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英籍台灣囝仔蘭大弼 遺愛在人間

英籍台灣囝仔蘭大弼  遺愛在人間
仁心仁術,惠澤兩岸醫界的蘭大弼,對台灣醫界培育人才貢獻良多。

陶曉嫚

名人專欄

彰化基督教醫院提供

691期

2010-03-18 14:19

彰化基督教醫院榮譽院長蘭大弼於三月二日辭世,他不僅傳承雙親的衣缽,為台灣中部醫療奉獻心力,蘭氏「醫門四傑」的儉樸與力行奉獻,更是台灣醫療邁入現代化的進程中,不可或缺的篇章。

台灣時間三月二日下午,遠在地球另一端的英國正值清晨,高齡九十六歲的宣教士醫師蘭大弼(David Landsborough IV)躺在病床上,看護、神職人員與親友陪伴於一旁,聆聽他最後的交代。彌留之際,他忽然喃喃說出一段難以解讀的遺言,在場所有人不明所以,長子唐納(Donald Landsborough)卻聽出來,原來,父親正在用台語,為他們一家人奉獻六十八年青春的台灣祝禱。

 

台灣是蘭大弼的出生地,更是他割捨不下的第二故鄉,彰化基督教醫院即是由蘭大弼的父親蘭大衛(David Landsborough Ⅲ)與母親連瑪玉(Marjorie Learner)所創。行醫時,他總穿著最具「英國紳士」風範的短褲和長襪,但他小時候卻像所有台灣囝仔一樣,愛打赤腳跑過街道,蹲在廟口看布袋戲。他一口流利的閩南語,就是從兒時扎下的根基。

 

在台灣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蘭大弼八歲時到中國山東煙台的教會學校讀中學,由於行為舉止太像台灣人,居然被英國同學欺負,還被取了個「台灣小孩」的綽號。

 

傳承「切膚之愛」矢志學醫

 

蘭大弼何時立志要當一名醫師,在自己的出生地奉獻一生,已不可考,但在他心目中,父母親深深影響了他,也一直是他的人生導師。

 

在一九二八年,彰化縣伸港鄉一位十三歲的貧農子弟周金耀,跌倒後因為處理不當,膝蓋關節處的小傷口居然潰爛至大腿,在群醫束手無策之際,蘭大衛翻遍典籍,發現唯有進行植皮,才能挽回周金耀一命。但周金耀已經奄奄一息,他的父親又要負起一家生計,去哪裡找合適的皮膚移植?最終,蘭大衛切下妻子大腿上四條六公分的皮膚,進行了全球首例異體植皮手術。

 

雖然手術因為免疫排斥失敗,但在悉心照料下,周金耀依舊恢復了健康。當時在山東讀書的蘭大弼,雖未目睹手術經過,然而,父母以「切膚之愛」實踐身教,傳承父母的志業,對蘭大弼來說,彷彿變成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一九三二年,他遠赴英國,進入倫敦大學醫學院習醫。

 

一九四○年二次大戰爆發,同窗選擇上戰場,用刀槍與納粹廝殺,但獲得醫學博士榮銜的蘭大弼,則是與妻子高仁愛拿起手術刀,到泉州的惠世醫院服務。

 

在中日戰爭熾烈的火網下,醫療資源匱乏的泉州沒有自來水,晚上才供電,電燈常因電壓過強被燒毀,也沒有X光機,醫師必須更仔細地檢查,才能診斷出確切的病症。當地除了傷寒、肺結核一類的流行病肆虐,治安也不好,許多受槍擊的傷患上門來求醫,還有被老虎咬傷的居民掛急診,醫院經常是人滿為患,蘭大弼夫婦率領的醫療團隊,卻用無比的幹勁與熱情,克服了這些問題。

 

大陸政權變色,一九五二年,蘭大弼夫婦離開耕耘十二年的惠世醫院,進入彰化基督教醫院服務。隔年,他接下院長的職務,面對殷切的醫療需求,培育人才、醫療現代化成為蘭大弼的首要挑戰。

 

醫療、傳道、教學三者並行

 

與蘭大弼共事過五年,在彰基從實習醫師當到外科主任,現為員生醫院院長的陳守棟,回憶起當年,蘭院長規定星期日要做禮拜,但目的與宗教無關,而是要趁這個時間用英文布道、對話,訓練大家的英文能力,誰躲在護理站想忙裡偷閒,他就會將手搭在那位同仁的肩膀上,輕聲問道:「來參加禮拜好嗎?」

 

原來,在英國醫學院的友人寫信給蘭大弼,表示台灣的留學生雖然用功,卻在英語能力上吃了虧。當時外文學習資源不多,蘭大弼便土法煉鋼,自己身兼醫師與老師,「年輕時不覺得怎樣,年紀越大,越能體會他的偉大。」陳守棟不禁感嘆,許多人以為蘭大弼和父母、妻子等「蘭氏四傑」只做醫療傳道,「殊不知他們引進現代化的醫療體系,對台灣的貢獻真的很大。」

 

陳守棟舉例,當時台灣沒有獨立的皮膚科,都是「皮膚泌尿科」,病患幾乎是胯下問題困擾到受不了,才去看醫生。有鑑於此,蘭院長將高信義醫師送去英國專攻皮膚科,「高信義學成歸國後,彰基便成立全台第一家皮膚科的專門門診,而揭發米糠油含多氯聯苯的,也是高信義醫師。」陳守棟說。

 

三十年前,多氯聯苯汙染米糠油一事轟動一時,許多長滿青春痘、嘴唇和舌頭的黏膜有黑點的「油症患者」,都是由高信義主治,如果沒有蘭大弼的遠見,毒米糠油恐怕會殘害更多民眾。

 

另一位被蘭大弼送往英國習醫的留學生,是目前高齡七十歲的吳澄第醫師。身為台灣精神專科醫生的先驅,吳澄第回憶,那時他拿到英國皇家精神醫學專科文憑,蘭大弼非常高興地對他說:「我的英國朋友考三次都考不過,你一次就考過了,真是台灣的光榮!」

 

「蘭院長對學生比對兒子更好,在我留學時,他怕我一直讀書太悶,就帶著我一起去瘋足球!」吳澄第難忘那場足球賽,由英格蘭與蘇格蘭兩大宿敵對決,身為蘇格蘭人的蘭大弼看到英格蘭射門成功,在一片蘇格蘭語的譁然聲中,他那句台語的「靠杯啊!」格外突出。

 

過去,台灣治療「生理」的神經科和「心理」的精神科不分家,回台前途未卜,在「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時代氛圍下,吳澄第看同學都去美國的醫院任職,待遇好、機會多,原本也要跟進,但恩師一席話:「中部需要一位精神科醫師!」讓他回到台灣家鄉,於一九七二年,在彰基成立全台第一間獨立的精神科。

 

但是,有了精神科不夠,蘭大弼緊接著成立全國第一間社工部門,來輔導焦躁的病患與家屬,幫助他們正面看待人生。

 

九三年,伴蘭大弼打拚一生的妻子高仁愛因卵巢癌過世,這些年來,蘭大弼一直思念著愛妻,○四年在吳澄第夫婦陪同下,來到妻子最喜歡的日月潭,彷彿是觸景傷情,他不禁用英語問高徒:「How can a man live without his wife?(沒有太太的男人該如何獨活?)」令吳澄第一時語塞,而這也是蘭大弼最後一次目睹日月潭的湖光山色。

 

英文老師

身兼醫師與英文老師,蘭大弼跳上第一線作育英才。

 

晚年清貧一生奉獻給台灣

 

可能是在醫院上上下下爬樓梯,晚年飽受膝關節炎之苦,蘭大弼換了人工關節,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出入都騎腳踏車了,而他將兩百萬元退休金都捐出來,經濟情況無法添購新車,台灣的友人便集資幫他買了一輛。

 

看到蘭大弼生活清苦,陳守棟不禁問他,「他的很多同學都住倫敦的豪宅,有名車、遊艇,但他一世人都在彰化,只有一輛腳踏車,會不會羨慕?但蘭院長說不會。」接著老人家沉思了一會兒,便問起了自己一手拉拔的彰基醫院,「現在還有沒有救人?有沒有幫助窮人?大家對彰基的印象如何?蘭院長有他固執的一面,不希望醫院企業化、營利化。」陳守棟說。

 

○九年九月二十六日,陳守棟在德國柏林開完會,搭飛機到倫敦拜訪蘭大弼,卻目睹他倒在廚房地板上,昏睡了將近一天,陳守棟發現他股骨骨折,還有失溫的現象,想將他送醫,老人家卻堅持:「你來是客人,我要招待你,醫院明天再去嘛!」最後好說歹說,還是長子唐納一句:「陳醫師是你在彰基培養的外科醫師,要相信他!」才肯上救護車。

 

在這些趣事背後,陳守棟與其他同僚都覺得,蘭大弼與他的家人是一群「忘我」的人,他們一向在服務別人,把病患擺在第一位。「蘭氏四傑」雖然已經凋零,但是他們無私的奉獻,已為杏林史譜下最動人的篇章。

 

員生醫院院長陳守棟(左)

員生醫院院長陳守棟(左)認為蘭大弼引進現代化的醫療體系,對台灣貢獻良多。

 

用生命愛台灣的好醫師——蘭大弼大事紀

時間 事蹟
1914 出生於台灣彰化
1932 進入倫敦大學醫學院就讀
1939 取得倫敦大學醫學博士學位
1940 在中日戰爭越演越烈之際,到中國泉州惠世醫院服務
1952 國共政權變色,蘭氏夫妻離開中國,來到父親蘭大衛創立的彰化基督教醫院服務
1953 成為彰基第九任院長
1980 任彰基院長一職長達28年退休,被聘為終身榮譽院長
1996 獲頒第六屆醫療奉獻獎、李登輝總統贈勳紫色大綬景星勳章
2010 3月2日清晨在英國倫敦逝世,享壽96歲
 

蘭大弼(David Landsborough IV)

出生:1914年

學歷:倫敦大學醫學院醫學博士

經歷:福建泉州惠世醫院院長,彰化基督教醫院顧問、院長

延伸閱讀

富者VIP 貧者聽天由命?

2009-11-05

古惑仔浪子回頭 來台守護國境之南

2012-02-09

陳秀熙、邱瀚模用一根管子翻轉台灣癌症史

2018-09-26

台灣醫療新危機如何解 誰來救命?

2018-10-03

「台灣的醫師到花蓮很遠,到美國卻很近」奉獻花蓮40年,門諾仁醫薄柔纜辭世,享壽93歲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