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改行當「托」星

改行當「托」星

王偉忠

名人專欄

673期

2009-11-12 15:26

所謂得「托」,原指唐人席地而坐時擱手的扶手,後有幫襯的意思;看來,我很適合改行當「托」星,遊走各地當台灣文創的說客。

上周去杭州看文創園區,從台北直飛僅八十分鐘,比從上海搭火車到杭州還快。杭州參考台灣由政府帶領竹科起飛的經驗,聚焦文化創意,積極拉攏台灣以及外地人才進駐。

大陸都市多半競逐高樓,杭州政府為保護西湖景觀,規定周邊建物高度不准超過梧桐樹,市容很有味道。

我參觀的文創園區在西湖西方,隸屬西溪國家溼地公園,最近因電影「非誠勿擾」成為熱門景點。占地龐大,出入可乘舟,滿眼碧綠,可惜赫然出現一艘掛著「非誠勿擾在此拍攝」的小船,殺風景。

想發展文創產業,單靠硬體不夠,須有四大條件,好的創意種子、肥沃文化土壤、自由空氣以及有力奧援。

 

我們的種子以及自由程度都好,就像建國百年的主題「民國百年、民主台灣」,這麼多年發展出具有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這是華人世界都能感受到的精神。

 

但另一方面,環境卻逐漸惡化,就算政府想支援文化創意,必先符合綁手綁腳的採購法,民主制度雖然不是最好的制度,但是目前惟一可行的,可惜藍綠兩黨很難良性競爭,許多政策必互遭反對黨因反對而反對,天大美事也半途荒廢。

 

相對之下,杭州政府下令就能推動政策,以低廉租金吸引人才,園區附近就是Banyan Tree等國際知名度假村,環境優美可想而知,但最大優勢是產生群聚效應。

 

創意人靠得近,交換心得、互相合作都容易,也能激盪出火花,因此文創園區有其必要。像我這次在杭州與蔡志忠聊出些想法,感覺很棒,只可惜兩個台灣人的撞擊地卻在杭州。但政府可別急著蓋樓,現在重視老屋再生,不如把中興新村改成文創特區,鐵定比豪華場館更有味道。

 

在蔡大師現身之前,我先在聚會上當了一回「托」;所謂「托」,原指唐人席地而坐時擱手的扶手,後有幫襯的意思,台灣說法大約就是抬轎、造勢。我對著杭州官員大托蔡志忠,運用各省方言,又是北京話、又是四川話,把蔡托成「動漫禪師」,讓現場人人稱奇。

 

邊托邊想,台灣離杭州這麼近,杭州想吸引台灣人才,台灣也可以吸引杭州,因此又托了托三立偶像劇、明華園歌仔戲、賴聲川、李國修的表演藝術,當然,也自托了我的節目。

 

托完後,只見西湖的梧桐樹梢一片台灣星光,看來,我很適合改行當「托」星,遊走各地當台灣文創的說客,就…就像春秋時的蘇秦,沒錯,是像!……據說他也怕老婆!
(稿費捐贈聯合勸募協會)

延伸閱讀

文藝蔬食饗春風

2014-04-03

文人與蚊子

2009-04-09

幫台灣算命

2009-08-13

創意帶來快樂

2010-05-13

文化部五大文創園區 為何僅華山賺錢?

2019-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