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金磚四國的新舞台——新興市場重組新架構

金磚四國的新舞台——新興市場重組新架構

謝金河

國際總經

653期

2009-06-25 17:16

未來,中國與印度成為亞洲發展主軸,俄羅斯則成東歐重鎮,以金磚四國經濟力帶動周邊新興國家的崛起,是經濟發展的焦點。

這不是G8,也不是G20的國際大會,而是「金磚四國」(BRICs)的領導人,首度召開的四國高峰會議。六月十六日,上海合作組織(簡稱上合組織)高峰會,在俄羅斯烏拉山的葉卡捷琳堡舉行,這是在世界經濟舞台愈來愈重要的金磚四國領導人,首度在國際舞台上共同亮相。尤其是金融海嘯撞擊下的全球經濟,歐美經濟開發國受重擊的情況下,金磚四國能否帶領全球走出金融海嘯危機,重新扮演火車頭角色,備受矚目與期待。
 

經濟成長力道備受關注


這次金磚四國領導人高峰會,源起於二○○一年上海合作組織(SOC),是第一個由中國成立,並以中國城市命名的國際組織,一開始的六個成員國是中國、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和烏茲別克。另有蒙古、伊朗、巴基斯坦和印度四個觀察員國家。「上合組織」的成員國占歐亞大陸總面積的五分之三,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被視為「東方北約」。

過去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偏重政治,這次蛻變成金磚四國領導人高峰會議,經濟的意涵格外重大,顯示中國正借力這兩個組織積極擴大在國際經濟、政治領域的影響力。因此,這次金磚四國領導人高峰會,在世界政經舞台上具有特別不一樣的意義。

金磚四國是指巴西、俄羅斯、印度與中國,由四國的英文字母組合而成。由於發音類似英文的「磚塊」,而且是未來最具投資機會的新興國家,於是這個概念在○一年由高盛的首席經濟學家奧尼爾首先提出後,成為全世界的共識,在不到十年的光景,金磚四國政經地位與實力都大幅提升。

首先用幾個經濟數據來看金磚四國的經濟實力,一是金磚四國的GDP(國內生產毛額),在九八年占全球一六%,到○八年已上升到二二%。最近IMF(國際貨幣基金)公布的GDP以購買力平價計算,過去十年,巴西GDP從一.一兆美元增加到一.九八兆美元,成長八成;俄羅斯從九二三○億美元上升到二.二六兆美元,增加了一四四.八%;印度則從一.三兆美元增加到三.二九兆美元,成長了一.五三倍。而中國則從二.五兆美元成長到七.九二兆美元,成長二一六.八%。以購買力平價計算的GDP,金磚四國都可以躋身進入全球前十大經濟體。

若不以購買力平價計算,單純以GDP的規模,金磚四國挾經濟快速成長,地位也愈來愈重要。像中國經濟規模已達四.四兆美元,○八年正式打敗三.六七兆美元的德國,成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而且,中國在兩年之內即可打敗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目前日本GDP的規模是四.九二兆美元,中國今年如果保八成功,那麼○九年GDP規模將達四.七五兆美元,在二○一○年之前就可以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法國與英國是世界第五,及第六大的經濟體,過去第七名以後的國家由西班牙、加拿大囊括,如今金磚四國的印度、俄羅斯、巴西積極搶進,關鍵是金磚四國的經濟成長力道。去年金融海嘯撞擊了全球金融體系,全世界經濟都出現負成長,今年IMF估全球經濟平均仍將衰退二.八%,不過中國去年GDP達九%,今年第一季仍有六.一%,從九八年到○八年,中國平均GDP成長達九.七五%。而印度與俄羅斯平均也有七%,最低的巴西也有三.三%,無疑這是全球經濟成長最亮眼的地區。

 

謝金河

 

領導人呼籲穩定匯率機制


其次是金磚四國挾貿易的優勢。目前全世界的外匯存底有四二%屬於金磚四國所有,金磚四國的外匯存底都躋身前十大排行榜當中,中國以一兆九五三七億美元遙遙領先,日本以一兆一一六億美元居次,俄羅斯以三三三六億美元居第三,台灣以三○四六.五九億美元排行第四,印度以二六○六億美元排行第五,南韓的二○五六億美元居第六,巴西則以一八七八億美元排行第七。也就是說,全球外匯存底的前七強,金磚四國包辦四席,總共持有二.八兆美元外匯存底,更加凸顯了金磚四國的地位。

三是金磚四國手握龐大外匯存底,如今都成了美債的主要購買國家。中國持有美國國債在今年三月創下七六七九億美元新高,四月才小幅下降為七六三五億美元,是購買美國公債的第一大戶;日本買美債六八七○億美元居次,俄羅斯也買了一三七○億美元,巴西是一二六○億美元。金磚四國除了印度以外,是美債的最大債權國。

這次四國高峰會議最受矚目的是,美元長期貶值走勢,對於美債最大擁有國家的金磚四國威脅倍增,四國領導人十六日發表共同聲明,呼籲要求一個「分散的、穩定的,以及可以預期的匯率機制」,金磚四國都期待在國際金融體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俄羅斯總統梅德韋杰夫率先批評當前包括美元在內的外匯準備機制已經失敗,必須擴大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角色,甚至需要創建新的超國際貨幣。梅德韋杰夫的首席經濟顧問甚至倡議,金磚四國可以考慮把部分外匯存底放到夥伴國家的金融工具中,例如,金磚四國以互買對方公債方式來分散外匯存底的風險。

這個情況在四月美元急貶的時候,中國減持了四四億美元的美債,俄羅斯減少一四億美元,巴西也減持了六億美元,金磚四國高峰會領導人雖然公開嗆美元,但是談到誰能取而代之?四國峰會領導人仍然非常低調。

金磚四國都不約而同表態,計畫買進IMF債券,減少對美元及美債的依賴,中國率先表態要買進五百億美元的IMF債券,巴西及俄羅斯也表態要買進一百億美元。中國及俄羅斯也都在G20的會議中要求改革全球金融體系,建立新的超國際貨幣,防範全球危機重演,這其中又以俄羅斯批判美元最厲。不過金磚四國拿什麼來取代美元?目前沒有共識。惟一有一點共識的是IMF的SDR(特別提款權)是以一籃子貨幣組成,俄羅斯建議SDR應加入人民幣、黃金及其他原物料出口國的貨幣,像是俄羅斯盧布、澳幣與加幣。

 

「超國際貨幣」觸及美國政治神經


不過這會不會犯上美國的大不韙?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即建立了霸權地位,美元的地位無人可取代。美國攻陷伊拉克,活捉海珊,並且將海珊處死,並不是海珊入侵他國,也不是伊拉克發展了什麼毀滅性的武器,只是海珊公開倡議成立以歐元計價的石油交易所,違反了美國利益。如今在金磚四國高峰會上,四國領導人提倡SDR有意與美國、美元互別苗頭,其實已觸及了最敏感的政治神經。

金磚四國高峰會後,高盛駐莫斯科的經濟學家麥克.法夸爾即撰文指出,四國峰會最大的意義在政治面,而非經濟面,BRICs短期內不可能創立新的準貨幣,或是形成緊密合作的金融集團,只是凸顯了金磚四國經濟增強的事實。不過他認為,「金磚四國興致勃勃想建立取代現有國際組織的勢力,尤其是俄羅斯」,必然會引來美國高度關注。

果真在金磚四國高峰會結束後,美國就大力拉攏印度,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公開表示要大幅拓展與印度的關係。希拉蕊宣布七月往訪印度,並以「美印三.○」來暗示兩國關係即將升級,美國將視印度為全球少數重要夥伴之一。

可見,四國峰會凸顯了金磚四國的重要性,但也牽動了國際新勢力的重組,美國對金磚四國的合縱連橫更加在意,所以,拉攏印度,牽制中國與俄羅斯意圖會更明顯。高峰會之後,美國勢必對印度輸出更多優惠措施。例如高峰會結束,美國商務部立即宣布一項以最快速促進美印高科技合作的新計畫。

不論美國如何反撲,金磚四國作為新興國家領導國的角色已具不可替代優勢,一方面是金磚四國除了經濟成長的優勢外,多數是資源掌握國。俄羅斯是全球第二大石油出口國,油價漲跌嚴重影響俄羅斯經濟,去年油價從一四七.二七美元跌到三十二.四六美元,俄羅斯股市就從二四九八.一跌到四九二.四五點,足足跌掉八成,預計俄羅斯經濟今年仍將出現六%的負成長,逾半的俄羅斯富豪在這波金融海嘯中沒頂。

而巴西原本就是農業及礦業大國,未來更可能成為能源大國,主要是巴西領海原油蘊藏量豐富,貴金屬與農產品大幅上漲,使巴西經濟出現連續五年的大成長,不過今年GDP可能變成一.七七%的負成長。反倒是在這次峰會後,印度很有機會坐享漁翁之利。

印度的十一億人口是僅次於中國的人口大國,必然是金磚四國重要成員。而在政治版圖中,俄羅斯一向是美國頭號對手,中國也是美國鎖定的未來最具威脅的競爭對手,巴西是美國的後院,只有印度在政治上不強出頭,最有可能成為美國積極結盟的對象。

除了中國以外,印度是全球大型經濟體系中,經濟成長最強勁的國家,今年第一季中國GDP出現六.一%的成長,印度卻出現六.七%的成長,力道甚至超越中國;加上國大黨在大選中勝出,使印度政治穩定度提升,很可能成為金磚四國中左右逢源的受益國。

 

急欲脫穎而出,企圖心明顯


最近摩根士丹利另外又提出一個「金磚五國」概念,認為BRICs外,可加入印尼成為「金磚五國」(BRIIC),主要原因是印尼已是東南亞最大經濟體,印尼○九年GDP成長可達四%,是東南亞成長最強勁的國家。印尼七月將舉行大選,政治穩定度將提升,加上人口逾二億,未來五年印尼的經濟規模將成長到八千億美元,已有大國架式。這個提議又受到重視,印尼今年以來股市從一○八九.三三點大漲到二一一六.三○四點,漲幅達九四.三%,完全不遜其他金磚國家。

金磚四國峰會提出很多經濟新主張,不過更襯托出金磚四國急欲脫穎而出的企圖心,從全球經濟在金融海嘯過後的復甦力道來看,金磚四國仍是全球最重要的淘金地。金融海嘯後的股市反彈,俄羅斯股市從四九二.四五點彈升到一二○二.六四點,彈幅達一.四四倍,居全球之冠。中國股市除了上海股市外,深圳A、B股漲勢都超過一一○%,上海B股也大漲一一四.八%,香港的國企股也大漲一三六%,中國擴大內需,也帶動了台灣與香港。

另外,印度股市表現也可圈可點,從去年最低的七六九二.二九點大漲到一五六○○.三點,漲幅達一○二.五%;巴西股市則從二九四三五.一一點大漲到五四九五五.二三點,也上漲八六.六九%。從股市的彈升,可以看出錢潮流動的新方向,未來的世界除了美國與歐洲領航之外,金磚四國角色愈來愈重要,他們很可能是金融海嘯後,經濟復原最快速的地方。未來,中國與印度成為亞洲發展的主軸,俄羅斯則成東歐重鎮,巴西是中南美洲最大領導國,以金磚四國經濟力帶動周邊新興國家的快速崛起,是未來經濟發展的焦點。

 

中、日為美債主要持有國

▲點擊圖片放大

 

金磚四國GDP比較

▲點擊圖片放大

 

第三大經濟體

延伸閱讀

新興市場拉警報:金馬年投資第一課

2014-02-06

中國和雙印 金磚前段班明年續強

2010-12-16

金融海嘯第二章:新興市場人踩人

2008-10-30

股市的櫥窗會說話—台股恐怕烏雲滿天

2012-04-05

歐洲危機—— 東歐重蹈亞洲金融風暴覆轍

200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