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瘦身減肥 ─ 企業與個人都是大事 P.82

瘦身減肥 ─ 企業與個人都是大事 P.82

台北市長馬英九最近下定決心,一口氣減掉八公斤的體重,看起來神清氣爽。平日就養成運動習慣的馬英九,除了慢跑,還有游泳,過去一直保有「壯碩」的體格,主要是馬英九胃口極佳,他的幕僚平時幫他準備一些點心放在辦公室,再加上每一餐飯,馬英九都吃光光,因此,雖然勤快運動,但是體重就是降不下來。近幾個月來,馬英九仍維持一貫運動的習慣,但是只改變了不忌口的習慣,少吃多運動,體重自然就降了下來。

這幾年,物資豐盛,全世界都有減重的壓力,在台灣除了馬英九減肥外,很多民間團體都自發性發起減重運動。一些健身減肥的美容美體事業也應運而生,即使是在中國大陸才剛剛經過由貧窮到小富階段,但中國各地胖子已經愈來愈多,減肥的壓力也愈來愈大。


進入二十一世紀 企業開始有瘦身減肥的壓力

進入二十一世紀,不但個人要減肥,因為過重的體重會加重心臟負荷,造成心肌梗塞,或其他身體病變,因此,減去身體過重的負擔,成了現代人養生的首要課題。同樣的,企業也開始有瘦身減肥的壓力。

在九○年代,隨著美國高科技產業的蓬勃發展,台灣的電子代工產業也展開一段「一暝大一吋」的高速成長期,九○年代很多公司由小變大。以晶圓代工兩大廠為例,一九九一年,台積電的資本額是四十七.三八億元,只是一家年獲利五.二五億元的中小型公司。不過十年後,台積電股本已達一八六二.二九億元,資本額在十年之間膨脹了三十八.三倍。

同樣的,聯電在九一年資本額是三十九.三四億元,如今是一五四七.四八億元,資本額也膨脹了三十八.三倍。以今年聯電營收可能只有七百億元上下來看,聯電每股營收只有四.五元。而台積電如果達成預估,全年營收一六五○億元,每股營收只有八.九元。

不管是台積電或聯電,檢視企業需不需要減肥瘦身,第一道動作是每股營收是不是不及面額,像台積電的八.九元,聯電的四.五元,都已是危機初步乍現的訊號。因為聯電今年上半年獲利四十六.六八億元,每股盈利○.三元,但是聯電本業恐怕獲利有限,賺來的都是出售友達及聯發科技股票的業外收益,顯然在九○年代股價與業績都十分風光的聯電,已到了必須靠業外撐場面的階段。台積電尚不必如此,不過兩家晶圓代工大廠年年高額配股,已使經營壓力愈來愈沉重。

這次半年報即將在八月底全部揭露,必須考慮瘦身減肥的電子公司恐怕比比皆是,這其中最具戲劇性色彩的莫過於是唯讀型光碟( CD-R )產業。 CD-R 大廠都還沒有正式公布上半年報,不過錸德率先公布全年財測,把市場嚇出一身冷汗。錸德公布今年營收由二六三.一億元降為二○三.一七億元,稅前盈利由二十.九九億元降為虧損三十五.二一億元,稅後純益由二十.八億元降為虧損三十二.四九億元,每股盈利由一.一元變成每股虧損一.七二元,而錸德首季還有一.五三億元獲利,上半年約虧損十四億多元,這意味了錸德下半年還要再虧二十億元。深入剖析鈺德上半年的虧損,這其中單是旺錸與錸寶的虧損就超過六億元,這個部分在處分錸德與鑫創的收益後剛好打平。不過上半年匯兌損失卻是重創之源。

錸德下半年擬再虧二十億元 為建廠以來空前慘澹局面

錸德去年曾發行二.四億美元的海外可轉債( ECB ), 今年再發行一.七五億美元的 ECB,連續兩年發行,使總額度累積到四.一五億美元,再加上應收帳款,第二季美元突然重貶,錸德應變不及,單是匯兌損失便損失了十億元。扣除匯兌損失,錸德本業的損失約四億元左右。而下半年,錸德本業還會虧損五億元至六億元, 而包括 ECB 利息及長短期借款利息的負擔九億元,再加上其他轉投資公司業外損失提列,錸德下半年準備再虧損二十億元,這是錸德從八八年建廠以來空前慘澹的局面。

錸德在九六年股票上市,第二年股票就創下三三五元高價,錸德在九○年代堪稱是台灣最高成長的典範。 CD-R 雖然不起眼,但是錸德在兩代經營者葉進泰與葉垂景父子戮力經營下,錸德的成長實在令人刮目相看。九一年錸德只是一家資本額兩億元的小企業,一年可賺五千萬元。

在上市前,錸德獲利並不起眼,尤其在九五年以前,錸德每年獲利都沒有超過一億元,九六年錸德也只有一.六三億元獲利,以那個時候的股本七.五億元,每股純益只有二.一四元。 不過九七年錸德大規模擴廠,CD-R 月產量三百萬片,CD-RW 二十萬片, 數位影音碟機( DVD )十五萬片,成為國內最大光碟片廠,錸德開始進入十倍速成長時代。

九六年錸德以每股一一○元辦理現金增資,再配股票股利三元,次年又辦了一次現金增資,每股溢價八十四元,股票股利則是配五元,九八年又是兩股配一股,到了九九年,錸德股票股利配發六.五元,又辦了一次現金增資,每股溢價一二七元。連續幾年大增資,使錸德從一家七.五億元股本的公司,迅速膨脹到一二五.一七億元。二○○○年是錸德業績登峰造極的一年,錸德股本達一二五.一七億元,稅後純益高達八十五.一九億元,每股純益高達六.八一元。但錸德又配了三元股票股利,去年錸德全年獲利已急降為二十八.三五億元,但是錸德仍連續兩年募集 ECB。

每年現金增資,使錸德現金實力十足。到第一季底止,淨值達六三二.五六億元,單是資本公積就高達四六六.三八億元,不過錸德手上現金充沛,花錢也大方,錸德知道 CD-R 產業殺戮慘烈,乃積極轉型,包括 OLED 的錸寶、光纖的旺錸,及背光板模組的原普光電都是葉垂景的傑作,不過光纖產業盛極而衰,旺錸一出師就遇到苦日子,而錸寶要在短期獲利也很困難,這使得錸德必須提列轉投資損失。在本業陷入困境的情況下,轉投資的虧損成了重創公司的拖油瓶。錸德走過九○年代成長的快樂天堂,進入二十一世紀,錸德面對的挑戰恐怕是空前。


CD-R 面臨空前削價競爭 殺戮戰大小廠全部是輸家

一是來自本業的挑戰, 錸德成立之初,CD-R 裸片報價高達七美元,隨後一路下滑,在九九年前後,CD-R 殺到每片○.三至○.四美元, 不過因為大量產,錸德曾創下五十九.四八億元及八十三.一六億元的稅前盈利,並創下三五五元天價。中環也創下八十一.四一億及三十七.七七億元的獲利佳績,中環股價也賣力漲到二一三元。而精碟在九九年更創下以十三.九一億元股本,獲利十二.○九億元的佳績,每股純益高達八.七元,那一年精碟更漲到驚人的三五九元天價,不過 CD-R 風光兩年, 這時候飛利浦要求高額權利金,而印度 MBI 賣力擴張產能。

今年全球 CD-R 需求量約五十八至六十億片,但全球產能至少達七十二億片以上,CD-R 面臨空前削價競爭的考驗。 目前最新的 CD-R 報價約○.一二至○.一三美元之間,而廠商的製造成本約每片○.一一至○.一二美元,製造商利潤已所剩無幾,卻還要付給飛利浦高額的權利金。 況且,CD-R 產業技術已十分純熟,各廠品質相差不大,而過去一線大廠領先二線廠的「倍速」優勢,在 CD-R 進入四十、四十八倍速時代,優勢已盡失,只能以價格進行貼身肉搏戰。在價格殺戮中,大廠小廠全都是輸家。

看到錸德本業賠了大錢,中環與精碟迅速澄清自己本業賺錢,中環首季獲利三.二九億元,上半年賺三億元左右,本業沒有虧損,但可能業外小虧一些,而精碟首季獲利一.○四億元,上半年獲利一億元,顯然是匯兌損失吃掉一些。九九年及二○○○年風光不可一世的 CD-R 產業,如今都面臨本業與業外虧損的煎熬,錸德提出今年可能出現三十五億元左右的虧損,果真把大家嚇了一大跳,中環雖然沒有提出財測,但是中環今年狀況恐怕也好不到哪裡去。

現在問題來了, CD-R 大廠都走過風光的九○年代大成長歲月,錸德在發行 ECB後,股本已從二億元變成二三九.七三億元,九○年代以來錸德股本膨脹一一八.八倍,而中環在九一年也從四.三一億元的股本起家,是一家錄影帶出租店及磁碟片廠,不過九○年代的風光成長,中環翁明顯董事長力行「雁行理論」,賣力發展轉投資事業,目前中環股本已達二六○億元,今年一至七月中環營收只有一一三億元,每股營收只有四.三四元,今年全年每股營收恐怕不易超過八元。錸德一至七月營收只有一一八.五三億元,情況與中環差不多。

中環與錸德都面臨營收追不上股本成長的窘境,顯示本業成長已陷入瓶頸,而錸德還必須承擔四.一五億美元的 ECB,本業陷入困境,又有舉債的壓力,如果再把應收帳款、存貨等問題考慮進來,中環與錸德的處境恐怕都很困難。

威盛高成長不再 未來是辛苦坎坷

除了 CD-R 大廠中環與錸德外,二○○○年因為挑戰英特爾創下六二九元天價並登上股王寶座的威盛,今年也陷入困境。二十四日晚報報導威盛大舉裁員的消息,公司立刻出面否認,不過威盛業績急轉直下,卻是不爭的事實。威盛首季獲利十.九億元,毛利率達四○.一%,但第二季稅前盈利降為五二○○萬元,稅後純益只有四六○○萬元,毛利率降為三四%,第二季的每股純益只有○.○四元,這是威盛從九二年成立以來業績最黯淡的一季。

威盛主力產品中央處理器( CPU )及晶片組都面臨價格殺戮, 使昔日股王股價為之失色,威盛今年從一五六元狠狠跌至六十四元,八月間當電子股紛紛展開強力反彈,威盛上攻至七十二.五元,即頹然回挫,第二季業績失色是主因。

回頭看威盛在九○年代的成長,也是高成長的代表,九四年威盛股本只有一億元,九月二日除權後,威盛股本將達一一九.一九億元,威盛在短短八年間股本膨脹一一八倍,與錸德可以說是九○年代股本膨脹速度最快的公司。但是股本膨脹容易,獲利要跟上比較困難,威盛面臨的難題是目前台灣沒有百億元股本以上的IC 設計公司, 威盛頂著重重的殼,雖然陳文琦口口聲聲要帶領威盛進入「迦南美地」,但是高成長不再,威盛每一步路都是辛苦的坎坷路。

二是威盛迫不及待將光儲存晶片部門獨立成子公司,威盛有希望的新生主力部門, 紛紛外放獨立,頂著一一九億元股本的威盛若不能在晶片組及 CPU 殺出一片天,股價會跌到多少?實在令人不敢想像。


不知瘦身公司 未來前途舉步維艱

像中環、錸德、威盛,這些公司在高速成長的階段,無不賣力擴張股本,全力發展轉投資事業,可是股本膨脹後,一旦本業成長受阻,如果再加上轉投資事業使不上力,公司的問題便百痛叢生。

吃胖容易,瘦身難,個人如此,公司更是如此。當地球上的大成長不再,大家一方面要開始適應低成長的年代,一方面撙節股本的膨脹,尤其是股本超過營收時,此時的經營者宜有減資的心理準備,今年很多傳統產業努力買回庫藏股,全力打銷股本,像環泥、豐興、高林實業、大華金屬、東鋼等都是典範,但是電子公司往往只知增資,不知減資,不知道瘦身的公司,未來前途恐怕舉步維艱。

除了股本縮減外,在低成長時代,必須降低債務的負擔,儘管現在是低利率時代,但是低利率碰上低成長,身上債務負擔沉重的企業仍然可能被低利率壓得氣喘如牛,儘管低利率也要降低負債。

三是在通貨緊縮的時代,公司用人的務必精簡且發揮最高效率,一個人必須當兩個人或三個人用,只有短小精幹,生命力盎然的公司才有可能在低成長的環境中存活。最後是公司營運必須嚴控存貨與應收帳款比重,讓公司經營風險降至最低。


延伸閱讀

柬埔寨 你想不到

2015-08-13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