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經濟的「自閉症」

台灣經濟的「自閉症」

謝金河

名人專欄

達志

504期

2006-08-17 10:33

上周在飛往香港的班機上巧遇剛辭掉摩根史丹利台灣區總經理職位、前往一家私募基金公司任職的林水仙,我們在香港機場短暫的對台灣經濟前景交換了意見,林女士特別問了我一個問題,上海的崛起會不會讓香港邊緣化?其實這也是中國崛起後,亞洲周邊國家面臨的最大壓力。

像是南韓製造業在八○年代以前,對南韓的GDP貢獻率達八○%以上,如今這個比重已降至五○%以下。這幾年南韓至少有三萬家以上的製造業往海外移動,且絕大多數都是前往中國。


走了製造業 南韓全力培植服務業

製造業大規模外移,削弱了製造業在南韓內拉動經濟成長的動力,但是南韓不但沒有因此限制企業到中國去投資,且將第一流的精銳部隊派到中國市場。為了化解這個產業空洞化的問題,南韓全力發展服務業,且將金融業視為下一個十年帶動南韓經濟成長的明星產業。

這些年南韓全力解除對銀行、保險、證券業限制,過去銀行、保險、證券不得跨業經營,但今年推出《資本市場統一法》,完全打破金融業限制,讓銀行、證券、保險在相同的基礎上競爭,創造更大規模的金融集團,奉行「大即是美」的法則,邁向國際舞台,最近國民銀行與外換銀行(Exchange Bank)合併,就是朝這個目標前進。

自由化與國際化,是南韓從金融風暴中體認到的最高生存法則,今年四月間《經濟日報》記者訪問了南韓財經部金融中心計畫局主任李遠植時,他就很清楚地闡釋,機會不是每次都有,南韓必須與其他亞洲國家競賽,追趕香港、新加坡,並且和台灣競賽,同時上海的潛力也很大。

南韓不是要直接跟這些國家競爭,而是要想辦法追上領先者,和整個亞洲一起發展。南韓最近喊出二○一五年前讓南韓國民所得達三‧五萬美元。台灣的經建會受到這個激勵,也提出二○一五年以前國民所得達三‧二萬美元的目標,不過南韓信心十足,台灣卻引來很多經濟專家的疑慮。

二○○○年以來,面對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在中國以外的周邊國家或經濟,沒有一個不感受到邊緣化的壓力。

今年連經濟發展火熱的香港,在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六月十三日視察上海提出:要轉變經濟成長的方式,優化產業結構,把上海建設成為國際經濟、金融、貿易及航運中心,和現代化國際大都市,香港的政務司長許仕仁立刻對港人提出警告,呼籲香港人必須發揮經貿及金融優勢,全力化解香港可能邊緣化的危機。

為了化解經濟邊緣化的問題,亞洲各國可說無不卯足全力,像是一向保守穩健的日本,為了進一步刺激內需,扶植觀光旅遊業,終於在新加坡之後,提出在二○一○年之前核發二至三張賭博執照的新政策。

日本執政的自民黨同時成立賭場專案小組,已招來美國金沙集團(LasVegas Sands Corp.)及哈拉斯(Harrah's)準備強力競標。

日本經濟好不容易才擺脫長年的通縮陰影,亟須發展內需的休閒娛樂產業延續成長力道,這幾年日本政府終於驚覺,日本空有優越的觀光資源,可是外國旅客赴日本觀光的人數,卻遠遠落在香港、新加坡、澳門等「彈丸之地」之後。


爭搶賭資賭客 星、日大開賭場

根據統計,日本○五年全年外國旅客的人數只有六七○萬人次,遠不及新加坡的九百三十萬人次,澳門的一八七○萬人次及香港的二三四○萬人次,而日本賴以吸引觀光客的柏青哥業,去年總營收只有二十九‧五兆日圓,較十年前的高峰減少了一‧四兆日圓,日本希望靠賭業為觀光業注入新活力的努力不言可喻。

這些年來,為了化解邊緣化危機,新加坡政府處處都有大突破,例如:新加坡向來是個嚴肅的民族,過去到新加坡不得嚼食口香糖,如今已完全取消這項禁令。被視為新加坡超越傳統的最大突破則是新加坡政府也加入賭業,今年五月間,新加坡釋出第一張賭場執照,權利金高達三十億美元,由金沙集團打敗了三個強力競爭者取得賭場經營權,這三個強力對手包括哈拉斯集團、米高梅及馬來西亞的雲頂集團。

金沙集團承諾將投入三十二億美元發展濱海灣娛樂城,預計○九年開業,初期將規畫一座綜合娛樂城,包括三幢共二千五百個房間的酒店、三個賭場、一個豪華俱樂部、一個一二○萬平方呎的會展廳及一百萬平方呎的零售購物商場,預計到二○一五年,賭場項目將會為新加坡來每年二十七億美元的營收及每年○‧八%的GDP成長,並且創造超過三萬個工作就業機會。為了招徠觀光客,新加坡還開放大型成人秀場表演,這個嚴肅的國家為了化解邊緣化壓力,突然之間變得活潑有人味。

其實面對邊緣化的壓力,香港就在中國的旁邊,壓力當然最大,但是從一九九七年主權回歸以來,香港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國際金融大鱷的襲擊,還有房地產暴跌七成,十萬港人淪為負資產,失業率高達八‧七%的洗禮,但是香港最後仍擺平了這些挑戰,當然這與○三年香港與中國簽定CEPA(雙方緊密關係的安排),大批中國觀光客進入香港,帶來人氣與財氣,讓香港走出經濟谷底外,香港的很多努力機制,值得其他亞洲國家深思。


吸引資金 香港全面降稅

其一是面對人民幣無法自由兌換的限制,香港讓港元完全進出自由,港人要將錢匯進匯出,完全沒有任何限制;即使是香港人憂心一九九七年之後的香港前途,要移民到美國、加拿大或紐澳,香港完全沒有任何限制。

對全世界的有錢人來說,資金考慮的因素,第一是自由、其次是安全,香港完全符合了這些法則,於是全球看好中國經濟前景,準備進入中國卡位的,莫不將資金暫時停泊在香港,香港資金進出的方便性,成為亞洲最大的金融中心。

香港的第二個優勢在低廉的稅負,去年香港正式取消遺產稅,成為亞洲最具租稅優勢的經濟體。今年香港特區首長曾蔭權在立法會上報告指出,香港今年起免課遺產稅,可能讓香港庫房一年減少十五億港元的進帳;但是因為取消遺產稅,每年進入香港的資金高達六千億美元,這個巨額游資為香港經濟挹注的力量遠甚於遺產稅的進帳。

目前香港個人最高所得稅率一六%,企業營利事業最高稅率一七‧五%,都是亞洲最低。香港租稅上的優勢,讓新加坡緊釘,香港一旦降稅,新加坡就準備跟進。

除了租稅的競賽外,香港與新加坡還努力競相爭取投資移民,目前只要在香港投資金額達六百五十萬港元滿四年,即可申請香港居民,新加坡則大約是新台幣三千萬元左右,這兩個彈丸之地都努力在爭取投資移民。

三是在資本市場的努力,香港努力爭取中國企業到港上市,且為了避免恆生指數邊緣化,香港的恆指服務公司每年在二、五、八、十一月進行成分股的季度檢討。

八月十一日恆指服務公司宣布富士康及香港交易所順利入選恆生成分股,而原本的德昌電機及聯想集團則遭到剔除,同時H股中的大熱門中國建設銀行也首度被納入恆生指數。


維持市值涵蓋率 恆生成分股逐季檢討

恆生指數成分股原本只有三十三家,如今變成三十四家,恆生成分股逐季檢討,目的是維持恆生成分股涵蓋港股市值逾七○%的水準,而中國企業在香港上市的規模愈來愈大,恆指服務公司也不得不從善如流,將H股納入恆生成分股之中。

目前恆生成分股三十四家,已有十家是中資企業,包括了中銀香港、中國建設銀行、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網通、中國海洋石油、招商局國際、中信泰富、華潤創業及中遠太平洋,而台資企業目前也有了裕元工業與富士康。香港股市因為「容量大」,市值也跟著水漲船高。

到今年六月底為止,香港股市市值已逾十兆港元,約值一‧二七兆美元,緊追德國交易所之後,是全球第九大股市。台股與港股原本市值旗鼓相當,但是台股市值才剛跨過五千億美元門檻,已落居全球第二十大,甚至落後台股的南韓股市,目前以七三二○億美元躋身全球第十五大。

為了讓南韓的股市更有競爭力,南韓證交所理事長李永鐸已常跑中國,他不斷地與中國銀監會官員溝通,希望中國企業能到南韓上市集資,李永鐸並且信心十足地表示,今年一定會有第一家中國企業到南韓掛牌上市。

為鼓勵中國企業上市,新加坡政府鼓足全力,定期派證監會人員到中國去輔導企業到新加坡上市,目前到新加坡掛牌交易的中資企業已達八十家,台灣著名的食品大廠旺旺也在其中,為吸引中國企業上市,香港、新加坡、南韓交易所都卯足了全勁。

結果如何呢?這些年來,南韓因為充分「利用中國」,南韓去年人均GDP達一六二九一美元,正式超越台灣的一五二七一美元。

假如以GDP為指標,台灣在一九九二年達一○二七四美元之後,到去年一五二七一美元,在過去十四年中,台灣GDP成長四八‧六三%。香港則從一七三九四美元到二五四九五美元,成長了四六‧五%。南韓從七一九八美元到一六二九一美元,成長了一二六‧三%,新加坡則是從一五六七一美元成長到二六八六九美元,成長了七一‧四五%。南韓的GDP成長一‧二六倍遙遙領先,香港則經過九七及主權回歸洗禮,過去十幾年GDP成長與台灣旗鼓相當。

不過香港從○四年到○五年有顯著躍升,南韓加速奔馳,台灣則顯得停滯不前,今年上半年香港、新加坡、南韓的GDP成長率都遙遙領先台灣,這應驗了鄧小平在改革開放後的一句名言,當改革出現了問題,要更加速改革;當開放有了問題,就必須更加開放。

亞洲國家面對中國的快速崛起,無不積極求新求變,像日本、新加坡政府開放賭博執照,努力吸引觀光客,南韓更是全力發展賭業,目前賭場總數達十四個,每年收入超過五千億韓元。

連東南亞國家,像是柬埔寨九四年即開始興建賭場,目前全國有十二間賭場,賭客都來自台灣、泰國、馬來西亞及新加坡。面對這股開賭潮流,台灣毫無任何應變對策。


求新求變 抵擋中國崛起邊緣化效應

當全世界紛紛從中國成長爭取資源的時候,台灣卻反向祭起本土政權大旗,努力緊閉城池,力圖去中國化,今年面對爭議的四○%淨值投資上限、兩岸的直航方案、大陸客來台觀光及金融業赴中國投資等問題,完全卡在政客的角力賽中,結果台商山不轉路轉,只得自己想辦法,很多企業界大老闆感嘆,台灣還有多少個三年、五年?

眼看著競爭力逐漸耗竭,回頭想想,台灣的GDP在一九七八年達一六八九美元,正好是○五年中國GDP的產值,從一九九二年到○五年,中國的GDP成長三二六‧五%,相較於台灣成長四八%,中國正好站在一九七八年改革開放時,台灣GDP的起跑位置,從一九七八年到一九九二年台灣的GDP成長五○八%,台灣在改革、開放中凝聚了快速成長的活力,如今卻在自閉中逐漸喪失競爭力,台灣的政客領導人,實在有必要從政治鬥爭的漩渦中趕緊醒過來!
 

延伸閱讀

新經濟掛帥:看南韓企業的新蛻變

2015-11-26

蘇院長的GDP迷思

2006-08-24

全球大洗牌年代——台灣有新佳兆

2010-05-27

柏南克「霧中駕車」—— 全球經濟新洗牌效應

2010-07-29

澳門博彩業滄桑—— 台灣機會並不多

2008-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