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球航空業「逆轉勝」——景氣「春江水暖」的領先指標

全球航空業「逆轉勝」——景氣「春江水暖」的領先指標

謝金河

傳產

724期

2010-11-04 16:22

全球航空業大起,這也是世界經濟復甦的第一個試金石,因為春江水暖,航空業景氣最先知。

去年此時,國內兩家航空公司正面臨空前打擊,華航的股價一度跌到九.九五元,長榮航跌到十一.六元。市場擔心這兩家航空公司經營會陷入困境,因為在此之前,華航與長榮航正完成了一項「大手術」── 減資再增資的空前大行動。

 

華航、長榮航苦盡甘來


其中,華航先減資一四九.○一億元,資本額減少三○.六六%,然後再以每股九.六二元完成六○.二九一億元的私募及六十億元的現金增資,讓股本從四六二.五二億元減為三三六.九二億元,再增資回四五七.二二億元。華航最慘澹的時候,每股淨值只有六.六三元,股價最低跌到五.○一元,差一點淪為全額交割股。所幸華航有政府當後盾,航發會是華航大股東,大家不認為華航會倒,如今,一年過後,華航已從困境中走了出來。

同樣有長榮集團及張榮發背書保證的長榮航,去年也先完成一六八億元的減資,將資本額從三九四.二七億元減為二二六.二七億元,再以每股十.六元,增資七十億元,資本額增到二九六.二七億元。長榮航在瘦身之前,每股淨值一度只剩下六.五三元,張榮發誤闖航空業,一度讓整個長榮集團面臨嚴峻的財務壓力。但是現在,只有一年光景,情勢完全改觀。

十月二十六日的《工商時報》二版這樣說:「長榮海空傳捷報,獲利暴衝」,又說「張榮發福星高照,喜事連連」,若對照一年前航空業形勢的險峻,航空業經過一段寒徹骨歷程,如今正開始享受撲鼻香的喜悅。這一段從極苦到苦盡甘來的過程,值得探討。

全球航空業二○○六年開始面對燃油價格飆漲的衝擊,造成成本遽增的打擊,長榮航空○六年虧損二十二.六四億元,○七年再虧十九.五八億元。華航則是○四年獲利四○.○三億元,○五年變成小賺四.一四億元;同樣到○六年開始虧損三.五八億元,○七年再虧三十一.三八億元,過去兩年賺的,又賠了回去。

但真正痛苦的是○八年。那一年油價飆漲到每桶一四七.二七美元,華航一年購油成本增加逾八十億元,除油價暴漲衝擊外,接著又爆發史上最慘烈的金融大海嘯襲擊,全球經濟大蕭條,經濟活動幾乎窒息,航空業面臨比上一次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更嚴重的打擊。華航與長榮航都面臨空前大虧損。

○八年華航一年大虧三六六.九億元,每股稅前虧損七.九三元,稅後虧損三二三.五億元,EPS(每股稅後純益)是負六.九九元,每股淨值跌到面額以下。接著餘波蕩漾到○九年,華航又賠三十九.三九億元,從油價大漲到金融海嘯襲擊,華航在最悲慘的四年總共賠掉四四一.二五億元,幾乎是賠掉一個股本。

同樣長榮航空也是賠了四年。其中○八年災情最慘重,全年虧損一七三.九億元,四年黯淡期總共虧損二五三.三七億元。若非張榮發口袋夠深,一般民營企業恐怕很難承受這種試煉,長榮航空最慘股價跌到五.七一元,也瀕臨全額交割的慘境。

 

全球航空業皆面臨重大考驗


不過這樣的情況並不是台灣獨有。因為全球航空業都面臨高油價與金融海嘯的重大考驗,日本最大的兩家航空公司,全日空股價從四八九日圓跌到二一八日圓,股價已夠低了,還腰斬;更慘的是日航宣告破產。

美國的幾家航空公司也面臨險境,像美國航空公司(AMR)從四十一美元跌到只剩下二.四美元,股價暴跌九四%;達美航空(DAL)則從二十三.二五美元跌到三.五一美元,股價也大跌八五%;而聯合航空與大陸航空則在困境中宣布合併。

在險峻的經營環境下,美國航空業者採取兩條途徑救急,一是各航空公司重整航線,將一些盈利不高或虧損的航線,減班或停航,迫使旅客集中搭乘剩餘的航班,轉機或改乘其他交通工具,使得每條航班,班班擁擠。

第二個方案是各航空公司紛紛裁員減薪,將機上服務變得十分陽春,機上餐飲一切從簡,服務員人數也降到最低,美國很多國內線航班都只剩下飛機駕駛員,最精簡的是空少當安全警衛兼空服員。

根據美國運輸統計局的統計,美國民航業者自○八年起,總共裁減五萬四千個工作職位,占整個行業受雇總人數約一六%。到今年六月底止,美國民航業總雇用人數五十六萬三五五○人,是過去二十年來第二低的水準;但是受雇人數急降,過去兩年,美國空運乘客人數卻年增六五%。

經過航空公司大幅調整航線及航班重組,再大力降低用人成本及一切開銷,美國航空業者今年紛紛扭轉昔日虧損頹勢,今年第二季都出現獲利,股價也扭轉頹勢。像達美航空已從三.五一美元漲回到十三.八八美元;美國航空從二.四美元,一度漲回到十美元以上,目前是七.九八美元。已經合併的聯合-大陸航空則從二.八美元漲回到二十八.九二美元,足足漲了十倍。就連引起全美熱門話題的JetBlue(捷藍航空),第二季獲利也飆高了五○%。

 

美國廉價航空JetBlue的空中服務員Steven Slater八月間與乘客發生爭吵後,以誇張的方式洩憤,從逃生用的充氣墊離開執勤的客艙,這個舉動成為美國民眾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但這也反映了一個實況,那就是航空公司大幅減少機上服務人員及航班後,空服員的工作愈來愈艱苦,一個人身兼數職,像Steven Slater就扮演空少、安全人員,甚至是空姐的角色,工作壓力太大,讓他一時喪失理智,「棄機而逃」。

 

但美國各大航空公司也因為重組而獲利盈餘,各大航空公司營收成長遠高於乘客的成長數量。像西南航空七月乘客人數增加三.四%,但每個座位里程數營收(the revenue per available seat mile)卻增加一八%;大陸航空乘客人數成長二.四%,但每個座位里程數成長達二二.五%;美國航空乘客成長一.一%,但每里程數成長一七%,這是航空公司盈利改善主因之一。

 

航空業

▲經濟復甦加上航空業者大幅降低成本,因此隨著景氣回春,航空公司業績也出現「大逆轉」。(攝影/劉咸昌)

 

台灣航空業因ECFA提早復甦

 

另一個是金融海嘯後,航空公司資本支出大減,不是收縮機隊,就是出售多餘的飛機,很多購機計畫都停頓。像海嘯前,喧騰了很久的A380訂單都喊停,全球兩大飛機製造公司,也成了受害者,像法國空中巴士股價就從二十六.四八歐元跌到八.一一七歐元;波音公司則從海嘯前的一○七.八三美元跌到二十九.○五美元,波音公司市值一度高達七九一億美元,最低只剩下二一八.八億美元。全球航空業陷入困境,飛機製造公司也首當其衝。

 

不過短短一年光景,整個航空業開始苦盡甘來。一方面是油價在海嘯後從一四七.二七美元,一度跌回到三十二.八四美元,目前油價一桶八十美元左右,雖然漲回不少,但也只是○八年天價的五至六成,成本壓力減輕很多。而台灣的航空業比全世界航空業復甦還來得更早,那是因為ECFA(兩岸經濟協議)的題材,○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陸客來台成為話題,兩岸航線讓華航與長榮航找到新利基。華航在○九年第二季轉虧為盈,賺了五.九四億元,長榮航則在○九年第一季小賺一.九九億元,不過長榮航後來又虧兩季,到第四季才又賺一○.五六億元,華航第四季獲利十一.八億元。

 

但真正豐收是在今年,今年兩岸直航正式開始,而且,兩岸對飛航班增加,加上票價比到香港轉機還高,航空公司航程縮短,票價卻提高。兩岸航線成了台灣兩家航空公司獨有的黃金航線,也使兩家航空公司出現獲利一季比一季高的景象。

 

最顯著的是長榮航空。今年首季純益十二.四五億元,EPS○.四二元;第二季純益三十九.七四億元,EPS一.三四元;第三季純益五十八.二六億元,EPS達一.九七元。一季EPS將近二元,這是長榮航空從來沒有過的好景,今年前三季長榮航純益一一○.四六億元,EPS達三.七三元,這是長榮航空歷史佳績,假如第四季營運繼續保持榮景,今年長榮航的EPS將「坐五望六」,這堪稱是全台灣最耀眼的「轉機股」。

 

華航沒有像長榮航那般「大躍進」,第三季純益三十七.六一億元,不如長榮航,主要是扣除在美訴訟成本十二億元(收取貨幣燃油附加費的反托辣斯法案和解)及繳了七億多元的稅金,不過華航前三季也大賺一○○.三四億元,EPS達二.一九元,這也是華航十年來最佳狀態。

 

有了業績成長當後盾,過去這兩年來,華航股價從最困頓的五.○一元漲到二十五.四元。長榮航空更是從五.七一元大漲到三十四.三元,這是長榮航一九九九年上市以來,十二年最佳股價。而華航在九○年代曾創了八十五元天價,如今開始邁入新的成長里程碑。航空股原是「票房毒藥」,短短一年光景,成為「績優成長股」,這樣的景象,恐怕很多人都難以想像。

 

兩岸三地航空業進入豐收期

 

而這樣的景象並不是台灣獨享,兩岸三地航空業今年都進入豐收期。最近公布第三季獲利的中國東方航空,就讓大家嚇了一大跳。東航第三季純益達人民幣三十一.五四億元,年增一三五倍,今年前三季東航純益人民幣五十.九九億元,比去年全年的人民幣一.六八億元,成長幅度非同小可。其實東航在○八年也陷入空前困境,那一年東航營收人民幣四一○.七二億元,卻大虧一五二.六八億元。東航一年虧損三個多股本,一度醞釀讓新加坡航空入股。

 

除了東航上演悲喜交響曲之外,中國國航○八年也大虧人民幣九十二.五五億元,去年又賺回四十八.五四億元,今年上半年獲利人民幣四十六.一三億元,但第三季純益飆高到人民幣五十一.六八億元,成長四.八三倍。今年前三季純益已達人民幣九十八.六億元,年成長一五九%,已超過○八年的虧損;中國南方航空也有同樣情況。

 

南方航空○八年虧損人民幣四十八.二三億元,○九年小賺人民幣三.三億元,但今年前三季已大賺人民幣五十一.七億元,獲利成長十五倍。全中國航空業都出現獲利大躍升的景象,這也代表了景氣復甦,中國民航業者不論是國內或國際航線都有斬獲。

 

很多人擔心兩岸直航後首當其衝的國泰航空,今年也出現獲利大躍進。○八年國泰航空虧損八十六.九六億港元,每股虧損二.二一○五港元,股價從二十四港元跌到六.九港元。但是國泰航空○九年已從谷底回升,全年獲利四十六.九四億港元,收回半壁江山。今年上半年國泰航空獲利六十八.四億港元,已打破歷年最高紀錄,國泰航空股價也漲到二十三.二港元,有機會重返○八年海嘯前二十四港元的最高價。

 

國泰航空獲利勁升,也同時啟動重大資本支出計畫,宣布史上最大手筆的購機計畫。這次購機的資本支出達七五○億港元,其中有三十架A350-900型新機,購機的資金達六百億港元。同時以一二五億港元向波音買入六架777-300ER新機。國泰航空訂購的三十架A350新機定於二○一六至一九年交機,國泰已先付四五○萬美元訂金。A350是空中巴士最新的中型新機,客艙座位有三五○個,是A330的後續機種,在大型機隊方面,國泰先前已購入三十架波音777,其中七十八架已交機,其餘將在二○一三年之前交機。

 

○八年金融海嘯重創航空業,很多航空公司今年都出現獲利,像英國航空宣布上半年轉虧為盈,獲利一.○七億英鎊,未來全球可能掀起一股購機潮;除了波音、法國空中巴士今年可能出現大轉機外,全球航空業將欣欣向榮,航空周邊產業也將出現榮景,台灣像榮剛這種材料產業也將成為受惠者。全球航空業大起,這也是世界經濟復甦的第一個試金石,因為春江水暖,航空業景氣最先知。

 

 

航空業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法國空巴總部直擊華航新機

2016-04-14

直航概念股 樂觀中應帶審慎

2008-12-11

客貨同步上揚航空業荷包滿滿

2010-07-08

貨櫃、航空股待回檔後再布局

2010-07-08

近程線載客率回升 航空股飛出陰霾

2011-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