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看農業銀行IPO——中國銀行業下一個挑戰的10年

我看農業銀行IPO——中國銀行業下一個挑戰的10年

謝金河

名人專欄

708期

2010-07-15 09:27

農業銀行這次IPO,除了拿下全球最大IPO桂冠外,也是中國銀行業看素擴張10年後,另一個挑戰來臨的訊號。

新中國成立後,第一家成立的商業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七月十六日在上海與香港兩地掛牌交易,第一家成立的國營商業銀行,卻搭上了IPO(首次公開發行)的最後一班列車,而且,時程選在中國打房後、銀行股股價最低迷的那一刻IPO。觀察中國農業銀行IPO後的表現,衡量中國銀行業的體質,及兩岸簽訂ECFA(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後,台灣金融業未來的機會,此刻正是最好的時機。

首先來看中國農業銀行在中國建國的重要角色,中國標榜以農立國,因此,共產黨得到政權,一九五一年中國農業銀行便成立,是國家級的第一家商業銀行。但是一九五二年農行又併入中國銀行,其間經歷「三落四起」,到七九年二月,鄧小平改革開放後,農行才算真正確立其地位。

一九七八年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正式劃定四大國有銀行範疇,包括集中提供外匯貿易融資的中國銀行,主攻工商業流動性資金的中國工商銀行,及獨占基本建設領域的中國建設銀行;農業銀行被劃定為主攻農村經濟,並負責發展未來農業金融及縣城經濟的使命。農業銀行從一九九三年起即定出「一份、一脫、一剝」的三大改革。「一份」,是將政策性業務分給一九九四年成立的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一脫」是農村信用合作社與農行脫離行政隸屬關係,農行開始朝國有獨資的商業銀行轉變;「一剝」是一九九九年向長城資產管理公司剝離不良資產,並於二○○○年七月,農行人民幣三四五八億元的不良資產正式剝離。這三項改革,讓農業銀行由國家專業銀行,邁向國有商業銀行。


農行不良貸款率曾高達七五%


既然政策必須面對三農——農村、農民、農業。農業銀行半個世紀的經營,可說是千瘡百孔,除了二○○○年進行過一次人民幣三四五八億元的不良資產剝離外,農業銀行在○四年發放三農貸款,當時三角債糾葛,不良貸款率一度高達七五%,標準普爾當時就以這個數據發布中國銀行業最高不良放款率,讓全世界的金融業大吃一驚。因此,當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相繼找到策略夥伴,並且陸續上市後,農業銀行又在○八年進行一次壞帳剝離,金額高達人民幣七六六九億元,這項不良資產的剝離,高居四大國有銀行之冠。

○七年六月,人民銀行副行長項俊波調派到農行擔任黨委書記兼行長,開始改造農行,終於熬到今天的黃道吉日上市。農行以「農業」為名,最大優勢是廣闊的縣城網路。在中國,農業銀行往往是小城鎮中唯一的一家大型銀行,農行也以城鎮企業及居民存款成為主要業務來源;另一方面,銀行真正賺錢的放貸業務,則幾乎與「農業」兩字沾不到邊,農行的貸款組合以製造業及個人債信為主,用最簡單的語言來說,就是在縣城吸錢,到城市放款。因此,資金成本之低居四大國家銀行之冠。

農業銀行在縣、鎮據點最多,與城市企業也有連結,成為縣、城兩地的匯款橋樑,除了到城市打工的可透過農業銀行匯款回鄉下,在大城市的企業,產品要銷售到地方城鎮,也可用農業銀行的網路來收款,這種縣、鎮存款占農業銀行的四○.五%,資金成本只有一.五二%,這是農業銀行最強勢的地方。

因此,如果從分行總數來算,農業銀行高居首位達二三六二四家,超過工商銀行的一六二三二家、建設銀行的一三三八四家及中國銀行的九九八八家,是中國擁有最多分行的銀行。四大銀行外,招商銀行分行七三七家、中信銀行六一六家、民生銀行四三四家、具規模的交通銀行二六四八家,比起農業銀行都相去甚遠。

除了通路優勢外,農業銀行擁有的自動櫃員機有四一○一一個,高於建設銀行的三六○二一個、工商銀行的三四○八九個及中國銀行的一八○六一個,比通路,這是農業銀行最大優勢;不過若比資產內涵,農業銀行恐怕不若其他銀行,目前農業銀行的不良貸款比率達二.九一%,高於中國銀行的一.七二%、建設銀行的一.五%、工商銀行的一.五四%,比起利基型的商業銀行差得更遠。例如,招商銀行的不良貸款比率只有○.八二%、中信銀行○.九五%、民生銀行○.八四%。


農行雖有通路優勢 但經營欠佳


另外,農業銀行的呆帳覆蓋率一○五%,比起建設銀行的一七六%,中國銀行的一五○%,工商銀行的一六四%,交銀的一五一%也遜色不少。中國呆帳覆蓋率最好的銀行——招商銀行達二四七%。因此,農業銀行有廣大通路優勢,但經營品質則欠佳。

這次農業銀行變身,目的就是要抓住中國城鎮化的機遇,所以管理團隊進行IPO,「Road Show」(巡迴演出)的路徑就從北京、上海、深圳、廣州、香港、倫敦到紐約,農業銀行希望以其擁抱中國城鎮化和工業化所帶來的新機遇,打動全球投資者。這次農業銀行先鎖定十一個重要機構投資者,包括卡達投資局二十八億美元、科威特主權基金八億美元、渣打銀行五億美元、澳洲Seven集團二.五億美元、荷蘭合作銀行二.五億美元、新加坡淡馬錫二億美元、華潤集團二億美元、中旅集團一.五億美元,其他如長江實業、大華銀行、美國ADM各一億美元,合計五十四.五億美元,占H股集資額上限的三六%,機構投資者有四五%來自亞洲,三○%來自美國,二五%來自歐洲。

 

農業銀行布局深廣,不過發行額度眾多,A股達二五四億股,H股達二二二億股,最後確認的是A股以上限人民幣二.六八元集資,加上啟動一五%的超額認購,最終集資額是人民幣七八八億元,已超越中國石油,成為中國歷年規模最大的IPO,散戶認購凍結資金高達人民幣五一○○億元。香港的部分,超額認購超過五倍,凍結資金二六○億港元,有十一.八萬人參與認購,最後定價是三.二港元。滬深兩地合計集資二二一億美元,已打破○六年十月工商銀行所創下的二一九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IPO,七月十六日農業銀行上市後,市值將可達一五○○億美元,成為僅次於工商銀行、建設銀行、匯豐銀行,全球第四大銀行,在中國深滬股市今年上半年跌幅高居全球第二的情況下,農業銀行此時IPO成功,已屬難能可貴。

 

中國農業銀行掛牌前夕

中國農業銀行掛牌前夕,正逢官方打房,是否會跌破承銷價,市場十分關注。(圖片來源:Top Photo)

 

中國打房  讓銀行股跟著跌不停

 

不過,如果從香港招股熱度來看,農業銀行上市明顯降溫,這次農業銀行H股在香港IPO,超額認購只有五倍,凍結資金只有二六○億港元,相較於○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工商銀行IPO,超額認購七十六倍,凍結資金四一○○億港元及中國銀行在同年六月一日上市,超額認購六十九倍,凍結資金二六七○億港元。其後中信銀行招股凍結資金三二九○億港元,超額認購二二九倍。招商銀行超額認購二六五倍,凍結資金二五○○億港元,最近的一次是民生銀行在○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IPO,超認購一五八倍,凍結資金二四○○億港元;這回農業銀行IPO已相對冷靜很多。

 

背後原因與深滬股市跌跌不休,打房除了讓地產開發商股價大跌外,今年中國的銀行股是跌勢的核心之一,像建設銀行A股今年從人民幣六.七五元跌到四.六五元,中國銀行從人民幣四.四九元跌到三.三四元,去年才上市的光大證券從人民幣三十.九四元跌到十四.七四元,工商銀行也從人民幣五.六二元跌到四.○一元,中國人壽則從人民幣三十三.四八元跌到二十二.六八元,經濟績效最好的招商銀行則從人民幣二十三.四元跌到十二.三一元,跌幅高達四七.五七%,反而在香港上市的H股表現穩健。

 

這次農業銀行在滬以人民幣二.六八元掛牌,在香港以三.二港元上市,按過去工商銀行以三.○七港元上市,首日上漲一四.七%,中國銀行以二.九五港元掛牌,首日上漲一五.三%,建設銀行以二.三五港元上市,首日漲跌來看,農業銀行首日上市跌破承銷價機率會非常大。不過,若以建設銀行上市五年多,累積漲幅一六三.六%、工商銀行上市四年多,累積漲幅八三.一%來看,農業銀行若能充分發揮通路優勢及資金成本超低優勢,仍然會成為上海、香港股市聚睛的焦點。

 

不過從短期來看,中國打房力道衍生的後遺症對金融體系衝擊最大。IMF(國際貨幣基金)的前首席經濟學家肯尼思.羅格夫(Kenneth Rogoff)最近警告中國房市正在崩盤,房市若崩,衝擊銀行最大,將使中國銀行業面臨空前挑戰,當然對股價也會帶來致命的影響。

 

中國的銀行業在二○○○年~○四年大力進行改革,當時三角債錯綜複雜,全世界看衰中國的銀行,不過○四年由中央匯金接手,進行不良資產剝離。銀行淨身成功後,中國又引進策略性戰略夥伴,例如美國銀行及新加坡淡馬錫入股建設銀行,蘇格蘭皇家銀行入股中國銀行,高盛入股工商銀行。有了外銀背書保證,於是從○五年六月交通銀行首度在港上市招股,立刻獲得二○三倍超額認購,並凍結一五○○億港元資金;再到建設銀行在○五年十月二十七日以二.三五港元上市,四十二倍超額認購,凍結一三四○億港元資金。化解了外界不安疑慮,接著工商、招商、中國銀行在○六年上市都得到搶購。

 

八家中國銀行股集資反應

▲點擊圖片放大

 

中國金融業「分量」已傲視全球

 

中國金改先讓銀行在香港集資,一方面壯大港股規模,另一方面引進國外重量級策略投資人,有了全球資金加持,中央匯金加大改革力道,然後讓H股返滬上市,銀行兩地掛牌,流通股大增。在金融海嘯後,歐美銀行遭重創之際,如今中國已有五家金融機構擠入全球前十大,除工商銀行、建設銀行高居一、二位外,IPO後的農業銀行第四、中國銀行第五、中國人壽第八,中國金融業「分量」,已可說是傲視全球。

 

二十一世紀第一個十年,是中國金融業從被棄如敝屣到躍登龍門的歷程,可說是一頁傳奇,不過下一個十年,中國金融業面臨的挑戰遠大於機遇。除中國銀行市值大增,超越美國銀行、J. P. Morgan、高盛、德意志銀行等歐美大銀行外,中國銀行業經營的實力,其實仍差了一大截,中國須在金融創新上迎頭趕上。

 

另一方面,打房引發的資產縮水後遺症須妥為因應,資產泡沫化首當其衝必是金融業,中國人壽在滬股瀕臨破底已是警訊。最近中國銀監當局全力迎戰,中央匯金準備為三大銀行發債人民幣一二○○億元,包括建設銀行人民幣七五○億元,中國銀行人民幣六○○億元。

 

除中央匯金可能注資外,中國銀行最近突然宣布「A+H」兩地大供股計畫,預計從資本市場集資人民幣六○○億元,中國銀行預計發行二七九.二二億股新股;另一個是工商銀行準備在H股與A股集資七八○億港元、人民幣二五○億元,融資額至少人民幣一○三○億元;建設銀行則準備在香港與A股集資人民幣七二○億元、人民幣三十億元;若加上農業銀行IPO,這是滬港股市規模最大的「抽水」行動,也是造成深滬股市、港股步履蹣跚的主因,也顯示中國銀行業因應資產縮水的大集資計畫已展開。

 

我認為農業銀行這次IPO,除了拿下全球最大IPO持冠外,也是中國銀行業快速擴張十年後,另一個挑戰來臨的訊號。

 

四大中國銀行服務據點比較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我看P/E五倍的中國銀行股——中國銀行業超大獲利的背後

2013-09-05

馬蔚華功績再大 不敵黨中央一聲令下

2013-05-16

中國政府多管齊下吸納市場游資

2009-08-13

全球都想套現—— 中國銀行股千斤重擔壓肩頭

2009-01-15

中國獨角獸全面出動

2018-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