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金融資產的狂歡

金融資產的狂歡

陶冬

名人專欄

669期

2009-10-15 17:01

柏南克禱告,做一位審慎、負責任的央行行長,不過明天才開始。今晚仍想在流動性氾濫的舞台上,與金融資產狂歡。

西元五世紀聖人奧斯汀(St. Augustine)的著名禱告詞:「Lord, make me virtuous, but not yet.」(上帝啊,讓我充滿德行,不過遲一點才開始。)被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又念了一遍。柏南克一定會將流動性正常化,不過要遲一點才開始,要等就業明顯復甦、資產價格狂宴之後才開始。

既想當聖人,又不想放棄世俗快樂的柏南克,正掙扎在退市時機的權衡與兩難中。GDP(國內生產毛額)的復甦已經展開,金融市場更在流動性驅動下狂飆。但是復甦的根基並不牢固,就業市場還是步履艱難,借貸資金通道依然阻塞,一旦政府的財政補貼消失,美國經濟隨時可能面臨二次探底(即W形經濟走勢)。然而,流動性過剩所帶來的問題,已經開始浮現。不僅經濟學家中有人大聲疾呼要控制流動性,聯準會內部鷹派人士的壓力也與日俱增。澳大利亞在發達國家中率先升息,更加深了市場面對退市的擔心。

柏南克會不會盡早退出目前的量化寬鬆機制?答案在通貨膨脹中。與歐洲央行不同的是,聯準會不僅有抑制通膨、維持市場穩定的職責,還有維護經濟穩定、保護就業的任務。就業環境不景氣,聯準會升息的意願其實很低。不過如果通貨膨脹明確回升,貨幣當局仍會被迫回收流動性。

 

好彩的是,在美國(或者全世界範圍內)通貨膨脹壓力甚小。央行傳統的政策管道目前並不通暢。央行降息、銀行放貸、企業投資、就業回升的傳統模式,因銀行拒絕放貸而斷裂,企業融資問題並未解決,就業復甦十分緩慢。

 

為了拯救金融體系,刺激經濟復甦,柏南克被迫採用了非常規的量化寬鬆,透過金融市場將流動性注入經濟。這一招穩定了經濟,但是受益的主要是能夠在金融市場集資、融資的大企業,中小企業的資金短缺仍然嚴重,勞工市場舉步維艱。就業疲弱,以服務業為主的發達國家,通膨壓力自然不大。

 

這輪復甦途徑上的一大特徵是,消費物價通貨膨脹並不明顯,但是資產價格通貨膨脹嚴重。這個和資金流動性透過市場進入經濟(而非銀行信貸)有直接關係。在就業沒有明顯回穩之前(估計至明年年中),筆者認為聯準會不會急於收水。

 

柏南克禱告,做一位審慎、負責任的央行行長,不過明天才開始。今晚仍想在流動性氾濫的舞台上,與金融資產狂歡。

延伸閱讀

縮表了,你還是投資天才嗎?

2017-05-04

葉倫的聖誕禮物

2013-12-26

升息潮來襲

2013-07-17

QE退出難有完美結局

2013-06-27

QE將會存在很久很久

2010-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