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CPI 6.4%的訊息──中國經濟可能有大轉機

CPI 6.4%的訊息──中國經濟可能有大轉機

謝金河

名人專欄

760期

2011-07-14 16:34

下半年中國『壓通膨』告一斷落後,可能又回復『保成長』的政策方向;中國股市跌了一年多,下半年可能展現新活力。

因為以豬肉為主的食品價格飆漲,中國統計局在六月九日公布六月的CPI(消費者物價指數),數字高達六.四%,這個數字比絕大多數外資報告最多看六.二%還要高,也比五月的五.五%高出很多,顯示中國通膨壓力急遽升高的態勢,情勢不甚樂觀。

這是二○○八年六月金融海嘯來襲之前,油價漲到一四七.二一美元前後,中國CPI寫下七.一%以來的次高紀錄,怪不得中國統計局在公布CPI之前,人民銀行已提前展開升息行動。七月六日人民銀行決定調升存放款利率各一碼,其中存款利率達三.五%,放款利率到六.五六%,這是一○年十月以來,人行第五度升息。在此之前,人行已先行調高存款準備金率達二一.五%,這是兩年中人行連續第十二次調高存準率,若以每次調高存準率凍結約三千六百億元人民幣來算,十二次調升存準率凍結的資金達四.三兆元人民幣以上,大約是○八年金融海嘯後,中國祭出四兆元人民幣擴大內需方案釋出的資金全都收回來了,中國打通膨可說一點都不手軟。

 

中國豬肉

中國豬肉價格大漲,成了拉升CPI的元兇。(攝影/陳永錚)

 

 

CPI攀高釋出通膨再起的強烈訊號


看到六.四%的CPI,及七.一%的PPI(生產者物價指數),這是通膨再起的強烈訊號。我剛從新疆回來,可以感受到物價上漲的強大壓力。例如我們到上海的第一天,是在外灘十七號的羅斯福色戒餐廳用餐,這家西餐廳是外灘很高檔的餐廳,一客要價九百元人民幣,等於一客要價台幣四千元,這個價位若在台北,可以吃到高檔很多的料理。

在新疆行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買哈密瓜。我在吐魯番參觀「交河故城」時,團員在休息站買了兩顆,一顆是八十三元人民幣,一顆是九十五元人民幣。回到烏魯木齊,我又在路邊買了一顆是一○六元人民幣;也就是說,買一顆哈密瓜要花掉台幣五百元左右。跟台北物價相比,新疆也便宜不了多少。

照理說,中國六月CPI創下三年新高,且比五月的五.五%還要高出很多,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警訊;不過中國官方及民間普遍反應都很冷靜,原來是市場普遍有一個共識是:通膨已是強弩之末,看到CPI達六.四%,市場預期調控措施可望「鬆綁」。

代表官方最強有力的宣示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溫家寶在訪問倫敦的時候公開表示,中國今年CPI漲幅很難低於四%,但中國政府有信心控制在五%以下,這等於是公開宣示將中國通膨目標值由三%上調至五%;溫家寶還強調中國有能力控制通膨,同時可以維持經濟快速成長。這些正面訊息等於間接駁斥了眾多國際經濟專家,直指中國經濟硬著陸的說法。

 

抑制通膨中國中央政府全力抽緊銀根


中國民間人士則奮力拆解六.四%的內涵。這次六.四%的CPI增幅,其中有四.二六%來自食品價格上漲,其中豬肉與雞蛋便貢獻了二.一%。在受調查的八大類商品當中,食品漲幅最大,價格比一年前大漲一四.四%,非食品類只漲三%,而單是豬肉價格就大漲五七.一%。食品價格飆漲,才是通膨最大的助力,因為非食品類對CPI的貢獻只有二.一四%;顯示中國的高通膨是食品帶動,而影響食品價格的主要因素是市場供應量,並非貨幣政策或銀行利率,這已為中國升息政策轉圜留下伏筆。

而豬肉價格飆漲的問題,隨著生豬產量日增,七月生豬價格已分別下降○.七一%及○.九四%,七、八月後豬價逐漸回落,CPI在下半年亦將回落,預計調控政策可能也會跟著鬆綁,最近像國務院貨幣委員會委員李稻葵都提醒,要注意貨幣政策是否過緊的問題。

為了抑制通膨,中國中央政府全力抽緊銀根,已意外戳破一些小泡沫。例如,珠三角鬧錢荒,貸款利率飆升六成。最近央視報導,由於資金趨緊,珠三角地區的銀行紛紛調高貸款利率,最高是在基準利率下加碼六成;換句話說,以一年期貸款利率六.五六%,實際貸出的錢是按照一○.四九六%來放貸,半數以上銀行更是停止小額貸款的融資。有些貸不到錢的中小企業只好求助高利貸。目前在珠三角、長三角、溫州、寧波等地都有這個現象。

有些錢莊的黑市利率高到三分,甚至是三分六,這已是名副其實的高利貸。像東莞地區的銀行已停止對玩具加工業貸款,金融機構緊閉水喉,已出現一波連鎖倒閉風潮。根據統計,珠三角的玩具加工業占全中國銷售額七成。二○一○年外銷金額高達五七○億元人民幣,區內玩具加工業者最高達三千多家,最近受到這個衝擊,已關掉上千家。

另一個案例是溫州打火機產業的隕落。打火機的產業從日本到台灣與南韓,到了九○年代,台廠受不了工資高漲的壓力,幾乎有八成的業者倒閉;生產基地最後轉到溫州,在二○○○年前後,溫州成了打火機生產基地,全中國市占率高達九八%,全球金屬打火機有八成是在溫州製造的。

 

如今受到工資高漲,利率升高,加上人民幣升值的衝擊,今年上半年有「中國金屬外殼打火機生產基地」之稱的溫州開始出現倒閉潮。一度十分鼎盛的四千多家打火機製造廠紛紛吹起熄燈號,如今銳減剩下不到一百家,原物料高漲壓縮利潤空間外,貸款困難也是重要原因。

 

資金緊縮衝擊民間企業與地方債

 

如果授信再進一步趨緊,那鞋業、服裝、鎖具、眼鏡、低壓電器等傳統加工業都會出現倒閉潮。最近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調查,溫州市三十多萬家中小企業,已有二○%左右處在停工或半停工狀態。銀行緊縮貸款衝擊民企很大。

 

緊縮造成企業倒閉風潮,也造成地方債風波擴散。最近陝西高速公路建設集團公司驚傳,欠債八二○億元人民幣被銀行停貸,已造成營運困難。陝西高速擁有十一個高速公路管理項目,八個路業公司及十家轉投資子公司,員工有一萬一千人,總資產達九二七億元人民幣。這家公司原本是銀行的「座上賓」,但是報紙揭露,該公司有一二三億元人民幣是信用貸款,項目資本金中,地方政府部分是否到位還不明確。

 

地方債不解決中國銀行業呆帳可能超過八%

 

而且,除了信用貸款外,陝西高速還有高達四八一億元人民幣的擔保放款,把發行的債券、擔保及貸款的金額加起來,高達一一五一億元人民幣,已比資產總值還多出二二四億元人民幣。而去年陝西高速營收只有六十一億元人民幣,淨利只有二.四億元人民幣,靠自身營運償還龐大債務的機率很低。消息揭露後,銀行紛紛停止對陝西高速的貸款,已造成陝西高速公路公司營運的困難。地方債的風波愈滾愈大,緊接而起的是雲南省公路開發公司。面對千億元人民幣貸款,也是兩手一攤,表示「即日起,只付息不還本」,要求暫停貸款償還本金。還有上海申虹投資公司無法償還銀行流動貸款,希望銀行延長還款期限。

 

全中國地方債超過十兆元人民幣,陝西、雲南高速公路公司相繼賴債,地方債讓金融體系斷鏈的消息風聲鶴唳。最近標準普爾又落井下石表示,中央若不介入解決地方債的問題,十兆元人民幣地方債,恐怕有二.五兆元人民幣會變成呆帳,如此一來,到二○一三年,中國銀行業呆帳比率可能超過八%。

 

地方債的問題引爆,已讓各地政府坐困愁城。地方債務鏈基本都建立在土地作為抵押物的平台上,這是讓土地價格永遠上漲的最大動力。要解決這個問題,唯一的辦法是讓土地價格永遠不停地上漲,讓地方政府、銀行、融資平台皆大歡喜,一切由消費者買單;這正是泡沫的源頭,也是中國經濟最大的變數。

 

這一連串中國對抗通膨大作戰,存款準備金率連升十二次,及連續五次升息的結果,陸續擠出了一些小泡沫。製造業倒閉風潮漸起,六月的PMI(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值回落到五○.九,創下二十八個月新低,已顯示製造業的擴張已到了收縮的邊緣;而中央政府積極推動「騰籠換鳥」,乃加速淘汰落後產能政策,也有瓶頸待克服。產業轉型說起來容易,執行起來困難重重。

 

經過去年一連串調高工資,加上緊縮銀根的結果,台灣以中國為生產基地的中小企業或二次加工業者,紛紛陷入經營困境。六月間,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突然表示,受到台塑六輕關廠及中國緊縮信貸造成需求減緩,台塑集團下半年營收可能掉三成。這似乎暗指很多二次加工業不支倒地可能帶來的衝擊。

 

房地產崩跌中國經濟難逃硬著陸命運

 

現在地方債拉警報,最關鍵的引信將是中國房地產,這是中國經濟硬著陸還是軟著陸的最大關鍵。中國從一九七八年改革開放以來,三十年的經濟發展成果,讓全世界驚歎。而隨著中國經濟成長,所有財富幾乎都源自土地漲價到房地產增值上面。

 

因為房地產增值,企業獲利強勁,人民所得高,中國激盪出了高購買力。但是回頭看過去三十年經濟發展,中國並沒有出過像賈伯斯這類用腦力創造價值的人,大多數人的財富都來自土地、房地產。若是房地產崩跌,恐怕中國經濟就逃不過硬著陸的魔咒,這或許才是核心所在。

 

這幾年,看淡中國房地產幾乎已成國際媒體的共識,像是美國《NEWS WEEK》○九年十二月,就把「中國房地產與股市泡沫爆破將引發全球通貨緊縮」,列為二○一○年世界十大預測的第二名;去年初,《FORBES》(富比世)也將中國房地產列為全球七大金融泡沫之一。說得最大聲的是著名對沖基金經理人Jim Chanos,直言中國房地產泡沫就像一千個杜拜加在一起,甚至還更可怕,今年二月他募集了二千億美元離岸基金,準備豪賭中國泡沫破裂。

 

心戰喊話的專家不計其數,中國打房力道也愈來愈猛,但是中國房市高燒似不易退。《中國證券報》最近發布上半年十大地產商累計銷售三三二三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成長八○%,而房地產業前十強,就占總銷售額八成以上,一方面可看出中國房地產業大者恆大的趨勢,以及房價上漲多年,接手仍然十分強勁。此外,中央調控房地產的措施,壓不住二、三線城市的房價大漲,中國房地產熱潮正從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向內陸二、三線城市蔓延,這股輪漲風潮,可能讓房市盛況持續,從地方債蔓延可以看出中國打房力道一度不敢太猛,因為戳破房地產泡沫,中國經濟最少倒退十年。

 

因此,六月見到六.四%的CPI,似乎可以預見中國經濟仍有大轉機。一方面通膨壓力仍大,但已有見頂之勢,中央再出重手機率不大;二是經濟成長引擎也有減弱跡象,這從外銷接單連續三個月減速已看出端倪。下半年中國「壓通膨」告一段落後,可能又回復「保成長」的政策,中國股市跌了一年多,下半年可能展現新活力。

 

中國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救溫州 才能避免中國房市全面潰堤

2013-12-05

中國經濟就像失速的動車

2011-08-04

陶冬:中國走入「弱周期」

2011-06-30

小心!中國經濟減速

2012-07-12

中國深陷全面性通膨危機

2010-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