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上山創作的朱銘 P.64

上山創作的朱銘 P.64

十四年前,朱銘就在清境農場買下一塊地,蓋了一幢小木屋,最近他又在小木屋旁蓋了一個二百坪工作室,朱銘幾乎把創作重心都放這裡。朱銘說,「如果人生是一場戲的話,那麼我正在創作這一生中最大的一齣戲!」

清境農場,彷彿已成為修養身心靈的淨地。雕塑家朱銘也選在此地作為人生與藝術創作的另一座基地,想挑戰自己,讓大眾驚豔。

那天,經營「五里坡山莊」民宿的老闆陳添明與朱銘共進晚餐,這兩位老友的交情已整整十餘年,老友雖然常常見面,卻因為溝通默契十足,格外舒暢。十多年前,朱銘正在籌設美術館,陳添明擔任工程顧問公司總經理,朱銘邀請他規畫美術館工程,兩人因此成為莫逆之交;後來朱銘上山買了一塊地,覺得自己住太孤單,乾脆把陳添明「騙上山」做鄰居。

朱銘,像一位讓人感覺非常輕鬆自在的長者,在他身上不見大師架子,服務生來到桌邊服務,他會很認真地一個個問她們名字,和她們閒話家常,在「五里坡山莊」服務的方小姐與朱銘相當熟,朱銘向旁人介紹時都說:「這是我的小女朋友!」像個老頑童一樣,愛開開玩笑。

在清境農場,人人都喊他「朱老師!」其實「朱老師」是清境農場的義工,每年清境農場舉辦「清淨一夏」活動,朱銘一定擔任代言人,幫忙促進清境農場觀光事業,辦活動需要錢,朱銘就捐出自已的作品義賣,做為活動經費,他還擔任清境社區報的「發行人」,也算「一方之霸」。

朱銘的「另一個小女朋友」是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談到王效蘭,朱銘說:「她是發行人,我也是發行人咧!」兩人「地位」相當。


老頑童到處都有小女朋友──隨心所欲大啖海鮮

那天晚餐後,朱銘轉移陣地到另一家民宿「見晴山莊」,這座山頭的民宿業者和他早已嫻熟,到了「見晴山莊」,也沒人把朱銘當作外人,隨桌就座喝咖啡聊天。

清境農場的民宿業者對朱銘也像自家人般,不會客氣,想要什麼,只要朱銘弄得到的,可毫不客氣地開口直接要求。有人突然想吃海鮮,朱銘知道後,就立刻請「朱銘美術館」人員從台北「宅急便」海鮮到清境農場,一夥人就在朱銘家中大啖海鮮。

這些天,埋首創作的朱銘,身穿迷彩裝,身上飄滿雪花,手裡拿著一把鋸子,像個大雪人似的。他的雕塑是先用保麗龍雕出模型,再鑄青銅,因此身上沾滿保麗龍屑屑,好似沾滿了雪花!

清境農場上的朱銘居所,是位於山坡上的一幢小木屋,進入客廳後,桌上擺滿剛雕塑好的小模型,朱銘解釋說,這是抗戰時期的大刀部隊,總共有一百個,是「人間系列」作品的延伸。除了一百個抗戰英雄之外,朱銘同時著手雕刻二百個國軍,明年要讓這三百個國軍部隊進駐朱銘美術館。


三百國軍進駐美術館──造價高達三千萬

這三百個軍人是以真人一比一的比例雕塑成形,最小的一尊一百七十公分,最高的一百八十五公分,每一個造型、表情、裝備都不一樣,三百個國軍有三百個樣子,先用保麗龍雕好,再鑄青銅,接著再著色才算完成。

在小木屋旁的工作室則是朱銘的創作室,這間工作室才完成沒多久,總共有兩層樓, 每一層樓約有一百坪, 一樓沒有任何隔間,有作畫的地方,也有供他雕 刻的空間,裡面已經擺了好幾個真人模樣的國軍部隊,朱銘像在介紹自家小孩一樣,一一介紹每件作品。「你看!這個是女兵,你看她的頭髮和胸部就知道了!」朱銘天性純真,他形容自己的作品時,很直接、不拐彎抹角。

一次雕刻三百個國軍,這麼大規模的兵團,世界上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朱銘這次創作可說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創舉。他說,「如果人生如戲,那麼我的美術館就是我個人的舞台,三百個國軍部隊是我一生以來最大的戲,未來如果生命有那麼長的話,我將一直刻到不能刻才停止,一齣接一齣地演下去!」三百個國軍要花三年才完成,接著還要雕刻和尚、警察……這是朱銘的執著。

身為藝術家,朱銘有他的堅持,這三百個國軍部隊,每個造價十萬元,總計要花費三千萬元,對於藝術,朱銘有股傻勁,他投入畢生積蓄,成立朱銘文教基金會、設立朱銘美術館,一生作品不留給子孫,永遠分享給藝術愛好者。


天然冷氣最適合創作──山上工作室景色宜人

為了設立美術館,讓他必須彎腰向銀行借錢,現在他還欠銀行五千萬元,三百個國軍部隊又要花掉三千萬元,不過,朱銘說,他會想辦法跟銀行貸款,在完成之前,他不會向人募款,等到作品完成後,如果有人喜歡,他才會接受贊助。朱銘知名的「太極拱門」也是在完成後,廣達集團董事長林百里看了很喜歡,就透過他的助理贊助六百萬元「排隊」作品也贊助了一百萬元。

爬上二樓的休憩空間,有個超大的客廳,四周則是泡茶喝咖啡的沙發,二樓的視野極佳,可以看到遠處翠綠的山景與碧湖景致。二樓隔了好幾個房間,美術館有一百名員工,朱銘打算拿來做為員工度假的地方。

自從創作三百國軍部隊之後,朱銘大半時間都待在山上,偶爾有事才下山。十四年前,朱銘與好友黃炳松(埔里牛耳雕刻公園負責人)一起到清境農場度假,當時朱銘就被山上的美景與宜人的氣候所吸引,夏天平地氣溫三十七度時,山上不過二十七度,有如天然冷氣,很適合從事雕刻創作的人。

朱銘當下就決定在當地買一塊地,蓋個工作室。後來經人介紹才找到這個視野景觀極佳的地點。朱銘說,當初來看地的時候,連路都沒有,山坡地很陡峭,他們幾個人一起來看地,大夥兒連爬都爬不上來,「只有我一馬當先爬了上來!」他以一百六十萬元買下一甲山坡地,朱銘半開玩笑地說:「後來才知道被坑了!」


生活簡單除了創作還是創作

買了地之後,朱銘心想先蓋一幢小木屋來住,再蓋工作室,沒想到小木屋一住就是十幾年,工作室是最近才完工的。由於占地極廣,朱銘在山坡上遍植櫻花,另外還有幾株野生梅花,現在梅花已經綻放,櫻花也已含苞待放。朱銘指著庭院中的一棵松樹:「這棵松樹是我來之後才種的,現在高度已經與小木屋一樣了。」

在山中的朱銘,生活很簡單,生活中除了創作還是創作,每天清晨六點起床後,他先在自家山坡上的便道上運動,早餐後就展開一天工作,目前山上有兩名助理協助他,問他為何到山上來創作,他調皮地說:「躲在這裡,讓人家找不到我。」其實他是希望專心工作,以前住外雙溪的時候,距離台北不過十分鐘車程,但是他一個月難得出門一次,平常都在家裡的工作室創作。

「我的生活很簡單,除了創作之外,沒有任何享受,二十年沒看過電影,從來也不知道 KTV、啤酒屋是什麼樣子,連電腦都很少開,唯一的嗜好是泡杯茶看看電視。」朱銘雖然是經營最得法的藝術家之一,卻崇尚生活簡單就是享受的哲學。

在山上過著半隱居生活,朱銘自在而快活,就像他自己所創的理論──「用修行的態度從事藝術工作」。朱銘的生活其實無時無刻都是藝術,舉手投足之間,都是發自內心的真實自我,沒有矯飾與虛假,這就是一代藝術大師朱銘。

延伸閱讀

跟著全球最大主權基金買台股!一張表看:「挪威養老金」25檔存股名單,價差股利一起賺

2020-05-18

美中展開第二波科技戰》銷售給華為再度受阻 台灣電子供應鏈這次能全身而退?

2020-05-18

一場疫情把鴻海打回20年前 謝金河:上市櫃公司第一季財報透露了4個訊息

2020-05-17

疫情對經濟嚴重傷害,恐出現「更深、更長的衰退」!陶冬:看好黃金、白銀抗通膨

2020-05-17

國內首次新台幣責準率「歸零」 六年期儲蓄險走入歷史

2020-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