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三十年一覺科技夢—— 台灣電子產業何去何從?

三十年一覺科技夢—— 台灣電子產業何去何從?

謝金河

名人專欄

623期

2008-11-27 11:01

台商的強項,中國正在加緊複製,科學園區如此,低價代工模式亦如是,從鴻海與比亞迪的消長中,不難看出台灣電子產業的困境。

台灣首富郭台銘再度成為本刊的封面,只是比起以前意氣風發、鴻海捷報頻傳,這回卻是集團股價暴跌的現實,核心母體事業鴻海從三百元跌到五十二.六元,扣掉三元現金股息與一.五元股票股利,鴻海從最高價到最低價,股價跌掉七九.六%,鴻海的股價也回到一九九六年的水平,莫非代表郭台銘十幾年來的創業又回到原點?

 

金融海嘯 鴻海兵團市值大跌四分之三

 

金融大海嘯,鴻家軍果然是首當其衝,鴻海核心三寶——包括鴻準股價從四四○.五元一口氣跌到五十四.五元,代表鎂鋁合金產業景氣急降;而面板的後起之秀群創股價從一年多前的一七八元跌到十四.九元,股價剩下高峰時的十分之一不到;衝擊最大的則是在香港掛牌的富士康,股價從最高峰的二十七.七港元一直跌到一.五七港元,股價暴跌九四.三三%。

富士康在最盛的時代,市值達一九四一億港元,最慘的時候,市值只剩下一一○億港元,富士康的熱脹與冷縮,對於最大股東鴻海當然造成非常不利的影響,除此之外,鴻海集團另一子公司廣宇股價也從一五六.五元跌到十五.四五元,剩下十分之一;網路設備廠建漢從一三四元跌到十二.六五元,也是十分之一;外圍的企業,如去年才加碼入主的沛鑫股價從三六○元跌至七元;先進電從一二四元跌到四.九七元,都是慘跌一族。

 

鴻海的股票在一九九二年正式掛牌上市,透過不斷地購併,加上充分運用中國廉價生產基地,成為全球代工業的霸主,郭台銘搖身變台灣首富,成了台灣的驕傲,一般散戶投資人只要有錢,都會買一些鴻海的股票,跟著鴻海一起成長。過去十幾年的時間,買鴻海的股票是台灣投資人最安心的投資,因為大家欣賞郭台銘治軍紀律嚴明、講話算話,買鴻海股票最放心,而這也是富士康在香港上市,很快能躋身香港恆生成分股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過郭台銘仍舊馳騁在戰場,但是一場金融海嘯卻讓鴻海兵團市值一下子掉了四分之三以上,很多人都在幫鴻海找原因,也許有人要說,在金融海嘯來襲前夕,郭台銘花了太多心思談感情,以致鴻海在金融海嘯來襲之後進退失據。不過真正的原因,恐怕是在中國實施《勞動合同法》之後,整個中國大陸的生產成本大幅提升,而金融海嘯在歐美發生的重傷害,讓鴻海集團的代工生產機制遭到夾殺。

 

工資提高 中國東南沿海工廠爆發撤退潮

 

今年以來,中國為了調整產業結構,希望逐漸淘汰低附加價值產業,除了大幅拉升工資外,對環保條件也比過去更加嚴格。這項政策衝擊到中國南方很多以加工出口為主的低附加價值產業,台商、港商、韓商陸續發生倒閉潮,從《勞動合同法》實施迄今,東莞、深圳一帶的加工業,已有幾萬家倒閉,東莞市政府最近祭出十億人民幣來對設廠企業紓困,深圳市委書記李鴻忠多次與廠商洽談,但都無法抵擋這波倒閉浪潮。

 

例如號稱全世界最大玩具代工廠的香港合俊集團,就在今年第三季宣布倒閉,合俊集團在○六年九月二十九日掛牌上市,○七年純益四六八萬人民幣,較上市那一年衰退八四.四%,其實敗象已露,中國實施《勞動合同法》後,今年上半年,合俊的虧損達二億人民幣,第三季情況更加慘烈,合俊的股價從二.一九港元跌到○.○六港元,股價的暴跌,經常是厄運的訊號。

 

合俊的倒閉開始受到熱烈討論,這段期間,香港上市企業,從百靈達、佑威國際、恆豐金業、德發、宜進利相繼發生經營危機。根據統計,中國內地原有七千一百家玩具製造商,迄今已有五三%倒閉,在青島有很多韓商工廠關了、人也跑了,在深圳的台商也有不少棄廠潛逃的案例,中國政府在金融海嘯來襲之際,《勞動合同法》增加了廠商的成本,而需求端又急降,加工型的企業完全成了夾心餅乾,毫無招架之力。

 

宋鴻兵主編的《貨幣戰爭》剖析金融海嘯的由來,他認為從產銷面來看,有兩個最主要的原因,一是以美國為主的國家,透支未來,過度消費;另一個則是以中國為首的亞洲國家,以生產過剩來支持美國的過度消費,最後必然要面對全球經濟結構的大調整,世界銀行已警告,○八年全球貿易總額將首見衰退,這是二十七年來所僅見。

 

消費低落 中國巨大生產量無處消化

 

美國是撐起全世界貿易的大柱,美國的龐大貿易逆差,相較於亞洲國家巨額的貿易順差,亞洲國家龐大的外匯存底,也都由貿易順差而來,但是這個警訊在九月間,歐元區十五個國家九月貿易逆差縮小到五十六億歐元創新低,已見端倪,美國的貿易逆差九月降到五六四.五億美元,與過去動輒六百億美元以上的逆差,已顯著縮水,這對全球最大生產基地的中國當然是首當其衝。

 

過去三十年,從一九七八年鄧小平主導經濟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堪稱是以貿易立國的國家,七八年中國的進出口貿易只占全球○.八五%,全球排名第二十九,那一年中國進出口貿易總額只有二○六億美元。經過十年之後,到了一九八八年,中國進出口貿易終於突破一千億美元,二○○○年進一步突破四千億美元,而這只是中國貿易大躍進的萌芽年代。

 

到了二○○○年,中國成了世界工廠,○五年中國超越日本,成了世界第三大貿易大國,今年中國以出口計,已是全世界第一大出口國,中國的前十個月進出口總值二一八八六億美元,已超過○七年全年總和二一七四一億美元,成長幅度仍達二四%,其中出口總額達一二○二三億美元,成長二一.九%,進口總額九八六三.四億美元,成長二七.六%,中國前十個月的貿易順差高達二一五九.九億美元,而外匯存底也一舉突破一.九兆美元,遙遙領先日本外匯存底達一兆美元。

 

從總體貿易數字來看,中國進出口表現依然亮眼,但是金融海嘯襲來,中國第三季出口成長已明顯轉弱,而廠商面臨成本遽增,訂單急遽減少的雙重打擊,已愈來愈難以招架,這也是鴻海面臨空前挑戰的關鍵因素。

 

波動劇烈 經營者難以掌握原物料行情

 

這些年來,鴻海過關斬將,憑藉低成本優勢,打敗了SOLETRON、FLETRONICS等世界級EMS大廠,成為全世界最大專業代工廠,鴻海經營最大的特色是嚴控成本、薄利多銷,鴻海單月營收已衝高到新台幣一千五百億元以上,○八年全年營收預估高達新台幣一.五兆元以上,鴻海衝高營收,但是毛利率卻一直下降,這兩年來,鴻海單季毛利率最高是○六年第三季的五.六%,最低是今年第二季的三.七%,毛利率似乎是逐季在下降。

 

除了面對金融大海嘯這個巨大變數外,產業經營者面對的挑戰也愈來愈大,像是今年原物料的巨大波動,就對經營者造成重大挑戰。誰能想像得到,年初油價一口氣衝到一四七.二七美元,下半年又從高峰迅速反轉,如今一度跌破五十美元關卡。油價的巨幅波動,只是其中一宗,還有BDI指數居然可以從一一七九三點跌到八一五點,三個月跌幅超過九三%,經營者如何掌握運價?

 

還有巨大波動的貴金屬原物料行情,像鎳價從五一八○○美元跌到九三四○美元,鋅價從四五八○美元跌到一○六二美元,銅價從八九四○美元跌到三四九五美元,還有白銀跌破十美元,其間還包括農產品價格的波動,像是小麥每英斗從五百美分左右漲到一三六八美分,再跌回五一九美分,貴金屬價格與農產品價格巨大波動,又帶給經營者更大的挑戰。

 

還有匯市更大的波動與變化,今年以來,美元突然走強,美元指數從七○.六九八上衝到八八.四六四,美元急遽走高,相對於英鎊、歐元、澳幣、紐幣等都暴跌,亞洲的幣值,一方面是日圓受到利差交易回補之助,強勢走高,一度達九○.八兌一美元,但是台灣最大競爭對手國韓元卻大幅貶值,成了重創台灣電子產業的重大殺手。

 

韓元劇貶 重創台灣DRAM、面板業

 

今年南韓因為外資大肆調節持股,且將資金匯出南韓境外,加上南韓外債高築,高達近五千億美元,韓元在去年創了八九九.五兌一美元之後,急遽貶值,韓元一度劇貶到一五三二兌一美元,創了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韓元一度貶到二○○○兌一美元以來的新低價,亞洲金融風暴之後的韓元遽貶,再造南韓電子產業的競爭力,三星、LG電子都在快速整合之後,成為世界級的電子大廠,如今南韓再讓韓元貶值,對台灣的殺傷力再度顯現。

 

今年以來,台灣最慘的「慘業」首推DRAM,這是南韓的最拿手強項,南韓今年在DRAM大殺價,台灣的DRAM廠虧損累累,力晶前三季大虧三二○.三二億元,茂德虧二二四.六億元,南亞科虧二四八.四三億元、華亞科虧一一四.九七億元,重大虧損已讓台灣DRAM廠商毫無招架能力,業者面對股價低落,還有龐大債務,正急著向政府申請紓困,有人認為救DRAM產業是「浪費青春」,但是DRAM產業如果在台灣不能生存,那麼南韓將一統天下,完全宰制市場。

 

今年發生在DRAM產業的殺戮,看起來很快會在面板產業重演,今年上半年面板是豐收的,但是第三季急轉直下,友達幾乎是損益兩平,其他面板廠開始虧損,華映第三季的虧損幾乎吃掉上半年的獲利,目前友達前三季仍有四七八.三二億元的獲利,奇美電還有二五○.八七億元獲利,但這麼亮麗的獲利數字卻背不起股價,奇美股價一度跌到七.六一元,友達剩下十七.八元,投資人已對明年的面板產業表達恐懼了。

 

南韓的三星及LGD,挾著韓元超貶優勢,再度對台灣形成擠壓,如果今年DRAM的慘況,明年在面板產業複製,那麼這對台灣政府一向引以為傲的兩兆產業,勢必帶來當頭棒喝的巨大衝擊,台灣以租稅優惠政策,全力扶植這兩個產業發展,台灣過去的固定設備投資都靠這兩個產業支撐起來,廠商購買設備的龐大支出,又靠市井小民、股市投資散戶一起出錢出力,今天的竹科、南科、中科都是靠這兩兆產業撐起江山,未來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這對台灣產業勢必是重傷害。

 

中國追兵 低價代工模式面臨空前挑戰

 

三十年前,李國鼎先生創立了竹科,此後,台灣從竹科複製了中科與南科,中國大陸也複製了台灣科學園區的生產模式,但是走到這裡,必須開始面對新的挑戰,一是中國崛起之後,低價代工模式面臨空前考驗,當中國政府開始扶持比亞迪的王傳福,今年再獲巴菲特加持,鴻海立刻面臨更沉重打擊,台商的強項,中國大陸正在加緊複製,而今年金融海嘯讓歐美消費力急降,從APPLE、GARMIN、RIM等股價大跌,鴻海受到衝擊是必然的。

 

如果從富士康的慘況來看,華寶、華冠這些手機代工業者也難倖免,目前生產低價手機的MOTOROLA也面臨空前危機,股價跌破四美元,已看出MOTO的困境,台灣的代工產業出路在哪裡?這是必須思考的核心問題。

 

其次是台灣DRAM產業的困境,說穿了是整個產業缺乏核心競爭力,台灣發展DRAM產業三十年,業者只能向國外大廠買技術,外國將技術授權給台灣,先賺權利金一票,而台灣只淪為標準規格的代工基地,這個模式不改,根本沒有明天,面板的情況也是如此。

 

第三是科技產業享受了多年租稅優惠,是不是該到了斷奶時刻?此外科技新貴,甚至員工也自認高人一等,也必須跟著調整心態,很多人領了高報酬,卻沒有對抗不景氣的能力,最後輸最多的,是出錢出力的小股民。很多電子股都創過驚人天價,像是威盛從六二九元,到今天剩下四.九四元,禾伸堂從九九九元跌到十六.○五元,華通從三三七元跌到三.六六元,台灣的被動元件、CD-R產業,都不知道明天在哪裡,但是輸最多的,仍是無辜而廣大的小股民。

延伸閱讀

聽,股價正在說話!—— 南韓的新優勢

2009-08-27

富士康拉警報——台灣代工業走到十字路口

2011-04-07

小心!雙D變災難「慘業」

2011-06-30

企業大贏家——台灣前20大市值企業擂台賽

2011-01-06

你必須面對的未來10個大趨勢

2011-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