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日本的危與機

日本的危與機

謝金河

名人專欄

794期

2012-03-08 10:15

儘管日本有爾必達破產,Sharp、Sony、Panasonic宣布大虧損的壞休息,但是也有FANUC、UNIQLO等企業的奮起,而今年來日經指數也大漲,股市慢慢走出昔日未見的新格局。

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屆滿一年,全世界的焦點都在看日本經過這場大災難後,經濟能不能爬起來?中國人常說的禍不單行,對日本來說,感受應該最強烈。

二○一一年的三月十一日,先是地震,隨後是海嘯,接著是核災。接著,八、九月,泰國爆發半個世紀來最嚴重的水患,大水淹沒了泰國七個工業園區,共有八九一家工廠、四十六萬名勞工受到影響,而日本正好是投資泰國最大的外商。日本汽車產業鏈受到重創,還包括電子重要零組件如硬碟、硬碟馬達,幾乎讓全球再度遭到如日本大地震產業斷鏈危機。

日本大地震帶給日本的傷害已經夠大了,沒想到泰國大水災傷得最重的也是日本產業,這是「圓高」(日圓匯價高)逼迫日本產業的外移,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的調查報告,有四六%的日本企業表示,若日圓在半年之內維持在七十六日圓兌一美元的水準,他們就會把生產線移到海外。去年豐田汽車的副總裁小澤哲就公開表示,日圓匯率到達七十七兌一美元,將導致日本汽車業崩潰,除了豐田汽車,大型企業如Sony、Mazda、Honda及Canon都積極把生產基地移轉到海外,結果泰國發生百年來大水患,日本企業就受到重傷害。

日本企業的另一個噩耗是三星的崛起。日本的一一年會計年度(一一年四月到一二年三月)將在三月底結束,儘管會計年度尚未結束,但是跳出來發布財報預警的日本大企業卻一家接著一家,第一家是預告一一年度會虧損二千二百億日圓的Sony,Sony原是日本之光,九○年代,三星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夥子時,Sony已是亞洲的超級大企業,連蘋果在九○年代也不是Sony的對手。

但是一九九九年十月Sony創辦人盛田昭夫去世,Sony也從二○○○年的科網泡沫中跌跌撞撞下來,後來換了一個老外CEO,但是Sony仍無力回天。金融海嘯之前,Sony股價一度漲到七一九○日圓,那個時候Sony的遊戲機、電視仍有極大競爭力,沒想到三星崛起,Sony節節敗退。

 

日本經濟

Sony未來是否能振衰起敝,將是日本經濟能否再起的象徵。(圖片來源/Top Photo)

 

三星崛起重創日本企業 造成「百年浩劫」


去年Sony斥資十.六億歐元從易利信手上拿下雙方合組十年的手機合營公司Sony Ericsson的經營權,Sony希望透過智慧型手機的平台,將拿手的遊戲與平板電腦整合在一起,然後將Sony自家強項遊戲娛樂業務注入行動裝置,不過這個改造恐怕還需要時間考驗。

Sony預計去年將大虧損,四月一日起,平井一夫將出任新的CEO,遊戲軟體、電影和音樂都是Sony的強項,如何將這些有價值的內容整合到PS(PlayStation)平台、電視和智慧型手機裡面,重新找回Sony在消費電子領域的龍頭地位,這將是平井一夫最重要的任務,而Sony能不能再起,也是日本經濟能不能再起的象徵。

除了Sony,Panasonic也是天涯淪落人,這家公司股價從二八七○日圓跌到五八二日圓,終於造成領導Panasonic六年的社長大坪文雄下台。Panasonic預告一一年會計年度將虧損七千八百億日圓。另一家家電巨人Sharp剛歡度一百周年,卻公布一一年第三季(十到十二月)虧損一一五二億日圓,創下罕見虧損紀錄,一一年會計年度將虧二千九百億日圓,Sharp聲稱這是「百年浩劫」。從Sony、Panasonic到Sharp,都預告驚人虧損紀錄,除了日本地震、泰國水災外,原來日本的電子業都被三星擊潰了。

除了這三大企業虧損,日本產業界震驚全世界的是,二月二十八日DRAM大廠爾必達宣布破產,台灣DRAM產業,除了美光體系挺住外,所有與爾必達有關的公司股價都跌得不輕,爾必達的破產宣告,對日本是重擊,對台灣也是重傷害。

 

近期日圓回貶可望讓日本重拾競爭力


爾必達在全球DRAM產業中,是除了韓系三星、海力士外,與美光並稱的全世界第四大DRAM廠,在金融海嘯前,爾必達股價一度漲到六六六○日圓,爾必達擁有Mobile DRAM核心技術,在○九年台灣DRAM重組的TMC計畫中,爾必達是重要主角。可惜,DRAM長期不景氣,爾必達背負四四八○億日圓的沉重債務,終於不支倒地。

其實在二月二十四日爾必達董事會才通過六三.五%的減資案,預計將資本額降至八六一.四三億日圓,三月二十八日再舉行臨時股東會討論增資額度,但爾必達與日本政府代表、日本債權銀行談判沒有達成共識,最後以最壞的結局收場,這是大家想像不到的事,因為最沒有競爭力的台灣DRAM廠除了茂德宣告再見之外,誰也沒想到爾必達會先倒,爾必達宣布倒閉,也正好給了美光堂而皇之收購台灣與日本DRAM廠的大好機會。

過去尊貴的日本大企業,從Sony、Panasonic到Sharp都宣布大虧損,再到爾必達宣布破產,然後是照相機大廠Olympus隱藏巨額虧損二十年才被揭發,公司治理醜聞重創日本業界,讓這個失落二十年的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垂頭喪氣。

 

不過這些最壞的景象,似乎有一些轉折點,最近日本銀行宣布十到六十五兆日圓買債計畫,就讓日圓從七十六.○三急貶到八十一.八六兌一美元。日圓的貶值,也造成日本股市強勁的上漲,日經指數從八一三五點漲到九八六六點,這是日本股市罕見的強勢表現,日圓的回貶會不會是日本經濟重拾競爭力的新指標?值得正視。

 

從一九八五年廣場協議以來,日圓告別二次戰後的三六○兌一美元,到一九八五年從二六三兌一美元一路走向升值之路,日圓強勁升值了二十年,日本政府期間不斷的量化寬鬆政策,試圖阻止日圓升值,始終都功虧一簣。即使是在一一年的日本大地震,外界都預估地震、海嘯、核災將重創日本經濟,但是日本海外的錢救援日本大災難,竟造成日圓從地震前的八十三.九六升到七七.○一兌一美元,再度創下日圓升值天價。

 

過去二十年,日本經濟一直往下走,日本經濟基本面一蹶不振,但是日圓不貶反升,讓日本經濟雪上加霜。日圓的強勢主要是日圓的低利率成為利差交易的主要標的,金融海嘯過後,歐、美相繼降息,日圓已是眾多低利率貨幣其中之一,連美元都成利差交易目標,但後來日圓又與瑞士法郎成為避險貨幣,日圓頻頻走上受迫升值道路。

 

去年歐債危機愈演愈烈時,日圓一度創下七十五.五八兌一美元的天價,此時與日圓同時成為避險貨幣的瑞士法郎,在瑞士政府遏阻不了瑞郎升勢後,索性放手一搏,宣布瑞郎與歐元掛鉤,才暫時止住瑞士法郎的炒風。

 

同一時間,日本政府也宣布量化寬鬆政策,再加碼五兆日圓,將買債計畫增加一成到五十五兆日圓,但卻無力遏阻日圓升勢。去年十月三十一日,日圓一度寫下七十五.三一兌一美元的二戰後新天價。日本央行迫不得已進場干預,才讓日圓急跌到七十九.五三。

 

日本經濟

 

日本經濟

 

汽車類股紅光滿面 UNIQLO將成世界三強

 

今年以來,歐洲兩度祭出LTRO(長期再融資操作),額度超過一兆歐元,美國也宣布低利率政策延至一四年底,核心通膨目標值設定在二%,結果二月日本銀行再度跟進量化寬鬆,宣布十到六十五兆日圓買債計畫,這回日圓一口氣從七十六.○三急貶到八十一.八六兌一美元,日圓回到八十以上,這已是去年七、八月以來的事。日圓果然貶了,對日本企業來說這是天大的好事。

 

日本企業對日圓匯率升值已練就一身好身手,一旦見到日圓八十以上,日本企業立刻感覺到暖意,最近豐田汽車就宣布調高全年獲利預測,豐田預告到三月底止的一一年會計年度全年淨利可達二千億日圓,比去年十二月預估的一千八百億日圓提升了一一%,但這個數字比起一一年度的四○八○億日圓仍銳減近五一%,不過在日本地震與泰國水災衝擊下,這已是很好的成績單了。

 

最近豐田的股價從二三三○漲到三四六○日圓,五十鈴從三百漲到四七一日圓,日產從六一四漲到八四八日圓,本田從二一二七漲到三一九五日圓,都有十分出色的好表現,日圓貶值,與出口有關的汽車類股立刻紅光滿面。

 

但更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擁有世界一級競爭力的企業奮起,像是成衣量販店UNIQLO,母公司East Retaining股價就從一一九五○大漲到一七二一○日圓,股價近三個月大漲四四%,比起日經指數的漲幅還出色很多。最近UNIQLO已宣布今年起將上海、新加坡、巴黎、紐約、東京五大據點作為區域總部,下放決策權力以提高全球事業的管理效率,UNIQLO預計到一五年會計年度營收目標將達一.七兆日圓,未來將有半數來自海外市場,未來在成衣量販市場,UNIQLO、H&M與ZARA將成鼎足三分的世界三大巨擘。

 

政治穩定與減債問題將是未來挑戰

 

除了UNIQLO走向世界,日本工具機大王FANUC競爭力也更上一層樓。今年以來,FANUC的股價從九千九百漲到一四九六○日圓,漲幅達五一.一%,是帶領日本企業走向世界的代表作。儘管日本經濟已經失落二十年,但是具競爭力的日本企業依然脫穎而出。

 

日本股市也慢慢走出昔日未見的新格局。過去日本股市總是跌多漲少,但是今年來日經指數已大漲一七三一點,日經指數站上年線與兩年線,表現比深滬股市還出色,從股市的表現也可以看出日本經濟漸露曙光。日經指數從一九八九年最高的三八九五七點跌下來,最慘跌到○八年的六九九四.九點,如今慢慢築底,儘管有爾必達破產,Sharp、Sony、Panasonic宣布大虧損的壞消息,但是也有FANUC、UNIQLO的奮起。

 

未來日本政府還有幾個課題,一是政治穩定,過去五年,日本已換六位首相,去年八月三十日上任的野田佳彥是日本第九十五任首相,但過去十年擔任首相的,除了小泉純一郎任期較久,其他都很短命,像野田前五任的安倍晉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鳩山由紀夫到菅直人,任期都只有一年左右,首相更迭頻繁,是日本經濟動盪的表徵之一。

 

日本的另一個挑戰是減債,到三月底為止,日本政府負債將達一○五六兆日圓(約十三兆美元)。日本的負債占GDP比率已達二二○%,比起希臘的一四四%還嚴重,但日本沒有爆發類似的歐債危機,是因為日本債務有九成是本國債權人所持有,不過最近日本第四大銀行Resona Holdings董事長細谷英二警告,日本必須努力減債,若本土持有的債務比率降到八○%以內,日本將出現類似希臘與義大利的債務危機。減債是日本野田政權另一個重要考驗。

 

股神巴菲特去年十一月下旬到訪日本,除了視察福島災情,巴菲特也說他將持續尋找在日本投資的契機,股神已注意到日本新機會,什麼會是他的首選標的?

 

日本經濟

延伸閱讀

日圓跌破4,到底能不能買?——後勢多空的解讀

2015-06-11

2014年才是安倍的本命年

2014-01-30

QE力量大——全球股市透露的訊號

2012-02-23

日本可能有大變化——日圓大貶值的契機

2012-12-13

舊日本殞落 新日本崛起

2012-05-17