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美元左右2011年投資方向——掌握明年投資方向盤

美元左右2011年投資方向——掌握明年投資方向盤

謝金河

全球股市

Top Photo

729期

2010-12-09 16:18

歐尼爾如果認為美國經濟基本面好轉,美元升值,那麼,明年全球股市及原物料市場回檔風險將加大,油價也不會掉到40美元以下。

喊出金磚四國(BRICs)一戰成名的高盛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吉姆.歐尼爾(Jim O’Neill),最近在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專訪,為二○一一年的全球投資點出了六個大方向。由於歐尼爾是金磚四國之父,他的預測再度受到矚目,我們就順著歐尼爾前瞻的六個新方向,來看看一一年的全球投資方向。

歐尼爾的六大觀點,一是一一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可達四.五%,他認為全球股市都有吸引力;二是股市優於債市,他認為公債市場表現會轉落後,但不致慘跌;三是他看漲美元,他認為美國經濟成長比預期還好,將帶動美元挺升;第四個觀點是美元一旦升值,金價可能暴跌;五是油價一旦漲破八十美元是賣點,跌回四十美元是買點;最後一個談到中國,他認為中國全力對抗通膨,人民幣未來一年將升值五%。

類似歐尼爾的投資大師,在歲末也都提出他們對來年的看法,像坦普頓基金的馬克.墨比爾斯(Mark Mobius),他認為不會發生二次衰退,這位「新興市場教父」認為應優先選新興市場基金,其次是金磚四國,他預測泰國與印尼股市會繼續再創新高。

著名的大投資家安東尼.波頓(Anthony Bolton)仍看好新興市場,尤其是中國與香港股市。他認為一一年中國GDP成長會放緩至七%到八%,成長動力將轉為消費與服務業。另外,全球債券教父葛洛斯(Bill Gross)則宣示長達三十年的利率多頭告一段落,他看好新興市場債及投資等級的公司債。

 

名言

 

投資銀行預測股市會比債市好


一些著名的投資銀行也發表預測,摩根士丹利宣示,股市走勢會顛簸,但總比債市好。高盛則預測明年S&P五○○目標值會到一四五○點,美國銀行看一四○○點。另外,高盛預測黃金會在一二年到頂,目標價是一七五○美元。除了這些之外,高盛看好明年美國金融股的表現,今年S&P五○○美國非核心消費類股上漲二五%,漲幅居首,工業股漲一九.九八%,原物料漲一三.五五%,能源股漲一二.八二%,都超越S&P五○○的漲幅九.五四%,但金融類股則只上漲四.九五%,高盛首次對金融股給予「跑贏大盤」的評等,高盛預測KBW費城銀行股分類指數到明年底可上漲二五%。

這是一○年歲末,知名的專家或投資機構對未來一年的投資預測,大致上看好新興市場,這是一致答案,不過歐尼爾的六個觀點,我認為明年牽動投資的最大變數是美元,歐尼爾的六個觀點,好幾個與美元走向有關。例如,美元升值則黃金一定暴跌,美國經濟轉好,美元會升值,但全球股市會不會一起好?恐怕未必。另外,歐尼爾認為油價過八十美元是賣點,破四十美元是買點,也有疑義。因為美國經濟若好轉,油價看漲,上次,油價破四十美元是金融海嘯發生後,這回若再破四十美元,恐怕意味了全世界有另一場風暴。

 

美元

高盛自金融海嘯後首次給予金融股「跑贏大盤」評級,指摩根大通等美國銀行股擁有三大利多因素。

 

影響全球投資最大變數是美元


我認為影響全球投資最大的變數是美元,全球投資也是由美元決定,最近Fed(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在十二月四日突然跳出來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六十分鐘時事雜誌」節目訪問,宣示美國將繼續購買公債,實施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一直到失業率下降至五%到六%為止,再度造成美元大跌。但也為全球股市資產行情走到盡頭之後,又加入了燃料,讓美股又帶領全球股市走高,美元貶值為全世界帶來流動性,這是股市及商品行情多頭最大動力。

最值得注意的是,柏南克在最關鍵時刻跳出來暗示美國還有QE3(第三次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一下子讓市場傻眼,因為十一月二十四日柏南克才剛推出QE2,那一天美元指數跌到七五.六三一,創了近期以來的新低。但是十一月以來,歐債風波又起,南北韓又引爆衝突,美元由弱變強,美元指數在十二月二日「被迫」升值到八一.四四四,若再往前挺進,美元站上年線就變成了多頭。此時,柏南克趕緊出來澆了美元一盆冷水。頗有引導美元走貶的意圖。

十二月四日這一天,美國還公布了十一月美國職缺增長遜於預期,失業率從九.六%又上升到九.八%。路透隨即對債券商進行了一項問卷調查,主要債商預估美國明年GDP成長會在二%,但失業率很難降到九%以下,有七成債商認為Fed會祭出QE3,規模最少四千億美元,這顯示多數債商對明年美國經濟前景看法仍保守。

○九年三月十八日,Fed推出QE1(第一次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當時美元指數從八九.六二四大幅回落,美股開始大幅反彈,美國的GDP也在第四季開始由負轉正,到一○年第三季GDP成長率只有二.五%,總計其QE1到QE2這段期間,Fed共計買入九千億美元債券,美國大印鈔票,讓CRB(商品研究局期貨價格指數)上揚六一.七%,金價上漲五四%,美元指數回落七.二%,但美國失業率則由三月的八.六%上升到九.六%。同一期間,美國的新屋銷售則下跌八.一%,可見,美國實施QE1的階段,除了股市、金價等商品上漲外,其他經濟基本面皆未見好轉。

現在柏南克公開宣示,要把美國失業率降到五%至六%才會罷手。目前美國失業人口約一四五○萬人,另有九四○萬是在非自願的情況下做Part Time(短期兼職)的工作,二五○萬是臨時工,至於還有多少年輕人因為找不到工作而繼續求學的,則未在統計之列。如果要把失業率降到柏南克的目標值,未來五年,美國必須創造四百萬個工作機會,才有可能讓失業率回到○七年的水準(低於五%)。而今後美國GDP必須上升三.六%,才有可能讓失業率回降,對美國來說,這是高難度挑戰。因此,美國繼續印鈔票符合美國經濟戰略。

但是美國大量放水,新興國家為了化解泡沫危機,勢必努力收緊銀根,全世界馬上分成以歐美日成熟經濟體為主的「大放水」集團,卯上以中國、巴西等新興國家為主的「大收水」集團。此舉不但會讓資產泡沫威脅加大,而金融海嘯後的全球經濟失衡問題更難以解決。

柏南克在新興國家一片責難聲中,仍堅持量化寬鬆,這是站在歐巴馬政府的政權保衛戰,只有兵行險著,繼續印鈔票自救。

但新興國家為遏阻泡沫,必出重招,全力收緊銀根,以驅趕熱錢為己任。這麼一來,金融海嘯爆發初期,各國政府出手救經濟,如今變成自掃門前雪,這是明年世界經濟面臨最大風險。

 

標普

▲點選圖片放大

 

曹仁超:明年全球經濟由三R決定


香港的投資大師曹仁超在《信報》專欄提及,一一年全球經濟由三個R來決定,第一個R是美國的rebalancing(再平衡),歐洲則是restructure(重組),而中國則是reflation(再通膨)。歐元區在一九九九年一月一日成立,最早的初衷是以共同的貨幣用來抵抗美國濫發鈔票,但是各國經濟實力不同,這個組成的雜牌軍,出現弱國愈弱、強國愈強的現象,像全世界最大出超國之一的德國。理論上,貨幣應大幅升值,但是德國躲在歐元保護傘底下,美國莫可奈何。今年德國經濟表現大好,德國的汽車公司從Benz、BMW、VW(Volkswagen)都創出空前佳績,西門子、SAP等代表德國的企業也都大放異彩。

因此,當南歐各國為債務所困,股價徘徊在新低水準之際,德國股市卻寫下六九七一.九五點,率先創下海嘯後新高點,未來歐洲的重組,是明年主要課題。美國則是再平衡的問題,這次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美國是為了自救,那是美國一直扮演世界經濟的救世主,美國人寅吃卯糧,如今債務負擔沉重,這回美國理直氣壯要求那些多年來對美國巨額順差大國,應該與美國共體時艱,貨幣要升值;但是美國眼中那些「荷包滿滿」的國家卻不買帳。美國未來減債,創造就業機會,重新再平衡,是美國的課題。

 

亞太

▲點選圖片放大

 

美元走強 全球金融或將豬羊變色

 

名言


至於中國則面臨再通膨的問題,今年十月中國CPI(消費者物價指數)拉升到四.四%,中國開始祭出一連串冷卻經濟的措施,包括人民幣升值、調升利率、調高存款準備金率,甚至實施臨時性物價管制,要求藥價下降一九%;其他還有提高工資、增加補貼,以及周小川提出的「池子」理論,把短期投機性進來的資金放在一個池子裡,通過對沖阻止無法透到實體經濟裡去,以便資金撤退時再由池子放出去,中國調控物價,避免通膨肆虐,會是一一年的大事。

全世界主要經濟體狀況都不同,因此,一一年的投資變數將錯綜複雜,像歐債的風波,一下子希臘,一下子愛爾蘭,隨時會被拿出來發揮,這個時候全球經濟調整會一直持續下去,美元強弱勢將成為投資最重要的指標。

美元強勢不一定代表美國總體經濟好轉,可能是全球金融市場漲高了,風險大,美元資產相對看好;或者是歐洲又出現風暴,歐元貶值,美元被迫升值。在這種情況下,美元升值代表資金回流美元資產,全球金融市場會相對黯然。

還有一種可能的狀況是,美國大印鈔票,讓新興市場膨脹,目前美國S&P五○○大企業有六四%的獲利已是來自美國以外的市場。美國人在全世界掠奪,再把戰利品帶回美國,一旦確認美國基本面好轉,這些年來奔騰的新興市場,很可能會發生豬羊變色。

例如,因美元貶值,漲了十幾年的黃金可能出現大回檔,還有因資金流竄,屢創新高的資本市場,此時可能有崩跌的危機。

太遠的事先不談,從○六年以來,美元貶值為市場創造流動性的鐵則一直在發生。○六年元月,美元指數從九一.一跌到○八年初的七○.六九八。美國一直降息,美元一直走低,讓全世界股市奔騰,那一年油價還創了一四七.二七美元的歷史天價。

及至金融海嘯發生,資金又回流美元資產。美元指數從七○.六九八回升到八九.六二四,美元升值,全球股市與原物料暴跌到了○九年三月十八日,美國祭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美元從八九.六二四又回跌到七四.一七,又促成了全球金融市場大反撲。

今年上半年,歐債危機爆發,美元指數又從七四.一七拉升到八八.七○八,全球股市又出現一次較大規模回檔。

美元貶值是全世界流動性的源頭,美元升值,資金縮水,資本市場都是跌勢。因此,歐尼爾如果認為美國經濟基本面好轉,美元升值,那麼,明年全球股市及原物料市場回檔風險將加大;還有,美國經濟若看好,油價也不會掉到四十美元以下,明年全世界投資方向,一定要把美元放在心上。

 

歐尼爾

延伸閱讀

建中學霸不想填醫學系,寡母竟仰藥「死諫」!資優生:跟媽媽的命比起來,什麼都不重要了

2021-08-19

從家庭主婦到接掌千億大集團...接班兩年,嚴陳莉蓮如何掌舵裕隆驚渡暴風雨?

2020-08-26

影響風險的變因:個人健康條件、開刀部位 明確交代「四史」 手術麻醉不可怕

2022-01-19

民眾鼓吹積極染疫有天然抗體、唾液快篩去除嬰兒警語?陳時中點出關鍵:因為台灣是這麼看...

2022-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