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錢翻 2009 ──錢淹市(上)

錢翻 2009 ──錢淹市(上)

呂宗耀

國際總經

628期

2009-01-01 10:43

美國長期享受新興國家低廉工資,且不必儲蓄僅靠信用卡、靠房貸、靠財務槓桿、靠金融天才也能創造出這麼長的繁榮,資本主義真的是最好的東西。但風險高牆也就在全球財富歡笑中逐漸鬆垮,資本主義瞬間成了最壞的東西,追求高報酬者,如華爾街已消失的五大投資銀行,可以不擇手段拉到三十三倍上下的財務槓桿,讓現實與夢幻虛浮交錯成一堆,真假不分的內容,擴散到全球的每一個角落。

二○○八年謝幕了,這麼多的陰霾,像波羅的海指數從○二年的一○三六點漲到○八年的一一七九三點,又跌落到七七○點並破底;石油每桶價格從○二至○三年的三十美元上下漲到○八年的一四七美元,又跌落到三十六美元上下;蘇富比股價從○三年的每股六至七美元漲到○七年九月的六十美元,又跌回近原點八美元;而全球的股票指數更在五○%到七○%的跌幅中殺戮了各行各業參與者,這是另一種人類文明進化的災難與停滯,每個人都期待恐懼早遠離,安寧快到來。

 

聖誕節前夕,全球政治、宗教領袖說話了,背負著史上最高就職前支持度(八二%)的美國總統當選人歐巴馬發表了預錄演說,呼籲美國人團結,共同承擔金融危機挑戰。同一時間,教宗本篤十六世聖誕文告,出現了祈求世界各國團結對抗金融危機的字眼,這是教宗首度把經濟事件納入文告當中,全球一致抗金融災難,成為去除○八年陰霾最大慰藉。

 

近二十年全球化雷厲風行後,這次全球領袖共同的呼籲,不再是打破貿易壁壘與金融管制,而是團結與承擔,這與一九三○年代經濟大恐慌發生背景完全不同,所以我深信本波災難不須花同樣時間就能復原。而三○年的羅斯福總統擅長用收音機與百姓傳達救災方案,當下的歐巴馬也以擅長網路與百姓傳達金融海嘯紓困案的必要性見長,領導者都對了,加上本波金融救災,全球一致性內容之強,也遠非三○年代可比擬。更何況三○年代幾乎全球有九○%人口,是幾近睡眠狀態的低度經濟成長,與當下自一九九五年WTO成立後資本主義結合全球化過程中,所創造出人類前所未有的富裕和繁榮,更是天壤之別。總計○七年全球有一二四個國家享有四%以上經濟成長,全世界最高大樓在台灣、最豪華酒店在杜拜、最大賭場在澳門,造價最昂貴機場在香港,諸如此類國力重要表徵,紛紛自歐美蔓延至新興國家,豐富了太多國家以極快速度累積國家經濟資產。多出這麼多政府有錢,自能加快經濟復原;事實非常清楚,三○年代後資本主義的快速擴充,除了讓歐美嫡傳者富有外,也澤被了那些追隨者,這是解讀三○年代大災難與本波金融海嘯完全不同的底層內容,也是我對奔牛○九年──錢淹市期待的第一個歡喜。

 

當代思想家詹明信(一九三四~,美國杜克大學教授,擅長馬克思研究)曾說:「資本主義乃是人類有史以來所發展最好的東西,但也會是最壞的東西」,從本波金融海嘯看,講的真好!美國長期享受新興國家低廉工資,且不必儲蓄僅靠信用卡、靠房貸、靠財務槓桿、靠金融天才也能創造出這麼長的繁榮,資本主義真的是最好的東西。它讓創新發酵,共享榮華,讓美國沒有通貨膨脹而維持長時間低利率。但風險高牆也就在全球財富歡笑中逐漸鬆垮,資本主義瞬間成了最壞的東西,追求高報酬者,如華爾街已消失的五大投資銀行,可以不擇手段拉到三十三倍上下的財務槓桿,讓現實與夢幻虛浮交錯成一堆,真假不分的內容,擴散到全球的每一個角落。這個球還是破了,金融創新所發動的成長引擎停了,美國《商業週刊》的「大量MBA重回校園(MBA Application Surge Again!)」一篇報導,點出了夢幻虛無的徹底破滅,扎扎實實的穩健內容重回歷史循環軌道,公司經營中,業務衝刺的前鋒角色與穩健的財務後衛扮演,終於分清楚也區隔了。全球務實不虛貪的企業CEO重掌發球權,這是我對奔牛○九年││錢淹市期待的第二個歡喜。

 

弗萊克斯坦(Fleckenstein)及福德列克(Frederick)合著的《葛林斯潘的泡沫——美國經濟災難的真相》中,提到葛林斯潘是如何用寬鬆貨幣及降息塑造了科技股及房市的泡沫,全球政府為阻擋百年難得一見的金融風暴,同樣使出前所未有的貨幣與財政政策來因應,企圖製造另一個泡沫來解決目前的泡沫。就目前看,這個最大且嶄新的空前未有的新泡沫,確已在全球投資者恐懼中成形了,泡沫必須要錢潮,錢潮最重要的火苗就是貨幣基數(Monetary Base;央行外流貨幣+銀行體系存放在央行的存款)累積,以創造出貨幣乘數效果形成股、房市大活水。十二月十七日止,美國貨幣基數暴增至一.六五兆美元,而在九月雷曼兄弟倒閉之前,它只有八四一七億美元,短短三個月增幅九七%;將貨幣基數占當年度GDP比重大幅上揚至一一.六%,遠遠脫離過去穩定五.五%至六.六%區間。

 

而貨幣供給量M1與M2年增率,也從九月起大幅跳升,八月M1年增率只有一.七六%,至十一月已高達一一.六七%;M2則從五.二七%上升至七.六五%,更可怕的是,美國銀行體系的超額準備金(Excess Reserve;銀行持有的全部存款準備金扣除法定準備金;超額準備金增加即銀行潛在放款或投資能力增強)竟然從八月底的二十億美元,一路暴增至十二月十七日達七七四四億美元,注資給銀行的錢都還停留在聯準會帳上,金融市場銀彈充足得可怕,甚至到了浮濫程度。這個錢終究會像直升機空中灑水般,灑向全球交易市場,這會是一個史上未見的「錢翻市」大狂潮。

 

上一波聯準會連續降息階段(從六.五%降至一%),美國貨幣基數占當年度GDP比重從二○○○年的六%拉升到○一年的六.三%,成功帶領美國經濟脫離衰退,並造就房、股市六年繁榮。而現今,貨幣基數能量多出這麼多蓄勢待發,就只剩銀行對民間借貸信心與動作恢復,以目前美國政府巨大且持續的強力投錢速度,其如同火爐般的燃燒烈火,將冰冷的信心從銀行與消費者間燃起已清晰可見,這是我對奔牛○九年──錢淹市期待的第三個歡喜。

延伸閱讀

我看「滬港通」喜愁(上)

2014-10-16

龍年「刺蝟心」—— 拚戰台股太極盤(中)

2012-01-05

從萬馬奔騰到休養生息——我們面對的世界經濟真相

2008-09-11

遠去的沃爾克,未達的金融紀律

2019-12-11

升息「救」經濟?

2020-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