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教過小一生到博士生 P.52

「司法改革必須建構完善的司法制度,培植具有高度專業能力及道德操守的司法人才,實現人民正義理念,贏回民眾對司法的信賴,是現階段司法改革最重要的目標。」站在司法改革的目標點上,翁岳生始終沒有忘記四年前接下司法院長許下的承諾。面對路途遙遠的司法改革,翁岳生將其視同已經持續了二十幾年的爬山習慣,一旦開始,就不會有停下來的念頭和想法。或許,對於翁岳生院長而言,改革是如同爬山吧!有了起點就該有個滿意的歇腳地方。

「他像是一位慈祥的父親,更是深受學生信賴的好老師」,從四十一歲擔任大法官至今,翁岳生對司法實務的了解無人能出其右。「台灣司法改革真的需要一些時間,而且是要建立在人民信任的基礎上。」翁岳生以溫和但堅定的語氣,陳訴他對於司法改革不變的信念。

如同一位謙謙的長者,不見官場人志得意滿時的忘形與傲慢,卻有著幾乎已蕩然無存的知識分子的卓然風骨。在這一點,翁岳生完全展現在他面對司法風紀案的堅持、對清廉絕不讓步、和對人虛懷若谷的態度上。

「有些被處分的法官,會覺得我不近人情,但是我們在司法界服務的人,一定對自己要有更高的道德標準,這樣才能讓人民對我們國家的司法有信心,進而信賴我們的審判。」翁岳生對司法官的要求,好比他所教出來的每一位學生,希望他們能為台灣的司法盡一份心力。

很難想像,台南師範學校畢業後的翁岳生,出社會第一份工作是在高雄成功國小任教,從小學一年級新生開始教起;後來被保送師大,並考取台大法律系,大二通過司法官高考,當時,還創造了一項傲人的紀錄是,和翁岳生同寢室的施啟揚、張迺良也同時考上了司法官,一寢室中高達三人上榜。在研究所期間考取公費赴德國海德保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當了司法院長之後,目前每周還保持四小時的兼課,在台大、政大指導幾位博士生。

總統陳水扁就讀台大法律系期間,翁岳生待他亦師亦父,當時家境清寒的陳水扁找不到地方念書,翁岳生把自己的研究室騰出來讓阿扁 K 書。 後來,翁岳生還擔任這位得意門生與吳淑珍的證婚人。只不過,他從沒算出這位清寒的優等生居然會當上總統,對於人們津津樂道和現今總統的師生關係,翁岳生擺擺手不願多著墨,對一般人而言,本是可以大加利用的關係,在翁岳生眼裡顯得毫不以為意,甚至還避嫌似地要身邊人少提此事;他念茲在茲的話題,只有對司法改革的信念以及期待,一談及此,話匣子一開,滔滔不絕。

翁岳生在法律路上的堅持以及使命感,是其來有自的。在《從八掌溪的泥巴路走起》文章中,對於走上法律這條路,翁岳生這麼回憶:「胡先德老師給了我嚴明的精神和人格教育,也讓我在心裡埋下鑽研法律的種子。胡老師和我們說的林肯總統的故事,對於當時年幼的我而言,雖然不懂法律,但已經知道法律能救人,伸張正義,後來果真走上法律人這條路。」

而談起家裡的三位千金,翁岳生則顯得輕鬆得意,「我的三個女兒啊,兩個已經結婚,老大在美國勞工部的統計部門工作,老二在台北市立商校教電腦,老三從台大法律系畢業之後在外商律師事務所工作。」翁岳生眼中流露出為父的驕傲。既然有一個女兒在法律界,算是繼承衣缽囉,「不過,她一直都不願意去考法官或者是律師……」「那一定是覺得父親太優秀,無法超越太有壓力了。」翁岳生沒有回答,但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卻是笑得更燦爛了。

在漫漫的司法生涯裡,翁岳生做了整整二十六年的大法官,在八十八年接任司法院長的職務,然而對翁岳生而言,其中有些什麼不同呢?他淡淡地表示,「我喜歡做大法官,但我認為在司法界那麼久,大家對司法的信賴卻那麼差,覺得自己不能再躲在裡面,所以,在李登輝總統要我擔任司法院長時,我就覺得不能再逃避了。以前有幾次,總統曾要我到其他地方去,我都沒答應,就只有這一次,我願意為司法再努力看看。」

儘管在司法改革的過程中風風雨雨,然而,看在翁岳生的眼裡,那會是一種黎明來臨前必須耐心等待的黑暗。相信翁岳生的堅持,能如同他爬山的習慣,恆久且堅持。

延伸閱讀

全民瘋搶口罩》第一線醫護擔心受怕 口罩缺口比SARS時期更嚴重

2020-02-05

「假使馬斯克是基金經理,也會放空特斯拉!」華爾街空頭再批,特斯拉股價太虛幻

2020-02-07

西門北車都有!國家級警報 北市這些熱區全中鏢

2020-02-07

砸3萬6換冷氣...電費僅需之前3成! 網:選擇「一級」、「變頻」外,「這個」最關鍵

2020-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