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歐洲將不再是「歐洲」

歐洲將不再是「歐洲」

谷月涵

名人專欄

782期

2011-12-15 14:27

在德國主導下的歐洲,或許會過的更好,也更有可能達成二戰後整合歐洲的目標,但歐洲本質也將改變了。

歐洲終於跨出解決歐元危機的重要一步,這比先前的空談來得重要。但現在要斷言一切即將否極泰來,還言之過早。

我們要先搞清楚一件事,新敲定的財政協定本身,並不算是個解決方案,而是美國人講的「馬都跑了才要關馬廄的門」;也就是在問題出現後,才去消除問題的根源。這項協定等於是對德國的讓步,若沒有此協定,德國恐將持續抵制支援歐元區周邊國家。

這項解決方案,基本上就是將高達數以兆計美元的財政移轉性支付,大部分來自德國,移轉給破產的國家,如希臘和愛爾蘭,以及還有救(仍具有償債能力,但缺少流動性)的國家,如義大利和西班牙。財政協定便是更進一步達成活化逾一兆歐元放款的目標,這應該足夠讓義大利和西班牙在一年之內,不再成為市場空頭的箭靶。

但是也有部分分析師認為,這項協定具有三大基本缺陷。首先,歐元危機的源頭,不全然來自政府的大肆揮霍;因為歐洲各國的貿易結構失衡,德法與周邊國家的情況正好相反。如今,周邊國家必須透過薪資福利刪減、資產價格下跌,以及進口商品高漲,才能取得更具競爭力的地位──這絕對是危機的長期處方。不過,自二○○七年以來,德國的失業人口大幅下降,而法國卻反向上升,周邊國家的增幅更大;一旦解決方案付諸實行,這個現象將更加惡化,進一步擴大德國等富國與周邊貧國的差距。

第二個缺陷比較不顯眼,就是歐洲穩定機制(ESM)本身。這個機制有點類似歐洲的IMF(國際貨幣基金);ESM將會在一二年底前設立,其有效放款額度為五千億歐元。問題在於,這個機構採取的不是共識決或一致的協議,如同當前救急的結構,而是採取投票表決制;若要執行緊急救援行動,必須取得八五%成員國的同意。表決制便意味著,貢獻最大的國家,擁有最多的票數──那就是德國。因此,德國便從原本十七分之一的歐元區會員國,瞬間變身為歐元區的領導大哥。


最後,英國和歐陸之間產生的裂痕也值得我們擔心。英國對新協定的主要反對論點在於,其原本「無拘無束」的金融業者,突然間要受制於「歐洲聯邦政府」的箝制。全球主要金融中心,如倫敦、紐約和香港,全都在英國普通法的架構下誕生茁壯,這並非偶然;因此英國對新協定的反彈是可以理解的。但此舉將使得英國與歐陸間的差距日益擴大;而少了英國掣肘,也將更進一步強化德國的主導地位。

 

「缺陷」這個字眼或許用得不妥,在德國主導下的歐洲,或許會過得更好、更遵守法規、財務更為健全;也更有可能達成二戰後整合歐洲的目標,真正脫離過去五百年來打殺征伐的日子。但歐洲的本質,也將因此而徹底改變了。

延伸閱讀

經濟重挫 是德國迫歐洲改革良機?

2014-10-16

歐盟峰會帶來的意外驚喜——全球金融市場昂首

2012-07-05

全球經濟危機時刻

2013-07-17

最糟糕的時刻還沒出現

2011-09-15

歐盟半桶水救市反成拙

2012-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