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2025年的新世界:中國、印度崛起,美國將失龍頭地位

2025年的新世界:中國、印度崛起,美國將失龍頭地位

謝金河

名人專欄

624期

2008-12-04 11:32

未來20年之內,美國政經及軍事影響力將削弱,中國和印度明顯崛起,世界將迎來美、中、印三國鼎立的局面。

雖然美國總統當選人歐巴馬在當選之後,聲言以維護美國霸權為首要目標。不過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NIC),卻在日前發表《二○二五年全球趨勢:轉變的世界》報告,公開指出未來二十年之內,美國政經及軍事影響力將削弱,中國和印度明顯崛起,世界將迎來美、中、印三國鼎立的局面。

這份報告出爐,正值印度發生泰姬瑪哈飯店遭受恐怖攻擊事件,NIC凸顯了印度的地位格外受到矚目。這份報告指出,中國和印度將依循「國家資本主義」模式,連同美國形成一個多極的世界,互相競爭,俄羅斯的潛力較不確定,須視其能源財富和內部投資而定。而伊朗、土耳其及印尼等「非阿拉伯穆斯林國家」影響力也將上升。
 

未來美國對世界影響力將變小


NIC預測,在二○二五年以前,美國的政治與經濟影響力將大不如前,全球將更加危險,目前的全球金融海嘯不過是一個前奏而已。這份報告指出,華爾街掀起的全球金融海嘯是全球經濟重組的初階段。正如德國財長史坦布魯克的預言,美元將由全球主要貨幣淪為「多種主要貨幣之一」。而金融中心分散,有助於全球金融體系承受衝擊。NIC主席芬格還表示,全球金融秩序的重組會比預期來得快,G20的召開只是一個序幕。

這一次在巴西聖保羅舉行的G20大會,由於歐巴馬未參加,會議只達成一些共識,不過下一次大會在明年四月,是歐巴馬上任的三個月之後,大家勢必對布列敦森林會議共同尋找一些新方向。一九四四年,二次大戰尚未結束,以同盟國為主的七三六位國家代表在新罕布夏州的布列敦森林舉行會議,達成以三十五美元兌換一盎斯黃金,及美元與各國貨幣掛鉤的機制。當時的法國總統戴高樂曾大力反對,他認為此舉給予美國太多特權,將成為尾大不掉的世界巨霸。同時美元無限發鈔,等到貿易失衡,全世界的經濟將出現災難。當年戴高樂的憂慮,如今都浮現了,這也是法國總統薩克奇期待重建世界金融新秩序的主因。

 

這次NIC也認為二次大戰後所建構出來的國際金融體系將會大革新。雖然美國仍可保有單一最強勢國地位,但在軍事、政治、經濟相關領域相對實力會遽減,美元作為全球主要貨幣的地位會削弱,人民幣、日圓、歐元有崛起的機會。NIC預測中國在二○二五年以前會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甚至是名列前茅的軍事強國。且未來十五到二十年之內,也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比擬。

 

不過這份報告也警告說,中國與印度的發展並非一片坦途,中國經濟成長肯定會放慢或衰退,人民收入差距擴大,也會形成社會衝突的壓力,而貪汙、腐敗、環境破壞、商業管理低劣,社會保障網的崩潰,都是中國必須面臨的問題。NIC特別指稱:「這些問題任何一個都可單獨解決,但如果多個問題同時發生,中國將會颳起大風暴」。

 

而印度問題比中國更大,貧富差距不斷拉大,這是印度必須解決的迫切問題。NIC認為印度領導人並不把美國的軍事與經濟力量當後盾。不過印度仍然會與美國維持友好關係,以防印度與中國萬一發生敵對狀態的衝突。因此NIC將印度界定為「美國和冒起的中國之間政治和文化的橋樑」,這次恐怖攻擊事件,印度和巴基斯坦衝突表面化,讓印度也捲入中東的新變局。

 

NIC的報告又指出,全球財富將由西方發達國家流向俄羅斯、中東諸國及亞洲。因為俄羅斯及波斯灣國家蘊藏豐富的能源。而亞洲國家將崛起,成為製造業及部分服務業的中心。與此同時,全球貧富將愈加懸殊,非洲尤其脆弱,將容易產生動盪不安的情勢。

 

中國「情繫美元資產」

 

這次NIC花了一年多時間,調查了世界各國專家的意見,並且分析了不同情報,編撰出一二一頁的報告,預料這份報告會對即將在明年元月二十日上任的美國總統歐巴馬產生重大影響。上次NIC在二○○五年也完成一份報告,非常自信地指出「美國仍將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國家」,但這次明顯對金融海嘯後的美國二十年的未來感到悲觀。NIC的結尾寫道:「我們在未來二十年將過渡到一個新體系,而在這個過程中充滿了風險」。

 

從這個論述中可以看出NIC對中國有極高的評價,其實這次G20會議,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鄰布希而坐,中國的地位已不言可喻。目前美國舉債度日,最大的債主正是中國,當中國還在議論紛紛要不要「英雄救美」,中國長期以來已是美國國債的三大債主之一。

 

根據美國財政部最新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到九月底止,中國已取代日本成為美國政府債券最大買主,中國持有美國國債高達五八五○億美元,中國作為美國第一大債權國的背後是巨額的進出口貿易順差、外匯存底。二○○八年中國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大國,美國第二大貿易夥伴,中美雙邊貿易總額超過三千億美元,略次於歐盟,但中國的順差超過一千六百億美元,占全年順差的六成二。

 

中國把全球貿易順差換成大量的美元資產,美國國債占了六成多。○七年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才四一○○多億美元,占美國可流通的國債總額四.四兆美元約一成。除了國債,中國購入的美元資產還有機構債券、上市公司債券和股票。

 

金融海嘯發生前,美元有長達七年時間處在相對弱勢,許多國家處理外匯存底都傾向貨幣多元化,積極減持美國國債,中國卻長期增持,只有在○七年四月一度減少五十八億美元,但是今年前三季,中國又增持美國國債超過一一○○億美元,中國「情繫美元資產」,一直引來爭議或政治猜測,尤其是金融海嘯前,所有的美元資產都在貶值,中國的利益被美國「巧妙蠶食」,但是中國官方仍然不為所動,這恐怕有戰略需要的考量。

 

國際間的經貿關係常常是政治、外交戰略角力的延伸,中國不論是增持或大量拋售美國國債,都是敏感話題。但是中國緊持美國國債,成了美國面對金融海嘯的最佳拍檔,這一層緊密關係的「結合」,化解了美國「恐共」的疑慮,而中國也因為經濟實力逐漸揚升,現金實力充足,成為金融海嘯中的新救世主。

 

恐怖攻擊對印度造成衝擊

 

NIC對中國的評價比印度高出很多,中國的成長與穩定度都比印度高得多,而印度也是金磚四國之一。近幾年來,印度矢志要將孟買發展成為南亞金融中心,更希望能與香港、新加坡分庭抗禮。但是一個金融海嘯,再加上一個恐怖攻擊,已使得這個一八○○萬人口的大城市暴露出一個短期難以解決的致命弱點,那就是恐怖分子發動攻擊的動機,竟然由過去地區性的宗教仇恨變成主要針對外國人,目的是打擊印度的經濟。

 

外國的分析家指出,近年一連串在印度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已讓全世界對印度產生一種印度政府控制不住局勢的錯覺,對印度經濟造成的傷害太大,單是今年十月,孟買的房地產價格即大跌逾二○%,孟買的飯店住房率降至六○%以下。印度才公布的今年第三季GDP成長率降至七.六%,創下○四年以來的最低成長紀錄。而印度股市今年從二一二○六.七七點跌下來,最低跌至七六九七.三九點,跌幅達六三.七%,對印度可說是一個重傷害。

 

這次孟買恐怖攻擊,雖然沒有重創印度股市,但是,印度與泰國是亞洲最弱勢的市場,黃衫軍包圍機場,讓泰國股市創了三八○.○五點的新低點,泰國的觀光形象毀於一旦;而印度的恐怖攻擊,也讓印度的旅遊業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不過印度作為金磚四國之一,仍然有其不可取代的優勢,中國有十三億人口,印度有十一億人口,都是全世界最具潛力的大市場。另外,印度有豐富的人力資源,一流的資訊科技服務業,印度遼闊的領土,再加上環顧南亞地區,暫時未有任何城市有實力與其一較長短。坦普頓資產的「新興市場」教父莫比爾斯(Mark Mobius)就指出,印度經濟長期來看仍樂觀,主因印度經濟成長迅速,預料很快可以從恐怖攻擊傷害中復原。

 

NIC對俄羅斯比較有不同的看法,主要是能源價格,這次油價回挫,讓俄羅斯經濟調整陷入困難,俄羅斯股市在四個月之內跌幅達七八%,對俄羅斯造成不小傷害。目前俄羅斯仍深陷泡沫調整的災難中,不過,俄羅斯地緣政治的優勢,仍有不可動搖的影響力。未來如果美國過度舉債,甚至濫印鈔票,穀物、能源價格再暴漲,那麼這將是俄羅斯的世紀。

 

未來世界面臨諸多新挑戰

 

NIC也提醒未來世界面臨諸多新挑戰,一是全球暖化,將使飲水、食物及能源緊絀,或將使得各國再度因爭奪資源而互相競爭。這份報告也指出,全球暖化將延長,加拿大和俄羅斯的植物生長季節,有助兩國開發北方油田,增強兩國的經濟實力,但俄羅斯的全球影響力還將受到很多因素的左右,包括能源投資落後、政府貪汙成風,及有組織的犯罪猖獗。

 

NIC預測,到二○二五年以前,全球能源體系將減少對石油的依賴,甚至有希望完全擺脫石油的掣肘,太陽能及風力發電等替代能源將使過渡期更快、更便宜。

 

二是全球人口還會持續增加,NIC預測,到二○二五年全球人口會達到八十億人,屆時印度人口會超過中國,而兩個急速成長的經濟體,對資源渴求更烈。未來中國將成為天然資源最大進口國,同時也會是比今天更嚴重的汙染製造大國,未來當資源供需告急時,一些國家甚至可能開戰,這個引爆點很可能在中國、印度之間。NIC特別指出,中、印兩國可能因為爭奪原材料而釀成衝突,顯然可以看出美國仍存在中國威脅論的一些思惟。

 

三是恐怖主義在未來二十年的吸引力會大幅減弱。NIC認為,若中東國家為年輕人提供更好的教育機會,這個趨勢會更加顯著。不過中東人口增加,可供恐怖組織招攬的人口也會上升,而且,恐怖組織也有更多途徑獲取更多危險性武器,雖然全球情勢愈趨危險,但是蓋達組織的衰弱會比預期還快,蓋達組織會在穆斯林的回教世界失去民心,難以演變成大規模群眾運動,加上教條嚴苛,戰略目標不切實際,將窒礙該組織的發展。

 

四是日本影響力將下降,日本會從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逐漸退居到第五,落在美國、中國、歐盟及印度之後。NIC指出,若以美國為中心的戰後世界格局畫上句號,夾在美中之間的日本,影響力將逐漸下降,戰後一向以日美合作為基軸的日本外交,不得不構築另一個全新的戰略。NIC建議,日本必須接受中國崛起的事實,並且在新的國際格局中摸索成為美中新的橋樑,只有保持這個靈活的外交戰略,才是未來日本的生存之道。NIC並且大膽預言:日本以自民黨一黨獨大的時代將「徹底終結」。

 

五是未來世界的競爭主要環繞在貿易、投資、科技創新和企業收購活動上面,而中國的民主發展,將追隨世界經濟重心,從自由資本主義國家移向國家資本主義國家。中俄將無法滿足中產階級的要求,民主發展會加快,但在同一時間,國內也會掀起民族主義與仇外情緒。

延伸閱讀

注意!美國已鎖定中國—— G20的新里程碑

2009-10-01

G8的經濟新勢力

2008-07-10

從G7到G20——美國的危機,中國的機會

2008-11-06

金磚四國的新舞台——新興市場重組新架構

2009-06-25

老大、老二之爭劇情未了—中美面對的是世紀角力

2019-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