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阿拉伯世界的變天省思

阿拉伯世界的變天省思

謝金河

國際總經

739期

2011-02-17 17:16

突尼西亞的總統賓阿里垮台,埃及人民推翻了穆巴拉克獨裁專制政權。這股民主化浪潮將不斷在中東、北非地區發酵,訴說了很多變化的危機、轉機契機。

回頭閱讀湯瑪斯.佛利曼(Thomas L. Friedman)在二○○五年出版的《世界是平的》一書,看到抹平世界的十大推土機,其中第一部堆土機,就是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柏林圍牆倒下,開啟了視窗,這件事佛利曼將之列在首位。第二部推土機則是Netscape(網景,網路瀏覽器)在九五年八月九日股票IPO(首次公開發行),正式開啟了網路新視野。

佛利曼寫道,柏林圍牆在八九年的十一月九日倒塌,釋出的力量解放了蘇聯帝國壓制下的蘇聯人民,也改變了世界的權力平衡,使世界朝向民主共識、自由市場導向的治理方式傾斜,遠離威權和計畫經濟;也釋放了印度、巴西、中國和前蘇聯等千千萬萬人民的龐大能量,讓我們開始以不同的角度去思考這個世界,並且,把這個世界看成是一個沒有界線的整體。

 

柏林圍牆倒塌 世界經濟快速崛起的關鍵


柏林圍牆倒塌促成了東西德統一,塑成了一個更強大的德國,也讓德國成了歐盟的霸主。另一方面,舊蘇聯解體,東歐誕生了很多新國家,也讓中國、印度、巴西及俄羅斯,成為過去十幾年來,帶動全球經濟成長最耀眼的金磚四國(BRICs)。

柏林圍牆倒下來,促成了歐盟成立,也形成了歐元區的經濟體,東歐迅速民主化,冷戰時代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對立,也暫告一段落,這是世界經濟快速崛起的一大關鍵。這些年來,地緣政治的風險,從○一年的九一一恐怖攻擊引爆,中東的伊斯蘭激進勢力,成了美國防恐頭號大敵。美國過去這十年的中東與非洲戰略,及反恐的布局,可能在這次突尼西亞與埃及的變天中發生重大改變。

去年十二月中旬,北非大國突尼西亞南部一位失業青年無照擺攤賣蔬菜,遭警察取締憤而自焚而死,結果觸發大批民眾上街頭。沒想到這場「茉莉花革命」,居然意外地推倒統治突尼西亞的老政權,總統賓阿里擋不住民怨,今年元月倉皇出走。這股反獨裁集權統治的「茉莉花革命」熊熊烈火,很快地燒向北非諸國。

先是元月二十五日,成千上萬的埃及人民聚集在解放廣場,要求一九八一年起執政的穆巴拉克立刻下台。同一時間,約旦有六千人在首都安曼舉行示威遊行,要求總理要下台;然後是葉門發生連串的抗爭,要求總統要下台;接著是敘利亞、黎巴嫩,以及北非的大國阿爾及利亞及蘇丹,都出現專制政權面臨憤怒群眾抗爭的局面。

結果在短短兩個月之內,突尼西亞的總統賓阿里垮台,埃及的群眾運動進入第十八天,堅不辭職的穆巴拉克,最後也只好舉家到紅海的夏姆錫克別墅度假(副總統蘇雷曼隨後透過電視談話,表示穆巴拉克已經授權埃及武裝部隊最高軍事委員會掌管國家事務),結束長達三十年的獨裁統治。穆巴拉克宣布下台,埃及最高權力機構軍方會議立刻接手統治國家,並宣布解散國會,暫緩執行憲法,承諾半年內和平移轉權力。

突尼西亞及埃及兩個非洲大國,相繼在兩個月之內變天,反專制政府的群眾力量在中東、北非地區迅速蔓延。這股政治震盪堪稱是一九七九年伊朗革命以來最猛烈、也是風險最大的一次。這次埃及變天有三股決定性的力量,一是群眾、二是軍方、三是美國。歐巴馬在穆巴拉克陷入困境後,多次對埃及局勢「指點失據」,反令埃及情勢更加混亂,這是「阿拉伯世界的柏林圍牆」倒塌了。

現在全世界的焦點都在看,誰會是下一個埃及?這股民主化浪潮將不斷在中東、北非地區發酵。黎巴嫩貝魯特美國大學教授Hilal Khashan直言,在埃及掀起巨浪之後,再等數天,你將看到這是一個無法阻止的趨勢,下一個可能是阿爾及利亞、葉門、蘇丹、敘利亞及利比亞。相對而言,沙烏地阿拉伯及摩洛哥也有壓力,但統治根基穩固,變天不易。像約旦因為燃料及糧食價格上漲,數以千計人民走上街頭,國王阿布都拉(King Abdullah)立刻撤換首相薩米爾·里法伊(Samir Rifai),並任命曾任駐以色列大使的前將領為新首相,稍稍平息了民怒。

不過,阿拉伯的這一場爭民主運動仍然沒有平息下來,目前阿爾及利亞、巴林、葉門壓力都很大,首當其衝的,都是親美的獨裁政權,攸關美國的「大中東政策」。埃及經濟總產值三六八億美元,占全球比重不到一%,但是因為埃及控有兩大能源供應的命脈,一是蘇伊士運河,一是二百哩長的Sumed油管。這兩大運油渠道每天都有近百萬桶原油經過。因此,埃及騷動,北海原油立刻飆漲到一百美元以上。

 

埃及有可能成為歐美最大的安全威脅?


歐美國家長期以來為了維持石油供應,一向只著重中東地區的穩定,而忽視這個區域內的政治體制和人權情況。偏偏美國支持的獨裁專制統治集團都不得人心,美國甚至對區內很多國家維持雙重標準,像阿爾及利亞的「伊斯蘭拯救陣線」曾贏得大選,但隨後又宣布其為非法組織,推翻了這次民主選舉結果。在反核一事,美國堅決反對伊拉克、伊朗發展核武,但對以色列卻「視而不見」。這種政策雙重標準,進一步扭曲了中東地區複雜的政治結構,反而讓中東這個新火藥庫危機四伏。

 

現在埃及革命成功,獨裁政權垮台,但是埃及的未來誰也不知道。目前最擔心的是以色列,最害怕埃及會像一九七七年伊朗推翻國王巴勒維後,出現何梅尼類似的極端伊斯蘭政權。西方有情報分析家已警告,埃及有可能取代巴基斯坦,成為歐美最大的安全威脅。

 

目前以色列最關切的是,一九七九年簽定的《以埃和平協定》會不會出現新變化?而這得看埃及政權最後會落入誰家?埃及這次革命源自人民不滿穆巴拉克政權,於是在Facebook、Twitter及卡達半島電視台的推波助瀾下,推翻了獨裁專制政權。年輕人在整個運動中擔綱領導角色,像Google現年三十三歲的行銷主管Wael Ghonim就扮演了重要角色。沒有任何魅力型領袖產生,即使是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前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Mohamed El Baradei回國,也不見得有人民捧他成為「華勒沙」或「哈維爾」。連被西方媒體關注的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也變得低調。可見,埃及沒有組織或領袖攫奪革命的果實,這和當年何梅尼「黃袍加身」很不一樣。

 

因此,埃及變天後,這股人民的力量會演變成什麼樣的政治形態?這將是中東、北非這股民主化潮流中,最值得關注的焦點。是軍方繼續把持政權?穆巴拉克最後下台,十之八九是被軍方逼退的,埃及變天不發一槍,也是因為軍方沒有在局面失控時開槍鎮壓,未來還要看由最高軍事委員會組成的臨時政府,是否信守承諾「還政於民」。埃及的獨裁者下台,並不等於埃及局勢塵埃落定,若說人民力量大獲全勝,恐怕仍言之過早。

 

不過這股民主化風潮繼續吹下去,對中東及非洲造成的影響將十分深遠。過去非洲一直有「黑暗大陸」之稱,像埃及經濟長期不振,有四成民眾每天收入不到二美元,失業率居高不下,很多年輕人一離開學校就失業,這股青年失業浪潮,才是引爆阿拉伯世界的最大顆炸彈。

 

埃及革命

▲埃及人民成功的推翻專制政權,起了良性示範,未來還有哪些阿拉伯國家會跟著變天?

(圖片來源/AP)

 

埃及革命

 

埃及革命

 

失業潮對政權穩定性帶來莫大衝擊

 

阿拉伯世界近半人口不到二十五歲,其中有三成是十五到二十九歲的年輕人。然而,經濟成長不足以滿足龐大就業人口,自埃及、突尼西亞到阿爾及利亞,都面對高失業率及貧窮。埃及人口從一九八五年的五千萬人,急升到目前逾八千萬人,人口中位數只有二十四歲,埃及失業率達九.六%,年輕人失業尤其嚴重。這股失業潮對政權穩定性帶來莫大衝擊,這是埃及革命背後最值得啟發的省思。

 

其次是網路成為推倒政權最大的催化劑。在突尼西亞一名年輕菜販自焚,透過Facebook傳送,立刻凝聚成一股推倒政權的力量。這次在埃及抗爭事件中,Google的中東及北非市場部主管Wael Ghonim一度被收押,他承認在Facebook設反政府專頁,鼓勵年輕人發動網路革命。他被拘禁十二天後獲釋,一出獄立刻回到群眾運動現場,凝聚了更強大的反對力量,使得阿拉伯世界這場革命,Facebook、Twitter及半島電視台都成了推倒集權政權的重要力量。

 

社交網站如Facebook、Twitter一直都是示威者交流的管道,埃及政府一度切斷全國網路服務及手機服務,連僅存的網路供應商Noor Group都被要求暫停服務。埃及雖全面封鎖網路服務,但仍然無力遏阻群眾抗爭,這顯示在網路世界,統治者所面臨的挑戰,比過去任何一個時期都要大。

 

這次埃及暴亂,中國政府極力封鎖埃及消息,怕人民有樣學樣,中國國務院甚至通令新聞媒體報導埃及新聞時,必須完全使用「新華社」通稿。全國網站也都刪去「埃及」、「穆巴拉克」等敏感字眼,不准網民搜尋,可以看出中國應變的快速。

 

不過,這次北非串連革命,對中國恐怕有相當大的影響。像是蘇丹,一直都是中國原油最大進口國,北京過去十年至少在蘇丹投資了一五○億美元以上,幾乎遍布所有產業,蘇丹的面積是法國的五倍大,人口只有四千萬人,這回南蘇丹發動獨立成功,對中國衝擊不小。而人口二千七百萬人的阿爾及利亞,到處都可見大型工地上,飄揚著中國建設公司的漢字,中國與阿爾及利亞的合作很深入,這回阿爾及利亞的變化,也引來北京當局高度關注。

 

熱錢大轉向  回流歐美成熟市場

 

另一個角度是,阿拉伯世界的民怨爆發,應該是政治制度的落後,無法遏抑貪腐及社會貧富懸殊的隱疾,像穆巴拉克下台,立刻傳出穆巴拉克家族搜刮了二百億美元財產,引來全球關注。埃及那麼窮,穆巴拉克家族那麼富有,成了很大的對照組。這是集權家族迅速垮台的最大推力。

 

不過從社會層面來看,糧食價格急速飆漲,衝擊到人民生計,這是在高失業率底下,高糧價很可能成為全世界政治不穩定的禍源。農產品價格飆漲,是在金融海嘯之前已經發生過,當時海地發生搶糧事件。

 

但是最近半年,受到熱錢推動,加上澳洲、巴西水患,中國北方八省嚴重乾旱,埃及暴亂,棉花立刻暴漲到一八九.七六美分。這半年之內,小麥期貨急漲了六成半,玉米期貨暴漲八成,農產品,特別是糧食價格急漲近失控。埃及騷動剛起時,穆巴拉克曾漲糧食津貼想要紓解民怨,但民憤一爆發就不可收拾,糧價飆升造成的政治不安定,恐怕是二○一一年的重大課題之一。

 

而這些問題,過去大家一致看好的新興國家幾乎每個都有,這也促使熱錢在一一年之初開始流出新興市場,回流到歐美成熟市場,造成了全球股市的一次大轉向。這次埃及變天,訴說了很多變化的危機、轉機與契機。

延伸閱讀

茉莉花革命下 油價動向解析

2011-03-03

北非取代東歐成為製造業新重鎮

2009-03-19

獨裁政權的經濟泡沫

2011-02-10

網路、失業青年 革命新火藥庫

2011-02-17

北非民主風暴 中國怕被掃到

2011-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