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國應力穩伊拉克局勢 P.22

2004-05-20 11:13

美軍凌虐伊拉克囚犯的照片曝光後,伊拉克民兵立刻回敬以斬首美籍人質的恐怖畫面,兩者都引起西方及親西方國家極大的震撼。此刻,布希政府肯定為了如何善後及安撫民心而焦頭爛額。

儘管基本上我並不贊成美國出兵伊國,但是如今既然已經攻占伊拉克了,倒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伊拉克在美國的控管下,再加上阿富汗也,同時利比亞在美國攻伊後沒多久,便開放聯合國進行武檢,而伊朗內部的狀況也開放透明許多。因此美國攻伊的最大效益,在於使整個中東情況趨向穩定,且更具可預測性。

當然這種觀點有兩個盲點,一是所謂中東的穩定,是以政府的角度來評估;像阿富汗、伊拉克及利比亞等,不再像過去般難以捉摸,對西方國家的威脅也明顯減輕。但是從民間的角度來看,這些國家都不是民主國家,政府與民間的關係不深,彼此間純粹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關係,政府不能代表大多數民眾。其次,前述假設是美國可以有效控制伊拉克情勢,但現實的狀況似乎不是如此。

當美軍陷在伊國戰場之際,不少人將伊拉克比擬成四十年前的越南。但一位英國學者最近指出,拿伊拉克和越南的例子相比並不恰當;比較適合的比法,是拿八十年前大英帝國征服伊拉克的歷史作借鏡。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全盛時期版圖從中東到中歐,並囊括歐洲東南部、歐洲西南部及北非的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遭到英國、法國及義大利等列強瓜分而崩解,帝國版圖僅剩下土耳其,並在一九二二年正式走入歷史。

鄂圖曼帝國以回教聖戰打天下,並長時間控制整個歐洲大陸,帝國一共存活了六三二年(一二九○~一九二二)。二十世紀初,大英帝國餘威猶存,而鄂圖曼帝國則日薄西山;英國勢力從北非埃及,一路順利地往北向中東挺進。可是當英軍進入現在的伊拉克境內,面臨的情況與今天美軍的遭遇差不多。

彼時伊拉克仍不算是一個明確完整的國家,境內被三支系統分據,包括庫德族、什葉派及遜尼派,彼此之間水火不容,戰火時起;英國人來了之後,情況毫無改變,三派系還不時與英國起衝突。

由於英國一路進展順利,沒料到在伊拉克地區碰上激烈的扺抗,一開始也遭受重大傷亡。但畢竟是日不落帝國,同時又有殖民印度、埃及的經驗,英國隨後採取極為高壓凶狠的手段進行鎮壓;而部分久攻不下的城市,甚至派遣飛機轟炸,終於穩住伊境局勢。同時英國開始扶植親英部族首領登基,成立傀儡政府,直到約三十年前,才被海珊推翻。

那個年代既沒有數位相機,也沒有網際網路,更不要說SNG連線,所以外界根本不知道英軍轟炸的事情,等到消息傳出時,早已事過境遷,而且沒有圖像的刺激,僅是文字的敘述而已,自然引不起大眾的關注。就像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一樣,中國官方在殘暴的鎮壓驅離過程中,聲稱沒有死一個人,因為沒有媒體畫面可供佐證,所以可以硬拗到底。

所以英國學者的結論是,美國既然頭都洗下去了,就得把它洗乾淨;已經踩進伊拉克戰場了,就要不計一切代價及手段,盡快穩住伊國的局勢。

對於目前伊國的處境,國際上有人獻策,認為既然有三個互不相容的族群,乾脆就協助成立三個小國,讓他們各搞各的,就像前南斯拉夫一樣。但是人民間的雜居及流動遠比想像中複雜,如果強行推動,未來對於土地、水源及石油等資源的爭奪,也已經可以預見。

此外,三個弱國處於土耳其、敘利亞及伊朗三個世仇強敵之間,未來肯定是無日安寧。對西方國家而言,少了一個伊拉克,卻製造三個小伊拉克,絕對不是件划算的事。

但是要讓伊拉克維持一個國家的形態,就要有一個強而有力,甚至夠狠的政府,才能擺平或壓住各方的紛爭。而這正是英國學者期待美國的作為。

伊國另一個解決方案,則是請聯合國進駐代管,如此,其他阿拉伯國家,甚至歐洲國家,都不會強烈反對。問題是,正因為聯合國顢頇懦弱,美國才決定自己對伊開火;如今美國受困伊國,聯合國更加投鼠忌器,即使同意代管,也罩不住伊國混亂的情勢。

CIA(中央情報局)先前在阿富汗及古巴美軍基地,對人犯逼供以套取恐怖分子的情報;據說FBI(聯邦調查局)也參了一角,只是每當要開始用刑時,FBI人員就會離開現場;因為FBI受到美國司法的嚴格監督,對於遊走法律邊緣的行為比較收歛,而CIA主司對外情報蒐集及國家安全,作風則比較體制外一些。

但是當美軍在伊拉克境內大量駐紮,並逮捕大批可疑分子,CIA的逼供「專業」人員立顯不足,只能就地仰賴美國大兵代勞。同時美國採募兵制,中高階軍官自然十分優秀,但是一般的阿兵哥則多來自窮鄉僻壤,出身貧寒,當兵為脫離困境的少數管道,因此素質高低自然可以想見,爆出虐囚事件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不過美軍既然扛著解放伊拉克、打擊恐怖分子的大旗出兵,為了戰略目的而不考慮手段激烈與否倒也無可厚非,只是過程一定要嚴密控管資訊,絕不可讓照片這類訊息外洩;否則既作了違法的事,事情曝光還達到不目的,只把布希政府搞得灰頭土臉。

美國一項較為正式的民調顯示,布希與凱瑞仍呈五五波的態勢。虐囚事件對布希自然有影響,但是到目前為止,還不能斷言此會扭轉整個選情;甚至在前一周布希還小輸凱瑞一個百分點,但是當美國人質慘遭砍頭後,布希反而以四八比四七小贏凱瑞。顯然民眾期待能有一個強硬的中東政策。

我不會試圖評判虐囚及人質砍頭事件的是非,因為既然發生了,對錯都改變不了既成事實;但是我們要去研判這些事情可能產生的後果。不管我們作任何決定,大自政府政策,小到投資股票或出國旅遊也好,都要考慮作出決定後的可能後果。

至於眾所關心的油價,當然有受到伊拉克不靖的影響。伊國石油已經開始出口,但是因為設備老舊,以致產油效率不佳;另外,美歐大國擔心恐怖分子會破壞產油設備,所以持續提高石油庫存,也是油價高漲的一大因素。

但是最大的影響,則在於中國過火的經濟成長。因為中國經濟十分依賴石油,只要中國繼續高成長,全球就別想要看到低油價。然而如果美國對伊的態度更趨強硬,早日掌控該國局勢,油價應可穩定下來;加上中國實施宏觀調控,對石油的需求也有降溫效果。同時美歐國家的石油庫存屆臨高檔,不可能無止境地繼續增加。因此我認為油價問題不必過度擔心。

延伸閱讀

漂綠、漂藍不可能力挽狂瀾

2019-01-16

與癌症拚搏到最後一刻!豬哥亮風光背後的酸甜苦辣

2019-05-09

買儲蓄保單 別只看「一高三低」

2019-05-30

棄高薪力佐老爸 謙卑學處世 用挑戰證明自己

2019-07-31

深入全球風電大腦中樞 百年漁港如何蛻變綠能典範?

2019-08-0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