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企業界真的不關心台灣的教育?

企業界真的不關心台灣的教育?

吳靜吉

教育

720期

2010-10-07 14:59

有些企業界人士抱怨台灣沒培養出所需人才,因中小學過分重視考試和升學而把孩子送到國外,希望企業界「坐而怨」不如「起而行」。

今年八月底的第八次全國教育會議中,完全沒有聽到企業界的聲音。有些企業界人士會抱怨台灣高等教育界沒培養出他們所需的人才,有些人也會因中小學過分重視考試和升學,而把孩子送到國外,希望企業界「坐而怨」不如「起而行」參與台灣的教育。

歐巴馬上台後,責成教育部執行六億五千萬美元的投資創新基金,希望從教育創新的角度來改善公共教育,在一千七百件申請案件中,只有四十九件脫穎而出,分屬三個類別,第一類是擴大實施長年經營,且已有成效證據的計畫,第二類則為已看出成果,但需要進一步驗證的計畫,第三類則為具有潛力發展的計畫。獲選者都須額外取得二○%,也就是總共一億三千萬美元的民間贊助,其實這項要求公布不久,企業界早已主動配合,蓋茲基金會當然不例外。

在第一類的四件獲選案件中,有兩件是企業界長期參與公共教育的佳例。這也正是在今年教育會議中,擔任專題演講的教育部前部長郭為藩,特別鼓吹引進的民營企業效能與公立學校系統中的概念。其中一例是,「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這是一九八九年普林斯頓大學大四生Wendy Kopp在其學士論文中提出教師團的構想,讓她二十一歲時募得二五○萬美元創業基金,到現在為止,企業贊助名單非常壯觀。

 

第二件案例是,知識就是權力的計畫「KIPP」。一九九四年分別畢業於賓州大學和耶魯大學的兩位年輕人,在完成「為美國而教」的兩年承諾之後,開始承辦此計畫,到現在為止已有九十九所公辦民營學校。企業贊助的方式很多,服飾連鎖店GAP的創辦人Donald Fisher是「為美國而教」、「KIPP」長期、大量的贊助者。

 

台灣的升學壓力過重,我們必須讓不同才能的人,可以在另類的學校或創意的教學中,得到真正公平、公正的教育,我們有很多中小學老師和校長相信,學生可以在紀律中快樂學習,這正是企業界以行動參與台灣教育的利基。

 

臉書創辦人Mark Zuckerberg在九月二十四日,慨捐一億美元給紐澤西州的Newark市,協助市長改善該市公立學校教育;九月二十九日,比爾蓋茲和巴菲特在北京邀請約五十位中國富翁,交換慈善事業的概念和經驗。美國企業投入教育有其傳統,但我相信,台灣的企業界對教育的愛心和改善能力應該有過之而無不及。我也確信台灣的企業界能夠以改善教育為榮。希望將來國外的優秀學生樂意來台就讀,而企業家的子女也可以在台灣享受比國外更具有創意的教育。

延伸閱讀

年輕人需要平台 實踐服務社會的熱情

2013-08-29

是企業參與的時候了

2012-03-08

破壞性教育創新值得推展

2012-09-20

教育KPI 為何接不住少年?

2017-11-02

大學退場怎麼退?市場機制不是唯一解

2018-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