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股、樓、金漲不停——全球貨幣戰爭沒有解藥

股、樓、金漲不停——全球貨幣戰爭沒有解藥

謝金河

名人專欄

Top Photo

721期

2010-10-14 11:08

香港投資大師曹仁超說:貨幣戰爭沒有解藥,看來美元走貶很難回頭。陶冬博士所說的股樓金市仍將繼續向前奔馳,全球投資人都會不由自主地加入吹泡沫的行列。

全球貨幣戰爭愈演愈烈,十月五日,日本銀行再度宣布採取新一輪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包括將指標利率從○.一%調低到○到○.一%之間,並成立總值五兆日圓基金,計畫於一年內購入一兆日圓商業本票,資產抵押商業票據及企業債券。另外再購買三.五兆日圓長期日本國債與美國國債。但是,日本政府先前已斥資二百兆日圓阻升日幣,雖一度將日圓貶回到八十五.八七兌一美元,但是藥效很快就消失,這一周日圓一度創了八十一.三八兌一美元的新紀錄。

同一時間,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暗示,美國將重啟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大規模購入資產行動將展開,市場預期十一月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將推出第二期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造成美元進一步暴跌,美元指數一度推低到七六.九○六,不到半年光景,美元指數從八八.七○八,一下子跌掉一○%以上。

《貨幣戰爭》的作者宋鴻兵先生,十一日在香港《信報》撰文指出:世界輿論高度關注的貨幣戰爭背後,實際發動戰爭的主角是美國,戰爭的主要手段是「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戰爭的主要宣傳訴求是「反對匯率操控」、「反對貿易保護」,促進「全球經濟再平衡」,主要打擊目標則是中國。因為美國瘋狂印鈔票,一來可達到讓美國稀釋債務的目的,二來,海量發行的美元大大稀釋了美元原持有人手中債權的含金量,同時也讓發行美元中的「資產毒素」大大上升。

 

名言

 

劣質美元橫流,黃金身價連番暴漲


宋鴻兵認為,美國所發動的全球貨幣戰爭,從本質上看,這是一場賴帳戰爭和資產泡沫戰爭。二○○八年金融海嘯後「量化寬鬆」出來的「新美元」,是一種典型的劣質貨幣,這種「劣質毒美元」正透過貿易手段進入中國資產負債表體系,美元藉著通過貨幣流通傳染到人民幣,然後再讓人民幣升值。

另一方面,「資產毒素」大幅超標的劣質美元流向全世界,讓黃金這種誠實貨幣身價連番暴漲。我十分認同宋鴻兵這個觀點,照這個趨勢演練下去,一九八五年發生在日本的廣場協議,日圓大幅升值造成的泡沫戲碼,未來的戰場必然在中國。一九八五年日圓從一美元兌二六三日圓,經過十年光景,到一九九五年升值到七十九.七五兌一美元才結束日圓漫長走勢,日本泡沫在一九九○年已吹破,但是日圓上升卻持續到一九九五年。日圓高漲讓日本從此喪失競爭力,進入失落二十年。

假如這場貨幣戰爭的主角是中國,那麼未來五年中國必須謹慎接招,才能避免重蹈日本覆轍。

從這個主軸出發,美元持續寬鬆政策,美元走貶,符合美國最大利益,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將創造百年一遇的資金大錢潮,全世界低利率將維持一段時間。目前日本利率已降到零,美元利率○.二五%,英鎊○.五%,歐元區一%,以這麼低的利率水平,肯定會徹底顛覆人類投資行為,因為把錢拿到銀行存定存的,都是大輸家,甚至會走到無視投資風險,尋找比定存回報稍高的投資項目,像是連動債(structured notes)利用衍生性工具產生五~六%回報,今年已增值六○%。

 

日股

日本政府之前雖然試圖阻升日圓,但效果短暫,之後又升值到81.38 日圓兌一美元的新高。

 

陶冬:股、樓、金升不停


低利率一旦長期化,滾動的熱錢將持續推高金價、樓價、股價,一直到另一個泡沫吹破為止。我的朋友陶冬博士這一周在香港《iMONEY》雜誌接受專訪,即開宗明義地說「股樓金升不停」。

陶冬認為在量化寬鬆政策將持續一段相當時間之下,全球流動性氾濫將「常態化」,加上超低利率環境持續,這兩個「常態」支持下,金市、樓市、股市仍會繼續漲升,這樣的觀點十分接近一九八五年,台灣在十信風暴後,《財訊月刊》發行人在社論上的觀點:「股市仍將無視景氣好壞繼續漲升。」

一九八五年前後,台灣外貿順差龐大,外匯存底快速增加,一九九○年台灣出現大泡沫的時代,外匯存底是六六○億美元,如今,外匯存底快速上升,已累積到三八○五億美元。另一場資金吹起的大泡沫,正在默默蓄積實力中。

百年一遇的資金大水,影響的層面將愈來愈重,其中金價的飆升最值得探討,過去一周,美元快速貶值,金價快速飆漲,黃金在十月七日寫下每盎斯一三六六美元天價才回檔。回顧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五日這一天,金價一度跌到二五一.九五美元。十一年的時間,黃金的漲幅高達四二六%,成為全世界最醒目標的。

其實在九○年代,美國高科技產業擴張的年代,當時通膨正加溫,但是金價卻大跌,當時黃金身價直直落,一度被譏為「十年黃金變爛銅」。

 

進入二○○○年以後,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中國製造的工業產品賣到全世界,讓物價出現下跌,變相成為通縮。但是黃金價格卻持續大漲,原因是貨幣氾濫造成資產價格大漲。

 

百年來,黃金一直跟著美元浮沉,黃金的價格波動,第一次出現在一九三三年羅斯福總統上台後,為了改變一九二九年經濟大蕭條造成的窘況,宣布將美元貶值(從二十五美元一盎斯金價降至三十五美元),羅斯福總統還宣布美國人不得持有黃金,到一九三四年才扭轉通縮困局。

 

下一個黃金波動出現在美國打完越戰後,一九六六年越戰結束,通膨開始加重,到一九八○年代,油價一桶從二美元飆升到四十.六美元,金價從三十五美元一盎斯開始狂飆,到一九八○年,寫下八七三美元天價。這次金價大漲,通貨膨脹是最大帶動力。

 

美元

 

鈔票滿天飛,商品原物料價格大漲

 

不過一九七一年尼克森取消金本位,美元與黃金正式脫鉤,從此,美國可以為所欲為印鈔票。從一九七一年到○八年海嘯來襲之前,美國M2(貨幣供給)上升一三一四%,美國通貨發行從六二四○億美元到八.二兆美元。到○九年美國實施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美國每年貨幣供給增加一兆美元,黃金的飆漲完全是因為通貨發行氾濫所致。

 

美國在二○○○年出現高科技泡沫,當時聯準會主席葛林史班為防止通貨緊縮,美國政府祭出了幾項大動作,一是增加貨幣供給讓美元貶值,二是降息,三是退稅,四是印鈔票,造成黃金價格大漲四.二六倍。

 

假如我們把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五日黃金跌到最低價這一天作為基準,比較過去十一年來這個世界資產評價,就可發現很多有趣的事物。一是全球鈔票滿天飛,造成商品原物料價格大漲,金價大漲四.二六倍名列前茅,其他如白金大漲三.七九倍,白銀上漲三.二九倍;非鐵金屬的銅價大漲三.八二倍,目前銅價在八三一○美元,有挑戰八九四○美元天價的企圖;錫價大漲三.八二倍,錫價漲到二六九○○美元,已寫下歷史新高紀錄;其他如鎳價漲二六二%,鉛價漲三三四%,原油上漲二九五%。這代表了鈔票發行太多,資金移到實物性資產。這其中,宋鴻兵稱「最忠實貨幣」的黃金仍具高度指標,也就是說,全球央行印鈔票的動作如果停不下來,金價恐怕易漲難跌。

 

最近這個趨勢又蔓延到實物性資產,包括軟商品上面,先前小麥禁運,造成小麥價格飆升,最近黃豆、玉米、棉花、咖啡、糖價格又飆漲,今年以來黃金大漲二二.七%,比黃金漲幅還大的,第一名是鈀金,漲幅達四三.八%,其次是棉花漲幅四○.九%,然後是白銀三七%,咖啡三四%、小麥三一.五%、玉米二六.九%,顯然商品原物料是全球印鈔票下最大贏家。

 

至於股市與全球量化寬鬆政策則出現兩種面向。過去十一年來,經濟先進國停滯,新興市場成了最大贏家,例如,美股標準普爾五百指數相對於金價是大跌景象。一九九九年八月,美國科技產業欣欣向榮,那斯達克從二二九點奔向五一三二點,費城半導體指數也在大漲途中;如今相對於一九九九年八月,美股仍是一個下跌格局,歐洲三大股市與十一年前水平相若,換句話說,歐美股市維持在十一年前水準。

 

台灣在九○年代,科技股與美股同步,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五日當天,台股指數在八一五七.七三點,如今幾乎完全一樣,金價已漲了四.二六倍,但台股卻原地踏步不動,這段期間,新興市場卻格外風光。

 

一九九九年八月,印度股市只有四八八五點,如今在二萬點以上,印度股市比十一年前增值三倍多;中國上海A股十一年前是一七五二點,如今是二九三二點,多出六成以上。

 

但漲幅最大的仍是中南美洲,墨西哥、巴西都上漲五倍以上,智利、阿根廷一樣驚人;亞洲以印尼最出色,成為金磚第五國熱門國家;其他如南韓股市也是大躍進的市場之一,十一年前,南韓綜合指數只有九六三點,如今在一千九百點,南韓企業競爭力,在過去十一年的確有很大的進展。

 

今年全球央行大印鈔票,資金往新興市場跑的方向更加明朗,根據美國新興市場投資基金研究公司(Emerging Portfolio Fund Research;EPFR)統計,十月六日起的一周,總共有六十億美元巨資流入新興市場,這其中有八七%是流入亞洲新興市場,這是○七年底以來,美國投資者投入新興市場的最高紀錄,這股熱錢會把新興市場泡沫愈吹愈大,一直到爆破為止。

 

這十一年間,全世界最大的輸家恐怕是日本,一九九九年八月,日經指數的位置在一七四五六點,如今只剩下九四三○點,比起十一年前,日經縮水超過五成。今年日本經濟仍然不振,但是日圓依然飆漲,讓日本更加困難,日本泡沫吹破二十年了,至今依然找不到新出路,值得其他成熟經濟體引為借鏡。

 

再從貨幣的角度看,過去十一年來,美元下跌二二.三七%,其他貨幣都相對美元升值,其中日圓升三三.四%、瑞士法郎升五七.二八%、歐元升三○.四六%。這次貨幣戰爭,香港投資大師曹仁超說:貨幣戰爭沒有解藥,看來美元走貶很難回頭。這次瑞典克朗從八.一三四升到六.六○九兌一美元,瑞士法郎從一.一七二升到○.九五五兌一美元,都令這兩個生產精品的國家大感吃不消。

 

黃金

 

各國央行都會出手干預匯市

 

亞洲貨幣今年大升也令人瞠目結舌,星幣從一.五○八兌一美元升到一.三○三一,泰銖從三十五.六三升到二十九.一九六,韓元升到一○九○.二,日圓升到八十一.三八,澳幣來到○.九九一,幾乎與美元平起平坐,都可看出亞幣升值之勢很猛。

 

連抵抗人民幣升值最力的中國,這回都讓人民幣頻頻寫新高,六.六七元大關也告失守,中南美洲的巴西里耳,從二.六五升到一.六一兌一美元,逼得巴西財長站出來說要加入貨幣戰爭,奮力守護匯市。

 

看來美國掀起的這場貨幣戰爭,才正要開始,全世界都無法置身事外,各國央行都會採取資本管制、干預匯市的手段;但只要美國吃了秤鉈鐵了心,各國流動性將無法宣洩,陶冬博士所說的,股、樓、金市仍將繼續向前奔馳,全球投資人都會不由自主地加入吹泡沫的行列。

 

名言

延伸閱讀

美元指數100的新時代—— 貨幣戰爭新階段,全球步步驚心

2015-03-19

全球投資風險正在升高

2014-10-02

黃金一萬美元的聯想─實物資產易漲難跌

2010-10-21

全球進入QE時代—— 通膨還會再來?

2009-03-26

注意美元不跌了—— 當心「豬羊變色」效應

201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