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歐盟總統選舉無新意

歐盟總統選舉無新意

陶冬

國際總經

675期

2009-11-26 17:21

在日益沉淪的經濟、社會中,歐洲有一次振作的機會;不過它選擇了繼續過去的老路,選擇了用一名傀儡作領袖。

歐洲總算選出了自己的領袖,但是歐洲最終都不能選出一名真正的領袖。
 

二○○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歐盟多國選舉比利時首相范宏畢(Herman Van Rompuy)為首任全職總統,歐洲有了一位可以和歐巴馬、胡錦濤平起平坐的代表。可是在筆者看來,歐洲選出這麼一位總統,其實是選擇放棄擁有一位可以與歐巴馬、胡錦濤平起平坐的自己的代表。
 

比利時人范宏畢,在歐洲大陸之外幾乎無人知曉。他在治理比利時上有一定的行政能力,廣受當地選民歡迎。但是此公的國際認知度幾乎為零,國際經驗也幾乎為零。
 

沒有經驗並不可怕,工作本身就是累積經驗的最佳途徑。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出身於東德,從政之前是一位物理學家。不過這並不妨礙她領導歐洲第一大國,而且在金融海嘯和失業率高漲時能夠再次當選。

 

問題不在於范宏畢的能力或者經驗,而是他被賦予的權力。歐洲之所以屬意范宏畢,並將另一位候選人、前英國首相布萊爾排擠出局,恰恰是因為各國政治勢力不希望在國家的權力之上,再出現一統的歐盟機制、出現強勢的領袖。一位強勢的領袖,可能損害大國的既得利益,可能成為區域內新的主導力量,這是德、法為首的歐盟國家不願意接受的。

 

全球政治格局在迅速變化。從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到G7(七大工業國),再到G20(二十國集團),凸顯經濟實力此消彼長,也凸顯政治影響力的此消彼長。而且歐洲在全球化過程中落後美、亞兩洲,經濟增長乏力、社會負擔沉重、企業求變顯得不足。

 

曾經幾度創造出人類輝煌文明的歐洲,進步的步伐越來越沉重,發揮的動力不足,國際影響力日漸消退。面對「不進則退」的逆境,各國通過「里斯本協議」,以統一歐盟政體破題,加強歐洲的競爭力和國際影響力。

 

但這次統一政治機制的嘗試,才剛一啟動,便縮水不已。在歐洲諸侯眼中,一位強勢的邦聯領袖帶來的是威脅,而不是機遇。

 

這就決定了無論誰當歐盟總統都不過是擺設,充當的不過是二十七個國家之間的協調人。諸侯們需要的是能夠將董事會意見整合起來的董事長,而非主導公司的CEO(執行長)。

 

在日益沉淪的經濟、社會中,歐洲有一次振作的機會;不過它選擇了繼續過去的老路,選擇了用一名傀儡作領袖。在大國政治進入二.○版時,歐洲決定以不變應萬變。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義大利公投後 歐洲川普將撕裂歐盟?

2016-12-01

歐盟「統獨大戰」關鍵看這兩件事

2016-06-16

金融門外漢出任「歐元先生」接班人

2013-01-31

注意!美國已鎖定中國—— G20的新里程碑

2009-10-01

馬克宏扳倒梅克爾 歐盟女總理可望出線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