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蘇富比的九年魔咒看世界經濟的調整

從蘇富比的九年魔咒看世界經濟的調整

謝金河

全球股市

614期

2008-09-25 16:11

過去30年來,每個泡沫經濟破滅前一年,蘇富比股價都創了那個時代的天價,然後狠狠回檔,股價反轉後,世界經濟必有重大災難。

去年十一月十日,蘇富比在倫敦舉行秋拍,這是次貸風暴以後,測試市場買氣的重要指標,蘇富比把希望寄託在費盡千辛萬苦才求來的梵谷畫作。這張〈麥田〉,知名度不及創過天價的〈麥田群鴉〉,不過這張畫作是梵谷死前三天的創作,仍具重要歷史性,蘇富比在拍賣前積極造勢,希望這張畫作能以底標一倍以上的價錢拍出。

沒想到拍賣當天,這幅被蘇富比視為衝高買氣的重量級作品,不但沒有超過底標一千七百萬英鎊,而且,現場只有一個人喊出了一口價——一千二百萬英鎊,〈麥田〉當然以流標收場,不過梵谷的畫作流標,卻帶給蘇富比股價一場大浩劫。

 

去年以來,蘇富比股價重挫六九%

 

十一月十一日,紐約股市開盤,蘇富比以低盤跳空開出,收盤蘇富比的股價從五十.五美元跌到三十二.七五美元,蘇富比股價重挫三八%,這個跳空缺口有如台灣股票除權一般,蘇富比市值一天之內縮水三分之一。經過這個跳空下跌,到目前為止,已將屆一年,但蘇富比的股價每況愈下,從未站上跳空下跌的缺口區,且在這次全球股災重傷害,蘇富比的股價還一度跌破二十美元。從梵谷的一張畫作流標到現在,蘇富比的股價已重挫六九%。

 

去年十二月,我在《典藏投資》的專文就提及一張梵谷畫作可能是引爆全球景氣反轉的重要信號彈,因為過去三十年,蘇富比的股價對於偵測全球泡沫經濟都扮演了重要角色,那個時候我曾提出了一個「蘇富比九年魔咒」的概念,因為蘇富比股價反轉後,世界經濟必有重大災難。

 

從美國的資本市場來看,蘇富比並不是一家市值很大的企業,但是蘇富比是目前全球惟一藝術拍賣的上市公司,與蘇富比分庭抗禮的佳士得被LV集團老闆阿諾收購並下市,因此,蘇富比的股價反映了藝術市場的買氣,也是偵測全球財富動向的領先指標。

 

過去三十年來,蘇富比股價每一次反轉都代表那個時候的世界經濟產生重大變化,在每一個泡沫經濟破滅之前一年,蘇富比的股價都創了那個時代的天價,然後狠狠回檔,蓄積實力再現新狂潮。在日本泡沫經濟吹破前,美國網路科技泡沫爆破,及這次新興市場泡沫戳破前夕,蘇富比的股價都創新高。而蘇富比的股價前一個高點跟後一個高點之間,正好都巧妙地相隔九年,因此,去年十二月我在《典藏投資》提出這個「蘇富比九年魔咒」的理論,所得到的結論是,莫非下一個經濟榮景是二○一六年?

 

也就是說,蘇富比股價在一九八九年寫下高價,九年之後,在一九九八年又創了另一個高點,九年之後,也就是去年的二○○七年,蘇富比再創歷史新高,那麼下一個高點豈不發生在二○一六年?而馬英九總統在接受墨西哥《太陽報》訪問時也恰好講到,他的六三三競選支票必須等到他第二任任期末兌現,也就是二○○八加八年,那就是二○一六年,這個景氣高峰正巧不謀而合。

 

去年十二月,我看到蘇富比股價跳空下跌,心中感到毛毛的,那個時候次貸危機爆發,感覺美國房地產泡沫恐怕不單純,但是,我們沒有足夠資訊可以判斷美國投資銀行捅下的洞到底有多大?只能心中存有憂慮,一步一步看美國經濟的調整與變化。進入二○○八年,正好遇上總統大選,當時我們對馬總統上任後的兩岸開放充滿期待,心想,也許美國經濟不行,兩岸開放或許可以拉台灣一把,但是,美國房地產泡沫重創全世界,美國狀況不佳,中國股市一下子跌掉七成,比美國更慘,因此,○七年蘇富比股價跳空下跌的修正,也比過去兩次還激烈。

 

那麼我們回頭看看蘇富比九年魔咒吧!過去三十年來,蘇富比股價的第一個高點在一九八九年初,一九八○年代,蘇富比股價從八美元起漲,到了一九八九年初,蘇富比股價漲到三十七.五美元,正好在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日本日經指數寫下三八九五七點之前的十一個月,日圓強力升值,日本股市與房地產狂漲,創造了日本空前的經濟狂潮,在泡沫經濟吹破前,日本人在世界藝術市場成交了三十三億美元的作品,占了當時藝術市場的三分之一,知名的藝術大師,如塞尚、梵谷、莫內、畢卡索等人的作品,不是被日本企業家個人買走,就是被大企業收購。

 

九年魔咒見證股市興衰

 

最有名的是一九八八年東京三越百貨以四十八億日圓買下畢卡索的〈魔術師與小丑〉,之後,西武百貨再以十三億日圓買下莫內的〈睡蓮〉,手筆最大的是安田火災保險的齊藤良平,先以五十八億日圓買下梵谷的〈向日葵〉,後來又加碼買進梵谷〈嘉舍醫生的畫像〉,及雷諾瓦〈紅磨坊街的舞會〉,三張畫共一.五億美元。


最諷刺的是金融業的大亨高橋治憲買進德國基弗十一幅畫作,這一批畫送到日本那一天,他的公司正宣布倒閉,後來這批畫作根本沒有拆封,為了變現,只好以買進的半價求售。這是日本一九八○年代的景況,蘇富比因為日本人瘋狂買畫,業績大幅成長,股價首度創了三十七.五美元天價,蘇富比的股價在一九八九年初掉頭反轉,一口氣就跌到十美元左右,日本的泡沫經濟在年底也吹破了。


九○年代,蘇富比的股價在十至二十美元盤旋很久,及至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後,蘇富比終於與美國高科技狂潮接軌,九七年起,蘇富比股價從十六美元左右狂漲到四十七.五美元,美國科技新貴如比爾蓋茲等都加入藝術收藏行列,台灣的電子新貴,例如林百里、陳泰銘、鄧傳馨都成了藝術收藏的大家。


這段期間,美國本土抽象藝術崛起,Jason Pollock一幅抽象作品曾經創了一.四億美元天價,德庫寧的作品也創了一.三七五億美元新高,其後安迪.沃荷與中國崛起接軌,再創新的傳奇,像是知名影星英國的休葛蘭在○一年買下安迪.沃荷的〈伊莉莎白泰勒〉,○七年以二一○○萬美元拍出,獲利十分豐碩。


美國的網路泡沫在二○○○年初吹破,但是蘇富比的股價在一九九八年已寫下新高價,二○○○年網路泡沫吹破的時候,蘇富比的股價只剩下二十八美元左右。○一年九一一恐怖攻擊,蘇富比的股價一度跌回八○年代的八美元,此後金磚四國崛起,中國藝術市場尤其狂熱,蘇富比從○一年的八美元直奔到○七年的六十一.四美元,六年之間,蘇富比的股價漲幅超過六倍。


二○○○年美國網路泡沫之後,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帶動原物料奔騰,原物料生產國股市與房地產大漲創造了空前財富,在短短六、七年間,油價大漲逾七倍,鎳價漲十倍,銅價、鋅價漲六倍,BDI指數漲了二十倍,新興市場股市,像是俄羅斯、烏克蘭、埃及都大漲逾二十倍,中東產油國股市都漲十倍,大多數新興國家,如墨西哥、南非、阿根廷、巴西、土耳其、巴基斯坦等國,股市都大漲五至十倍。

 

中國當代藝術帶動亞洲藝術崛起

 

股市與房地產大漲累積的財富,使得藝術家作品水漲船高,這其中,中國當代藝術家如蔡國強、張曉剛、岳敏君、方力鈞、曾梵志、王廣義、嚴培明、王懷慶等快速崛起。像是蔡國強的APEC爆破草圖,這回從吳清友手上拍出,成交價超過七千萬港幣,身價不凡;張曉剛的作品在九○年代曾經於漢雅軒展售,當時一幅畫作最貴不過幾十萬元港幣,卻乏人問津,但是誰也沒有料到他的「血緣系列」最後動輒幾千萬港幣成交。


二○○○年起,這是中國當代藝術崛起的年代,盛況空前的時候,蘇富比與佳士得在倫敦、紐約、香港都在拍中國當代藝術作品,而中國當代藝術家在四、五十歲的年紀已享有世界級的畫價,中國當代藝術崛起之後,俄羅斯、印度,還有東南亞的作品也繼之而起,像是印尼有很多藝術家崛起,而這兩年南韓的藝術家也大受青睞,像是金晶烈、白南準、崔素榮都成了台灣藏家的最愛,還有日本藝術家也受青睞,村上隆、奈良美智、草間彌生都大受歡迎,身價也三級跳。


中國當代藝術帶動亞洲藝術崛起,也使香港成了亞洲藝術拍賣重鎮,香港與紐約、倫敦鼎足而三。不過今年春拍,中國當代藝術作品已出現追價謹慎的現象,蘇富比也把中國藝術拍賣重心放在香港,而倫敦與紐約不再辦中國當代藝術的拍賣,顯示二○○○年以來的中國熱有初步降溫的景象。


二○○七年蘇富比股價到六十一.四美元即快速反轉向下,似乎已先行預告這一波新興市場繁榮所吹起的大泡沫將引爆。不過,○八年上半年油價大漲,石油大亨撐高了最後一段買氣,今年高價藝術品天價都是油元大戶所創,例如,卡達國王與皇后以五二七○萬美元買下法蘭西斯.培根的作品,同時也以七二八四萬美元拍下抽象大師Rothko的作品,價錢比過去Rothko的作品高出三倍。


而今年春拍,最受矚目的莫過於俄羅斯現年三十四歲的石油大亨阿不拉莫維奇〈Abramovich〉,他以三三六三萬美元買下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的孫子、英國當代藝術大師Lucian Freud的〈沉睡的救濟金管理員〉,再以八六二八萬美元拍下培根的三聯作。

 

蘇富比拍賣是財富重分配的指標

 

○八年油價從八十六.九美元起漲,呈現噴出大漲的走勢,油國財力更加充沛,七月十一日油價寫下一四七.二七美元之後反轉,油價反轉前夕,類似一九八九年日本泡沫吹破前夕,日本人瘋狂買畫,畫價的天價都由日本人所創,還有日本人買下洛克斐勒大樓、圓石灘高爾夫球場及夏威夷飯店,這次投資銀行有難,中東主權基金相繼入股。美國今年有兩座大樓,包括GM大樓及克萊斯勒大樓都落入油國基金之手,連最後泡沫的最佳代表作,高價搶拍藝術品,也由油元大戶來完成。所以石油泡沫這回恐怕不能小看,二○○○年以來,原物料吹起的大泡沫似乎在今年正式落幕,而蘇富比的股價也在○七年十一月創下歷史天價。


這次全球股災,美國銀行類股成了重災區,次貸公司如New Century,Countrywide,或IndyMac相繼陣亡,其後投資銀行如貝爾斯登、雷曼兄弟相繼出事,美林也併入美國銀行,房利美與房地美被美國政府託管,AIG也搖身變成美國政府的國營企業,全球股市已縮水二十兆美元。面對這場前所未見的金融大海嘯,世界各國央行幾乎都總動員,大家都奮力救經濟,蘇富比也受到這場金融大災難影響。


今年首季蘇富比出現九一七○萬美元的虧損,第二季靠著春拍賺回九五六○萬美元,使得蘇富比半年報轉虧為盈,不過股價已跌破二十美元,未來兩三年,蘇富比股價可能都是一個反覆打底的走勢,藝術市場可能因為財富縮水而降溫,不過這又是一次財富重分配的機會。


在這次不景氣調整過程,美國連雷曼兄弟這種一五八年歷史的投資銀行都可能會倒閉,世界級的壽險公司AIG都會出事,那麼國家、企業與個人,將是一次體質調整的大考驗,很多頂級藝術品可能會在這次金融大海嘯中從市場流出來,這時又是贏家從市場撿便宜貨的時代。


蘇富比的股價可能在二十美元左右打底,伺機再往上攻,不過蘇富比股價才從○七年反轉,未來兩三年世界經濟恐怕會有困難調整,也許二○一○年上海世博會前後,世界才會有進一步明朗的新方向,大家要迎接二○一六年的榮景,現在必須努力做功課。

延伸閱讀

蘇富比超級拍賣師 一槌天價的祕辛

2017-02-09

藝術拍賣會 一般人也玩得起

2014-04-17

泡沫的故事一再重演

2008-07-17

亞洲藝術市場敲響熊市警鐘

2008-10-09

日本長夜將盡

2018-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