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膨脹的代價 P.98

膨脹的代價 P.98

有一本新書最近在美國受到高度矚目。 由資深記者 Patrick Smith 執筆的《Japan AreInter Pretation 》, 以九○年代日本泡沫經濟經過十幾年來的調整仍深陷危機的案例,清楚地指出美國新經濟泡沫破滅,以矽谷為代表的美國新經濟正面臨空前結構的改變。他提醒美國人必須謹記八○年代末期日本泡沫經濟的教訓,否則新經濟泡沫的後遺症恐怕會比八○年代末期日本資產泡沫還猛烈。

Patrick Smith 引述股市策略師在《 Prudentbear.com 》上發表的文章說: 歷史上所有瘋狂年代的特質之一,就是高度的認知錯亂,即使被人從夢中喚醒,仍不願面對現實……這一席話正與奧地利經濟學大師熊彼得的循環理論相呼應。他說:每一項重大創新發明必導致狂熱,結果卻陷入衰退;歷史經驗又幾乎表明:所有泡沫爆裂之後都會陷入嚴重衰退,要經歷緩慢時間才能復甦。


八○年代日本土地神話 二○○○年美國網路泡沫

一九八○年,日本帶動的土地神話,使得日本東京日經指數從八○年的六七五七點狂升到八九年的三八九五七點,股市大漲將近五倍,房地產的漲幅更是驚人,日本人將東京鬧區銀座地區的土地炒作到一坪台幣二千多萬元的價位,日本人在咖啡上撒金箔。

這種狂潮對照二○○○年第一季美國人可以四位數的本益比去搶科技股,甚至有愈賠錢的網路股價值愈高這樣的神話出現。Patrick Smith 提醒美國人正陷入與日本人同樣難以自拔的覆轍。他認為儘管美國的消費者依舊上街購物、用餐,但矽谷的住宅市場待售房屋過去一年來卻增加了二○○%,而成交卻不到三成。以高價聞名的舊金山商業區空屋率一年來更是驟增四倍之多,灣區學校的預算更遭到縮減。他認為美國吹起的新經濟泡沫,若未能激起美國人的深刻反省,美國經濟將墜入深淵。

Patrick Smith 用九○年的日本經濟泡沫來比二○○○年的美國新經濟泡沫,可謂用心良苦,不過很多證據都顯示,儘管美國今年上半年已降息六次,美國基本放款利率已下調至三.七五%,可是高科技產業面臨的產能過剩、庫存過多以及客戶紛紛破產的窘境卻是有增無減,今年首季有九三五家高科技公司發布獲利預警,今年第二季發布獲利預警的公司將超過一千家,而且科技產業第二季獲利會比去年同期衰退六成以上。目前有許多過剩的路由器在電子灣的網站上叫賣,近幾年來鋪設的光纖有九五%閒置未用。


高科技宣布終結十倍速時代

最近一期的英國《經濟學人》周刊報導指出,對大多數在九○年代崛起的明星企業而言,高獲利時代已經結束,在情況未改善之前,獲利表現仍會進一步惡化,一成以下的獲利成長將成為常態。《經濟學人》似乎正式宣布高科技產業終結十倍速時代。從一九九三年至二○○○年,高科技產業是高速成長的主流產業。今年首季史坦普五○○指數成分股獲利衰退六.一%,第二季的衰退幅度可能達到一四%至一六%之間,這個衰退情況可能持續到明年。連被美國投資人視為多頭總司令的 Abby Cohen 都不得不表示獲利比基本面更黯淡的日子仍將持續。

今年來發布獲利預警的美國企業一家接一家,例如網路設備商除了思科宣布虧損之外, 3COM 單季營收從六.三億美元掉到四.六八億美元,淨損從二.四六億美元擴大到五.一八億美元, 每股虧損達一.五二美元, 從 3COM 分割出去的PALM 二○○一年第四季(三至五月)營收為一.六五億美元, 較二○○○年同期衰退五二.八%,淨損達三.九二億美元。

PALM 股價也從接近七○美元急跌到五美元左右。 至於 IC 設計公司 Xilinx 單季營收四.○七億美元,驟減三二%,通訊晶片廠商 Vitesse Semicodvctor 單季營收只有一.二二億美元,衰退五一%,每股虧損○.○六美元。砷化鎵大廠Kopin 單季營收只有一五○○萬美元,每股虧損○.二至○.二三美元。這些都是二○○○年前後全球最亮眼的明星企業,今年都出現嚴重虧損的窘境。


光纖過度投資 但實際使用率不到三%


不過令人印象深刻的仍是二○○○年紅極一時的光纖產業,在網路狂飆的年代,康寧股價一度大漲到三三○美元,透過一連串購併的 JDSU 也漲達三○七美元天價,即使是北電網絡也漲到一八九美元。美國光纖大廠競相在美國境內鋪設光纖網路,如今隨著網路泡沫破滅,光纖設備商也成了製造泡沫的共犯,這種情況儼然有如一八○○年代鐵路熱的翻版。

據統計 Lever 3 等光纖業者沿著全美鐵路、 公路、輸油管道和玉米田鋪設的光纖電纜長度達三○○九萬公里,足可環繞地球一五六六次。過去四年來各大通訊業者在美國境內鋪設的光纖電纜,總值九○○億美元,但據美林公司估計,這些光纖電纜實際使用率只有二.六%。這項數據凸顯了光纖通訊產業供過於求的事實,不但大股東資產泡湯,投資人更是受創慘烈。Lever 3 的股價從一三○美元跌到八美元左右,QWEST 則跌損四八%,知名的康寧、JDSU、北電網絡股價都暴跌九成以上。如今康寧、北電還不約而同地發出獲利警訊。

光纖市場成長牛步化對經濟造成的傷害遠比網路泡沫還要嚴重。因為電信業者的負債遠高於網路業者。據統計,電信部門的負值金融高達六五○○億美元,投資人的損失逼近一千五百億美元。這相當於十年前聯準會為解決儲貨業危機所動用的資金。而需求有限,也使得光纖業者被迫採取價格競爭,專家預估今年光纖網路價格還要繼續大跌六成,四年前一公里的光纖網路開價要五千美元,如今只剩下一千二百美元。


手機廠過度樂觀 產能過剩情況嚴重

光纖產業的景氣來得快又猛,台灣在短短二、三年內投入數十家廠商。在產業最炙手可熱之際,波若威以每股七○元完成增資,台精也以每股六○元募得資金,錸德集團更是傾集團之力全力投入。如今隨著全球光纖產業的急速逆轉,國內光通訊業者已面臨沒錢可燒的困境。有些廠商原本想要擴增產能,如今規模已縮減。有些公司廠房已完成,都因乏人增資,無法進口機器設備。

這種設備投資過度,原本看好產能無限大,引起業者無限量擴廠,如今都成了災難。例如,一九九九年手機進入快速成長年代,諾基亞曾經預估手機在二○○三年全球需求可達十億支,於是全球競相擴廠,台灣也興起手機代工產業,甚至手機零組件也形成一個族群。可是今年手機需求停滯,諾基亞已修正今年全球手機需求將在四至四.五億支之間,還有的研究機構認為只有三.八億支。

手機需求停滯不前,已使一夫當關的諾基亞第二季發出獲利警訊,而易利信虧損仍在加大,摩托羅拉預估二○○一年全年營運不理想,股價曾在一日之內重挫三成。目前法國阿爾卡特已決定出售全球一百座廠,荷蘭飛利浦也宣布關閉手機廠,這股冷流已使台灣手機代工產業,包括大霸、明碁提前進入嚴冬。而手機零組件廠希華、晶技、毅嘉等都有調降財測的壓力。


DRAM 供需嚴重失調 將出現虧損百億元俱樂部

另一個供需嚴重失衡的產業是 DRAM。 IDC 公布二○○○年全球 DRAM 產值達二八九億美元,可是今年庫存升高,市場需求低迷,再加上全球電腦成長低於六%,IDC 預估今年 DRAM 產值只有一五七億美元,較二○○○年下滑四五.七%。同樣地 IDC 也向下修正 Flash 的成長率,由成長三○%下修為衰退一○%。全球 DRAM 大廠美光在六月二十日公布第三季每股虧損五○美分,今年第三季的營業損失達三億美元,與去年同期每股獲利五○美分大相逕庭。今年 DRAM 整體價格重挫六三%, 雖然 128 MDRAM 與 64M DRAM 紛紛跌破變動成本,但是跌勢依舊,由於 DRAM 廠愈虧愈嚴重,逼使南韓宣布主動減產。美光也在六月二十九日宣布二○○二年會計年度資本支出將縮減四四%。資本支出無限量膨脹,正是這一波經濟成長趨緩的罪魁禍首。國內 DRAM 產業今年壓力沉重,其中華邦已宣布今年上半年本業虧損超過三○億元。茂矽第一季就虧了二一億元,今年上半年虧損可能超過五○億元,而南亞科技首季虧損一九億元,第二季狀況更差,看起來虧損還會加大。

半導體產業景氣急速逆轉,除了 DRAM 外,台灣最拿手的晶圓代工衰退的變化最明顯。去年十二月台積電單月營收創下一八三億元新高,到了今年五月營收遽降至八五.五億元,半年之間,單月營收足足少掉將近百億元。聯電的災情更慘重,單月營收從去年十一月的一○八億元急速衰退到今年五月的四九.四九億元,聯電營收與最高峰相較衰退六成。聯電已發布獲利警訊,預告第二季業績將出現虧損,而且聯電還特別強調第三季的情況會比第二季更壞。

聯電二、三季業績會出現虧損,台積電狀況可能稍好,但也好不到哪裡去。去年國內政局紛亂,但是台積電稅後純益六五一億元,聯電也大賺五○七.八億元,兩大晶圓代工廠合力拿下一一五五.八億元的稅後純益,今年如果獲利很少,甚至是出現虧損,這對台灣經濟的傷害恐怕是空前。


中國大陸取代台灣及南韓

除了全球 IT 產業產能供需嚴重失衡外,台灣與南韓均同時面臨中國大陸的壓力。九○年代台灣代工產業的優勢,在中國大陸提供低成本勞工與土地建廠成本後,電子代工產業一窩蜂湧向大陸投資,使台灣逐漸喪失代工優勢。

九○年代以來,美國大廠建立了全球運籌( logistic )的策略,戴爾、康柏、IBM、惠普等大廠紛紛以台灣為主要生產基地。 美國大廠不斷地把訂單」餵「給台灣,台灣電子業接到訂單賣力生產。隨著訂單量增加,電子業走向擴廠不歸路,台灣產能不夠,再擴及中國大陸,半導體廠從四吋、六吋、八吋到十二吋,由於資本市場籌資方便,電子業者很容易在市場取得資本,這些低成本資金予業者無限量擴廠大開方便之門,九○年代電子業成長宛如十倍速列車不斷向前狂奔。

台灣的電子業者全力衝量以壓低成本,設備投資卻永無止境,而人類需求有其極限,九○年代這套大量生產,壓低成本,大量消費的遊戲規則,到了千禧年前後,成長列車開到極限,當手機需求停滯不前,電腦的成長面臨極限,美國大廠訂單急速銳減,供需結構在很短時間內逆轉,對於美國大廠熟練全球運籌概念股大廠而言,IBM 等只是小傷,但是對將風險攬於一身的台灣電子代工業來說可是重傷害。


電子公司月營收縮水大半

台灣電子業者到處搶訂單,到處建立生產基地,廠房一座一座開出,乃至發現訂單不見了,台商已無路可退。九○年代電子業開創了無止境的成長空間,二○○一年台灣的電子業則面臨衰退的恐懼。連最具成長潛力的 IC 設計業都難幸免,例如一度勇登股王的威盛,三月營收才寫下四○.二七億元新高,到了今年六月就滑落到二○.二四億元,較三月銳減一半。生產掃描器代工的虹光精密三月營收寫下九.三二億元新高,到了五月營收已剩下五億元,六月則降到四至五億元之間。二○○○年美國掀起的新經濟泡沫,無疑已使台灣電子代工產業受到重傷害。

可是問題來了,電子業在九○年代無限成長的大機會年代,業者無不賣力膨脹股本,前述產能無限開出,資本支出無限成長,如今已走上不歸路,假如以一九九○年日本泡沫發生的那一年,再對照今年增資完成後,這十年之間,錸德股本膨脹一○九.七四倍,明碁膨脹八○.二四倍,合勤膨脹七五.八三倍,中環膨脹六九.四九倍,國巨成長六五.○七倍,矽統膨脹六五.○七倍,十年之間,有六家電子公司股本膨脹六○倍。

如果再以一九九五年電子業進入高速成長的年代算起,迄今,友旺股本成長了一八七倍,京元成長一四四.五五倍,技嘉成長四六.八倍,博達成長四三.四倍。九○年代超級績優股之一的華碩,股本在五年之內成長了三一.九四倍,錸德成長三○.九倍,勝華成長二八.二二倍,陞技成長二五.八一倍,威盛成長二四.一七倍。

電子股踩著成長的節拍無限量膨脹股本,如今已面臨成長趨緩,甚至是產業急速衰退的窘境,很清楚可見,九○年代在電子股身上創造十倍速成長的動力消失了,可是股本無限膨脹的後遺症正排山倒海而來。一九九○年代,當日本資產泡沫吹破,金融股與資產股股價連跌十年,股價有的剩下十年前的十分之一或百分之一,這次科技泡沫破滅,九○年代股價急速暴漲、股本快速膨脹的電子股將首當其衝。

延伸閱讀

另一個護國產業! 謝金河:過半台灣人挺國產疫苗 大出我所料

2021-06-09

美國陷入通膨,傷腦筋的是中國!謝金河:2個致命關鍵,讓中國企業吃不消

2021-06-07

市值是企業競爭核心指標!謝金河:這3家貨櫃航運今年翻天覆地,一年後會在哪?

2021-06-06

日本不畏中國打壓 贈疫苗予台!謝金河:這是「太陽勝北風」,深刻感受「誰對台灣好」

2021-06-05

疫苗大戰背後千絲萬縷!謝金河:美日援助 中國頻放冷箭 疫情讓台灣又被拱上最前缐!

2021-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