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幸虧金旋獎不是政府舉辦的一夜情活動

吳靜吉

名人專欄

700期

2010-05-20 11:48

政府職員和社會領袖須有包容力,以欣賞的態度包容這種自發性的節慶、活動或競賽,創意發想及其時實踐的平台才能產生。

政大振聲合唱團於一九五八年成立,在那個流行歌曲很容易被冠上靡靡之音而禁唱的年代,振聲合唱團是不唱流行歌曲的。

根據政大學務處生僑組組長李德惠的回憶,一九七九年,五名合唱團男生發展出情義相投的bromance之後的某一個晚上,吃完消夜就隨興唱起美國The Brothers Four的歌曲,並且直奔女生宿舍後方草坪歡唱情歌。在那個校園民歌風起雲湧的年代,他們決心將藝術歌曲與流行歌曲都引導向「民歌化」,以吉他取代鋼琴,改編歌曲、嘗試創作。

同年,他們在政大的社團負責人研習會中,結交了其他幾位音樂同好,心有靈犀地醞釀出屬於政大校園民歌比賽的構想,於是第一屆的「金旋獎」就在一九八○年正式登場。
 
許多成功的節慶、創作團體或研究團隊,都是一群志同道合,結合友誼與創作、創新、創業的期許而開始,對共同的興趣具有熱情。
 
金旋獎在大學校園裡的起始和延續,正好反映了台灣許多文化創意的歷程,大學行政人員和教授,就像是政府職員和社會領袖一樣,都是創造力的守門人,必須具有包容力,以欣賞的態度包容這種自發性的節慶、活動或競賽,校園才能成為創意發想及其實踐的平台。
 
今年金旋獎已邁入第二十七屆,張雨生、陶晶瑩、陳珊妮、陳子鴻、陳綺貞、蘇打綠、閃靈樂團、陳建寧、盧廣仲、林育群等,都在此初試啼聲。音樂製作人林暐哲說:「和我合作的許多歌手,都是從金旋獎挖到的寶。」
 
這讓我想起紐約LaMaMa實驗劇社,紐約劇場工作者多少都和此有關係,因為這裡提供一個平台,「奉獻給劇作家及其相關的劇場藝術家」。LaMaMa讓許多熱愛戲劇的人,三五成群地發展結合友誼與創作展演的團隊,百老匯的製作人、導演或投資者、演出者,會突然出現在觀眾席,他們想從這裡挖到寶。
 
政大的金旋獎每年都由同學們自發性地組成工作團隊,當然這些團隊成員,因為這樣的親自體驗過程,說不定將來會成為成功的製作人或策展人。創作、演唱、製作、經營、行銷等等的人才,都是文化創意產業上、中、下游所需要的人才。
 
金旋獎在自動自發的氛圍下,延續了三十年,最近因行政院將流行音樂列為文化創意產業六大旗艦計畫之ㄧ,再加上林育群的走紅,金旋獎自然更成為流行音樂人才的舞台。幸虧金旋獎不是政府常舉辦的一夜情活動或節慶。政府在努力發展文創產業的今天,必須跳脫一夜情活動的思惟。
 

延伸閱讀

小資存股!這四件事不可不知

2019-03-14

家庭治療師告白/關於家的這件事,沒有所謂正常家庭

2019-04-29

婆媳不和、手足競爭...自己人何苦為難自己人?

2019-05-15

家樂福退出中國 80%股權賣給蘇寧

2019-06-2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