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誰能抵抗歸零的魅力?

劉黎兒

名人專欄

700期

2010-05-20 13:40

「零」進入史上最紅的時代,許多中年男女也期待不僅是糖分、卡路里或酒精能歸零,就是婚姻或不愉快的人際關係也都能如打電玩般,全部歸零,從頭再來。

日本最近發生歸零熱潮,尤其是食品、飲料,全部都打上「ZERO」,各廠家爭相推出「零系列」,設計各種「○」、「ZERO」的標誌,拚命想爭取人心。「零」進入史上最紅的時代,許多中年男女也期待不僅是糖分、卡路里或酒精能歸零,就是婚姻或不愉快的人際關係也都能如打電玩般,全部歸零,從頭再來。

最近受歡迎的零食品、零飲料,讓人產生再怎麼吃喝似乎都很健康的錯覺,「吃了等於沒吃」──這就是奢侈的現代人所追求的零效果,零卡路里、零脂肪、零糖分、零膽固醇……等。其實未必真的全部沒有,只是微量或有其他代用品,反正只要加「零」便暢銷,雖然不是加在存款數字後面的零,但同樣受歡迎。

歸零志向尤以年過三十男女最強,女人原本就注意健康,拚命想排毒,相信養顏護膚有用,也是一種歸零概念。原本就注重「無」,例如無農藥蔬菜、無添加火腿等,最近「無」不夠看,也都改成「零添加」、「零農藥」,「零」似乎比「無」更高一等,更為徹底。
 
男人則從二○○七年日本嚴格追究酒駕開始,「零酒精」飲料很受歡迎,尤其是零酒精啤酒、零酒精紅酒等,讓人有喝酒之名而無喝酒之實,就跟吃素雞、素鴨般,乾過癮也不錯。此外,日本從○八年起課以企業員工內臟脂肪型肥滿的對策義務,果然讓男人在乎零起來了,例如要喝「零糖質」啤酒,選了「零」就會心安。
 
但要歸零並不容易,許多企業也經過相當的努力與掙扎,著名例子是有一百二十年歷史的三矢蘇打,從明治時代販賣至今,是許多文豪如夏目漱石、宮澤賢治等人的最愛,三矢蘇打的歷史幾乎等於日本清涼飲料史。去年要推出「零卡路里、零糖質、零保存料」的三零蘇打,連公司內反對聲浪都很大,花了三年才協調、開發完成;關鍵在於「零」並非等於難吃,顧客如果有將就、忍耐的心情,是不會再買的;反之,「零」除了安心,還要美味才行。為了要彌補三零之後味道的空虛,三矢開發了拿到專利的蘋果酸,讓大家覺得三零之後的蘇打還是蘇打,風味未減。
 
日本的「零」元年是一九七三年,亦即老牌喉糖「淺田飴」推出零糖喉糖,零糖已成最基本的零,男人也會拚命在自動販賣機尋找零糖咖啡等;不過同樣是「零糖」,也有放了甘味料的「零糖類」或真的連甘味料、澱粉質等都不放的「零糖質」,同樣歸零,程度各有不同。人生也是如此,許多人夢想自己只要有一天的歸零就好,迷你出走、失蹤一下,或許因此出現許多新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迴廊談話提「兩岸和平協議」 蔡英文:不接受消滅台灣的協議

2019-02-20

挖掘台灣的美好 茶籽堂從土地找回品牌精神

2019-03-14

全台兩萬多家!飲料店年營業額可望破千億 暗藏3大困境

2019-06-18

亞洲大布局!統一羅智先:我們是庶民產業,哪有人就向哪擴張

2019-06-1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