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經濟才是大問題——我看魯比尼的「四大皆空」

中國經濟才是大問題——我看魯比尼的「四大皆空」

謝金河

名人專欄

757期

2011-06-23 15:36

兩岸經濟愈來愈融合,中國經濟雜音漸多,台灣受到衝擊也將加大。

新末日博士魯比尼(Nouriel Roubini)的二○一三年「完美金融風暴」危機訴求,在QE2(二次寬鬆貨幣政策)即將退場之際,再度把世人悲觀情緒全部都串聯起來。

魯比尼預告美國財政赤字紛擾、歐債危機、中國經濟硬著陸加上日本經濟停滯,將匯集成「完美金融風暴」,有三分之一的機會在一三年引爆。不過魯比尼並沒有把話說死,他認為未來世界有三分之一的機會會走出「成長減弱,但仍差強人意」的格局,也有三分之一的機會出現經濟持續擴張,不過全球投資人的焦點都放在魯比尼的「四大皆空」上面。

 

魯比尼

魯比尼預估,2013年全球有可能再次引發金融風暴。(攝影/劉咸昌)

 

日本核災後  全球能源政策將有重大發展

 

新末日博士的「四大皆空」,其實都是存在已久的老問題。像是日本一九九○年泡沫戳破後,即陷入失落的二十年,日本老早已一蹶不振,這次地震、海嘯、核災只是在委靡不振的日本經濟傷口上再撒一把鹽而已,日本經濟依然不振。倒是日本在核災後的新能源政策值得觀察,可能會有重大變化。

過去在油價高漲中,日本是核能發電最大鼓吹者之一,核能代表環保,也是一種高效率的發電,如今釀成災難,核能的價值也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在東京電力公司幾乎崩解後,日本勢必以舉國之力,尋找下一個核能發電的替代者,這將是繼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之後,全球能源政策的重大發展。

另一方面,日本產業將大舉向國際尋找新投資機會。日本掌握關鍵零組件技術,將尋找更多合縱連橫的機會。加上日本政治體制很可能在地震之後發生重大改變,日本在惡劣的狀態下,很可能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巨大轉機。下半年菅直人首相下台,誰接下一棒,將可以看出日本的改變。

魯比尼點出的美國財政問題,這也是老問題,從二十世紀以來,美國國會為了表決調高舉債上限,至少已經七十八次了。四月S&P(標普)公司又把美國債信評等調為負向,理由是美國預算赤字及債務攀高,一度讓美股重挫。今年五月三十一日,美國眾議院又投票否決了HR一九五四議案,此案建議無條件提高美國國債上限到十六.七兆美元,增加二.四兆美元的舉債上限,二三六位共和黨眾議員都投下反對票;民主黨議員贊成九十七票,反對票也達八十二票,舉債上限的調高未得到國會背書。美國財長蓋特納(Timothy F. Geithner)預估,即使挪用退休基金支付日常開支,美國政府的運作恐怕只能撐到八月二日,美國政府債台高築,幾乎跟破產沒有什麼兩樣。

如此一來,美國必須認真減債。政府與人民都要減債,但這樣做,美國再度陷入衰退與蕭條的可能性極高,美股又將陷入一九三七年同樣的窘境。面對這種窘況,前美國聯準會主席葛林史班(Alan Greenspan)也挺身而出,呼籲歐巴馬政府應終結布希時代的減稅措施,回到柯林頓時代的稅率,以協助解決預算赤字的問題,但是減了稅要增稅困難重重。

今天美國碰到的問題,與希臘並沒有太大的差別,這次歐債的問題也是陳年老問題,引爆點是歐盟六月對希臘一二○億歐元的撥款,去年歐洲爆發「歐豬五國」危機,歐盟同意挹注希臘一一○○億歐元,如今已撥出五三○億歐元,這回希臘危機又升高,是因為歐盟撥款猶豫不決。

德國財長要求希臘必須處置國有資產,厲行有效減債計畫,另一方面也要求民間債權人一起承擔主權債務。此話一出,讓全球金融體系又繃緊神經,其中德國、法國的銀行業者買了很多希臘債,一時之間「歐洲版的雷曼兄弟危機」再度升高,引發全球股市的連環下跌。

 

「希臘救也死,不救也死」

 

目前經濟專家如克魯曼(Paul R. Krugman)、歐尼爾等,都催促歐洲必須盡速處理好希臘問題,否則牽一髮動全身,不僅葡萄牙,愛爾蘭、西班牙、義大利可能也告急,好不容易統合起來的歐盟都可能面臨崩解危機。這話說來容易,做起來很困難,例如希臘人根本不想被救,因為國企私有化後,勢必大量裁減公務員,希臘三月失業率已達一六.二%,很多人飯碗不保,還要面對加稅、福利縮減、退休金縮水的衝擊;而且,政府要關閉學校、港口,最後這場困局一定是「希臘救也死,不救也死」。

理論上來說,希臘經濟陷入困局,應該使用擴張財政的手段來刺激經濟成長。但是,希臘加入歐盟,貨幣出現僵固性,希臘經濟已經不行了,而歐元還會升值,加上歐洲一向嚴守財政紀律,就把希臘綁得死死的,把希臘放在歐盟裡根本是死路一條。但是要逼希臘退出歐盟「自己吃自己」,又恐怕引起骨牌效應,造成歐盟瓦解。這是歐債必須面對的真相。

這些都是結構性的老問題,眼前來看只有拖字訣。在魯比尼「四大皆空」中,我認為全球經濟最必須注意的是中國經濟硬著陸的問題。過去三十年來,中國經濟快速成長,成了新興國家典範,二○○八年金融海嘯後中國經濟既穩健又快速的成長,成為全球經濟的磐石,「投資中國」更成了顯學。

 

但是今年起,中國經濟開始出現不太順暢的調整,首先是亮麗的經濟成長背後股市的暴跌。一般而言,股市是經濟的櫥窗,經濟基本面若好,股市易漲難跌。以上海A股為例,○七年海嘯之前,最高漲到六四二九點,如今剩下二七三六點,連海嘯之前的一半都不到,中國經濟仍有將近兩位數高成長,但是股市卻委靡不振。

 

今年以來,上海A股從三二一二點跌到二七三六點,跌幅達一四.八%,在金磚四國股市中表現最為遜色。目前上證的平均本益比已剩下十二.二倍,比起金融海嘯之後跌到一七四九點的十八.六倍,還要更低,但是股民仍不青睞,股市漲不起來,代表全國投資人悲觀的情緒。

 

另一個問題是通膨失控,中國五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創下五.五%的新高,人民銀行十四日立刻宣布調升存款準備率達二一.五%,這是中國人民銀行今年第六次調升存準率,也是去年以來第十二次。以每一次凍結資金大約三千六百億元人民幣來算,這十二次調升存準率等於強制銀行抽回四.三二兆元人民幣的資金。也就是說,金融海嘯之後,中國祭出四兆元人民幣擴大內需方案,這回全部收回了,且還有過之。

 

中國打房無顯著成效  專家示警泡沫危機

 

銀行連續升息、抽銀根,已重創了流動性,很多企業舉債無門,必須向地下金融求助,股市也因為流動性受限,節節敗退,下一個焦點將是中國的房地產,這兩年中國打房可說已用盡一切手段,但是房價並未顯著下跌,不過最近有兩份報告都直指中國房地產泡沫。

 

一個是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看壞下半年中國房市,標普最新報告將中國房市從「穩定」轉為「負向」,標普並預估緊縮信貸與嚴厲調控政策將加劇中國房市的低迷,下半年中國房價將有下跌一○%的壓力;另一個是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威爾.赫頓(Will Hutton)在〈惡兆——中國經濟降溫之後〉一文中,預告中國房地產若泡沫化,其一舉一動都將影響全球經濟復甦及地緣政治發展的格局。

 

作者指出,愈來愈多的人使用槓桿來投資房地產,而中國住房價格又是家庭年收入的幾十倍甚至更多,加上中國已出現大量空置的新房,對大多數每月收入不足數千元的平民百姓來說,房價實在難以支撐。中國房地產泡沫一旦破裂,除了打擊經濟成長外,產業發展會更停滯,全球經濟將產生新的蝴蝶效應,這是中國最難打的一場仗。

 

中國房市泡沫還未被戳破,但是六月以來,大量民企到美國上市財報真實性受到質疑,造成股價連環下挫,這回連金融海嘯後大獲全勝的「拋空大王」鮑爾森(John Paulson)都受到重傷害,他旗下一個基金大額押寶的嘉漢林業(Sino-Forest),被Carson Block的渾水研究(Muddy Waters Research)指為誇大銷售及資產價值,股價瞬間蒸發八成,嘉漢林業大跌,鮑爾森旗下基金損失五億美元。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也證實多家中國企業存在會計問題,美國最大的非銀行券商Interactive Brokers Group Inc.發出警告,禁止客戶融資買入一三三家中國公司的一五九檔股票,其中有九十家在美國上市,還包括大名鼎鼎的搜狐、當當網、新浪及麥考林。在這個黑名單當中的中國房地產服務商「思源經紀」、線上視頻公司「酷6傳媒」、手機設計銷售商「奧盛技術」,及知名的人人網、優酷網都大跌。

 

基本面最突出的如受到「微博」加持的「新浪」,一年來從三十三.九三美元飆漲到一四七.一二美元,最近卻狠狠跌到七十七.三三美元,股價幾乎瞬間腰斬。百度則從一五六.○四美元跌到一一四.一四美元。

 

中國民企治理與國家治理面臨巨大挑戰

 

過去全球股市都流行中國概念股,只要標的有「中國」兩個字,立刻會掀起三尺浪,如今成為票房毒藥,中國民企的「治理」問題再度浮上抬面。最具代表性的是阿里巴巴與雅虎爭執不休,關鍵時刻馬雲把淘寶網旗下的支付網,轉到個人投資公司名下,業者譁然,後來為平息紛爭,馬雲祭出淘寶網一拆三的計畫。在香港掛牌的阿里巴巴股價從掛牌起的四十四.一港元跌到十一.○二港元,已是大大洩了氣。

 

最近人民銀行在網站上公布從一九九○年代中期起,中國的黨政幹部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和失蹤的人員達一.六萬到一.八萬人,被貪汙挖走的錢達八千億元人民幣,這是一筆龐大數字,這是國家治理的問題。

 

但真正考驗中國的是,中國「調結構,保增長」已陷入兩難。從去年起,中國一連串加薪潮,帶動了成本推升壓力,讓通膨走向不可迴旋的不歸路;另一方面,中國致力調結構,致力淘汰落後產能及高耗能、高汙染等產業,但是轉換經濟成長方式,無可避免地要經過一陣陣痛,像連續七年都是全國成長第一的內蒙古,一度被捧為「內蒙古產業發展模式」,但煤礦資源被「竭澤而漁」的開採,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大漠風光不再,加上收入分配不公,最近爆發大規模示威,經濟轉型爆發種種矛盾,最近標榜「幸福」的廣東也爆發群眾抗爭事件。整個中國因利益分配不均、貧富差距拉大,所誘發的社會矛盾已逼近臨界點,逼得胡錦濤必須出面面對,中國的轉型正在痛苦中兜轉,這是最嚴肅的問題。

 

兩岸經濟愈來愈融合,中國經濟雜音漸多,台灣受到衝擊也將加大,六月十九日馬英九總統選了吳敦義擔任副手,六月二十日台股暴跌一○五點,在這麼多複雜變數中,馬總統的經濟牌恐怕很難打。

 

存準率

▲點擊圖片放大

 

中國CPI

▲點擊圖片放大

 

大陸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關鍵時刻 等待中國當救世主

2010-05-20

千萬不要變大閘蟹

2011-12-01

中國概念快速退燒 ——資金斷鏈衝擊大

2011-10-06

中國經濟的三座大山——經濟最牛、股市最熊的怪現象

2010-06-10

狼又來了——二次衰退論又高唱入雲

2010-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