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陳田文重掌群益證券幕後

陳田文重掌群益證券幕後
陳田文始終戰戰兢兢,把群益證券視為自己事業在經營。

劉俞青、徐介凡

理財

攝影/陳永錚

712期

2010-08-12 10:40

宏泰大家長林堉璘的一個關鍵性裁示,讓集團權力出現微妙的變化:群益證券的主導權重回女婿陳田文手上。過去外界一致認定的接班人老三林鴻南,交出金融大權,這個台灣首富家族的接班大戲唱出變奏曲!

八月八日父親節中午,宏泰集團董事長林堉璘一家在家裡吃飯,兒子、女兒、孫子全員到齊,席開二大桌,這是群益證券購併金鼎證塵埃落定後,林家第一次全員到齊聚餐。

 

席間,看得出來女婿、也是群益證券董事長陳田文心情很好、笑意很深,因為日前,老丈人林堉璘正式面告他,從現在起,要完全負起對群益證券的經營責任,對林家的金融事業要花更多的心力。

 

但其實就在二年前,林堉璘的三子、也是陳田文的小舅子林鴻南,才出其不意,從公開市場大量買進群益證的股票,並且取得董事會的多數席次,外界對這個動作解讀是,林鴻南想從姊夫陳田文的手上拿回群益證的主導權,也讓兩人關係降到冰點。

 

但如今,根據熟悉林家人士透露,在一番長考之後,林堉璘已經正式做出裁決,希望今後林鴻南「專心在建設上」,而陳田文則主導群益證等金融事業,讓這場差一點鬧上台面的家變糾紛,在大家長親自拍板之後,終於暫告平息,因此,父親節的這場家族聚餐上,沒有人多談群益證購併金鼎證的事情,氣氛可是一團和樂。

 

購併案陣前換將露端倪 群益證券股權、經營分離

 

而一位林家家族好友也證實,今後的群益證,「股權是股權,經營是經營」,兩者分得很清楚,林鴻南(或者說林堉璘家族)雖然擁有群益證多數股權,但在群益證的角色僅止於董事會,而主導權曾一度旁落的陳田文將重掌兵符,負起所有的經營責任。

 

當然,林鴻南在這個集團的位置,依舊無法忽視。

 

宏泰集團是全台灣擁有土地資產市值最大的首富家族,在第六八九期的《今周刊》裡,曾經請專業機構鑑價,如今光是林堉璘名下的土地資產,就高達一三一八億元,而首富大宅裡的權力分配變化,永遠是外界好奇的焦點。

 

在所有兒子、女婿裡,排行老三的林鴻南一直是林堉璘最看重的兒子,林堉璘也對他倚賴最深。過去幾年,集團內的大小事,從建設本業、橫跨到金融版圖,林鴻南儼然一副「小王子」之姿在做各項的決定,因為大家都知道,他背後可能就代表大家長林堉璘的意志,但這個角色,在近期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就以這次群益證決定購併金鼎證為例,在購併的前半段,林鴻南的確代表群益證,扮演和賣方金鼎證大股東張平沼與開發金之間,主要溝通的橋樑,也讓外界對林鴻南在集團中的角色越來越看重;但就在購併案的後半段,情況卻出現變化,因為林鴻南屢談不下,因此,最後林堉璘只好陣前換將,改由陳田文主談,為了讓購併案及早順利落幕,據悉陳田文在七月初接棒上場後「略微」抬高價格,最後以每股十二.五元拍板成交,這樁談了快半年之久的購併案,總算塵埃落定。

 

但林堉璘最後一刻改派陳田文的動作,知悉林家權力分配的人士,都嗅出了不對勁。

 

老丈人林堉璘(右)

出身高雄世家的陳田文,相當敬重老丈人林堉璘(右) 。(攝影/吳東岳)

 

三子挑起家族矛盾 林堉璘:不要再管金融了!

 

原來,在今年四、五月,群益證的董事會上發生了一場茶壺裡的風暴,掌握多數董事會席次的小舅子林鴻南,曾經做出「差一點點就要撼動姊夫陳田文董事長寶座」的動作來,儘管過去林鴻南一直是最得寵的兒子,但這個大動作後來讓林堉璘知道了,據說,當爸爸的對於林鴻南挑起家族成員間的矛盾情結,相當不高興。

 

林堉璘認為,林鴻南這幾年的表現一直端不出好看的成績單,好幾次代表出面談判購併都不順利,外界對他的評價似乎也都平平,卻老愛挑起家族矛盾,讓七十四歲的林堉璘相當不悅。

 

反觀女婿陳田文,多年來把群益證經營得平平穩穩,在國內證券界雖稱不上第一,但至少是優等生,也是宏泰集團的金融版圖中,唯一端得上台面的一塊。林堉璘雖已年邁,近來身體也有血液方面的疾病,但頭腦清楚、耳聰目明,一切自然看在眼裡。

 

因此,林堉璘做出二點裁決,一是今年六月的群益證董監改選,不准林鴻南再有其他「不一樣的想法」,將由陳田文重掌兵符,主導群益證的經營大權;另外,要林鴻南好好專注宏泰集團的建設本業,「不要再管金融了!」

 

林堉璘這個關鍵裁示,顯然撼動了整個集團的權力分配!過去林鴻南建設、金融兩頭抓的情況,有了很大的改變,如今,林鴻南交出金融大權,即使回歸到建設本業,集團內也有老臣挑明說:「二房的林鴻基(目前任職上市的宏盛建設董事長特助)表現也不差,林鴻南能不能主導建設的全局,還是未知數。」

 

過去,外界幾乎一致認定林鴻南就是接班人,但如今,這場台灣首富家族的接班大戲,似乎因為這個裁示,唱出一段變奏曲,後續效應的變化,還有待時間觀察。

 

但至少眼前因為這個裁示,才讓林鴻南在金鼎證購併案談判最後階段退下來,改由陳田文上陣。對陳田文而言,這幾個月來的轉折,心情就像是坐雲霄飛車般,從地獄回到天堂。

 

儘管有了金鼎證,到底是加分還是減分還是未知數,尤其在決定購併的前半段,陳田文未被諮詢也不甚了解內情,心裡著實不舒服。因此從頭到尾,陳田文每當被媒體問到金鼎證的事,總是兩手一攤,一副「不甘我事」的表情,但知悉內情的人就很了解他當時的尷尬與無奈。

 

但戰況到了後半段,情況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陳田文不但峰迴路轉重新拿回群益證的主導權,而且手上版圖擴大,購併金鼎證後的群益證,市占率從原本四%升到六%,排名從第九一下子衝到第四,儘管購併金鼎證未必有實質加分效果,但對過去十幾年來,一直戮力於兩岸布局的陳田文而言,肯定充分了解對岸當局,向來以市場排名來決定其青睞的眼神,如今排名往前大躍進,將來在中國說話自然大聲,這個直接的好處,已大權在握的陳田文,自然能充分體會。

 

林鴻南(左)、陳田文

林鴻南(左)、陳田文兩人難得同時出現在鎂光燈前。(攝影/吳東岳)

 

購併案為大陸布局加分 就算燒錢  也要分析基本面

 

因此,近來,群益證上下都感受到他的好心情,過去因為林鴻南進入董事會,因此沉寂了好一段時間的陳田文,又開始積極起來,無論是對群益證的規畫、兩岸證券業的交流,甚至是對主管機關的建言,陳田文逢人就有談不完的想法。

 

其實一直以來,陳田文就是名副其實的工作狂,他早已把群益證券當成自己的事業在經營,如今在種種事件的歷練之後,他更充分了解:這裡就是他唯一的舞台。

 

陳田文經營證券重視基本面分析,因此多年來,群益證無論是研究部、自營部,一直是國內證券業的佼佼者,他可以為了一份研究報告的看法不同,親自打電話和最基層的研究員討論,而其他部門的主管,甚至不曾接過他一通電話。

 

而多年來,陳田文在無法創造具體營收的上海辦事處裡,一口氣「養」了七、八名研究員,這些研究員每天的工作,就是無止盡地寫報告,對其他券商老闆而言,這些投入成本都是在「燒錢」,但只有陳田文曾親口讚許:「上海辦事處做得非常好,是good job」。

 

熟悉他的好友說,陳田文工作起來其實充滿熱情、非常high,但過去這段時間,「他確實被經營權的問題,壓得臉上都失去了光彩。」但如今,重新取得岳父的專業與情感上的信任,對陳田文而言,是莫大的肯定。

 

身為首富家族女婿,固然光鮮亮麗,當然也有難為外人道的一面,陳田文一路走來,酸甜苦辣自有深刻體會。例如林堉璘在集團最具代表性的「宏盛帝寶」裡,為每個兒子、女兒都留了一戶,但陳田文自始至終沒有搬入這座全台第一豪宅,多年來一直堅持住在中山北路巷子裡的自宅,這份堅持,或許正道盡了所有集團女婿心中,難以言喻的辛苦。

延伸閱讀

林鴻南接班?考驗林堉璘智慧

2010-03-04

奪回主權 未來看我表現 林鴻南

2011-12-22

牛年新金融聯姻 元大可望搶頭香

2009-01-22

群益併金鼎林鴻南施力 金鼎反掌大權

2011-05-05

手握千億資產 宏泰新掌門人最想做的事

2018-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