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面對經濟植物人東西方大不同 P.16

前兩天調查局突然對仲介交易未上市股票的盤商進行調查搜索,在報紙媒體刊了很大的版面;其實的確有部分所謂的盤商是應該管,因為他們的作法會帶來很大的後遺症。

比方說像全球統一集團那樣包下整批公司經營不是很正常的未上市股票,再利用老鼠會的方式批售股票,這樣的交易方式政府當然該管,不然最後會有很多人受害。但是政府在管的同時,是不是也該想出開放這個市場的好辦法;假如說我有未上市股票想賣,而你又想買,為什麼我們之間不能交易買賣?而在中間介紹的人又有什麼錯?

此外,對中小企業老闆來說,當企業發展到一定的規模,為了籌集資金而分散適當的股權出去,也是很正常的事,政府為什麼要禁止?還有,政府固然禁得了檯面上的盤商,但是在網路時代,盤商若是在網路報價,甚至把網站放在國外,政府要怎麼管?

雖然說是管,其實現在根本沒法可管;在美國的觀念是,法律沒規定的就不算違法;但是台灣的彈性就大很多,法律沒規定的可以作,也不可以作,對錯之間完全看政府現在的心情而定。所以我認為政府應該趕緊把未上市股票的交易規則訂定出來,這樣才有個管理的依據,市場也才會走上正途。

美國的未上市股票稱為「 pink sheet 」,真的是粉紅色的; 投資人要買賣未上市股,可透過在 NASD (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民間性質的券商組織)登記的交易員進行;法令規定,交易員至少要打電話詢問三家券商,為客戶爭取最好的價錢。

面對問題,東方人和西方人會有兩種完全不同的處理態度;一般來說,東方人會覺得西方人較開放、單純,西方人則會覺得東方人個性隱祕、難了解。這樣的特性也影響了經濟結構和企業的管理文化。當西方人發現問題時,通常會立即處理,東方人則會認為事緩則圓,過一陣子再說;好比西醫看到不好的部位就要開刀切除,中醫則會從調整全身的氣血體質來考量。

十年前,美國的經濟也生病了,當時美國的作法是把很多不好的公司、產業割掉,造成很多人的失業;但是痛苦了一段時間,九五年起美國經濟恢復活力,到現在還不見衰退的跡象;去年第四季美國的GDP成長率甚至創下了五.八%的紀錄,比亞洲許多國家還高。這就表示美國十年前的作法十分成功。

但是同樣的作法用在俄國就不是那麼理想了。一九八九年的俄國碰上經濟與政治的解體,雖然把很多壞的部分切掉,但是俄國的體質結構本來就不好,一切又切到骨頭,走進了死路,如今只好回過頭來重新開始。八九年到九六年間,俄國的經濟萎縮到只有蘇聯時代的一半而已。

中國和蘇聯一樣,錯走在共產主義的路上,但是中國的作法又不一樣,中國把走錯的路凍結起來,另外開了一條路,培養自由經濟的市場,所以在同一個時期,俄國減少了五成的GDP,中國則增加了五○%。不過中國並不是表面所看到的那麼好,她的成長是來自自由經濟的那一部分,而不是舊經濟的那個部分。她把舊的放在一邊,希望藉著新經濟的成長來慢慢吸收舊制度裡的包袱,像是呆帳、人員等。

打個比方,同樣是面對一個植物人,俄國的作法是直接拔掉插頭,中國則是照常讓機器繼續運轉,但是也不特別照顧,只是讓他自然結束,或是出現奇蹟。所以中國的經濟讓外界看不透,我們所看到的成長並不正確,因為其中有一部分已經沒有成長,甚至已經死了,而之所以還能存在,靠的是政府或銀行的錢在補助。

中國在自由市場的這一部分成就不錯,高科技、通訊、外銷等,多數是台商、港商所投資的,還有部分新經濟產業是由高幹第二代在經營,這也代表了中國新一代的經濟時代來臨。我們也曾經提過,中國的經濟是一塊一塊的,過去是各自發展,但是如果能藉著通訊將各個區塊連在一起,未來的成長會更可觀。

說到這裡又不能不談談日本。日本的經濟也是因為政府不願認真面對改革造成的。因為大企業、大商社、壽險公司、銀行霸占了所有的市場,勢力太大,以致制度被他們掐得死死的。而大企業壟斷市場,漸漸地變得沒有市場經濟的概念,小企業也無法在這樣的環境下生存。其實部分日本的大商社很像中國的國企,他們幾乎完全控制市場,沒有培養競爭的態度;美國人就常常罵日本大商社是不公平競爭,但是到頭來,受害的還是日本自己。

去年開始,日本的店頭市場 Jasdaq 股票大漲,韓國的 Kosdaq 也漲了不少,這裡有一些有趣的現象值得討論。

日、韓都是靠大商社起家的經濟體,過去政府護著大財團,大財閥的勢力大到可以左右市場制度,以致沒有人願意與小公司合作;不論上下游體系的合作,還是融資貸款的額度,因為怕得罪大企業,所以產銷資源都無法提供給中小企業。可是日本十年來的蕭條,韓國三年前的金融風暴,都讓這些呼風喚雨的大企業自身難保,像韓國大宇就很慘;大財閥忙著解決自身的問題,沒空也沒有能力理會那些小規模的競爭者,於是過去被極度擠壓的空間就騰出來
了,日韓的中小企業因而崛起,Jasdaq 和 Kosdaq 的股價就是反映這個現象。

美國的那斯達克去年漲幅也不少,雖然比不上 Jasdaq 的一倍,但是那斯達克二年前就開始動了。美國企業的應變很快,一有問題就切掉,也因而造成很多人失業。這些人並不是因為他們做的不好而失業,他們有經驗、有人脈,有的自行創業,並在那斯達克掛牌籌資成長壯大。這也是正視問題後的良性結果。

相形之下,中國的的經濟改革最落後,這是公司制度和市場結構不夠完整的結果,不過在經過調整後,經濟也步上復甦之路。

這樣看來,不論東方的特質或西方的觀念,在實務上各有不同的結果,或者我們可以這樣看,以俄國和中國這種沒有經過資本主義洗禮的國家,因為體質本來就欠佳,所以用東方式的隱祕療法循序漸進比較適合;而日本的體質和美國不相上下,禁得起動大手術進行震撼療法,但是卻捨此不用,以致經濟病灶整整拖了十年。

有了美日韓三國的經驗,台灣的 OTC 市場會因而大漲嗎?我看不見得。因為台灣的企業規模不大,集中市場掛牌的中小型公司已經很多,所以 OTC 市場不太容易出現像 Jasdaq 和 Kosdaq 般的大漲。不過因為外資已經開始注意到亞洲店頭市場的爆發力,所以 OTC 仍會有一定的機會。但是 OTC 的規模很小,一家台積電的市值就相當整個 OTC 的總市值,對法人來說,買不到賣不掉的交易風險還是要考慮進去。

台灣一直沒有大財閥的問題,所以中小企業的成長空間相當寬敞;若要嚴格歸納,國民黨的黨營事業或許可以算是唯一的大財閥。當黨營事業決定要做某一項事業時,相關的資源自然會向黨營事業靠攏,其他人自然就不敢做也做不下去了。不過這種情況等到黨產信託後會改善,到時會釋放出不少資源,有能力的小企業或許會因此出頭天。

提到大企業的壟斷,微軟是一個很好的案例。微軟統一了 PC 產業的規格,制定了共同的標準;沒有微軟的貢獻,PC 產業的發展不會這麼快速。 但是如今微軟已經大到像日韓的財閥一般,無法迅速反應外界的變化。網路的興起,微軟初期確實沒有注意到,到後來才被動地加入這個市場。

Linux 能在網路環境出頭,代表微軟帝國開始走下坡;儘管微軟還是獨霸一方,但是只要空出一、二成的市場出來,就夠其他中小企業大鳴大放了。Linux 給了台灣一些新的刺激及新的思考。面對這樣的變化,過度依賴 PC 產業的台灣資訊業者,遲早會面臨發展的瓶頸,台灣廠商應該要及早準備面對。

就要過中國年了,我預祝《今周刊》的讀者龍年行大運,恭喜發大財。


延伸閱讀

租破房、騎爛車...他靠3觀念中年當上科技大廠總經理!「我不看眼前薪水能否10萬,而是將來有1000萬」

2020-02-06

下周盤勢觀察》營收佳、題材股,逢低擇優布局

2020-03-07

被迫賣掉50元台積電成為終生憾事...給家庭月入不到8萬的投資忠告:股災時,你要擔心的是「先活下來」

2020-03-30

股民討論最熱烈的問題:股市這波反彈是漲真的,還是漲假的?

2020-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