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球科技股夢幻不再—— P/E的極度壓縮

全球科技股夢幻不再—— P/E的極度壓縮

謝金河

產業動態

攝影/劉咸昌、法新社

753期

2011-05-26 14:15

全美大型科技股P/E(本益比)都極低,這給宏達電、鴻海、台達電、台積電等台灣大型科技股更大的壓縮,這是台灣電子股未來不得不面對的巨大壓力。

全球最大的社群網站Linkedin五月十八日在紐約證交所掛牌,IPO(首次公開發行)首日就上演暴漲行情。Linkedin以每股四十五美元定價,盤中飆高到一二二.七美元,最後收盤九十四.二五美元,仍比IPO的定價高出兩倍多,這樣的景象不覺令人想到,二○○○年網路科技泡沫被戳破之前的榮景。

看到這個現象,曾任美國財長,後來擔任歐巴馬首席財經顧問,現在又回到哈佛大學任教的薩默斯,公開站出來認為科技股浮現泡沫隱憂。不過,《華爾街日報》卻在次日大篇幅報導美國大型科技股投資價值浮現,這些被點名的公司包括微軟、IBM、思科、英特爾,甚至是網路業的龍頭Google,原因是這些大型科技股P/E(本益比)都很低。

以目前全美市值較大的十家科技公司來看,P/E最高的是Google,也不過是二○.一三倍。Google在金融海嘯之前,股價一度漲到七四七.一一四美元,成了網路世界的超級巨星,這些年Google獲利仍強勁,一○年全年EPS(每股稅後純益)仍達二十五.七五美元,可是Google進入中國市場受阻,百度快速崛起。百度去年EPS一.八一美元,目前P/E達七一.四三倍。但是Google今年以來股價跌跌不休,到五月二十三日為止,Google跌到五一八.三九美元,市值剩下一六七○.五二億美元,P/E跌到只剩下二十倍。

 

Linkedin

全球最大社群網站Linkedin掛牌,是否會步上2000年網路科技泡沫後塵,值得觀察。

 

谷歌P/E跌到只剩二十倍

 

Google是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網路股,P/E跌到只剩二十倍,其他高P/E的網路公司自然要面臨很大壓力。最近IPO的Linkedin二十一日下挫一.二%,二十三日再度重挫四.四七九美元,跌幅達五.二%,股價已滑落到八十八.三美元。最近連百度也從一五六美元跌至一二九.四七美元,一度因微博大漲的新浪,已從一四五美元修正到一○九美元。目前P/E仍高高掛的只有亞馬遜書店(Amazon)。

亞馬遜二十三日收盤一九六.二二美元,市值達八八七億美元,亞馬遜EPS二.三一美元,P/E高達八十五倍,堪稱是最高本益比的網路股。最近亞馬遜公布,透過電子書售出的書比實體書還多,真正揭開了網路時代的降臨。

除了Google之外,軟體股的甲骨文目前市值一六七八億美元,仍領先Google。去年甲骨文EPS僅一.五一美元,目前P/E仍達二十一.九七倍,P/E也超越Google,顯示甲骨文的獲利成長仍深受市場肯定。

全球第二大軟體股P/E竟比龍頭老大微軟高出一倍以上,剛剛以八十五億美元吃下Skype的微軟,P/E仍無法有效拉升。去年微軟EPS二.五二美元,獲利仍亮眼,但五月二十三日微軟股價二十四.一七美元,市值二○三八.二億美元,P/E只有九.六倍,全球最大軟體企業,本益比卻連十倍都不到。

從二○○○年以來,微軟股價節節敗退,整體表現都遜於那斯達克(NASDAQ)的表現,今年首季微軟公布獲利,雖然整季淨利達五十二億美元,仍成長三一%,但卻是二十年來,微軟首度淨利輸給蘋果電腦的紀錄。相對微軟不到十倍的P/E,蘋果則在十五.九三倍。

去年蘋果的EPS達二○.九九美元,因為獲利成長強勁,蘋果股價一度漲到三六四.九美元,將市值推升到三三七四億美元。去年五月間,蘋果市值才剛超越微軟,如今兩者差距在一○○○億美元以上,為了拉升P/E,微軟這回由比爾蓋茲親自拍板決定併下Skype,展現了超強企圖心。

 

微軟未來重點在整合Skype服務

 

蓋茲認為,收購Skype是很棒的交易,未來微軟的發展重點,在於產品中如何整合Skype的服務,不再著眼於Skype獲利多寡。不過微軟的挑戰還不止於蘋果,五月以來,另一家軟體巨擘大廠IBM市值已有兩度打敗微軟的紀錄。

 

IBM首季營收二四六.○六億美元,淨利二十八.六三億美元,EPS二.三一美元。以五月二十三日的收盤價一六八.二六美元來看,IBM已將市值推進到二○三七.九七億美元,與微軟相差不到一億美元,這可看出全美第二大科技企業市值之爭何其激烈。IBM去年EPS十一.九一美元,其中去年第四季EPS達四.一八美元,令人驚豔,也讓IBM從此脫胎換骨。

 

同是PC大廠出身,但是後來IBM把PC部門賣給了聯想集團,成功切入企業軟體服務,二○一○年IBM全年營收九九九億美元,包含了企業軟體服務、企業分機軟體及系統服務等。IBM在軟體服務愈來愈聚焦,如今P/E拉升到十四.一三倍,P/E比微軟多出五成,這是IBM市值可能戰勝微軟的致勝之道。

 

同是PC大廠,蘋果不斷以創新精神,將PC產品衍化蛻變,結果從九七年的艱困公司,從此搖身一變,變成全球IT企業的龍頭老大。最近瑞士信貸的分析師Kulbinder Garcha 以八周時間訪問握有蘋果股權達七一%的全球一五○位基金經理人,他把蘋果存在的五大隱憂全盤做了釐清。

 

一是iPad是否存在需求問題。他發現iPad第二季就可售出八○○萬台,長期來看,平板電腦全年出貨可達三億台,蘋果至少可占一半。二是iPhone是否接近飽和?他認為iPhone可從今年的八五○○萬支到明年為一.二億支,他認為蘋果仍將持續成長。三是蘋果市值是否過大?他認為蘋果占S&P五○○企業市值二.六%,並不構成其股票超越大盤的障礙。四是賈伯斯的健康疑慮,他認為接棒執行長仍可貫徹賈伯斯的腳步。最後一項是現金是否足夠?目前蘋果淨現金部位維持在一○○○億美元左右,未來五年內,即使蘋果獲利平穩,也可以穩定配發超過五%的股息。

 

有了投資銀行加持,四月出刊的《霸榮》周刊則表示,今年蘋果股價表現與道瓊指數相差不多,以蘋果目前每股淨現金值六十四美元,且今年EPS成長,P/E只有十二倍水準來看,整體S&P五○○平均P/E達十四倍。《霸榮》認為,蘋果還有再漲三成的空間,目標價是四五○美元,《霸榮》認為要漲到這個目標價,蘋果今年EPS要達三十一美元,每股淨現金達八十六美元,而這並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市場給了蘋果很多美妙的掌聲,不過蘋果在二月十六日寫下三六四.九美元天價後已盤整三個月,蘋果未能更上一層樓,也壓縮了其他科技股表現的空間。惠普是最近的受害者,台灣宏碁在二月間面臨的遭遇,這回似乎降臨在惠普身上。

 

惠普新上任的執行長Leo Apotheker備忘錄意外曝光,新任執行長強力警告惠普「營運艱困,嚴控成本」,使原訂五月十八日公布財報的惠普被迫提前:惠普公布第一季淨利二十三億美元,EPS為一.○五美元,惠普也下修全年營收目標從一三○○至一三一五億美元,調整為一二九○至一三○○億美元,全年EPS由五.二至五.八美元降為五美元左右。這一切的源頭都是平板電腦惹的禍。

 

pc市占

▲點選圖片放大

 

iPad對筆電帶來沉重殺傷力

 

惠普強調消費者對PC需求疲弱。根據國際市調機構IDC資料顯示,受iPad衝擊,惠普與宏碁全球筆電市占率從去年第四季的二○.二%、一四.九%,降到首季為一八.五%及一四.八%,兩家重量級筆電廠,首季出貨量比去年第四季足足少了三三○萬台,顯見iPad對筆電帶來沉重殺傷力。

 

面對平板電腦帶來的巨大衝擊,市場傳言惠普可能會出售筆電部門,交易對象直指南韓三星。Leo Apotheker不斷強調,他將全力開發雲端科技服務,以拯救惠普「迷失的靈魂」。這個重大宣示,預告了惠普將全力朝雲端邁進,另一個是若惠普將筆電部門賣給三星,對台灣筆電代工大廠將造成巨大衝擊,這將是今年筆電產業的大事。

 

惠普的策略調整恐怕需要一些時日。惠普股價最近跌到三五.八一美元,市值只剩下七七四.九億美元。以去年惠普的EPS三.九二美元,今年可能五美元,以去年本益比來算只有九.一四倍,今年本益比只有七倍左右。不管是惠普,或者是手機大廠諾基亞,都可看出硬體製造在價值鏈中不斷遭到壓縮。

 

HP公布業績後,另一家筆電大廠戴爾,也公布首季季報。惠普的處境比較像宏碁,戴爾則像廣達,都是在雲端服務勝出。戴爾公布首季營收一五○億美元,淨利九.四五億美元,比去年首季的三.四一億美元,成長了兩倍多。最重要的是戴爾在資料儲存與軟體服務創造了三十億美元營收,使得市場對戴爾未來前景大為改觀。戴爾公布業績,股價一口氣漲到十六.九六美元,戴爾從去年底的十三.五五美元漲到十六.九六美元,漲幅達二五.一六%,在筆電企業中表現最亮眼。

 

五月二十三日戴爾股價收盤十五.四九美元,市值剩下二九五.三六億美元。九七年賈伯斯重新出任蘋果的執行長,當時Michael Dell曾嘲諷他說,與其請賈伯斯重作馮婦,還不如把錢分給股東。但○三年蘋果股價七美元,戴爾則是二十四美元,蘋果市值已超越了戴爾,如今是戴爾的十倍,這十年之爭,差距實在太大了。這些年戴爾不停轉型,市值已不再探底,以戴爾去年EPS一.三五美元計,P/E為十一.四七倍,以戴爾今年首季扣除一次性費用之後的○.五五美元來算,今年EPS有達二美元潛力,股價仍有發展空間。

 

蘋果

蘋果股價盤整三個半月能進一步走高,透露出不尋常的玄機。

 

HP

 

英特爾今年也面臨轉型

 

從美國超大IT企業來看,目前P/E都很低,半導體巨擘英特爾,由於在平板電腦及智慧型手機晶片遭到ARM襲擊,今年也面臨關鍵轉機。今年首季英特爾營收達一二八.四七億美元,淨利三十一.六億美元,EPS達○.五六美元,以英特爾去年EPS二.一四美元,目前本益比只有一○.六九倍。為了拉升本益比,英特爾已宣示投入平板電腦與智慧型手機的節能晶片,並且簡化筆電的未來晶片設計,英特爾這次的轉型,被視為是九○年Pentium處理器及二○○○年為筆電設計的Centrino之後的第三次創新,未來與ARM這場世紀之爭,仍然是世界焦點。

 

另一家網路設備廠,從二○○○年以來市值急遽縮水,去年EPS一.二八美元,本益比十二.七倍,市值剩下九○○.五六億美元,已無昔日盛況。若對照目前麥當勞本益比十七.四三倍、可口可樂十三.○一倍、沃爾瑪的十二.○六倍、艾克森石油的十一.四九倍,美國大型科技股本益比很低,將成為支撐美股最大的助力。

 

反過來看,全美大型科技股本益比都這麼低,這也給了宏達電、聯發科、鴻海、台達電、台積電等台灣大型科技股更大的壓縮,這是台灣電子股未來不得不面對的巨大壓力。 

延伸閱讀

科技龍頭要把世界帶向哪裡?

2017-06-01

美國新舊經濟出現轉折 ──醒目錢找新方向

2014-04-10

Google帶出了新經濟──美國新經濟列車正高速奔馳

2014-02-13

「贏者通吃」的新時代—— 超級財報浮現的新軌跡

2011-07-28

硬不如軟 軟不如網 ──2011年全球科技業大洗牌

2011-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