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別再寵壞電子股了! P.116

別再寵壞電子股了! P.116

電子代工大廠之一的緯創資通,八月二十六日無預警地宣布調降財測,緯創原預估今年營收一○八七‧七五億元,本業獲利十二‧七三億元,稅前盈利可達十七‧七三億元,卻突然之間宣布今年會出現八‧二九億元的虧損,本業獲利也從十二‧七三億元打折減半剩下六‧四三億元,營收則維持不變。

消息傳出之後,緯創的股價當然是以跌停回應,緯創在二○○一年五月由宏碁分拆出來,且順利掛牌上市,不過掛牌首日的三十七‧三元就是緯創的最高價,緯創宣布由盈轉虧之後,股價馬上跌停,如今創下十二‧四元低價,這家國內最「純種」的代工廠,似乎訴說了只會殺價搶訂單的代工廠正遭逢了空前挑戰。

緯創在宣布調降財測之際,對外表示,調降財測是因為整體產業競爭激烈,致營業毛利持續下滑,加上處置菲律賓廠閒置產能,進行資產評估,而生產光碟機的建碁,上半年出現六‧六億元的虧損,則是導致緯創由盈轉虧的關鍵。緯創持有建碁三四%,建碁大賠,緯創當然無法倖免。不過,若從緯創大降財測,並轉盈為虧的個案來看,卻可看出台灣電子代工業的蜘絲馬跡。

一是緯創系出宏碁集團,二○○一年宏碁與宏科合併,成了新宏碁,宏科成為存續公司,緯創也在那一年分割出來,初期股本只有四十六‧三六億元,其後再以每股二十二‧五元,溢價增資三十億元。緯創純粹走專業代工路線,與新宏碁專走品牌行銷與通路完全不同。施振榮為自己預留交棒的大業,將新宏碁交由王振堂領軍,緯創則由林憲銘總其成。


露曙光
宏碁走品牌路線拿下歐洲冠軍


如今回頭來看,專走品牌路線的宏碁每年靠著處分業外,加上本業獲利逐漸好轉,從○一年起,EPS 都維持在三‧五元以上,這幾年宏碁處分友達、台積電、揚智、明基的持股,將手上現金,奮力買回自家股票,並徹底執行以庫藏股打銷股本的計畫,而宏碁專走自有品牌路線,到目前為止, 宏碁已挺進世界前五大品牌,今年第二季宏碁在歐洲市場打下HP,成為歐洲自有品牌電腦的銷售冠軍,更贏得高度肯定。

反觀林憲銘領軍的緯創則致力專業代工路線,這三年下來,緯創營運還算平穩,緯創的營收從○一年的六九四‧三四億元到今年可以增加到一○八七‧七五億元, 幾乎是倍增,不過緯創營收很大,獲利只是平平,○一年緯創的EPS 是一‧一六元,○二年為二‧一一元,去年是一‧八四元。今年則受到建碁的拖累,將出現虧損。

從宏碁與緯創的對照來看,過去電子業者一向視品牌行銷為畏途,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更是鐵口直斷,台灣的電子業沒有走品牌與行銷的條件,不過宏碁走了十幾年品牌之路,一路跌跌撞撞,並不平順,可是從現在來看似乎已看出曙光,反而是專走代工殺價的路線,像緯創般,正逐漸陷入困境。


不歸路
代工天王鴻海獲利難抗微利化


除了有宏碁與緯創的對比外,在網路設備廠中,友訊以自有品牌D-LINK 為主,智邦則走代工路線,這兩家公司股本都差不多,營收則是智邦高於友訊,可是論獲利則是友訊比智邦好很多,從毛利率來看,智邦的毛利率從○一年的二四‧六%一直降到一一‧七%,友訊則可以一直維持在二○%左右。而以自有品牌專攻歐洲市場的合勤,上半年獲利十‧五八億元,EPS達二‧八一元,算是網通股的績優公司,毛利率一直在三○%左右,有「小而美」優勢的居易,毛利率更達四三‧八%。可見自有品牌雖難打,但是只要殺出一條血路,往往可以保有更亮麗的獲利,反而是低價接單的代工業正陷入苦戰。

像緯創的毛利率一直在七%左右,去年從七‧六%降至六‧三%,再降至五‧五%,今年首季毛利率是五‧六%,第二季再降為五‧○八%,國內筆記型電腦從廣達介入價格競爭行列之後,整個產業殺得昏天暗地。廣達在○一年毛利率還有一三‧三%,○二年跌破兩位數,近三季毛利率分別是六‧六%、四‧八%、五‧七%;英業達則是七‧二%、六‧四%、五‧八%;仁寶是八‧一%、七‧一%、七‧一%,最近報載仁寶總經理陳瑞聰看淡下半年景氣,用了一個很大的標題指稱仁寶「保七總隊失利」,保七總隊原來是毛利率七%。

即使是代工天王的鴻海,近三季毛利率是六‧一%、五‧五%、六‧四%,都只能算是賺微薄利潤。比起美國半導體大廠英特爾毛利率可達六二%,就可以想見,為什麼台灣的代工大廠必須離鄉背井到海外去找生產基地。

這種毛利率特別的代工業,一旦陷入低價接單搶單的宿命,技術沒有升級,或者是產品沒有進一步提升,往往會出現營收很大,但毛利率很低,稍不小心,就會像緯創因轉投資建碁而出現虧損。而最早最擅長低價搶單的主機板廠精英電腦,毛利率從一四‧五%,降至五‧七%,再降至三‧八%,就出現虧損了。精英今年調降財測,將出現六四二億元的虧損,股價從二四二元,一口氣殺到十‧八五元,因此,到底是自力研發走自有品牌,還是殺低價專搶訂單,這個路已愈看愈明顯了。


步後塵
師法金融業以合併提升競爭力


從台灣的產業沿革來看,一九九○年代後,台灣的銀行業在新銀行執照開放後,前後有十六家新銀行加入惡性競爭行列,後來產業殺戮嚴重,銀行業在二○○○年前後出現二‧五兆元以上呆帳,銀行吃下呆帳太多,也喪失了競爭力。其後金控法通過,銀行業開始進行合併,這些為了提升競爭力的合併整合動作,目前仍在加速進行當中,連陳總統都對金管會下達指令,現在看起來,台灣的代工業比金融業更應該合併。

像是國內主機板大廠,整個產能已占全世界八九%,台灣的主機板業老早已具有主宰全球市場的實力,可是卻各自互相殘殺,從精英先切入低價主機板市場,接著華碩再以華擎切入低價主機板市場,然後鴻海再進入主機板市場,今年鴻海加華碩的產能很可能直逼一億片,已有足夠實力主導市場,卻因自相殘殺,被個個擊破,如今精英已出現虧損,今年首季獲利四‧二四億元的微星,第二季只小賺六十六萬元,電子代工產業的微利化,在主機板產業充分顯現。

就像金融業面臨大問題,大家才思合併提升競爭力一般,現在電子業的高獲利面紗已逐漸拿掉了,像主機板已陷入嚴重的殺價競爭,到目前為止,除了華碩積極多角化經營能維繫高獲利外,技嘉、微星獲利都大幅衰退,精英以下的二、三線廠已全部出現無利可圖的景象,此時再不思合併,終將面臨經營危機,其實業者應共推施崇棠先生以尋求整合之道。筆記型電腦的廣達、仁寶,殺價競爭也是愈演愈烈,此時是不是兵分兩路,由廣達、仁寶各自整合,都是值得思考的方向。合併應是未來電子業者必須思考的方向。


趨勢改
資金獨鍾電子股的局面將改觀


九○年代以來,電子股一直都是高獲利的象徵,投資人也很習慣,言必稱電子股,資本市場過去有八、九成的資金一直在追逐電子股,傳產股根本乏人問津。不過,這個局面已經逐漸改變了。從獲利的角度來看,最會賺錢的公司都在電子股,目前這個情況仍然沒有改變,例如,今年上半年晶豪科技與聯發科技,EPS都超過十一元,傳產股的關中以七‧九一元居第三,EPS 超過七元的有陞泰、旺玖、旺矽都是電子股。超過六元以上的有矽創、大立光電、長華電材、久元、力特也都是電子股,不過競爭力漸分歧,從公布半年報的虧損公司來看,電子股也囊括不少。

今年上半年虧損公司從揚智、矽統、普揚、梅捷、華美、理銘、力捷、華泰、承啟、光磊、華通、晶磊、華容、台林、世紀民生、力生、鴻運電子、系統、台晶、光鼎等幾乎都是電子股。過去傳統產業股虧損累累已成了市場既成印象,電子股都是高獲利的代名詞,如今出現一大堆虧損的電子股,這些缺乏競爭力的公司很可能是未來產業淘汰的對象。

從九○年代以來,在資本市場只要聽到有公司經營不善倒閉,或是跳票,大家都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說一定是傳產股,不過時移勢易,今年在景氣好景中率先宣布重整的公司赫然是博達科技,緊接著衛道科技也因無力償還公司債而被迫攤牌,這次會計師嚴審財務報表,大家必須要提防的是繳不出財報的公司有可能仍然是電子股。

再從上半年報的獲利數字來看,電子股比起傳產股獲利總是高出一籌,但是今年很多傳產股表現十分爭氣,假如以EPS 來看,像台積電今年上半年EPS 達一‧八一元,幾乎是與腳踏車的美利達完全一樣。通路大廠聯強的EPS 是一‧六二元,與航運股的萬海完全一樣,不過EPS 相同,聯強的股價卻比萬海高出近一倍。再看裕民航運的EPS 已直逼亞光,鋼鐵股獲利之王新光鋼的EPS 跟聯詠相差不多,中強光電與鋼鐵股的強新完全一樣。

再看EPS 不及一元的公司,今年上半年微星EPS 是○‧八九元,跟傳產股的正隆、全國加油站、亞聚、慶豐富都在伯仲之間,難怪微星股價下跌不已。再看股價曾漲到九十三‧五元的LCD 監視器大廠瑞軒,今年上半年EPS 只有○‧四四元,跟紡織股的集盛,航空股的長榮航空完全一樣。瑞軒過去幾年EPS 都在三元以上,如今可能不及一元,股價自然猛然回挫。

再看過去股價曾漲到一六五元的IC 設計大廠創惟,上半年的EPS 只有○‧五一元,跟傳產股的一銅、中櫃完全一樣。遊戲橘子上半年EPS○‧五四元,與農民銀行、華紙旗鼓相當,DRAM 模組的勁永上半年EPS ○‧六元,與鋼鐵股的青鋼完全一樣,而青鋼股價只有九元,勁永二十幾元,自然有沉重的股價下跌壓力。

假如上半年以EPS 為基準,同樣獲利的公司放在同一個天秤上衡量,就可看出半年報必然會對股價進行一次激烈調整,像燁 的EPS 與旺詮、華新科完全一樣,正隆與奇力新相同,鴻友與康那香一樣,國聯光電與大亞相同,百容與嘉泥一樣,金寶、今皓與大台北瓦斯一樣,麗嬰房與迅德一樣,冠西與萬企相同,匯僑工業與寶隆完全一樣。

不過同樣的EPS 卻比出很不一樣的股價,例如EPS ○‧八元的電子股很可能擁有二十幾元的股價,但是EPS ○‧八元的傳產股,股價可能在面額附近,這是因為大家獨鍾電子股,重電子而輕傳產,或輕金融。這個幻覺在電子股失去高成長的原動力之後,股價的調整與修正,可能比過去還要激烈。


現原形
高成長不再,本夢比面臨調整


面對這個大變化,大家必須記得,一、電子股失去大成長動力,可能面對本益比逐漸下降的調整,未必是凡電子股就能享有高本益比。二是電子業的競爭加速白熱化,一線大廠擁有競爭優勢,仍享有高獲利,二、三線廠漸失競爭力,股價向下調整壓力大。三是未來需求決定價值,凡是與十三億中國人需求有關的產業,可能重新找到新的成長動力,可是若以十三億中國人為生產基地,產品只會衝量搶訂單,未來可能面對無情打擊,股價跌下去之後,能夠再爬起來的恐怕不多。

本來一個價格殺戮的市場,就像物競天擇的進化論一般,無法禁得起考驗的公司就退出市場,可是在台灣的資本市場,因為投資人對電子股給錢給得太慷慨,再加上有員工分紅為後盾,電子業殺價不眨眼,偏偏股民後勤資源又雄厚,不論價格怎麼殺戮都殺不死,這也使得產業價格殺戮沒完沒了,而最後的輸家是給錢給得太慷慨的投資人。看看這次半年報,全國股民應該醒醒,讓沒有競爭力的電子公司「安樂死」!

延伸閱讀

用選擇,改變世界

2019-12-18

認同家鄉是地方創生的基礎

2019-11-20

鮮乳坊想轉大人 神隊友助攻300億市場

2019-05-29

讓好農思惟取代小農經濟吧!

2018-11-21

普悠瑪事件後》你捐血我送牛奶!見證一場由鮮乳坊發起的暖心革命

2018-10-22

農村的未來在哪裡?

2018-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