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以伊朗為師

以伊朗為師

中東情勢變化多端,除了造成油價大幅波動外,也讓國際金融市場飽受驚嚇,片刻難得安寧。撇開經濟部門不提,就國際政治的權力運作方面,在伊朗的操控之下,美國在伊拉克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

雖然台灣外交政策以美國馬首是瞻,但是對台灣艱困的外交處境來說,伊朗的策略非常值得外交政策決策者深入研究。伊朗利用小國靈活的決策彈性,對應大國無法隨時改變政策的特性;就好像台灣街頭時時可見的摩托車,見縫便鑽,在公車陣中穿梭自如;當然,技巧也要拿捏得宜才行。

近年在美國或與美國相關的最具爭議話題,莫過於對伊拉克發動戰爭。然而,主觀的情緒與政治立場,往往凌駕客觀的討論;只有在事過境遷後,我們才逐步清楚發現,在這些關鍵歷史事件中,地緣政治的基本涵義。

姑且不論是覬覦石油支配權的指控,或是對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錯誤研判,美國最初之所以對伊拉克開戰,還是為了在紛亂的中東地區,建立民主制度的堡壘。由於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後,布希政府的民意支持度躥升,加上對阿富汗的戰爭極為成功,令其判定,此時此刻在中東關鍵地理位置建立兩個民主政體,大有可為。

美國一旦將阿富汗及伊拉克連成一氣,伊朗便會被二個親西方的民主國家包圍,敘利亞也將被其他的阿拉伯國家一切為二;而阿拉伯半島上的溫和派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埃及、約旦及科威特,親美立場將會更堅定,美國的安全性也就更高。

若按照前述這套劇本演下去,整個情勢發展的最大輸家將是伊朗。如今海珊政權已經瓦解,放眼望去,伊朗是所有中東國家中,最最反美的國家;而且伊朗的人口及常備軍隊數量也是區域之最,是中東地區最佳的霸主人選。

因此當美國攻打伊拉克、海珊垮台後,伊國境內的任何頑強抵抗,除了海珊舊屬的殘餘勢力之外,其餘的反抗力量多來自伊朗的暗中支持。

布希政府假設(其實多數政治觀察家也都這麼認定),反抗美國攻打伊拉克的力量,來自伊拉克的遜尼教派(Sunni);這是伊斯蘭教一支主要派別,也是鞏固海珊政權的主力。相對地,飽受海珊壓迫的什葉教派(Shia),就算沒有敲鑼打鼓地大肆歡迎「美國王師」進駐伊拉克,至少也多默默支持。

不過很明顯地,伊朗並不需要一個民主或「中立」的鄰居,而是希望有個聽話、能受其影響的厝邊;況且,沒多久前,伊朗和伊拉克才打了一場極具毀滅性的戰爭,伊朗極端不願意與伊拉克再度形成劍拔弩張的態勢。因此伊朗利用借刀殺人之計,鼓動什葉派藉機攻擊遜尼派,激怒遜尼派人士;此外,伊朗也煽動伊拉克人反對什葉—遜尼—庫德族組成的聯合政府。

儘管聯合政府的結構十分脆弱,但畢竟是美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湊成的。伊拉克聯合政府雖然是依照制衡原則組成,但由具人數優勢的什葉派掌理。

稍早,一位極受歡迎的敘利亞反政府人士在黎巴嫩遭到暗殺,敘國政府是背後主謀;消息傳出,群情激憤,反對壓力如排山倒海而來,敘利亞不得不自黎巴嫩撤軍。

就在敘國撤軍之際,機會來了。西方世界慶賀在黎巴嫩剷除了「邪惡軸心」(Axis of Evil)國家之一時,另一個「邪惡」國成員——伊朗,也嗅到機會,暗中支持黎巴嫩的真主黨(Hizbollah),使之成為伊朗在中東的軍事代理人,並由德黑蘭直接指揮。

所以,當我們看到前陣子以色列猛烈轟炸黎巴嫩南方,造成平民重大傷亡,但華盛頓當局依舊袖手旁觀、不太吭聲時,便不必太過訝異;因為某種程度上,以色列也是美國的中東軍事代理商。

伊朗運用美國先前的包圍策略,在伊拉克周遭遍植勢力;待布希政府意識到伊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進行反擊時,為時已晚。

以黎已經度過最危急的時刻,事後觀察,戰火初起時,以色列倉卒應戰,急忙調兵遣將,是因為以國的重兵多駐扎在迦薩地區。反觀真主黨,卻已做好備戰事宜,其藉機開啟戰端的心態昭然若揭。

以黎戰事的起因,源自於二名以色列士兵遭綁架,有足夠理由相信,這是德黑蘭當局下的命令;而真主黨亦心知肚明,此舉將引發以國的報復攻擊;這與迦薩之戰的過程幾乎如出一轍。

與真主黨開戰,是以色列與阿拉伯近期的首場戰役;以色列此役算是受到重創,伊拉克境內的反抗軍因此大受鼓舞。

如果伊朗有能力讓伊拉克維持目前混亂的局面愈久,讓美國陷入中東的「越南戰場」,美國國內主戰的力量再而衰、三而竭,接下來便會開始撤軍;這麼一來,屬於什葉派的整個伊拉克南部地區,就算不是由德黑蘭直接掌控,至少也會受德黑蘭左右。

南部地區正是伊拉克石油蘊藏量最豐富的地域;此外,此區也可作為伊朗威脅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及約旦的路徑。這回伊朗在黎巴嫩南部所展現的影響力,喚醒了這些國家注意情勢的發展。

一時之間,布希政府進退維谷:一旦撤軍,中東的處境將比美國直接介入伊拉克政情之前更糟。至少在海珊當政時期的伊拉克,還有能力制衡伊朗的擴張;當然海珊自己也不時企圖染指科威特等有錢鄰居。

不過伊朗策略最高明之處在於,伊朗深深了解,光是讓美國陷於困境,還不足以讓美國自伊拉克撤軍;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還得耍一點手段,那就是核武的威脅。

儘管伊朗矢口否認正在研發核武,但他們也毫不掩飾地,公然向中東,甚至向歐洲國家表態,研發核子武器是他們的終極意圖。當然,重點不在核子武器本身,而在於伊朗突然願意談論此事,並透過暗示,他們最後會以放棄核武計畫作為交換條件:就算不是交換美國自拉克撤軍,至少可提供布希政府一個開始撤軍的理由。

換言之,如果伊朗願意就發展核武一事坐上談判桌,中東的緊張情勢可望因而趨緩,這足以讓布希向世人吹噓,他的伊拉克冒險之旅已大有斬獲,到了可以畫下句點的時刻了。

明眼人一定看得出北韓也在玩同樣的把戲,只是北韓的籌碼少得多。多年來,北韓閉關自守,自外於世界商業與政治活動,因而削弱北韓對世界的影響力。參考這兩個國家的策略,台灣與中國互動上,其實有許多策略可以運用。

當然,這並非建議台灣應該支持軍事動亂,畢竟東亞不是中東。我們能做的是,比方從政治及經濟層面,更積極介入與中國有微妙關係的國家,如越南。過去越南與中國偶有軍事衝突,越南擁有高達九千萬的人口,對中國來說,這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制衡力量。過去越南不受西方,甚至也不受東方歡迎,如今肯定需要強勢的地緣政治夥伴。

為了避免台灣的涉外政策一步步陷入自我毀滅的境地,如一味限制台商投資中國的上限等措施,我們需要更具創意及更積極進取的外交政策。伊朗的手段或許不足取,但其策略、眼界及膽識,卻是我們應該好好研究、了解的。

 

 

 

延伸閱讀

庫德族建國 引爆世界大戰的引信?

2016-02-25

美國重返亞太戰略

2015-04-09

伊拉克危機升級 中國是最大苦主

2014-07-03

非經濟因素上漲的油價

2011-01-20

中東風雲驟變的衝擊效應

2020-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