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弱美元 全球付代價

弱美元  全球付代價

美元匯價江河日下,已使持有大量美元的國家或投資者感受到沉重的壓力。澳幣、紐幣幣值強升,減退了競爭力,讓經濟泡沫加重。

三月以來,全球金融市場再度出現了重大的變化,儘管全球股市跌多漲少,但是國際匯市與原物料行情都有勁爆發展,其中原油一桶最高來到一○六.五四美元的歷史天價,金價也一度創下九九五.二美元的歷史新紀錄,代表物價的指標CRB指數也締造了四一九.七五點的歷史新紀錄。

貴金屬的行情錫價再創一九九○○美元天價、銅價來到八六八○美元,有再挑戰八八○○美元的意圖,最受矚目的是白銀漲到二十.二九美元,寫下二十八年來的新高價,鈀金來到五八五.五美元,也重寫了七年新高價,威力最強的是白金從每盎斯一一○○美元飆向二二四七美元,市場預估白銀將挑戰二十五美元,白金則可能上看三千美元。

至於農產品則呈現噴出行情,多年未漲的棉花,一口氣從五十五.六五美分飆升到了八十九美分,其他的如黃豆漲到每英斗一五八六.二五美分,小麥也達一三四九.五美分,玉米也來到五七三.七五美分,大家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糖價從九.四二美分漲到十五.○七美分,咖啡從一一六.七美元漲到一七一.九美元,這是農產品價格壓抑不住的噴出走勢。

在國際匯市,令人大開眼界的是美元的極度弱勢,美元指數頻創新低,已經來到七三.五點,寫下一九七一年美國廢除金本位制度以來最低的價位,如果從二○○○年起算,美元指數從一二一點跌到現在,美元積弱不振已成了全球經濟最大的變數,目前歐元彈升來到一.五三○六美元兌一歐元,這是一九九九年歐元成立以來,美元兌歐元的最低價位。
 
而紐幣、澳幣也因為高息,紐幣兌美元一度來到○.八一八五的二十三年新高,澳洲宣布升息一碼到七.二五%,也讓澳幣兌美元見到○.九三三八的歷史新高,其他如瑞士法郎、挪威克郎都成了炒家新寵。

亞洲貨幣中的人民幣、台幣、日圓也成了超級強勢貨幣,其中,日圓兌美元在利差交易暫時平息後,一度升值來到一○二.六二圓的高價,日圓從一九九五年升值到七十九.七五兌一美元後,一九九七年一度回貶到一四六.七五兌一美元,過去十年當中,日圓出現兩個高點,一個是○五年的一○一.六八圓,另一個是一九九九年的一○一.二五圓,雖然日本經濟基本面不佳,看樣子似乎一○○日圓的價位面臨考驗。

 
黑夜中的弱勢美元政策

新台幣二月以來成為全球最強勢的貨幣,新台幣在資金回流的推波助瀾中寫下三十.六七七元的新紀錄。資金回流,也讓台北的股匯市出現雙漲的格局,至於人民幣仍維持升值軌道,人民幣兌美元已升抵七.一兌一美元大關,今年奧運之前,人民幣破七的可能性大增,美元大貶,對擁有一.五三兆美元外匯存底的中國可說是沉重的負擔,最近廈門大學金融系客座教授余雲輝就在網上發表一篇題為〈中國決不能成為美元洩洪的重災區〉專文,很明白指出「從人民幣升值的那一天起,中國財富就開始了國際化轉移,從中國本土移轉到海外,主要是美國。」他說中國龐大的外匯存底已成了美國的「獵物」,他提出了很多辦法,但是每一種方法都有後遺症。

對全球的金融市場來說,美國正在大玩口說強勢美元,實質則是弱勢美元的政策。Fed主席柏南克在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表示,當前美國經濟面臨的主要風險仍是成長放緩的問題,房地產持續低迷,勞動力市場狀況可能隨時惡化,同時信貸市場環境也可能愈來愈吃緊,柏南克承諾將見機行事,及時採取措施,以振興經濟。柏南克一方面表示憂慮美國經濟,市場上也樂得配合美國政策,大舉壓低美元。

市場熱錢充斥,就如同《侏羅紀公園》中最後的結語:「生命總會找到出路。」資金當然也會找到新方向,市場明白了柏南克要透過不斷降息,降低資金成本,欲挽救美國經濟衰退的狂瀾,另一方面,希望美元匯價有秩序下跌,刺激出口,為美國搖搖欲墜的經濟增加助力。

既然美國官員意圖明顯,市場炒家就全力配合採低美元匯價,例如歐元急速走高,帶動歐洲貨幣急揚,熱錢也大力炒高以美元作價的石油、黃金及農產品等商品期貨。目前油價已越過一○五美元關卡。上檔壓力已不知在哪裡,金價與白金市場都喊出三千美元天價。
 
美元愈來愈弱,也給市場帶來更多預期,例如Fed正在向外界發出更明確的訊息,三月十八日的FOMC聯邦理事會肯定會再度降息,市場普遍認為降息兩碼,至二.五%,但認為可能降息三碼的機率也高達了七○%。

經濟數據的疲弱,包括ISM製造業指數,美國房地產元月價格重挫九.八%,最近公布的第四季GDP成長率只有○.六%,比市場預期弱,再加上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急速跳升,都增添了美元下跌的賣壓。而國際知名大投資家也眾口爍金看淡美元,像吉姆.羅傑斯、「末日博士」麥嘉華等,甚至是索羅斯都是美元的空頭捍衛者。

 
危機一·美國貿易逆差加劇

甚至連投資大師巴菲特也在今年的致股東書中寫上這麼一段話:「美國人購買進口貨的數額,遠遠多於外國人購買美國貨的付出,一入一出之間,美國每天必須匯出二十億美元給世界各國,作為購買它們產品的淨差額,美國外貿入不敷出,出現所謂的貿易逆差,資金不斷流出,美元匯價自然疲弱。」巴菲特公開表示,美國經濟已陷入衰退,更進一步推低了美元匯價。
 
最近連在芝加哥接受彭博電視新聞網訪問的「末日博士」麥嘉華,也都大力抨擊柏南克不斷降息會「摧毀美元」。

很多投資家與經濟專家都認為,美國大舉挫低美元,不無風險,因為玩得太過火,可能觸發美元暴跌的危機,甚至進一步引發全球金融危機。另一方面,美國強化以鄰為壑的輸出衰退政策,除了美元有失序暴跌的玩火風險外,美國即使成功,全球也要為美國付出更大代價。

因為按照美國目前所打的如意算盤,不斷貶值的美元,將使美國產品出口更具競爭力,美國貨會比那些貨幣升值國家的貨品便宜,而進口貨也將因美元貶值形同漲價,按照教科書上的講法,美元貶值,有利於美國貨熱銷到全世界。
 
美國的消費者則因為進口貨漲價,減少購買舶來品,最後美國貿易長期存在的巨額逆差將因為美元貶值而改善。這是合理的推論,問題在美元要貶到何種價位,這種理論才會發生?

在巴菲特的致股東書中,他提及二○○二年歐元兌美元一度弱勢,平均一美元兌換○.九四六歐元,美國對德國的貿易逆差是三六○億美元,但去年歐元強升到均價一.三七美元兌一歐元,美國與德國之間的貿易逆差反而擴大到四五○億美元。對加拿大的貿易也是如此。
 
○二年一加幣兌○.六四美元。美國對加拿大的貿易逆差為五百億美元,○七年加拿大幣大幅升值,平均匯價約一美元兌○.九三加幣,但是美國對加國逆差上升到六四○億美元,顯見美元貶值,不一定能改善美國的貿易赤字。

 
危機二·美元可能步上英鎊後塵

其次是美元的強弱勢是一個國家經濟力強弱的象徵,美元重貶,一方面讓全世界各國愈來愈不喜歡持有美元,另一方面,凸顯了美國的經濟問題確實很大,柏南克瘋狂降息的行為,不僅無助於重建世人對美國金融市場的信心,反而進一步摧毀世人對美元的信心,全球對美國經濟的信心也開始動搖,第一個顯現出來的是全世界愈來愈多的央行不喜歡持有美元,過去全球外匯存底有七成以上是以美元方式持有,○七年這個比率降至六四.七%,歐元比重反而上升到二五.八%,其他是日圓三.三%,英鎊也有四.四%。

十九世紀英國是世界的霸主,到了二十世紀前三十年,英鎊仍是世界第一大通貨,後來隨著英國經濟盛世的褪色,英國殖民地相繼獨立,逐漸被美國取代,不久,英鎊便失去獨占外匯存底的優勢。現在美國在全世界建立軍事基地,軍事大量虛耗國力,美國會不會重蹈英國覆轍,也令人關注。

回頭看過去半個世紀,一九六六年美國介入越戰,經濟開始停滯不前,這個調整一直到一九八二年,總共費了十六年,關鍵在越戰困住了美國,越戰讓美元大規模流失後貶值。到了二○○○年前後,美國也因為介入阿富汗、伊拉克的戰爭,消耗了國力,讓美元逐漸不支。
 
六○年代,詹森及尼克森時代都曾逼迫Fed大印鈔票,引發其他國家對美元失去信心,直到一九七一年不列顛森林會議,美元正式告別金本位,世界各國搶兌黃金,終於觸發了一九七三年的通貨膨脹危機。

 
危機三·經濟失衡的世界

這次的情況是二○○一年葛林史班大降息,○二年美元匯價開始滑落,美元愈來愈不值錢,終於引發全球資產原物料大升值。這是全球原物料大漲的背景。此外,美國強行弱化美元政策,無疑是將自己的衰退輸出到別的國家,因為美國大降息,別的國家不得不跟進,雖然跟進降息,可以使本國與美國息差縮小,但是卻讓通膨之勢燎原。
 
反之,若不跟隨美國降息,那麼與美國息差愈拉愈大,將難逃本國貨幣強力升值。這次歐元強升,主要是歐盟堅持四%的利率不降,澳洲升息一碼來到七.二五%,讓澳幣急遽走高,紐幣也因為利率高達八%,成為利差交易的天堂。可是幣值強升,卻減退了競爭力,讓經濟泡沫加重,這是美國帶給全世界經濟失衡的一端。

另一個失衡是油價衝上一○六.五四美元,也造成中東經濟的失控,從二○○○年以來,油價由十六.七美元飆升了五倍多,中東的產油國成了最大贏家,可是油價若以美元計價,表面上漲了很多,但若用歐元計價,油價的漲幅則減半,目前全世界主要三個石油交易所都以美元計價,美元能夠不崩潰,這也是重要原因。
 
過去十年來,從伊拉克的海珊,到最近的伊朗總統內賈德都力倡要成立以歐元計價的石油交易所,都遭到美國重大報復。去年伊朗總統內賈德甚至登高一呼「美元只是一堆廢紙」,顯然美元作為石油交易惟一計價的貨幣也來到重要臨界點。

因為石油以美元計價,產油國收進了很多石油美元,也導致通膨更加嚴重,到目前為止,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阿曼CPI(消費者物價指數)都超過兩位數的成長,中東產油國雖然很想成立美元以外、其他幣別的石油交易所,但是攝於美元的國威,沒有一個國家敢先表態。
 
美元匯價江河日下,已使持有大量美元的國家或個人投資者感受到沉重的壓力。這些年來,對美國有龐大順差的國家,像是中國有一.五三兆美元的外匯存底,日本有九千多億美元,俄羅斯已直逼五千億美元,印度也即將挑戰三千億美元,這些外匯存底龐大的國家,因為外匯太多,且以美元資產為主,巨額外匯存底反成了甜蜜的負擔。

 
危機四·全球經濟走向黯淡

以中國龐大的外匯存底為例,如果拋售手上的美元或美債等美元資產,美元匯價跌勢更大,本身承擔旳匯損也會擴大,假設拋售太多太急,導致美元崩潰,美國經濟大衰退,本身也因此受害,這也是美國將自身利益與全球綁在一起的高招,美國不必為匯價護盤,那些手上很多美元的國家會比美國還在乎,這就是全球經濟最弔詭之處。

這一輪美元弱勢「不知伊於胡底」?不過三月十八日的Fed降息是重要轉捩點,美國在通膨肆虐的陰影中依然大降息,Fed基本放款利率若降至二.二五%,仍不能力挽當前經濟狂瀾,那麼美國一如九○年代的日本進入「失落的年代」機率將升高,當年日本將利率降到零,都無力挽救經濟,美國極度降息,又讓美元極度走弱,這是不是治癒美國經濟的一帖良藥,目前很難樂觀。如果美國步日本後塵,那麼全球經濟恐怕有一段黯淡的歲月要走。
 

延伸閱讀

匯市風雲再起

2016-10-20

人民幣打噴嚏!亞幣重感冒

2015-08-20

從越南看新興國家 成長停滯的苦狀

2008-06-19

全球經濟豬羊變色

2008-07-31

人民幣破七 新的貨幣戰爭來了?

2019-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