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山女中校長林煇提早退休 P.102

曾經是行政院長蕭萬長的大學室友、 與考選部長吳挽瀾、台北市長馬英九父親馬鶴凌同是救國團同事的林煇,卻選擇往教育界發展。 長達三十一年校長生涯裡,讓他站上高峰的卻是民進黨籍的前市長陳水扁; 但是站上高峰,林煇卻覺得快樂減少了,因此選擇提早退休。
最資深的高中校長


林煇說, 他的校長生涯將在今年七月三十一日畫下休止符,以後的日子留給自己,除了游泳、每周固定到中山女中與內湖高中擔任義工。 雖然有兩所私立學校請他退休後擔任校長, 不缺錢、加上也想過一點自己的生活,他是不會再到私立學校當校長了。

民國五十七年五月九日, 台北市長高玉樹發布他到台北市北政國中擔任校長,開啟他迄今長達三十一年的校長生涯, 從北政國中四年、弘道國中三年、介壽國中十一年、內湖高中十年、再到中山女中三年,一路走來, 他已經變成全台最資深的高中校長。

四月初, 中山女中舉行一年一度的舞會,在學生的要求下,林煇換上燕尾服,與馬英九同台大跳銼冰舞。 第二天,校內部分即將畢業的高三學生,正在找校長合影留念, 得知本刊採訪校長,對記者說,「我們的校長很好,能不能讓他留下來?」

林煇說, 為了提早退休,他在校內進行了一個學期的溝通,向學生、老師還有家長說明提早退休的理由, 有些老師、家長以及學生還想發動簽名連署留下校長,他都逐一說明萬萬不可, 既然決定已下,不想讓外面認為這些挽留動作是在「作秀」。 校內挽留的聲音也逐漸轉為支持校長的決定,教師會還向林煇打聽有哪些比較適合的繼任人選。

距離屆齡退休還有一年,為何要提早退休呢?林煇說,放眼望去, 他的「徒弟們」, 個個都變成獨當一面的校長,像是建國中學校長吳武雄、大直高中校長余霖、 萬芳國中校長周麗玉、華江中學校長高炳南、信義國中校長李澄圳,與南港高中校長王登方等人。 當這些徒弟們表現得不錯時,林煇便感到自己的年齡確實是高了些、多少有點老化,實在不能占著位子不放。


台籍、男性老校長接掌中山女中

三年前, 林煇被發布接任中山女中校長時,地上是布滿了跌碎的眼鏡片,當時陳水扁主政的台北市政府時代裡, 以林煇本省籍、出身救國團、老國民黨,以及中山女中沒有男校長的傳統, 加上林煇與陳水扁絲毫沒有淵源等客觀條件,連林煇自己都非常意外的會從內湖高中, 轉到全國首屈一指的名校、也就是中山女中擔任校長。

林煇不諱言的說, 這項任命將他的教育事業推向高峰,對他而言是一項榮譽,他心裡面非常感謝陳水扁,唯有將學校辦得更好,才能答謝陳市長的賞識。 然而這三年來, 林煇自認無法達到理想的目標,他自問,「如果不能做得更好,是否應該提早退休?」

在中山女中有哪些想做卻又做不到的呢?林煇說, 中山女中匯集了全國最優秀的學生, 學生們自動自發的念書,升學率已經不需要強調,在這樣的學校,校長即使天天睡覺也不會影響校務發展。 但是對他而言,安於現狀無法滿足,他一向也都認為好學生除了要會讀書,還要會玩,更要讓才能多發揮一點。

但是在這所有百年傳統的學府裡, 他無法帶動全體教職員與師生的改變,就以考試為例, 他認為學生會自動自發的學習,所以希望考試次數不要太多,都無法做到。


少考試、多做課外活動 中山的老師為何做不到?

當學生向他反映讀書讀得很辛苦時, 他希望老師能夠再進修,扮演畫龍點睛的角色,用誘導的方法協助學生,但無法幫上忙而有失落感。 他希望全體教職員一起動起來,仍有部分教職員只做「傳統上」他該做的事。 對於傳統,他要承認而且尊重。他語重心長的說, 在明星學校裡,如果教職員不自我提升,其實只是在沾學生們的光。

林煇說, 帶起一個學校是需要一段時間,以他在介壽國中或內湖高中擔任校長都超過十年,才讓學校改頭換面受到社會的認可。 但是他到中山女中時,距離屆齡退休只剩四年, 他心裡知道四年的時間非常緊迫,當他面對中山女中的傳統而無力扭轉時,他選擇了提早退休。

雖然林煇在退休前走到事業的高峰,快樂卻變少了。 讓他最感快樂與最有成就的校長歲月是在介壽國中與內湖高中。 早期辦學走的是升學路線,最近幾年處於廢校邊緣的北政國中, 很難想像在林煇擔任校長時期,也就是民國六十年代初,曾經是台北市國中畢業生考上高中排行榜上的第五名。 所以校長的好壞深深的影響了一個學校的發展。 十一年介壽國中校長生涯,打響林煇在教育圈的聲名,介壽國中搖身變成明星學校。


內湖高中的快樂時光


從早期的涵蓋十四個里的學區, 逐年減少到只剩四個里,介壽國中一直是台北市的明星國中, 除了升學率第一、國樂隊得全國優等、師生同台演出國劇、體操隊名列全國前茅,籃球隊、鼓號樂隊、田徑隊也都聲名在外。 功課之外,是一所均衡發展的明星學校,林煇堅持自己培養出好學生,不收其他學校轉來的好學生。

林煇在內湖高中創立的水球大戰, 已經成為該校的傳統,高一新生會從學長得知這項傳統的意義,高二、高三期待參與這項盛會。 即使林煇已經離開內湖三年,內湖學生還一直以林煇為精神上的校長, 使得林煇不太敢踏入校園,怕會掀起學生爭看老校長的旋風。 除了水球大戰,林煇建立了內湖高中學生的自信心,內湖高中畢業校友「以內中人為榮」; 不僅升學率提高,讓學生學習的面向朝多元化發展。

在校長生涯當中, 林煇與學生走得非常近,每天早上七點出頭,就會在校門口迎接學生, 校長室隨時開著大門歡迎學生找校長,鼓勵學生辦活動、發展讀書以外的才能。 他也討厭當學生、處罰學生或是為了升學率留級學生。在他的觀念裡,十幾歲的小孩犯錯,應該給他機會,教育不是處罰而是提供機會。

內湖高中有一位學生連續四次被留校察看, 高二時由林煇自己輔導,終於行為規矩一點,成績也考了第三名; 沒想到高三上學期,因為打群架又面臨被退學的情形, 雖然林煇希望能夠再給學生一次機會,全校導師決議後還是讓這名學生退學,這名學生轉到私校夜間部就讀,當年還考上大學。 當林煇帶隊上成功嶺探視內湖高中的學生時,這名學生也跟著過來聚會,還認為自己是內湖高中的學生。 雖然這名學生被退學,卻沒有對學校懷有恨意。
林煇:「動用關係是我一生的污點」

當校長三十一年了, 看遍教育圈的生態,林煇非常厭惡升學率,但是大部分校長辦學仍集中在升學率, 而升學率又變成文字遊戲,許多學校為了提高升學率,竟然有意的讓學生留級,以免拉低升學率; 還有辦教育不真實的校長、汲汲營營於個人名利、搶占位子。 而動用人際關係才能往上爬的經驗,令林煇刻骨銘心,他也曾經動用關係,他說,「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污點」。

當他在介壽國中進入第十個年頭時, 也是他擔任校長邁入十八年,由於他受到老師、家長的肯定, 林煇認為以他的表現與資歷應該調往高中,但是當時若不動用關係,要想從國中調到高中可說是難上加難。 林煇直接找劉季洪,因為劉季洪是他就讀政大教育系的系主任, 當時劉季洪已經從監察院院長退下來,不是權力核心的說客使不上力, 第二年劉季洪找當時教育部長李煥,才得以順利調成,雖然發布他從介壽國中調往內湖高中籌備處主任的是台北市長許水德, 但他對許水德一點感激之情都沒有,而這一段過程成為林煇的隱痛。

除了自己親身的經驗, 他也眼見國民黨籍的市長,將校長調動作為利益交換或輸送,漠視教育界行之有年的規範。 自己的經驗,對照三年前陳水扁將他從內湖高中調往中山女中,那一份感激之情化成全心全力的支持。 去年市長選舉時,自己是超過三十年黨齡的國民黨老黨員, 也很認同馬英九,選票還是只能投給陳水扁;一旦陳水扁出來選總統,他這張票還是跑不掉。 他唯一能做的是不影響自己身邊的人改投陳水扁。

林煇不諱言自己是救國團出身, 現在考選部部長吳挽瀾,以及馬英九父親馬鶴凌都是林煇在救國團的同事, 他念政大教育系時,蕭萬長是低他一屆的學弟,兩人還曾經同住學校一間宿舍, 林煇說,如果他當年繼續往政界發展,現在也可能做到政務官的位子。 不過,他喜歡教書,才從救國團轉往教育界發展,先到三重初中當老師, 做到訓導主任,民國五十七年五月發布為校長,一路當校長,當了三十一年,已經變成全台灣最資深的高中校長。

或許與政務官失之交臂,但是政務官卸任之日只有落寞、失勢相伴; 一位好校長離開時, 卻是受到師生的懷念與慰留,擁抱學生的滿足感,絕對讓林煇肯定自己當初的決定。


延伸閱讀

傅崐萁重回國民黨的政治盤算

2020-03-05

這一次真的不一樣 閃崩的市場,將會有一場t型反彈

2020-04-15

50歲後想要性生活,老婆卻不願意,難道有小王?5招重燃愛火:別總把太太當「孩子的媽」

2020-04-09

PTT「護國神文」讓我國防疫領先全球 原PO:感謝台灣沒讓我成為步上中國死諫後塵的第9人

2020-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