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快人快語 謝國忠

快人快語 謝國忠

九月下旬,香江金融重鎮中環區的交易廣場謠傳,謝國忠被迫離開摩根士丹利……。謝國忠何許人也,為何他的離去震撼了外資圈?他堪稱外商銀行亞洲首席經濟學家,更以洞悉中國經濟脈動,與中國政府關係深厚雙重優勢而打響知名度。

「謝國忠被迫離開待了十年之久的摩根士丹利!」這檔號稱今年外資圈最強勁的八卦,紙果然包不住火,在國際媒體披露、摩根士丹利發言體系證實這項消息後,成了最受人矚目的新聞!

謝國忠是何許人也?竟有辦法攪動亞洲外資圈一池春水,進而成為「國際財經新聞」,連離職原因都被當成八卦新聞來挖?原因無他,只因謝國忠堪稱是「二十一世紀以來最負盛名的外商投資銀行亞洲首席經濟學家」,尤其是當中國躍升為全球經濟強權、國際知名投資銀行在中國經濟研究領域爭相投入資源之際,一九九七年即加入摩根士丹利陣營,並挾背後這塊響亮招牌打響國際知名度的謝國忠,成為「雖稱不上呼風喚雨,但肯定喊水會結凍」的外資圈寵兒。

離職事件 公司內部電子郵件曝光,摩根士丹利快刀斬亂麻,外資圈寵兒被迫離職

謝國忠離開摩根士丹利已是大新聞,但離開原因似乎更引人矚目,原來是謝國忠九月中參加由國際貨幣基金(IMF)與世界銀行(World Bank)在新加坡舉行的年會後,在一封僅供公司內部參考的電子郵件中說了許多露骨且不恰當的話,如:「某些言論讚美新加坡是全球化成功案例是不恰當的,實際上新加坡的成功是因成為貪汙的印尼政府與企業的洗錢中心,一旦印尼沒了,新加坡榮景也將不再,而為維持財政現況,新加坡政府開始計畫開設賭場,吸引來自中國的錢。」

在凡事講求關係的外資圈,「得罪政府」,可是犯下十惡不赦的滔天大罪,在這封電子郵件不知為何流傳出去到全世界都知道後,摩根士丹利只好快刀斬亂麻、含淚請謝國忠走路。外資圈同業則是深深惋惜。

反觀過去,外資圈被電子郵件搞到下台的個案也不少,如某家C開頭的國際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日前也開除了一位南韓員工。原因是這位老兄在電子郵件裡提到「我在南韓工作有多輕鬆,每晚還有空到聲色場所享樂」等讓老闆聽了肯定不舒服的話,遂被革職。也因此,謝國忠事件也讓外資圈人人自危,更為審慎使用電子郵件。


直言性格 謝國忠喜愛針砭時事,尤其是藉中國歷史評論亞洲經濟脈動

謝國忠如此批評新加坡與印尼之間的經濟關係,究竟是對或錯,也許外界見仁見智有不同的看法。但可別忘了,謝國忠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取得博士學位後,隨即投入世界銀行行列,當時所鑽研的就是印尼經濟問題。因此,謝國忠對東南亞經濟的熟悉程度,外資圈恐怕還無人能出其右。

只是,在外資圈打滾已十幾年的謝國忠,怎不知口無遮攔的後遺症有多大?跟謝國忠聊過天的人都知道,他是個有話直說的人。他喜歡藉中國歷史來評論亞洲經濟脈動,每每讓人會心一笑。但一條腸子通到底的人最大人格特質,就是喜歡針砭時事,謝國忠不但是箇中好手,並且喜歡從各種管道吐露心聲,電子郵件對他而言就是最好的管道。壞就壞在,這封原本被設定為內部參考的電子郵件,竟然外流。

據了解,謝國忠過去也曾發生過不當批評的電子郵件外流的情況,惟事態不是很嚴重,最後都被上頭壓下來。這次樓子實在捅得太大,成為摩根士丹利「內部控管出現重大瑕疵」下的最大受害者。當然,外資圈甚至還傳出謝國忠鋒頭太健、背後遭人暗算所致,但僅止於市場謠言。

個頭不高的謝國忠,講話總是帶著沙啞的音調,速度極快、英文特溜是他的特色,過去十年來,幾乎跟摩根士丹利畫上等號。

一九六○年出生於上海的他,有著上海男人刻苦耐勞的特色。除了每天排不完的國內外演講與國際機構投資人拜會行程外,還將「走動式研究」奉為圭臬。只要手機能通的地方,幾乎都可以找得到他的行蹤;甚至還深入到新疆的喀什,從話筒中他豪邁地表示:「怎樣?這裡夠遠了吧!」這跟喜歡坐在辦公室吹冷氣的同業,著實不太一樣。


桂冠分析師 謝國忠投資建議準度不太準確,但他的邏輯分析力卻贏得客戶的信任

熟稔外資圈,尤其是sell side(賣方)運作邏輯的人都知道,要當一位成功的分析師,論點與邏輯絕對不能跟同業相同,否則就顯現不出自己分析的特色。如果從這個角度,檢視謝國忠這十年來在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師生涯,基本上算是非常成功的。
據某位算是「老鳥級」的外資券商總經理的觀察,若將謝國忠這十年以二○○○年作一切割,一九九六至二○○○年其實已逐漸透露出「論調極端、邏輯清晰」的特色出來;二○○○年至今則是處於思考邏輯的成熟階段,上述八字箴言發揮得更是淋漓盡致,尤其是與老闆、也就是摩根士丹利全球總體經濟學家羅奇(Stephen Roach)這兩年來連手看壞包括美國、中國在內的全球景氣的基調,更是一絕。

一般散戶喜歡以「股價漲跌」作為分析師投資建議(call)成敗來論英雄,但外資圈也都知道,要論準度,謝國忠的call還真是不準,但翻開外資圈最重視的《機構投資人雜誌》(Institutional Investor)年度票選的結果,「亞洲最佳總體經濟分析師」的桂冠總是謝國忠的囊中物,原因何在?答案就是客戶的要求不一樣。

國際機構投資人評斷一位分析師的良窳,call的對錯雖然很重要,但客戶對分析師的邏輯分析能力更為重視。也就是說,分析師的call若邏輯性不夠強,根本在電話裡頭就會被客戶打回票,更遑論見到客戶本人。謝國忠厲害的地方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訓練背景,加上滔滔不絕的口才與生動的比喻,客戶很容易買帳;加上他亞洲到處跑,各地奇人軼事與八卦都知道,客戶想要知道亞洲,尤其是中國經濟的「眉眉角角」,謝國忠總是他們詢問的第一個窗口。

謝國忠在外資圈的影響力,並非在call的正確性上,而是他對於某些議題率先提出的警語,最後都會成為當地政府政策制定的重要參考指標。如這兩年最紅火的全球房地產景氣將邁向泡沫化等議題,外界雖對此論調嗤之以鼻,但也促使美國聯準會(Fed)與中國以更積極的手法,遏止此現象發生。


影響力 謝國忠提議題具前瞻性,為當地政府政策指標,更是洞悉中國總經第一人

傲人的學歷、敏捷的腦力,加上過人的精力,謝國忠在短短十年間爆紅不是沒有原因的。二○○○年期間,他與當時美商高盛的胡祖六、瑞士信貸的陶冬並稱為投資銀行圈「亞洲總經三才子」,靠的就是海歸派華人,以及與中國政府關係深厚的雙重優勢。

即使外資圈紛紛部署重兵在大中華區總體經濟研究領域,也訓練出港商里昂的韋卓思(Jim Walker)、瑞銀的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美商美林的龐德(TJ Bond)等研究底子深厚的王牌分析師,但礙於語言,對中國總體經濟政策的影響力始終比不上謝國忠、胡祖六、陶冬等「亞洲總經三才子」。

香港是洞悉中國經濟脈動的第一站,各大投資銀行想要招兵買馬、找鑽研中國經濟的分析師,最主要的兩個管道就是從IMF與世界銀行,尤其是出身中國或香港、中文沒問題、英文更溜的人,這十年來身價更是水漲船高,陸續進入重量級外商投資銀行的麾下,從各種層次影響中國財經政策的制定。

但胡祖六早一步離開研究領域、投入高盛在中國投資銀行市場的新領域,熱愛總經研究的謝國忠則是繼續留在這兒發揮他的影響力。只是,在這樁烏龍事件發生後,謝國忠是否還能在這塊領域發光發熱?恐怕仍得要一段時間後才能明朗。

論時間點,謝國忠挑在距離美系投資銀行公布年度紅利(約為每年十一月)僅兩個月的九月底離職,讓外界「不得不懷疑」這回走得真是倉卒。以謝國忠年薪約三百萬美元(駐紮在香港且掛上董事總經理與區域首席分析師雙頭銜所致)的水準來看,謝國忠不太可能只拿兩個月的薪水就走,外資圈推測,謝國忠雖因逞口舌之快而被迫走人,但摩根士丹利內控確實也出了問題(因電子郵件外漏),極有可能的方式是摩根士丹利額外支付謝國忠一年的薪水,當作外資圈常見的「遮口費」(garden leave),但謝國忠必須保證一年內不在外頭任職,更遑論跳槽到同業,「遮口費」給得多或少,須視個人大小牌與離職原因而定,但無論謝國忠休息時間僅是兩、三個月還是長達一年,時間會證明一切!

謝國忠離職離得突然,也讓外界感到措手不及,但少了他擲地有聲的獨特論述與分析邏輯,只剩下泛泛之論,恐怕也非外資圈之福!


謝國忠
出生:1960年,中國上海
學歷: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碩士、博士
中國上海同濟大學學士
經歷:摩根士丹利董事總經理兼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
澳洲麥格理銀行企金部門
世界銀行東南亞經濟研究員

 

延伸閱讀

低調的新星如何擊敗老手出線?

2015-06-25

張凱偉衝過頭 誤踩紅線黯然離職

2013-10-10

挨三記重拳 從菜鳥分析師變外資金童

2011-08-18

一言撼動台股的八大外資王牌

2010-03-25

外資金童柯之琛 靠實力締造職場傳奇

2012-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