:停止興建深澳電廠

2018-10-12

深澳電廠停建? 賴清德:三接若通過可重新評估

2018-10-05

做好三件「該做的事」 我們可以不要深澳電廠!

2018-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