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世界經濟進入大調整年代

世界經濟進入大調整年代

謝金河

台股

609期

2008-08-21 14:39

從美元轉強造成的匯市豬羊變色效應,或是原物料的反轉修正,只有一個道理,就是過去奔馳多年,基期很高的標的都出現修正。

八月十五日,在彭博資訊的即時報價資訊上,全球匯價、商品行情就像是開車加油的馬表,價位不停地關聯竄動,其中最受矚目的是美元匯價不斷攀高,歐元貶破一.五美元大關,一口氣來到一.四六六五元的價位,英鎊急貶到一.八一四五美元,而澳幣、紐幣也相繼大跌;令人吃驚的是油價,一口氣跌至一一一.三四美元,金價更是跌穿八百美元大關,令人看到不可思議的七七四.九美元最低價。

過去三個月來,全球金融市場可以用「風雲變色」來形容,所有標的的反轉都在市場出現最極端說法的時候,出現了激烈變化。其中,油價與美元互為表裡,都出現了與市場預期完全不同的方向變化,最顯著的是六月底本刊邀請「末日博士」麥嘉華來台演講,他非常堅定地表示,如果美國聯準會繼續目前寬鬆的貨幣政策,美元很可能成為壁紙。至於油價,他認為石油最後會漲到一桶三○○美元。

 

油價利多因素用盡

 

麥嘉華強烈看貶美元,極力看好油價,與他看法相同的投資大師還有吉姆.羅傑斯,他看好商品還有十至十五年的好光景,至於美元,他認為這是長期放空的標的。

 

七月間,油價衝到一桶一四七.二七美元的時候,市場上看多的理論充斥,大多數都認為中國與印度加入需求行列,油價只會上漲不會下跌,於是油價從一五○美元開始往上看,有的看一七○美元,有的看二○○元,也有看二五○美元,一直到麥嘉華喊出三○○美元,結果油價觸及一四七.二七美元之後迅速反轉。八月十五日,油價觸及一一一.三四美元的低價,不到兩個月的光景,油價已下跌三五.九三美元,跌幅達二四.三九%。

 

中國與印度的需求依舊,而油價上漲最大推手的地緣政治問題——八月奧運開鑼之際,俄羅斯突然出兵攻打喬治亞,油價衝高迅速回檔,也只是一日行情。於是看好油價的全都噤聲,連吉姆.羅傑斯都說,「近來影響油價的因素變多,無法預判上檔空間」。

 

跌深反彈 熱錢擁抱美元

 

任何刺激油價上漲的利多因素,都不能推升油價繼續上漲,最重要的關鍵是美元由弱勢變強勢。從基本面來看,美國次貸壓力仍重,到目前為止,銀行打銷的呆帳三四八五億美元,但市場專家預估這個數額最後會達到二兆美元,顯然銀行打銷呆帳之路仍漫長,再加上二房危機,美國房地產的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決的。

 

而美國公布六月的貿易赤字,雖然略有縮減,但仍高達五六八億美元,而預算赤字則高達一二○八億美元,美國雙赤字問題依然嚴重,加上失業率迭創新高,七月CPI(消費者物價指數)達五.六%,美國經濟的基本面實在擠不出一絲正面的訊息。

 

就在眾人都看衰美元,且幾乎成了共識之際,美元成了全球最強勢的貨幣,從二○○○年以來,所有兌美元強勢升值的貨幣紛紛重挫,連銳不可當的人民幣都出現貶值。美元出現反轉走勢,這才是原物料重挫的關鍵所在。

 

從二○○○年以來,美元就是全世界最弱勢的貨幣,歐元兌美元從○.八二三○升值到一.六○三八,英鎊也一度創下一英鎊兌二.一一六一美元新高價,其他如紐幣達○.八二一○元,澳幣達○.九六六五元,這些高息又升值的貨幣,成了國際熱錢「利差交易」的最愛。美元指數則從二○○○年的一二一點重挫到七○.六九八點,最近美元超強,美元指數衝高到七六.四二八點,創下近一年來美元最高價。

 

全球股市成了美國的提款機

 

從基本面看不出美國經濟有任何強勢的道理,但是在技術面,美元已經足足跌了八年,美元基期相對最低;另一方面,從去年七、八月以來的次貸風暴,雖然導火線是在美國,但是金融機構發行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全世界都中獎。今年以來,世界經濟都出現重大調整,像中國股市一下子暴跌六一%,印度也重挫四一%,資金不管跑到哪裡,幾乎都會遭到傷害。

 

根據Financial Research統計,○六到○七年,美國的投資人共投入四○四○億美元在國外的共同基金,這個規模是同期投入美國股市基金金額一二五○億美元的三倍,也就是說,美國的投資人喜歡美國以外市場,特別是新興市場,遠勝於美國本土的股票,結果全球股市大跌之後,跑到全世界的美系資金回流,全球股市都成了美國的提款機。

 

台灣也是受到衝擊的市場之一,從三月底到八月八日為止,外資共匯出台幣三三○八億元的資金,不但創下連續四個月匯出紀錄,且金額頻創新高,今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大家看好台股上萬點,但是到了九三○九點,台股幾乎是大崩盤,一口氣急跌到六

七○八點,外資不斷賣超也是大盤重挫的元凶之一。

 

這種提款機效應不只發生在台灣,七月間,亞洲各國外匯存底普遍減少,南韓的外匯存底,七月比六月少了一○六億美元,從二五七六億美元驟減為二四七○億美元,香港的外匯存底減少二十一億美元,台灣減少五億美元,印度則少了五十八億美元。

 

中國七月外匯存底增加五十六億美元,但是,不計算外匯存底孳息,中國七月外貿順差達二五二.八億美元,FDI(外國直接投資)達八三.三六億美元,兩者合計後,與外匯存底增加的差額是二八○億美元,這顯示,一向都是資金淨流入的中國,七月也有二八○億美元熱錢跑掉了,這也是人民幣從六.八一六三元貶值回到六.八六六八元的重要關鍵。

 

另一個影響資金流動的現象是全球股市相繼大跌之後,美國股市的投資價值浮現,例如花旗集團的股價從五五.六五美元跌至一四.○一美元,在次貸風暴前,花旗集團的市值原本是中國工商銀行的兩倍,後來平起平坐,如今連二分之一都不到,對全球投資人來說,到底是花旗集團的股票有價值?還是中國工商銀行?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花旗集團股價重挫後,投資價值也浮現。

 

對於很多美國本地投資人來說,他們認為在十五美元以下買進花旗,一年後投資報酬率縱使沒有一倍,也有五成,當這個想法成了共識,新興市場的股市當然會面臨重大調整。

 

金磚四國股市遭到重大調整

 

到目前為止,從二○○○年以來最紅火的金磚四國股市都遭到重大調整。中國上證指數從六一二三點跌至二三七一點,滬深三○○指數從五八九一點跌至二三六九點,都是動輒跌六成的走勢,但是股價重挫,反彈卻無力。印度股市則從二一二○六點跌至一二五一四點才反彈,但反彈也面臨一萬五千點大反壓。

 

最近原物料反轉,最戲劇性的市場是俄羅斯與巴西,這兩個原本是全世界多頭最重要堡壘,俄羅斯股市在六月一度寫下二四九○點的歷史天價,但是上周卻一度重挫到一六四八.五三點,股價重挫三三.八一%,比起台股的跌幅還可怕,顯示油價急跌,已對俄羅斯經濟造成殺傷力。

 

另一個受惠於原物料的市場巴西,在創下七三九二○點的高價之後,也突然急跌到五四二四四點,跌幅一下子超過二六%。其他原物料生產國如墨西哥、南非、阿根廷、印尼、埃及等股市都紛紛重挫。資金快速移動的效果,使得股市的調整比過去任何時期都激烈。

 

例如,台股從九三○九點跌至六七○八點,是一鼓作氣跌到底。過去市場會不停地上演跌深反彈的戲碼,例如九三○九點跌破八千點,反彈到八千五百點,又下殺到七千五百點,再反彈到八千點,然後又下殺到七千點,現在完全沒有這回事,都是一次殺到底,等到市場最樂觀的多頭絕望殺出時,大盤已到底了。

 

市場完全不給套牢者有任何解套的機會,像俄羅斯股市就是在油價大漲到天價之際創了二四九○高點,如今一個月光景,俄羅斯股市跌掉了三三.八一%跌勢才穩下來。

 

這也意味了股市的操作難度比任何一個階段都高,當市場反轉之際,要毫不猶豫殺出,套牢者很難有解套的機會,在全世界經濟情勢最不明朗之際,未來的投資應採短線。也就是說二○○○年以來,由中國所帶動的全球經濟奔馳的行情應已告一段落。過去這八年之際,除了金磚四國股市外,像港股裡的鞍鋼新軋鋼、海螺水泥、廣東造船、江西銅業等,長線都創造過一百倍以上的漲幅,未來要找到那種充滿爆發力的長線黑馬股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全球經濟都出現調整的後遺症

 

從去年七、八月的次貸風暴迄今已屆滿一周年,全球經濟正面臨一九二九年經濟大蕭條以來最動盪不安的景象,全球經濟都出現調整的後遺症。美國已把衰退的病毒傳染到歐洲、亞洲。歐洲公布第二季的季成長為負○.二%,其中德國是負○.五%,法國是負○.三%,日本公布第二季GDP是負二.四%,似乎都已踏出衰退的第一步,且未來展望愈來愈悲觀。

 

從美國房地產問題,到金融機構信用緊縮的風暴,到油價大漲帶動的高通膨,這些對實質經濟所造成的傷害,恐怕還要持續一年之久,可能要到明年中,全球投資的新方向才會逐漸明朗,這段期間,保持資金流動性,投資採取最機動性的操作,可能是上策。

 

全球經濟降溫,美元又走強,這使得二○○○年以來大漲的原物料行情面臨很大的反轉壓力。以油價來說,石油今年從八六.九美元起漲,從九十美元到一四七.二七美元是噴出大漲的一段大行情,油價一年之內退回起漲區是合理的,最近一半拿來生產乙醇的玉米,是從噴出回到起漲區的代表作,今年三月間,玉米每英斗衝過五百美分大關,一口氣漲到七九九.二五美分,最近已跌回四九七.二五美分,多漲出來那一段全部吐出去了。

 

除了油價大跌外,金價這次的回檔更加令人印象深刻。今年上半年美元貶值聲中,黃金一度創下一○三二.七五美元天價,最近卻暴跌到七七四.九美元,黃金已重挫二五七.八六美元,跌幅達二四.九六%,黃金的多頭似乎已結束了。

 

貴金屬的第一個空頭是一九七九年白銀創了一盎斯四十八美元天價,今年最高漲到二一.五五美元,十五日跌至一二.八四美元;第二個空頭是鈀金,在二○○一年創下一一二五美元天價,如今跌至二八三美元,跌幅已達七五%;第三個空頭是鋅價從○六年的四五八○美元跌到一五六○美元,然後是鎳價從五一八○○美元跌至一七七六○美元;最近白金從二三○一美元跌至一三七八美元,跌幅也不輕;最後連強勢的銅、鋁跌勢也日趨明朗。這些奔騰過的原物料,沒一個能重回過去的天價,反轉向下修正的態勢已經很明朗。

 

從美元轉強造成的匯市豬羊變色效應,或者是原物料的反轉修正,以及全球股市的回檔修正,萬變不離其宗,只有一個道理,也就是說過去奔馳多年,基期很高的標的都出現修正。

 

所謂水往低處流的道理,今後要觀察的是錢潮往哪個方向移動。例如,美元班師回朝,即使美國基本面不佳,美元照樣會漲。當熱錢從原物料撤走,原物料行情就大跌,匯市的道理也是一樣。

 

一線電子大廠未來扮演反彈要角

 

那麼回頭數數,二○○○年迄今,全世界沒有奔馳的標的已所剩不多,目前的基期比二○○○年低很多的市場,美國的那斯達克、費城半導體是代表。亞洲的台灣、日本、泰國也是典型代表,這次美元轉強,美國科技股的表現明顯超過道瓊指數。

 

台灣的原物料股,像水泥、鋼鐵、航運基期都很高,未來接受調整的壓力都很大,反而是美元轉強,台幣回貶,原物料大跌受益的電子產業,尤其是像鴻海、華碩、台達電、宏碁等一線電子大廠,本身議價能力強,產品又有競爭力,在這回台股從六七○八點反彈的波段裡,可能扮演最重要的角色。

延伸閱讀

全球化讓區域型危機擴散更快

2008-09-18

山有多高 谷就有多深——從通膨走向通縮

2008-10-23

全球經濟豬羊變色

2008-07-31

從萬馬奔騰到休養生息——我們面對的世界經濟真相

2008-09-11

金融海嘯第二章:新興市場人踩人

2008-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