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電子代工業會向宿命低頭?微利時代的新殺戮形態 P.84

台灣電子代工業前三季佳績頻傳,不過一線大廠營收大成長,二線、三線廠卻出現營運虧損的現象;再者毛利率急速下降,整個產業出現微利化的現象。

十月七日下午,筆記型電腦首席大廠廣達率先公布九月營收,結果是出乎市場預料的佳績,廣達九月營收高達三○七.六七億元,不但是連續第十一個月營收創下歷史新高的紀錄,且單月營收超過三百億元,這是台灣民營製造業挑戰﹁體能極限﹂的超級成績單。

照理說,廣達端出這麼大的利多,股價理應大漲才對,沒想到十月八日開盤的台北股市,大盤表現仍十分平穩,但是營收成長耀眼的廣達開盤居然跌掉半支停板,終場股價下跌二元,這樣的走勢讓習慣追逐營收操作股票的法人大感吃驚,也意味了電子業極力衝高營收之際,投資人已開始將焦點擺在企業獲利上面;因為營收好看,只是企業追逐高盈餘的前奏曲而已,投資人除了重視高營收成長外,已注意到盈餘成長的重要性。

高營收之外 追求盈餘高成長

台灣的電子代工業今年前三季可說是佳績頻傳,就以被郭台銘封為五哥的代工大廠來說,廣達九月營收三○七.六七億元,比去年同期成長一九二.五%,今年前三季營收二○二二億元, 更是大幅成長一○六.九%。 這可以看出 NB 替代PC,廣達飛躍成長的一面。筆記型電腦的老二仁寶,九月營收也創下一六五.二八億元的新高,比去年同期成長七一.五%,今年前三季營收也達一○二六.五四億元,也有二七.三%的成長。

再來是主機板大廠的華碩,九月營收也創下六十八.七四億元的年度新高,今年前三季營收五一一.八七億元,乍看是衰退,但如果是計入海外營收,華碩九月營收達二四三.三億元,成長九六%,前三季營收達一三三一億元,也較去年同期成長八○%。再來是明基,九月營收九十五.六五億元,也是今年新高,成長二三.三%,不過計入海外營收則達一一一.七億元,成長四三%,今年前三季營收八四○億元,成長九.七%。再來是計入海外營收的宏碁,九月營收達一四○.六六億元,成長五二.一%,前三季營收達一○一五億元,也有三七%的成長。光寶科技計入海外營收一四一.九億元,前三季營收也達一○一四億元,都較去年有相當大幅度的成長。

不過真正轟動整個市場的仍是超級代工廠鴻海。郭台銘領軍的鴻海直到最後一刻才揭開謎底,九月營收高達三六五.八五億元,不但超越廣達,穩居超級一哥地位。而且,以鴻海那麼高的基期,都能夠出現六一.七%的高成長。鴻海的前三季營收達二二○○.七三億元,比去年同期成長三三.九%;鴻海單是第三季營收就創下驚人的九八一.九三億元的空前紀錄。

大廠恆大 擠壓小廠生存空間

假如以今年前三季營收來定高下,那麼鴻海的二二○○億元勇奪冠軍,廣達的二○一三億元居次,晶圓代工大廠台積電以一四四一億元居第三。第四名是計入海外營收的神達集團一三五七億元,然後是中華電信的一三三九億元︵電信服務業,不屬電子代工業︶。華碩以一三三一億元居第六,其他依序是仁寶的一○二六億元、宏碁一○一五億元、光寶科技一○一四億元,台灣前八大電子代工廠前三季營收都超過千億元,這代表了台灣電子代工業奮力衝刺營收的卓越成就。

不過一線電子代工大廠營收大成長,卻引出了兩個大問題:一是大廠壓迫小廠,一線大廠繼續追求成長,二線、三線廠卻出現可怕的衰退,甚至是營運虧損的現象;二是毛利率急速下降,整個產業都出現微利化的現象。

以筆記型電腦來看,廣達與仁寶就握有台灣筆記型電腦六○%的出貨量,全球前十大品牌廠商總計的訂單量就占廣達與仁寶的九五%以上,即使是前三大的 HPQ、DELL、TOSHIBA 就占了這兩家超級大廠的六五%至八○%,台灣 NB 雙雄以高超的競爭實力拉大了領先同業的差距,結果廣達、仁寶的成功是二、三線廠的失敗。

原來也是一線廠的華宇,承受不住虧本接單,正力圖轉型,在本業方面,華宇且戰且走,八月營收一度降到九.四九億元,幾乎是與藍天同一級,今年前三季華宇營收二二○.九五億元,衰退四一.一%,神達旗下的神基前三季營收一五七.一九億元,也衰退○.九%,即使是過去與廣達平起平坐的英業達,前三季營收五七四.八億元,小幅成長一七‧四%,營業額只剩下廣達的三分之一,這又是一個優勝劣敗,適者生存的大淘汰賽。

獲利慘淡 營運壓力日增

主機板產業,華碩靠筆記型電腦與海外廠營收來維持﹁巨獅﹂風範,不過過去在低價市場取勝的精英電腦,九月營收大幅衰退五九‧八%,前三季營收三八八.六億元,也衰退了一八.一%;三線廠的梅捷前三季營收衰退六二.九%、友通衰退二五.二%、磐英衰退八.五%。還有一個更可怕的是,鴻海不斷拉大與同業的差距,即使是在一線大廠中差距也在拉大,像是晶圓代工廠,老大台積電九月營收一八九億元,成長四八.三%,但老二聯電只有七十五.二億元,成長二五%,而今年前三季台積電營收一四四一億元,聯電只有六一一億元,台積電營收比聯電多出了八三○億元,顯見一、二名之間的差距正大幅拉大,充分展現弱肉強食的市場本色。

接下來是最殘酷的獲利問題,這幾年電子代工業在網路下單的壓力下,已陷入低價搶單的困境,很多大廠還可以透過議價能力,要求零組件廠降價分擔成本,但是未來的營運壓力似乎是有增無減。廣達七日公布營收,不但激不起股價上漲,反而還跌了半支停板,這是因為市場擔心廣達營收成長,獲利不能同步成長。

今年第一季,廣達營收五五二.六四億元,稅前盈利三十一.一九億元,第二季營收六五三.三五億元,稅前盈利三十五.四六億元,營收激增一百億元,但獲利並沒有顯著提升,而且令市場震驚的是,廣達第二季本業獲利只有二十二億元多,這可從廣達毛利率從去年第一季的一○.八%到今年第一季降為六.九%,第二季再降到五.七%看出來。第三季廣達營收高達八一六億元,又比第二季增加了一六○億元,但是原物料漲價,再加上新台幣突然大幅升值,廣達本業能賺多少?毛利率會降到多少?這恐怕是市場更關切的焦點。

主機板大廠之一的微星,首季營收一六八.六九億元,稅前盈利達十二.六九億元,是歷史次高紀錄,不過第二季營收略降為一三六億元,卻因為調降主機板售價以出清庫存,單季盈利急降至一.○一億元,毛利率降至八.二%,一度造成股價大跌。微星九月營收已恢復到五十九.八八億元,盈利能不能恢復,將是市場矚目的焦點。同是主機板廠,過去以低價主機板崛起的精英電腦今年似乎特別不順逐,精英首季出貨四四一萬片,單季營收一六三.一八億元,與微星相差不大,不過盈利只有三.八七億元,進入第二季出貨再減為三八六萬片,再加上產品跌價,使精英本業出現虧損,毛利率只剩下三%,再加上筆記型電腦廠出售給華碩,並且在六月三十日移交,精英第三季營收急降,只剩下七十三.二五億元,今年對精英電腦來說,恐怕是黯淡的一年。

大陸設廠 二線廠夾縫中求生存

對多數電子代工業者來說,衝高營收可能是當務之急,這是所謂的「巨獅理論」。廣達董事長林百里稱低毛利沒有關係,是因為營收衝得愈高,可以擠壓二、三線小廠的生存空間,而大廠衝高營收,正是所謂薄利多銷原則,雖然毛利率降低,但是整體盈利仍然成長,鴻海應是巨獅理論的最大贏家。進入二○○○年以來,鴻海的毛利率已降至一○%以下,去年第四季更是只有四.四%,鴻海靠著壓低價格搶單,也打敗了全球大型 EMS 大廠, 即使毛利率不高,但是鴻海營收盈利每年都有大幅成長,鴻海的營收在一九九九年首度跳升到一千億元以上,去年越過二千億元大關,今年更直接跳升三千億元以上;而二○○○年盈利一一八億元,到去年已達一九一億元,今年至少可以上看二三○億元。今年前三季營收遙遙領先的鴻海、廣達都是產業的巨獅。

不過在鞏固了競爭優勢之後,華碩開始提倡﹁金鵝理論﹂,也值得電子代工業思考。過去華碩堅持高價路線,一度面臨精英的威脅,後來以華擎全力搶攻低價市場,華碩稱先蹲兩年再發功,去年華碩全年盈利只有一○七.六億元,創下四年來新低,股價也一度跌到五十八.五元,但今年總算擺脫頹勢,再度恢復成長,這是華碩體認到既要成為巨獅,更要抱住金鵝。筆記型電腦另一大廠仁寶,這幾年除了緊追廣達堅守老二地位之外,也奉守﹁金鵝﹂的理論,今年第二季廣達毛利率只有五.七%,但仁寶仍保有九.三%。

不過在巨獅與金鵝之間則難為了二線廠,像 PC 組裝大廠大眾電腦,過去五年累積營收達二○八四.八億元,但是過去五年卻累積了三十二.九六億元的虧損,如今每股淨值僅剩六.八二元。組裝大廠之一的大同,每年營收都達七、八百億元,可是本業賺不了錢,再加上華映的虧損,大同二○○一年虧損八十六.九五億元,去年又大賠了五十.九億元。 神達集團旗下的神基, 過去有軍工規格的NB 當利基,連續兩年 EPS 都維持三元以上,但今年狀況不佳,雖然預估盈利五.六七億元,但上半年才賺七三二萬元,看起來調降財測是勢在必行。

不久前, 美國︽商業周刊︵ BUSINESS WEEK ︶︾以顯著的標題指出台灣的個人電腦製造廠正面臨了巨大的挑戰,那就是表面代工訂單滿滿,但是代工單子利潤微薄,代工大廠的訂單正面臨極度萎縮的壓力。美國︽商業周刊︾指出,台灣的筆記型電腦上半年總出貨量一○七○萬台,較去年同期成長二三%,但平均每台售價只有六六六美元,價格繼續下跌一成,這相較於二○○一年第一季出口三百萬台,平均單價九百美元,已足足減少二六%。即使台灣的代工大廠移轉生產基地到中國大陸,但是仍難挽回毛利率下滑的頹勢。

更可怕的還在後頭, 過去到大陸設廠還可以減輕一些成本,但是這兩年美國 PC大廠以網路競標徹底壓縮代工價格,另一方面,美元貶值,台幣升值,使得出口商處在更不利的地步。還有更令代工業徹底壓縮的兩頭擠壓現象,已令業者喘不過氣來。

原物料漲 代工業最冷的冬天

今年國際原物料大漲,除了油價飆高,長期站在每桶三十美元以上,石化中間原料也跟著大漲外,國際原物料價格紛紛大漲,這其中白金創了近二十年新高價,黃金創了七年新高,鎳價創了三年新高,銅價漲到兩年半新高,就連價格最鈍化的鉛價都漲到每公噸五六七美元。這些貴金屬與石化中間原料都是電腦組裝廠的原材料或零組件,上游原料漲價,推高了成本,要命的是,整台組裝電腦卻拚命跌價,組裝大廠卻沒有轉嫁價格的能力,這個時候只有那些巨獅有辦法以大量採購的優勢,喝令零組件廠商降價,緩和兩頭夾殺的頹勢,但這麼一來,也使得無力轉嫁成本的二、三線廠更加沒有生存的空間。

原料漲價、成品跌價已使代工廠處在十分不利地位,今年還有一個要命的是,航運與空運運價的大漲,更令業者吃不消,如果未來五到十年,人民幣升值成了必然趨勢,新台幣隨著人民幣長期看漲,這對一向習慣賺取蠅頭小利的電子代工大廠威脅更大,因為新台幣在三十五元左右還可以鬆一口氣,未來新台幣如果朝三十元的方向長期升值,這對整個產業衝擊,恐怕會帶來更激烈的淘汰與更沉重的壓縮。

從上市櫃公司公布九月營收來看,不少公司都大放異彩,像廣達已是連續第十一個月創歷史新高,鴻海則是連續第五個月, CD-R 的中環、錸德、精碟則是今年以來每月營收都創新高,數位相機的佳能、普立爾也都力爭上游,封測股的金懋、京元、矽品、日月光也都是佳績頻傳,大家看到這些公司營收創新高之餘,不免內心也會跟著悸動。不過今年電子股的股價已經都大漲了一段,在面臨新的殺戮時代,大家除了看營收以外,還更要進一步看獲利,也就是說在追逐巨獅的過程中,也要看這隻巨獅手上有沒有抓到金鵝。

延伸閱讀

武漢肺炎》新增7例確診 皆境外移入

2020-04-01

連遛狗都用玻璃盒取代塑膠袋!20世代年輕人一天用一張IG照,紀錄自己低碳生活

2020-04-15

賓士、奧迪在台推新款 充電便利性是車主最大考量

2020-04-22

玉山金、台中銀...想學別人靠存金融股退休?投資新手一定要先懂的3種存股成本

2020-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