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退出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退出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陶冬

名人專欄

673期

2009-11-12 15:21

日本1997年在復甦早期提高消費稅,造成經濟二次探底,相信許多國家都會引以為戒,因此筆者認為各國央行升息還要一段時間。

有時候,全球經濟形勢的變化,出乎意料地簡單——讀通二十六個英文字母,就大致能參透主要經濟事件的起伏。比如,今年初的大事件是「C」(Credit Crunch,信貸緊縮),之後是「D」(Depression,蕭條),現在又輪到「E」(Exit,退出)。

隨著各國經濟陸續步出衰退,政府退出激進的財政,「貨幣政策」開始成為市場的焦點。尤其在澳洲、印度、挪威,相繼表示貨幣政策須做出調整後,主要已開發國家何時退出量化寬鬆政策,更牽動市場的心。

上周美國聯準會(Fed)和英格蘭銀行都宣布,經濟形勢中不確定因素眾多,超低的利率環境「還會維持相當時間」。歐洲央行雖然決定至年底停止向體系注入流動性,但是用詞十分溫和。這安撫了資金的情緒,風險意識有所改善。

當然,國際經濟形勢遠比A、B、C這幾個字母複雜。筆者看來,目前各國經濟,大致可分成金融海嘯的重創國和輕傷國。

 

金融海嘯重創國的金融業,依然無法正常運作,就業市場凋零,消費慘淡。這些國家的增長,靠超低的利率和政府財政補貼支撐著,勉強走出衰退。一旦這些國家的央行退出量化寬鬆、減少財政補貼,經濟隨時會出現二次探底,重入困境。

 

至於金融海嘯的輕傷國,銀行體系基本健全,信貸暢通。當出口恢復時,貨幣環境正常化的需要油然而起。尤其是其中不少國家,都面臨資產價格上升過快的威脅,這些國家的央行動手整治流動性,並不奇怪。

 

然而全球流動性正常化,不取決於那些小國,而取決於美、歐、日、英,再加上中國。「G4」國家占全球經濟四成以上,而他們的處境遠較世界平均水平更困難。筆者估計,美國失業率回到五%至六%的正常偏高水平,恐怕還需要五、六年時間。歐洲、英國的情況大致相同。沒有美、歐的出口訂單,日本的復甦也會較緩慢。

 

筆者認為,美、歐已在規畫退出量化寬鬆,但是行動要等到明年第一季,至於升息,恐怕是明年下半年以後的事情。日本一九九七年在復甦早期提高消費稅,造成經濟二次探底,相信許多國家都會引以為戒。因此筆者認為各國央行完全退出量化寬鬆,將利率回復到正常水平,至少需要三至四年時間。

 

如此背景下,流動性氾濫仍會在全球範圍內延續,超低資金成本造成股市、商品市場價格飆升的局面尚未結束,只是要記得及時下機,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柏南克的流動性 就是亞洲的流動性

2010-09-02

政府說:堅決不退市!

2009-10-01

金融資產的狂歡

2009-10-15

全球央行 延後「退市」

2010-05-27

超寬鬆環境漸變-美工資資料突漲

2018-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